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拜师祠堂

    沉睡在梦中不愿醒来的灵魂,孤独的走在荒凉的桥上,前路好似万丈断崖一般,只能遥遥相望。后路又似迷雾一般,让人不知所措。

    似是不愿再去回想那些封尘的过往,十年的童颜,留住了多少欢笑时光。

    不愿醒也要醒来,虽然疼痛早已不在,但是心中依然难忍住这份苦楚。

    世间最大的痛与苦,莫过于与至亲至爱的生离死别。

    他蓦然间从梦中惊醒,那番惊天彻地的雷云壮景与奔雷破裂九天的浩瀚之音仿若还在脑中回荡,他亲眼目睹自己生活的村庄和自己的亲人,在这雷劫中灰飞烟灭,他自内心深处感到惊慌,但是却不曾害怕。这个带走他一切的天劫,有什么可怕的呢?

    若是带走了一个人最渴望的事与物,他还能害怕吗

    他的心在咆哮,在震雷中怒吼——不啊。那一刻的他,双目凝血,口唇破裂,他想改变这个令他疯狂的事实,但是那心底的咆哮呐喊声,并没有带来他所希望的惊喜,反而在一声震动九天十地的雷鸣声中,那心中所牵挂的,却已支离破碎。

    他醒来后,就一直痴痴的望着房顶。挥之不去的阴影使他并没有发现,坐在房中桌子旁的苍澜真人。

    这是一间普通的厢房,温柔的阳光穿过两扇窗,斜斜的照在房间内,青凡沉睡的床尾。

    苍澜真人在这间厢房中已经等候了七天七夜,每当他看到这个孩子在梦中胡乱的说些含糊不清的话,两个拳头紧紧握在一起,那种不甘心的心情与绝望的挣扎,都令苍澜真人在内心中确定,这个孩子是山下村中之人无疑。回想在云霄阁与掌教师兄及诸位师弟来回推脱如何安排此子的紧张气氛。心中不由的摇了摇头。

    苍澜真人此时专注的看着房中正墙上书写的“道”字,书写此字下笔纯厚,尾部略显突出,显然是怀着问道心情而写。望着此字,苍澜真人心中想到自身刚入仙华之时,不也有一名师兄因家境遭难的原因入门仙华。从而大放光彩,更是亲自传授自己修为意境,也算是如兄如父。只是对本身资质而言,眼前的孩子怎能与当初傲气凌云的师兄相提并论呢。

    苍澜真人沉思道:“对于那时的我们,是问道还是问心”

    “师父,他醒了。”一名弟子进入房中后,看到意识觉醒的青凡,一语惊醒了苍澜真人的沉思。

    苍澜真人转头看向睁开双眼的青凡,站起身来走向床边,和蔼的问道:“孩子,你醒了?”

    青凡自痴念中惊醒,转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苍澜真人,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已是泣不成声。苍澜真人微笑面对着青凡,静等他的问候。

    许久,青凡哽咽道:“伯伯,我……家人……他们……他们都……!”

    苍澜真人闻言,心中微微一叹,坐在床边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青凡。”

    苍澜真人口中轻念两声“青凡。”内心会然一叹。

    “青凡,青天白云间,平凡了无牵。”

    “你爹娘去了很远的地方,将你托付于我们养育成人,待得将来或许可以重建你们山村。”

    青凡闭上双眼,沉默道:“去了很远的地方吗!爹、娘。凡儿想你们。”

    没想到傍晚的嬉闹竟成了永远的离别。青凡心中凄苦。只能在心中寄托童年的梦。默默的留下了两行清泪。

    苍澜真人看着悲痛的青凡,默然无语。

    “师父。我们要将这孩子送到哪一殿的门下?”旁边那名弟子回道。

    青凡听到此言,止住眼泪,疑惑的问道:“伯伯,这里是?”

    苍澜真人回道:“这里是仙华派,为了完成你爹娘的期望。你以后要生活在这里了。”

    青凡目光望着四周的环境,更是在床榻边的那抹温和的阳光停留。这温和的阳光与当日的无限夕阳竟是如此鲜明。

    青凡默然许久,道:“伯伯,我想去一个清静的地方。我不想拖累你们,我想回家。。。”

    苍澜真人内心震动,想起当初商议将此子定居何处的难题。不想他醒来自己要寻他处。这年仅十岁的幼童竟是有这等胸魄。

    但是他只有十岁啊,他又能去哪呢

    苍澜真人心思百转,打断了青凡的话,决然道:“青凡啊。我仙华祖师祠堂位处于后山之上,平日间除了打扫的人外,只有在年祭拜大典时才会人流众多”。顿了一下继续道:“你可想去那里?”

    那名弟子闻言“啊”的一声惊道:“师父。祖师祠堂?这、掌门不是?”

    苍澜真人摆手道:“无妨。于其他三殿两堂来说,那里更为合适。”

    青凡看向两人,心中微微思量,道:“谢谢伯伯。”

    苍澜随即吩咐道:“徐元,明天你便将这个师弟送到祖师祠堂,向那里的人禀明一切。”

    “是。师父。

    此刻厢房内仅剩下青凡一个,他默默的起身,来到窗前,迎向了窗外的阳光。阳光是如此的灿烂夺目,但是他的心却是如此的孤单。

    青凡知道,今后将剩下他一个人,在这个世间了。

    “青凡哥哥,你看那座山上就是仙人们住的地方,离我们好近啊,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凡儿,前些天你爹问过,来我们村兑换物品的仙人们,他们说你的资质是不可以修仙的。呵呵,不过没关系,我们的凡儿永远是最棒的,爹娘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爹……娘……燕……!这里就是我们一直向往的仙华圣地,那些仙人们生活的地方,我现在就在这里啊。。你们看见了吗?”他闭上了眼睛,任由这阳光拂过身影,偏离窗。

    幽静的道路夹杂着清晨的凉意,两道人影由远及近。正是徐元带着青凡踏上了后山祖师祠堂的道路。

    青凡抬头看着眼前如仙境般的美景,亭台楼阁遍布群山,在云雾间忽隐忽现,奇特的花香不知从何处飘来。许是后方那些云雾中的楼阁中吧。青凡内心想道。

    一座云桥连接着前山与后山,自云桥向下眺望,白雾聚集如云,几只白鹤在云雾中展翅腾飞。

    走过桥尾,一扇大门左右方写着两行大字:“一脉源出先世泽共与生辉。千载流芳明德心惟照鸿图。”上书四个大字“祖师祠堂”。

    经过大门之后是一条扬长的青石路,这条路便是通向山顶的祖师祠堂。道路蜿蜒却异常好走。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山路虽绵长,但修习过仙家道法,呼吸间皆可以山势灵气引导周身经络。身体的劳累自是不存在。但这对年仅十岁的青凡而言,却是最大的考验。

    徐元看着这个师弟一言不发,沉默的走在自己身侧,大致经过也听苍澜真人言明过,又看着这山路绵长,想到这个师弟才十岁,体力定然不支,便开口对青凡笑道:“青凡师弟啊,这山高路远,由师兄我来背你如何。

    青凡压下心中悲痛,勉强笑道:“谢谢徐师兄,我可以的。”

    徐元惊疑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徐。貌似这一路我们可没交谈?”

    青凡微微笑道:“昨天那位伯伯请你送我到这里时,说过你的名字,师兄忘了吗?”

    徐元摸了摸头,笑道:“呵呵,师弟记性真好。师兄我早忘了。”

    青凡闻言,内心想道:“记性好,以前娘不也是夸我记性好吗?从来没忘记爹娘的生辰,每次都会为爹娘准备生辰贺礼。”想到这里,青凡脸色轻缓,竟是笑出声。

    徐元在旁听闻笑声,内心大为高兴,以为自己的话,让这个失去双亲的师弟放下了心中悲痛,便接着道:“师弟啊,我师父名叫苍澜,是仙华派蓝玄殿的殿主。呵呵,你还不知道殿主代表什么吧?

    青凡摇头,不解的听着徐元的话。徐元继续道:“咱们仙华派一共分为一洞两堂三阁四殿。其中洞为“无极洞”乃是派中选任下一位继承人时,严格挑选各堂各殿的佼佼者,在那里比试竞争。当然殿主等是无法比试的,只有自己的亲传弟子才可比试,继承者的师父将进入无极洞成为我派的祖师之一,祖师历代只会挑选出一人,但是到现在也只不过一人而已。

    青凡沉吟道:“祖师?”

    徐元呵呵笑道:“师弟啊,祖师的地位可是比掌教的权力还要大的多,所以任何大事,最后决定权还是在祖师那里。

    可想而知,仙华派对于一派师祖的看重。

    “三阁乃是元光阁、承天阁、朝阳阁。三阁各有所职,门中各殿弟子仙剑法器等材料都是去那里领取提炼。”

    “最后则是四殿,分为玉明殿、蓝玄殿,紫极殿、静月殿。我派大多数修仙弟子皆是出自四殿,而我师父苍澜就是蓝玄殿主。就让我想不通的就是,师弟你怎么会选择这祖师祠堂呢?这个地方它主要是为历代掌教灵牌守灵的。”

    青凡闻言开口笑道:“徐元师兄,我村中之人仅余我一人还活着,爹娘时常教导我,不可贪图名利,遇事从做起,我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我自身的资质,是远远不及各位师兄的,而且。。。我还没有与我爹娘立灵牌。”

    徐元闻言睁大了眼睛,站在那里久久无语。“这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吗?他的爹娘真会教育。”

    青凡看着吃惊的徐元,摸了摸头,无奈笑道:“师兄快走了。”

    。。。

    两人一前一后。半个时辰后,山顶之上的祖师祠堂遥遥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