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魂忆

    幽冥鬼使在施展出这强大的法诀后,便将那收来的冰莲尽数吞入腹中。此刻的他正在悠然的闭目凝神炼化其内的灵力,因为他不相信有人能够在这死亡黑雾中活着。

    狼在黑雾中不断挣扎,但始终无法冲出黑雾的包拢,直到它晕倒在那里。死亡黑雾侵蚀着它的身体,由它的七窍进入到了它的身体中。

    首先,狼是妖灵,作为妖灵,除了拥有可怕的实力之外,自身灵魂也与其他种族浑然不同。此时在狼的灵魂中,无尽的死亡黑雾侵蚀着这里,吞噬着狼的生机。相反,在黑雾吞噬这些生机之时,也反被它体内的妖丹所融合。但在融合的过程中,因狼自身修为不足,直接导致它晕了过去。在没有了意识后,它体内的妖丹也逐渐失去了活力,只能勉强与那黑雾相抗衡。

    而此刻的萧雪儿,周身蓝芒闪烁,竟是盘坐在那里,用心静静查看着四周的一切,在面对这黑雾侵袭之时,她的身体竟是缓缓将这阴森鬼雾吸收,转化为自身的生机。在这过程中,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的眉间,一朵蓝色莲花印记也缓缓的清晰起来。

    这朵莲花印记的出现究竟带来了什么呢?

    此刻幽冥鬼使缓缓睁开双眼,看向了祭坛下方的一狼一人,眼见得白狼已昏迷过去,只剩下那名女子还在闭目静坐。见此,鬼使双眼一凝,心中也自震惊,心道这黑雾乃是幽冥鬼气,常人吸入后,便会立时被这黑雾吞噬生机,片刻后就会精魂死去,但这少女竟然只是闭目,这鬼气竟不能伤她分毫。

    “哼!能够抵挡老子的鬼雾?就算那只狼都不能阻挡你又能有多大能耐!给我死去。”

    幽冥鬼使震惊之余也暗恨这少女出手阻拦自己收取冰莲,此时见她无恙,心中杀念再起,手中一招,一道黑色光球再次凝聚,呼啸般向少女飞来。

    “啊!”

    萧雪儿虽然能够阻挡这黑雾的侵蚀,心神也勉强能够感受得到四周的景物,但对于祭坛之上的幽冥鬼使而言,还是相距较远,也因此她的身体便被这黑球击中,顿时身体便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其身后的冰壁之上,晕了过去。

    “哼,跟老子斗,你们都要死。”幽冥鬼使转身看向白玉石台之上的四块晶石,随手便抓起两个吞入了腹中,道:“这五株冰莲再加上这雪寒霜玉内的一丝魂力,我的修为便可更上一层楼,待得离开这里,回去后也可向主尊禀明一切,届时也可由鬼使之职升入鬼仙吧,哈哈,老子就是命好啊。”

    他刚想去抓剩余的两块晶石,突然眼角便瞥向了其身侧昏迷的青凡,眼中的笑意顿时凝结,冷然道:“老子说过要将你魂魄抽离,炼为魂兵,记忆吞噬,让你此生化为白痴。”旋即他又看了一眼,眼角边的最后一株冰莲,见得罩在其上的太极图案在缓缓消逝,心中更是大喜,道:“哼,这等道术虽然有用也要看施法者的修为,罢了,先将这子解决了再说。”

    语罢,他将伸出的双手抽回,在青凡身前蹲下身来,将手化为黑雾状,对着青凡的头部,缓缓自其七窍进入脑中,查探着他的一切记忆。

    随着鬼使双手的灵力不断增强,属于青凡的记忆也毫无保留的被掀起。

    这是一个温馨的画面,青凡依偎在母亲怀中,尽情的撒娇,安慰着流泪的母亲。

    “这个女人?哼,就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没想到这子竟是这女人的儿子。好,好得很。”幽冥鬼使闭目中,在见到这个画面时,面色隐露狰狞。

    记忆再转,这个画面是青凡在南宫羽的教导下,勤奋的修习着玄天剑决。

    “区区凡人,就算修炼成才也不过是个蝼蚁,不为仙,终将是无用的蝼蚁。”

    这个画面是青凡静静躺在床上,醒来后遇见苍澜真人时的一段对话。

    “资质一般,也妄想修仙,废物就是废物。原来就是个废物啊,真是浪费老子的灵力。

    神秘山洞内,解救萧雪儿的一幕幕。祖师祠堂中,老人期盼的眼神。梦中,娘不舍得深情

    “蝼蚁、废物、蠢材啊!再勤奋又有何用。恩?原来是缺少了一魂?被人抽离的?这是怎么回事。

    幽冥鬼使此刻沉浸在青凡的记忆中,看着这些记忆,不时的怒骂几声,但在一些重要的画面中他也认真分析那些对话,尤其是在那座幻阵中,与那早已死去的韩落阳的对话,更是让这鬼使觉得好像他查到的真相并不是纯粹的真相。

    “恩?这灵魂之中竟然有被封尘的记忆?哼,隐藏在灵魂深处,以为老子就找不到了吗,给我破。”在鬼使吼完这句话时,那份记忆又再次被掀开。他将灵力不断增强,终于冲破了青凡内心中最怀念,也是最恐惧的景色。

    那是一座宁静的山村。一抹艳丽的红霞遮挡了鬼使的视线,一轮红日也在逐渐的落幕,这竟是一天中最美的傍晚时分。也就在这时,一片黑云突兀的出现在这村子中的上方,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瞬间将那座山村覆灭,而就在此时,村头那云川河边,一道青色光芒与天空之上的黑云成为了对比,青芒化为光罩将一个昏迷的孩子遮拢在其内,在青芒光罩的旁边,一道人影身着青衣正含着慈爱之情看着昏迷的孩子,青芒遮挡了那人影的面庞,让人看不清其模样,而天空中的劫云此时也察觉到下方竟然还有活着的生命,便又再次降下一道黑色闪电。

    感受到危机,青衣人抬头,看向了迎面而来的黑色闪电,脸色瞬间转化为冷漠之色,嘴角还有一抹淡淡的不屑之意,他轻轻举起左手,一拳与那降下的黑色闪电碰撞在一起。

    轰——

    在这一次碰撞后,青衣人影瞬间消失不见,而天空中的黑云也在缓慢的消失,只留下那个孩子静躺在那里。

    “天哪!这是什么?我没看错吧,那人是谁?能与黑云劫对抗,而且还轰退了黑云劫,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孩子。我”幽冥鬼使第一次感觉到了惧意,猛然睁开了双眼,恐惧的看着昏迷的青凡,想将双手抽回,赶忙离开这里,但是他突然发现,这化为黑雾的双手,竟然变不回来了,而且也在此刻,他感受到,自身的灵力竟然在逐渐的流失,或者说,在顺着眼前昏迷的人的七窍被抽离。

    “这是怎么回事?老子吞噬记忆怎会反被抽离灵力。”幽冥鬼使此时眼中惧意更浓,但是无奈何,此刻他双手抽不回,就连自身魂灵也反被抽离。

    “吼!”

    他一声大吼,道:“既然抽不回来,老子就直接吞了你的魂魄,你给我去死吧。

    语罢,鬼使瞬间化为一团黑雾顺着青凡的七窍进入了他的身体中。

    片刻后,这里又恢复了一片平静。

    除了插在水中的那把剑。

    此时昭心剑蓝芒大盛,将整个山洞都映成了蓝色。许是将水中蕴含着生命灵力的精华吞噬完毕,才能有这灵力吧,而在此时,剑身之上缓慢的浮现出一个女孩的虚影,静静立在昭心剑的身侧,她闭着双眼,犹如一个沉睡的精灵一般,一头蓝发凌乱的披在身后。在她出现后,白玉石台之上,两块蓝色晶石似是受到招引竟缓缓飞起,来到这女孩的身旁,围着她静静旋转,丝丝灵力自晶石之内宣泄而出,注入到这女孩体内,持续了半个时辰后,蓝色晶石灵力消失,自半空掉入水中,咋一看那灵力消失的蓝晶石与普通的蓝色石头再无异样。而在此时,长剑蓝芒也缓缓收敛,那女孩也睁开了双眸。

    女孩打量了四周之后,看向身旁的昭心剑,轻盈一笑,将剑捧在手心,踏空而行,走向昏迷的萧雪儿身旁。

    “主人,你还好吧,我是剑灵昭啊!”自称昭的女孩见得萧雪儿昏迷不醒,秀眉轻瞥,旋即便将自己一双手轻轻放在萧雪儿的眉心,那朵蓝莲花印记处,以自身的灵力注入到她的体内。

    过得片刻后,许是昭自身灵力不足,她的身形也缓缓的消散,化为一道蓝光射入昭心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