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道尘之秘 一

    事情已然结束,冥冥之中的命格究竟隐藏着怎样的起始。

    萧雪儿走了,带着他们两人之间的约定离开了后山祖师祠堂。

    青凡一人躺在床上,脑海中被那张倾城绝美的容颜占据了全部,翻来覆去竟是睡之不着,他暗叹一声,借着月光,起身来到了溪旁,仰观明月暗自叹息道:“青凡啊青凡,这星森的奇遇,当真是坎坷艰难,若不是那么点运气,真回不来了。”

    望着溪水中的倒影,那张微胖憨厚的脸庞给人一种实在诚恳的感觉,这样一个纯真的十五岁孩子,实是让人想不到他所经历的那些错综复杂的事情。

    风轻舞,荡着心中倩影,回想着那一抹笑容,夜清凉,如秋水渗入心扉,几多念想,翻覆难入眠。

    而在另一方,无极洞内第三层阁楼中,萧雪儿凝神闭目修炼着道法真髓,但每当紧要关头时,她心中总是出现一道微胖身影,含笑望着自己,面对着这缕笑意,她缓缓睁开双眼,似是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在她右手旁,昭心剑静静躺在那里,偶尔会浮现一丝蓝芒,转瞬又消失不见。

    无极洞内第一层中,此刻正有着两道声音徐徐传出。

    “师兄,玉静师侄的弟子昨日借着夜色离开,于今晚又归来,你说她离开是为了什么呢?”说话者正是静心堂青岩长老,萧雪儿的离开虽然避开了守门的弟子,却无法避开在这里修炼的长老前辈。

    “那娃娃的离开我也是知道的,既然我没有过问,自然是默许了,你又何必太过在意。”

    “师弟不敢,只是进入无极洞,自然要遵守这里的规矩,我身为长老,定要秉公处理。”青岩长老道。

    那名老人闭目没有说话,似是在思考某些事情。而青岩长老也在一旁默不作声,静等回复。

    “你倒是与那苍澜一个模样,什么事情都要追根究底。至于那娃娃,很可能因年纪较,想念她的师父罢了,你也看得出来,那娃娃的资质,除了道衡教出来的那个周晨外,相信在我们仙华派,还没有人可以与之相较,仅凭这点,我们也睁只眼闭着眼得了,若真要追查起来,哼,你不怕你那玉静师侄到你静心堂叨扰一番。”

    “这个。”闻听最后一句话,青岩长老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一想到因一点事而让那个师侄带着伤病前来寻事,他多少也要顾及一点自身的面子。而最重要的,还是坐在他面前的那位师兄的言辞,他的所言所语,句句偏袒着静月殿一方。至于真实原因,他这个做长老的师叔虽然知道,但也无法去面对,面对那曾经的一幕幕往昔。

    祖师祠堂内烛火摇荡,伴着夜色,照耀着一方明亮。而在这里,那一排烛光已然油尽,只剩下最后一点亮光,便结束了它的一生。

    这个老人便是道尘,他自融魂后一直闭目打坐,凝练着体内的灵魂之力,在这一天的时间中,他之前所受的伤已然痊愈,他的修为境界更是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此刻,他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凝望着身前的那崭新的灵牌,似是陷入了某些回忆。片刻后,他竟是忍不住,流下了两道泪痕,哭了起来,此声无音,包含着一丝懊悔,一丝无奈,更有一丝深深的痛。

    在百多年前,他风华绝代,领袖群伦,成为了那一代年轻弟子心中的榜样,那一刻,荣耀、爱情、让他站在了人生中的巅峰,他对师如父,对师弟如兄弟,对那等待他数十年的那名女子,更是怜爱有加,再多等一年,他就会成为名载仙华史册的一代宗师但也就在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从巅峰跌入了无尽深渊,这道深渊,成为了他一直无法逾越的鸿沟,他背离恩师,离弃深爱他的人,被他的师兄在生死关头救下,将之安置在这祖师祠堂一百五十多年,这一百五十多年间,他心很痛,痛的是一夜间随之而往的师兄弟竟被莫名妖物所杀,若非他师兄使诈,救了自己,怕是他早已成为那妖物的裹腹之物,但也因为他使诈,也间接杀死了其余的同门,他内心矛盾之极,不知对那个师兄是感恩还是痛恨。

    这些年间他心伤神悲,那被神秘之力破坏的灵魂已然油尽灯枯,他心中最大的心愿便是死前看一眼他挂念的恩师,看一眼当年深爱自己的那名女子。只是他怎能以这样貌前去相认呢,所以他一直认为,这副形貌不如死了算了,但是却没想到,还有这恢复如初的一天。

    这两行清泪,流淌出了人的真性情,对恩、对爱、更对自己。

    早晨的光芒永远是灿烂的,一大早青凡便起身来到主堂面见他的师父,但是他刚踏入主堂后,眼神中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看向自己的师父。此时只见道尘一袭白衣笔直站在那里,浑然没有了风烛残年那种味道。有的则是一种意气风发的气势,正是这股气势直接影响了青凡的心神。

    “师父,您,没事吧?”青凡声询问道。

    道尘轻轻摇头,转身看向自己的弟子,眸中一丝关爱闪现,微微笑道:“青凡,你来了,昨晚睡的可好?”

    青凡道:“是,弟子睡的安好,师父,您的样子怎么好似翻天之变啊?”

    道尘微微摇头,示意青凡上前,暖声道:“昨日发生些事情,师父的伤已然痊愈,本来师父可以离去的,但却放心不下你,所以我便留下来了。”

    闻言恩师离去,青凡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带着不安,道:“师父,您要离去,您要去哪?是不是青凡做错了什么?”

    道尘抚摸着青凡的头发,道:“好孩子,师父伤势痊愈,修为境界突破瓶颈,已然可以渡劫飞升仙界。”

    青凡张了张口,带着懵懂神情,竟是无言以对。

    渡劫飞升仙界,这句话说来容易,但做起来着实难倒了无数英才豪杰,若这句话被仙华派长辈听到,要么会耻笑此人异想天开,要么会直接无视,总之都会是一句话:“渡劫成仙,除非死了。”意思就是说,只有死人才有成仙的资格,当然这是世人的看法而已。

    青凡丝毫没有怀疑恩师的话,道:“师父,您要渡劫成仙,这是好事情,但您又为何不走呢?”

    “其一,师父是放心不下你,其二,师父也是红尘中人,自然还有未完的心愿,其三,我观你精神饱满,体内灵气四溢,已然踏入了初玄九境第三层引气境,你既然可以引灵入体,为何没有将之化如身体之内,反而任由这些灵气溢出体表。”

    青凡闻言心中一喜,这么说师父现在是不会走的,但一闻听后句话,心神一凛,疑惑道:“师父,我,我还没有踏入第二层运气,又怎会进入第三层呢?”

    “你是在怀疑为师的话?”

    “没,弟子不敢,只是这怎么可能呢?”

    “凡事必有因,你是不是经历了些什么事情?”

    闻言,青凡一五一十的将昨日发生的种种一一说出后,观察着恩师的神情。

    道尘闭目思索,一言不发。尤其是他听到青凡说,萧雪儿的师父受了重伤不治后,心神更是颤动不已,又闻言,青凡与萧雪儿与幽冥鬼使正面相对,更是心中惊悸,若一个不慎,他二人便会立即死去。当知道青凡与萧雪儿进入冰寒洞寻到一株冰莲后,神色稍缓,又听到青凡说幽冥鬼使无故离去,一只白狼妖灵称呼他主人后,他便明白了那道精魂所说的一切。

    仔细斟酌整件事情的经过后,道尘心中也大致的明白了一系列事情的起因,对此,他只能说句:“下次不要如此冒险,有事便要为师前去处理,切不可自作主张。”言语中带着深深的呵护关爱之情。

    当道尘知晓青凡将那只修为废了的狼妖放置在星森中后,心中虽有不满,(“那是守护你的妖灵,你怎能将之抛弃不顾。”)但多少也明白他二人的决定,对于他们这些决定,道尘心中知道,不论如何,不要任意去改变这些年轻人的抉择,要让他们自知道怎样去抉择一些事情。

    当然,作为妖灵,尽管修为丧失,也会慢慢吸收灵气,再次成长起来的。

    “你既然达到了第三层境界,为师想让你下山前去元光阁挑选你自己修炼的法诀。顺便将那株冰莲交付给静月殿的人。”

    青凡闻言要下山去元光阁,内心为之一震,他明显还记得昨晚萧雪儿说的话,还有两人间的那份约定。

    道尘查看着青凡的神情,不解道:“怎么?你不想下山?”

    青凡连连摆手,道:“不是,若弟子下山,怕又只剩师父!”

    “怎么不说了?”道尘疑惑开口道。

    青凡声嘀咕道:“师父您都该渡劫了,想来也不会让弟子担心您的身体了。”

    青凡知道,一到渡劫便是站在红尘修仙者的巅峰境界,所谓“渡过天地雷光劫,羽化升仙是长生。”这在时候,他的父母也对他提到过,至于他的父母怎会知道这修仙者的等级,他也不知道。

    道尘一看青凡的模样,顿时一乐,笑道:“好了,你即将要下山了,为师也没什么传你的法诀,料想等你到了元光阁后,一些基础法诀你都会修习到,至于高深的法诀甚至仙诀仙术,等你修为境界高了,自会修习到。

    闻听着恩师的话语,青凡心中甚是欣喜,这句句暖心之语,他知道,他师父心中已然代他为真正的弟子了。有一位即将渡劫飞升的仙人为师,这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谢谢师父,弟子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道尘呵呵一笑道:“为师名号道尘,但你切记,不要对外人言道为师的名号,不然会有些许麻烦,我这里有一套秘术,此术既非法诀也非仙诀,他是一套不完整的术法,名为“融诀”,此术法是记录在无极洞内至高仙诀中的一段秘文,但时至今日,能够领悟破解这段秘文的人在仙华派仅有五人,这第一个自然是我派三代祖师太微真人,第二个也就是你的师祖古华真人,第三个自然是为师,第四个就是静月殿的殿主,萧雪儿的师父,第五个也就是你了。”

    “融诀?能够将剑诀与法诀融合在一起的秘术,我竟然能学到,太好了。”青凡难掩心中的惊喜,满脸的笑意。

    “恩,你且听好这融诀的秘诀,融诀,容天下万法万气,融万灵万物。既是融,亦是容,你心有多大,便可容天地万物。”

    青凡难以理解这繁杂的秘术,实在搞不懂简单的秘文竟能融万物,但一想到那雪舞冰封,剑诀与法诀融合后的威力时,那份欣喜依然代替了不懂的懊恼。

    “你既然以熟背这秘术,便下山吧,为师不在你身边,你也要好好努力修炼,这件事物,你且带在身边吧,有了它,便如为师伴你左右一样,说罢,道尘便将早已拿出的一枚蓝色印章交给了青凡。

    青凡伸手接过印章,一股清纯的灵气顿时弥漫全身,给人一股清心凝神的淡雅之意。

    “师父,这是何物,竟会如此神奇?”

    “你觉得有用,用就好了,管他是何物作甚,切记,无事不要将此物拿出。”道尘好生叮嘱道。

    “是,弟子明白了。”青凡点头道。

    “你即便下山吧,将那株冰莲交到静月殿内,也不枉那萧雪儿信任你了。”

    青凡闻言,便跪了下来,深深磕了三个头,便起身离开了这祖师祠堂。他知道,他的师父是为了他好,因为但凡能够将太上心诀修炼到引气境后,便能进入元光阁学习一些基础法诀。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道尘想让青凡历练一下,毕竟在后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又怎是好事呢。更何况,道尘心中明白,那萧雪儿与他这个徒弟间,定然还有些秘辛,这些不正像当年的自己吗?

    ahrf=:/>/>qidia起点中qidia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qidia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