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笔诛仙忆当年

    残破的神秘卷轴此刻红光大盛,那被青凡打开的一角也缓缓的铺开,现出了上面所刻的内容。

    “一。”

    正是一个斜斜的一字,此字隐隐间透出一股凶杀之意,在这股杀意之内却又包含了一股不屈的傲气。

    卷轴浮空,来至青凡的上方,落到了他的身上,一缕残念自那刻字之内幻出,进入了青凡的脑海。

    睁开朦胧的双眼,青凡坐起身子,习惯性的用双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双眼,当他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后,却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地上堆积着各种各样的卷轴,它们不是被人整理过的,倒是被人随意丢弃的。

    “唉,没想到这人间界也有如此神秘莫测的力量,竟能伤我至此。”一名身穿灰衣的中年人静静的坐在书桌旁,手中拿着一支金色的笔,但是笔尖上浸染的却是浓黑色的墨水。

    “大限将至,这人界的隐秘以我的实力却不能一探究竟,实乃平生憾事,留下这些无用书卷,当真有用吗?”中年人双眉紧皱,神色庄严,其双目内虽有精光,但那一抹黯然之色却是别样的明显。

    他手执金笔一挥,一笔再次出现,而在这时,那人却忍受不了身受的重伤,一口鲜血喷出,落在这卷轴之上,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散落在卷轴上的鲜血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朝着那个一字流动着。

    直到鲜血全部融入到那一笔后,一缕红光隐隐闪现。

    灰衣人面无表情,伸出手抓住卷轴,一把扔了出去,像是再扔一件无用的垃圾一般。

    青凡睁开双眼后,迎面而来的就是这被扔飞的卷轴,此刻那卷轴红光隐去,似是被其主人无辜扔出,有点悲伤,竟在那堆卷轴之上轻轻晃动了一下,才倒了下去,与其他卷轴一样被抛弃在那里,不一会便被再次抛飞的卷轴埋没在那里。

    青凡大眼瞪着那人将这些卷轴一卷卷的扔出,大是意外之极。他轻起身,朝着那灰衣人走去。

    灰衣人一如既往,好似没有半丝察觉,而青凡也不想惊动这位前辈,于是他就站在那里看着这人在写些什么。

    “一笔、一点、一撇”竟是些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笔画。

    青凡实在想不到,竟然有人无聊要画这些笔画。

    “老前辈,您画这些笔画做什么?”青凡扫了一眼那堆卷轴,疑惑的开口问道。

    但是,后者竟是完全无视青凡的存在,依旧在那里一笔一画的写着。

    “我以摄魂镇压洞府足以,这玄玑剑便放在前室好了,那万仙珠却是被我遗落在了那地方,不然倒是可以以两物之力将这煞气逼出体外,那究竟是什么,以我见识却看不透那怪物的来历。”

    “老前辈你怎么了?”青凡看着这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完全没有发觉到他的存在,大感意外。

    “若是后人能够发现此地,也算是我留在人界的部分传承了,只是在这人界,却无一人有此资质接受我的传承,罢了。”

    青凡只觉得云里雾里,他伸出右手轻轻的拍在了那人的肩膀之上。

    一道红光闪过,青凡立即闭目,然而当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却发现他的面前再也没有什么人,而他伸出的右手还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动作。

    “我有碰到那位前辈吗?应该没有吧?”青凡摸了摸头,不明所以。

    既来则安,青凡打量起四周的环境,不过瞬间,他的脸色似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心中顿时有些发慌。

    这是一处十丈平台,平台之下则是无尽深渊。此时青凡就站在平台的边缘处,稍有不慎就会直接掉下去。

    就算青凡心智再平庸,他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他对着四周大声喊道:“有人吗?这是哪里?”

    “唉!”

    回答他的则是一声深沉的叹息声。

    不知何时,平台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人影,从背影看去,正是那名灰衣中年人。

    “我将传承记载在仙轴之上,不如我自己制造一个意识空间,将所有一切都以心意施展开来,记录在这里比较好,若有人能得此部分传承,有朝一日能够飞升,需为我做一件事情才可。”

    远处的青凡闻言,大步向中央奔去,只是一刹那间,他的身影便消失了,在出现时却已到了灰衣人的身侧。

    青凡上下打量着这人,心道这到底是谁呀,这是哪里啊。

    灰衣人不再言语,眼眸中的黯然却比之前更为浓郁。

    “老前辈,请问你是?”

    回答他的则是灰衣人的沉默。

    似是下定决心,灰衣人大袖一挥,一股凌厉的气势向四方浩荡开来,但是在他身侧的青凡似是毫无所动,此刻他只是好奇的看着灰衣人,不明他要做什么。

    以十五岁年纪的青凡而言,其经验历练比较少,并不能与同龄人相比,因为他的生活比较简单,除了偶尔的练剑之外,其余事情便再也不会去想。当然,有些事情只是不去想而已。

    就像现在,他根本不明白这人究竟要做什么。

    然而在他疑惑的目光中,他清楚的看到,四道若有若无的光剑缓缓的围绕着灰衣人旋转,而在灰衣人的眼中,在看到这四道光剑的时候,那一丝黯然之色,虽有,但也消散了不少。

    四把虚无光剑在灰衣人全力运转下,交织成了一道虚实剑,剑成后,四把光剑分立四方。同时四方光剑似是牢牢固定,竟不再动弹。

    就在此刻,红黄蓝白四色毫光自光剑之上激发而出,霎时间,这个平台,便完全的被无数道四色光剑所包拢。

    此时的青凡满脑子都是乱飞乱转的四色剑影,他站在灰衣人身旁,自是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这是真的吗?

    咳——

    灰衣人此刻想是旧伤复发,强自忍着胸中的热血,但强行施展了这剑阵后,他的模样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年一般,发间隐隐露出丝丝白鬓。

    而在老人停止了四剑的运转后,青凡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四方,紧接着他实在放心不下身旁的人,便想伸出手搀扶一把。

    刚碰到灰衣人衣角,青凡一个闪瞬便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那深渊的边缘位置。

    而平台中央,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老前辈”青凡低头轻声呼唤,他知道,他喊也无用。

    青凡抬头,发现这平台四周哪里有些不一样。

    “咦?这里何时多了四根石柱,难道是因为刚才出现的那四个字?”

    青凡很想去看一下那四根石柱,但是他再也不敢乱动了,谁知道动一步就会跑到另一头,如果一不心再动,指不定会直接跑到深渊当中。

    传送。这就是传送,简单的十丈距离就有如此令人惊骇的传送之能。若是不心跑错位或许会一命呜呼吧。

    当然,青凡这十五岁的孩子自然不知道何为传送,若是知道了想来他也不会走出那第一步。

    “好想看看那四座石柱啊!只是这代价一个不心就会掉进去。”青凡摸着头自语道。

    “你很想去看那四根剑柱吗?以你的修为,不,以你这个人竟然能够被残缺的诛仙剑意带到此地,倒也很不错。”

    话语近在耳边,人却远在天边。青凡忽然听到有人的声音,立即道:“我我不看了,请问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片刻后,那声音再次道:“哪里?这里吗?不是你将那卷轴内的诛仙剑意释放出来的吗,而且很不错,这人间界终于有人修炼到了地仙境,唉!我可等了太久太久,总算出了一个地仙境的人了。”

    “诛仙剑意?地仙境?你在说什么?能说的明白点吗?”显然青凡根本不懂那声音说的什么。他只是来此地查找基础法诀的,莫名其妙就被带到了这里。

    那声音沉默。

    “既然来了你就试试能否走到第三关,若是到了自然可以见得到我。”

    “关?什么关?前辈”青凡无语问天天不懂,他自己更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