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心解

    微风轻轻拂动,青凡一个人坐在溪边,看着远方茂密的森林,复又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深深呼气,又轻轻吐出,随即闭上了双眼,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

    缓缓睁开眼,发现竟然还是忘不了昨夜的梦,那梦似幻,但也非常真实,如自己的娘亲陪在自己身边一般,与自己一起聊天,但醒来后发现陪在身边的还是明亮的月光,虽然心里异常难受悲伤,但梦中娘亲嘱咐自己的话自己还是记得。

    轻轻摇头,低头看着溪水中的自己,那模样,与平常有何不同吗?

    “似乎真有点胖了。”青凡无奈的叹息道。

    老人从远处缓缓走来,到得近处忽听得这一句,轻轻一笑,温和道:“青凡,为何叹气啊?”

    青凡自忧郁中惊醒,转头看向站在背后的师父,惊道:“师师父?您怎么来这边了?”青凡依稀记得南宫羽说过,“师父从来没有离开过祖师祠堂,偶尔也就在主堂前打扫落叶,至于这远处的溪边,他却从没来过,不想今日却是来到此处。

    老人看着自己弟子惊讶的模样,皱眉笑道:“怎么,为何这般吞吐?”

    青凡微笑道:“没有,师父您怎么来这边了?您不是从不离开主堂吗?”

    老人呵呵一笑,坐在青凡的旁边,看着周围让人神清气爽的风景,怀念道:“无聊之时,我也曾坐在这里看这优美的风景。”随后皱眉问道:“你刚才叹息,所为何事啊?”

    青凡内心黯然,苦涩道:“昨晚弟子做了个梦,梦到我爹娘陪着我看夜晚的繁星,娘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随后就消失了。”

    老人点头,看着远方蔚蓝的天空,似是在思索着某些事,问道:“你娘都说什么了?”

    “她说今后的我,要勇敢、坚定、要幸福快乐。”说完后默默低下了头,心道:“只是这世上没有了爹娘,还能怎么快乐幸福呢?”

    老人似是看出青凡所想,伸出手用那饱经风霜的厚实手掌轻轻抚摸着青凡的头,道:“你住在这里,怕吗”?”

    青凡摇了摇头,道:“不怕,还有师父和师兄在呢”。

    老人道:“那如果剩下你一个人,你怕吗?”

    青凡沉默,若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亲人,没有师父师兄,会怕吗?

    “怕”!

    老人微笑点头,缓缓笑道:“就算是只有你一个人,你也不要忘记,你的爹娘在天有灵,会看着你的,看你是否如他们所期望的那般,做一个勇敢坚强快乐的人,你要记住,你永远、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

    “你看这天空,多么的令人心旷神怡。你听这风,轻轻在耳边回响,它从你身上轻拂,虽有淡淡凉意,但也让你心胸开阔,忘记所忧所虑,人的心往往都是向前看的,坚定勇敢的人都不会一直沉迷在过去,悲伤的事情或许人人都会有,但也并非不能过去,若你一直在为你的亲人朋友伤心难过,而执着于往昔,他们也不会开心的。”

    像是对着自己说,也像是在教导自己的弟子,老人似是陷入了回忆。

    抬头看着师父,青凡缓缓点头,道:“谢谢师父,我明白了。”

    老人闻言和蔼一笑,用手指向远处,道:“你看那边的森林。

    青凡疑惑,道:“那森林怎么了?”

    “那是仙华派的禁地,传说里面生活着妖物鬼灵,在那里盘踞。”老人看着绿意怏然的森林,道。

    青凡惊叫一声,脸色带着震撼,道:“妖怪?这世上真有妖怪吗?”

    老人道:“世间自古有天灾人祸,不知有多少生灵死于灾难之中,而在这混乱的天地间,凡人仰观苍天,无明日月潜息,趋吉避凶,在一些上古的密卷中,得到可以引动天地的力量,在必要时可以与天地一争,这种做法,在后世中,被人称为——修仙炼道”。

    随后又接着道:“世上万物万灵,除了人之外,还有一些异种灵物,他们在本体间或许比之人类要强盛许多,但是在智慧与悟性下,与人差之甚远,但还是有一些更为强大且有灵智的异种,通过自身奇异的体质,在某些山川大泽之间,灵气充沛的环境中,妄图打破自身体质,化身人体,但凡化身成人的异种,皆有不弱于修仙炼道之人的力量,而那种人被修道之人称为——妖灵。

    青凡摸了摸头,看了看那片森林,,然后回头看着自己的师父,眼睛闪烁着光芒再次道:“师父你是说再差的人都有那么一丝可能修道有成,连妖怪都可能化成人?随后又低下头声道:“我修炼心诀三年了,连第二层都它突破不了,我资质真的太差了。”

    若是不了解真实原因的话,老人或许还会劝导一下,但真正知晓了原因经过,老人心中除了无奈与叹息外,更多的,则是希望自己这个弟子,快乐的生活。

    哪怕真的是两魂七魄,真的是生命尽头无回,也要他在这一世幸福快乐的活下去。

    老人安慰着青凡,呵呵笑道:“资质差不打紧,再差也是我的徒弟,修不了仙,炼不了道,就随为师一起在这里吧,前提是你不觉得闷。”

    青凡内心喜悦,笑道:“我怎么会闷呢,我就怕自己的资质不好,给师父您丢脸。”说完再次低下了头,但是随即又想起了什么,忽地抬起了头,双目中含着点点精光。

    老人看着转变的青凡,尤其是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内心为之一动,心道:“梦境始终在他尘封的心上打开了一道缺口,让丝丝暖流顺着这道缺口融化了他的内心。这双眼睛,与当初的苍澜,真的很像。”

    “唉!,自己说一百句一万句,还不如他母亲的一句话,我这师父做的。”老人想到这缓缓摇头。

    “喂——师父,师弟,你们怎么都坐在那里啊,我回来了。”一声清亮的吼声,惊醒了沉思中的老人。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正向这里奔来的南宫羽。

    南宫羽到得近前,一屁股坐在老人的左侧,满脸欢喜的道:“哈哈,师父,我又回来了。”说完又对青凡眨了眨眼睛。

    老人“嗯”了一声,笑道:“你又通过你爹的考验了?”

    “南宫羽一脸傲然,笑道:“那是当然,这都是师父您教导有方啊。”说完又嘿嘿笑了起来。

    青凡看着师兄开心的样子,内心也替他高兴,道:“师兄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南宫羽闻言,笑容一僵,随后耷拉个脸,苦叹一声,无奈道:“这次我虽然通过了爹的测试,境界稳稳的站在了第七层,还没等我开口说一句话,我娘突然从静月殿回来了,看她的样子颇为着急,一进门就拉着我跑到内室,问当初她给我的那件法宝放哪去了?”

    老人闻言,内心惊疑,道:“什么法宝。”

    “寒蝉玉珠。”

    老人一愣。

    南宫羽又道:“这件法宝娘都不用很久了,偶尔拿出来的时候还偷偷的掉过泪,为了让我娘不再伤心,爹劝她将这寒蝉玉珠送给我,我也知道这件法宝应该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吧,于是心翼翼的收藏着,为了以防哪一天娘突然向我问起。”

    一旁,老人默默无声,青凡听着他的话。

    “这不前几天,沈琳师妹向我借去了这法宝,说是有什么用,我也没问出来,师父您知道吗?这沈师妹与我一起长大,时候为了我与爹吵架的事,她也没少受连累,经常挨玉静姨的责骂,这次她向我借,你说我能不给吗?她还说不许告诉我娘!”

    “这刚借走,我娘就问我要了,我上哪去弄啊,总不能去要回来吧。。”

    南宫羽的一席话,青凡在一旁非常认真的在听着。

    但是在南宫羽侧目看师父脸色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师父好像不对劲,好像忽然间失去了灵魂一般,在那里发呆。

    南宫羽的声音戛然而止,这倒让青凡为之一愣,正想开口,却发现师父脸色沉重,默默的坐在那里发呆。

    南宫羽和青凡对望一眼,彼此都发觉哪出了问题。

    老人缓缓抬头,眼神微动,道:“你娘你说你玉静姨?她怎么了你娘要那寒蝉玉珠是做什么用的?你那玉静姨不是有冰蚕雪珠吗?为何还要”

    老人缓缓侧目,迎向了南宫羽那吃惊的眼神,微微一愣。

    老人内心一叹,幽的一笑,道:“你们怎么了?我只是随口问问,怎么都这么看着为师?”

    青凡默然不语,南宫羽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人起身,缓缓道:“既然你回来了,修为境界又提升许多,就好好教导你师弟玄天剑诀吧。”说完老人起身,走向主堂的位置。

    只是那背影,忽然间让人觉得有点萧索,有点孤独,还有淡淡的哀伤。

    目送老人离去,两人相对一眼。

    忽地,青凡发现南宫羽的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像是一只饿狼在盯着猎物一般,他眨了眨眼睛,猛地起身,就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我南宫羽的师弟可不会就这么离去,是吧,我亲爱的师弟。”淡淡的话语自青凡的身后传来。

    “师兄,你都十九岁了,我才十三岁,您大人不见人过,饶了我吧!”青凡拱手叹道。

    南宫羽单手托着下巴,疑惑的望着这个师弟,道:“怎么两天不见,忽然间发现你也有点不一样了?怪事,师父的模样就有点奇怪了,你这个样子就不是奇怪了,而是气人了。”

    青凡无语。

    南宫羽道:“我今天好好教教你,真正的玄天剑诀,记住哦,这剑诀一共九式,第一层到第四层是决定剑气威力的基础,第五层到第八层是自身实力的多少与手中仙剑灵力的多少而区分自身的实力境界,至于第九层就是修仙界中最讲究的天人合一了,你想都别想。”

    青凡道:“师兄你真好,那你教我前八层吧。”

    南宫羽心道:“前八层?切!你以为前八层是谁都能学的吗?修为境界不达到第七层的话,第八层什么样你都不会知道”

    默默在心里无视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子的话。

    南宫羽随口一笑,道:“知道师兄为什么教你吗?”

    青凡点了点头,笑道:“因为你是我师兄啊!”

    “是啊。一呢,是因为师父说的话,这二呢,自然是就我所知道的,传给了你,你也没啥用,与其不让师父生气,不如就传给你喽,反正传了也差不多是白传,你又学不会。”南宫羽似笑非笑的看着青凡,道。

    笑容僵持在脸上,青凡撒腿就跑。

    “子,我现在气正不顺呢,别跑,让我打几下”

    “不跑是傻子,你当我白痴啊!”

    “你很聪明吗?你要有觉悟,想学就必须挨揍”

    紫烟飘扬,老人站在祖师灵牌前,默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