第357章:你新来的?

    皇帝在天牢里,和段星磨嘴皮子都磨了两个时辰,说的口干舌燥,茶水都换了好几茬。

    到最后,段星终于是松口了。

    皇帝终于等到段星松口,两个时辰总算是没白费,长长的出了口气,悠悠的道:“朕与你一席谈话,比朕处理三日的公务还要累。”

    段星很是无辜,说:“陛下怎么能这么说?这让我很是伤心啊。”

    皇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伤心?你有心吗?”

    “有倒是有的,”段星笑眯眯的道:“只是,给了我家心肝儿。”

    皇帝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段星了,只有些疲惫的说:“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办?”

    段星:“陛下只管待在你该待着的地方,做你该做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用管,微臣会替你办好的。”

    段星笑容和煦,像是一个好好先生。

    但是,皇帝却从段星这和煦的笑容中看出了肃杀之气。

    沉默许久,皇帝说:“你果然是有所准备的。”

    段星:“嗯?陛下你在说什么?”

    皇帝不再跟他纠缠这个你知我知但是却又抓不着证据的事情,只缓缓的道:“太子毕竟是朕的孩子,事发之后,你留他性命,不可伤他。”

    段星挑眉,认真的道:“陛下,你这就是再为难微臣了。届时刀剑无眼,微臣怎敢保证太子殿下毫发无伤?”

    皇帝皱着眉头看了他两眼,说:“就因为太子对你的世子妃有些不该有的想法,你便对他这般看不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出出气?”

    段星但笑不语。

    若不是慕容弈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岂能容忍慕容弈到现在?

    不过,慕容弈今日的下场,便是他送给太子的礼物了。

    皇帝看他这个样子,知道段星心中憋着的这口气不出,怕是不会安宁,只好道:“朕不要求什么了,只求你留他一条性命。”

    段星这次爽快的点了头,说:“陛下你放心,太子殿下千金之躯,微臣岂敢让他有性命之忧?微臣定然保护太子殿下性命无虞!”

    皇帝看着段星这变脸速度,顿时又是一阵心累。

    他摆了摆手,说:“随你便,留着他的命就行。”

    说罢,抬脚往外走。

    他一刻都不想和段星待在同一个空间内。

    皇帝走出去几步,却见段星仍旧站在那没动,忍不住回头问道:“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段星无辜的道:“陛下没让微臣离开天牢,微臣怎么敢出这房间一步?”

    他顺手指了指旁边紧张兮兮的那些守卫,说:“陛下,只要微臣敢迈出这个大门一步,那些大哥们手中的刀怕是要齐齐落在微臣的脖子上了。”

    皇帝的嘴角抽了抽,朗声道:“世子段星,无罪释放,此前之事皆是误会一场。”

    皇帝说完最后一句话,便转头大步离开了。

    把自己的不耐烦表现的淋漓尽致。

    段星也不在意的皇帝的态度,而是脸上挂着微笑,一只脚迈出了那间牢门。

    一脚迈出,外面的守卫哗啦啦的跪了一地,战战兢兢的道:“恭喜世子殿下重获自由。”

    段星的脚步一顿,视线从他们的脑袋上扫过,笑眯眯的道:“这段时日,感谢各位大哥们的照顾了。”

    各位大哥们死死的低着头,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裤裆里,根本没有勇气抬头和世子对视。

    若是被这位祖宗记住了长相,将来报复回来怎么办?

    事实证明,这些人想多了。

    世子殿下日理万机,怎么会记得他们呢?

    段星说完那句话之后则抬脚大步走出了天牢。

    一出天牢的大门,段星下意识的眯了眯眼。

    傍晚的夕阳金灿灿的,落在这巍峨的宫殿,像是给这宫殿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华丽的纱衣,让这座充满恶臭和肮脏的宫殿有了短暂的美。

    段星在台阶上站了许久,才缓缓的睁开双眼,盯着地上夕阳下的自己的影子好一会儿,才轻笑出声。

    “阳光啊,久违了。”段星低低的道:“这么长时间不见,真是有点想念了。”

    世子殿下站在天牢门口自说自话,周遭无数人往这边投来或好奇或打量的视线,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段星。

    段星在那站了一会儿,便甩着手大摇大摆的去了皇帝的御书房。

    守在门口的御林军远远的看着一道人影正朝着这边晃悠过来。走路东倒西歪,喝醉酒一般。一双眼睛四处乱看,半点规矩也没有。穿的也不是朝中大臣的官府,而是一身月牙白的常服。一头黑发如瀑一般披散下一半,另一半高束发顶,带着一顶白玉冠,满身的风流贵气。

    这前朝后宫,何时有这样一个人物了?

    御林军们下意识的戒备起来,手中长刀出鞘,纷纷看着那人影越来越近。

    等走近了,其中一名御林军长刀飞快,一下子横挡在来人的面前,冷声喝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皇宫?”

    段星眼睛眨了眨,上下打量了一眼那御林军,悠悠的问:“新来的?”

    御林军:“……什么?”

    段星指了指他后面的人,说:“你回头看看。”

    那御林军一愣,顿时觉得有些奇怪。

    为何,这么安静?

    他缓缓的回头,便见站在自己后面的兄弟们个个满头冷汗,握着刀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他们盯着面前的男人,那一双双的眸子里除了不可置信之外,便只剩下一个情绪:恐惧!

    那御林军傻眼了,愣愣的问:“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他这一开口,吓得有个胆的直接扔了手中的刀,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

    御林军更懵了。

    终于,还是段星看不下去了。

    他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问:“听说过越王府世子段星吗?”

    那人眼睛一瞪,说:“这谁没听过?他的大名,别说我朝,便是在北岩,那也是如雷贯耳的。”

    段星点了点头,说:“你知道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

    “……嗯?”

    段星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我就是段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