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保护你

    这答案倒让沈棠有些意外,试探着反问一句:“轻功?”

    “不是,是沈大哥之前对付山匪的功夫。”

    “怎突然想起来要学这个?”

    小酒虽在外人面前腼腆得很,但性子其实活泼好动,沈棠早做好了要教人些轻巧功夫防身的打算,却没想到小孩竟还有目标。

    得他相问,小孩一本正经:“沈大哥出门不想被别人跟着嘛,那我学会了武功,不就能保护沈大哥了?”

    “到时候沈大哥想出门带我一起就行了,王爷也不用担心,沈大哥也不用闷在家,两全其美嘛。”

    “想的倒是挺美。”

    沈棠忍不住弹了一下她的鼻尖,哭笑不得道:“你以为武功这么好学的?就杨英的功夫,没个十年八年你也学不出来。”

    “那我……我说不定像说书先生说的那样,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呢?”小酒不肯放弃,“再说我还小嘛,就算练十年也没关系。”

    “可是学武功很苦……”

    “你看我像是怕苦的人吗?”

    眼看小孩是打定了主意,沈棠便不再给人泼冷水,笑道:“学武功倒也可以,不过开始了可不许半途而废啊。”

    “是,师父!”

    “我还够不上给人当师父的水准,”毕竟不能差了辈分,略一琢磨道,“喊师兄也就是了。”

    他边说边在心中给师父道歉,毕竟没经老人家同意就收了个小师妹,还不知到时老人家知道了是何心情呢。

    小酒也不在意这些,立马照着以前在武馆看的那样扎了马步,沈棠给人纠正了下姿势,到底没那么狠心,道:“一盏茶之后便可休息。”

    说罢他便去了书房去挑入门的刀谱剑谱,搬了一摞书出去扔在石桌上,看小孩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心中仿佛也被温柔的风儿抚弄过一般。

    原来被人心心念念记挂着保护着,竟是这种感觉。

    沈棠站在原处看着一门心思为保护自己开始练基本功的小孩的背影,心中闪过许多念头,直到发现小孩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才忙道:“时间到了,放松一下。”

    他这话音一落,小酒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对一个从未练过功夫的人来说,能标准姿势扎一盏茶时间的马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沈棠忙将人扶坐到了凳子上,叫了丫鬟来帮着按摩放松,却不忍心让小孩照他小时候那样练了。

    因为这盏茶时间的马步,小孩一上午都有些蔫答答的,沈棠索性重新去找了几本书来,放到人面前:“先看看这个,下午继续。”

    小酒接过去依次看了:“三字经,百家姓,千……这个我都看过了的。”

    之前在荨镇他便见过小酒先生一样教别的孩子读书识字,对此倒不算意外,只是道:“以前看了多少?现在可是要全部背会的。”

    童子进私塾第一要学的就是三百千,沈棠也打算借这段时间让小孩学些本事,因此只像以前那样粗通也不行。

    谁想小孩却道:“小时候就背会了,沈大哥要检查吗?”

    “全部背会了?”

    “小时候不背书要被爹打手心的,”小孩一本正经,随后想到什么似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我不喜欢背这个,就躲在大哥屋子里看传奇话本。”

    这下沈棠是真没想到,本想问关于这个“大哥”的事,但又怕小孩想起伤心事,便刻意岔过了话题:“除了话本还看过其他么?”

    “还读过四书,不过都是大哥闲来无事随便教的,没有背会。”

    这已经超乎沈棠的意料了,他对小酒背后那个神秘的家族愈加好奇,可这会儿却只能将桌上的三百千换成四书,当起了小孩的半瓶水夫子。

    接下来两天时间,小孩跟他早起练晨功,上午一起读书,过得倒是悠闲又充实。

    但很快这悠闲日子便被打破了。

    之前江大小姐在这儿吃了个闭门羹,回家后颇赌了两天气,奈何一直等不到人来道歉,只能放下面子又找上门了。

    江蕊蕊进王府找沈棠一贯是用不着通传的,因此她这日兴冲冲进了月亮门,一眼便看到水榭前坐了个姑娘,面前桌上是文房四宝,沈棠正扶着对方的手在写什么东西。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那就是沈棠将人整个环进了怀中!

    她可是记得这个小姑娘的,上次来时便在沈棠院中,她只当是个小孩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次更是过分,这两人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吗?

    江大小姐当即就受不了这气了,怒喊一声:“你们干什么呢?”

    小酒本全神贯注的写字呢,被这一声吓得手一抖,白宣上瞬间多了一道难看的划痕,绷着的那口气顿时跑了出来。

    练了几天字本想临一张最好看的送给沈大哥的,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

    与她忙着惋惜相比,沈棠则是直接抬头看向来人,头一次皱眉看向对方,毫不掩饰语气中的不耐烦:“你怎么过来了?”

    “我倒是不想来呢!沈伯崇你到底想没想过应该跟我道歉!”

    沈棠被问得满脸不解:“道……歉?”

    这人显然没将上次给她吃闭门羹的事放在心上!

    江蕊蕊气到失语,小酒有些怕的往沈棠身后躲了躲,不想正被大小姐发现,当了出气筒:“这可是我第二次见这位姑娘了,沈伯崇,不给好好介绍一下?”

    “这是伯崇的心上人,不是同你说过嘛。”

    像是嫌这里还不够乱似的,院外传来一道清朗带笑的声音,沈棠忍不住扶额,下一刻就见林思瑞摇着扇子进了月亮门。

    江蕊蕊与他相看两厌,一时倒忘了先前的话,皱眉问:“你来干什么?”

    “某位大小姐的闺怨实在是太重,让我不得不来一探究竟啊。”

    林思瑞边说边躲过了大小姐砸过来的一只茶杯,转到了沈棠另一侧,笑问:“姑娘就是伯崇一直在找的小酒吧?幸会,在下林幸安。”

    小酒僵着身子冲他回了个礼,便被沈棠再次挡回了身后,轻声道:“你先回房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