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诛仙剑意

    略显昏暗的平台之上只留下青凡这一道身影。

    孤独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他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何进入到了这么一个奇异的空间,而且要面对的不止是未知的黑暗,还要深刻感受这里无边的寂寞。

    青凡并不害怕孤独,遥想当初一人在后山之上,陪伴他的只有明月星辰,那个时候,知道什么是孤独吗?

    或许想起一个人的时候才明白什么是孤独吧。

    “爹,娘,师父,雪儿,师兄。”这些都是至今青凡心中重要的人。

    爹娘十年养育之恩,师父教诲成才,师兄弟间也亲如兄弟,还有那一袭白衣,冰冷的外表下隐藏着人的真情,为救恩师,毅然决然将自己置身凶险之地,这些都是人间的温暖。

    只是当一个人所面对的是无尽的黑暗时,他的心中能否心怀不乱,感受着心中那点点真情。

    思念、才是对自己的动力,因为在遥远的地方,还有那至情的期望。

    深陷黑暗中的青凡,其嘴角轻轻浮现一抹笑意。

    孤独不可怕,因为还有思念,对至亲至爱的思念。

    他轻闭双眼,抬起脚步,向中央走去。

    一步之下再次跨越数丈距离,他的面前仍是深渊,然而青凡再也不管对面是何险地,他心中所思所念,就算是万难万险之地,他也要闯过去。

    一步之下却是无尽深渊。

    然而却没有想象中坠下去,那一步之下,微光浮闪,青凡再次出现在另一处方位。

    就这样他一共踏出五步,睁开了双目,其身所面对的正是那一根庄严的柱子。

    这哪里是什么柱子,这分明是数丈高的石质巨剑,而在巨剑的剑体之上,一个字被深深的刻印其上。

    “诛。”青凡轻声道。

    “哈哈哈哈,家伙恭喜你踏入这里,你面前的字是你离开此地的关键,当然,这四根剑柱之上皆有一个字,参透每一个字都可以离开此地,不过你竟然会走到此字面前,或许也是一种缘分。”虚无之音再次响起,其话语中隐隐透着一股兴奋。

    “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青凡再次道。

    “卷轴的空间,在第一关你不是看到了吗?”

    “,卷轴的空间?”青凡疑惑道。

    “好好参悟,如果你能悟出一招半式,待得相见,我自会回答你所有疑问。”

    青凡无语,不过也知道那声音再也不会说出一句话,于是便将全部精力放在了那个字上面。

    诛字其表透出一股凶杀霸道之意,望着此字,青凡双目之内隐隐透出一丝红光,正是之前那进入青凡意识内的诛仙剑意,然而此刻的那道剑意再也不是残破的,因为残破的是无法凝聚出红光的。

    而借此红光,青凡的脑中浮现出了一道画面,一柄长剑浮现在了他的面前,而这剑竟是那诛字所化。青凡脸色露出惊容,不过不止于此,长剑幻化而出,在原地缓慢旋转。

    霎时间,红光惊现,带着一股弑杀之意,直冲青凡的心神。青凡下意识退后三步,但面对着这股杀意,退后一万步其结果也是一样。

    就在此时,一团黑雾在青凡身前凝聚而出。青凡望着突现出现的那团黑雾,内心惊疑不定,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那团雾影。

    而此刻弑杀剑意深深的刺入了黑雾之内,红黑两股力量交织在一起,经过片刻间的争斗,竟双双消失无踪。

    “你不是地仙之体,面对诛仙剑意的攻击,竟然连还手的资格都没有,不过也罢,既然躲过了这次攻势,也勉强算是过了关。”虚无之音再次响起,其意略有淡淡遗憾。

    “前辈,我过了关?”青凡茫然的望着再次化成的剑柱本体,愣愣出神。

    “好了,既然过了关,你便施展出诛仙剑诀出来吧。”

    闻言青凡一愣,呐呐道:“诛仙剑诀?”

    回想起所发生的一幕幕,青凡当真不明所以,若真的有什么相同的地方,那便是太上诛仙诀。

    “太上诛仙诀与诛仙剑诀难道是一体的?”

    “没有招式只有剑诀这是当初先祖说过的话,然而这招式莫非就是方才的那股杀意?”

    青凡苦思半天仍没有答案。

    “家伙,诛仙剑意已与你之意识融为一体,若想激发出诛仙剑意,需要一股傲气凌天的意,更需要你内心的果断。两者缺一不可。”

    “果断?什么果断?”不过青凡再也不考虑这些了,因为他知道若想离开此地,若想知道那人是谁,就必须先激发出这所谓的诛仙剑意。

    那灰衣人当时在书桌旁一笔一点的写着同样的笔画,莫非就是剑招,而剑意莫不是就是方才那股杀意,青凡内心冷静下来思考着。

    其实青凡本身极为的聪慧,无奈自在后山生活,没有读过任何书籍与典籍,但这并不影响其本身的判断力。

    青凡伸出自己的右手,并指如剑,运用起了先祖所传的太上诛仙诀,也就是诛仙剑诀。

    一点、一横、一撇。青凡依照着比划起来。

    傲气凌云之意,杀伐果断之心。一剑诛仙天地惊,红光弑杀鬼神泣。

    青凡沉浸其内,他因缺少一魂,无法修炼心诀,然而剑诀却是无时无刻不在重复练习的,只是繁杂的玄天剑决怎能与如此简单的诛仙剑诀相比,但正因为简单,青凡每一画都是徒劳无工。

    而那虚无之音也没有打扰,更没有心生不耐,倒是给了他绝佳的练习时间。

    谁也没有在意,就在此刻青凡胸前的那半截天青魂玉,竟是绽放出了点点青光。一道青影无声出现在此地,望着认真练习的青凡,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青影抬头,似是望穿了这里的一切,看到了一座大殿之内,正中央的石座之上,那一个身着灰衣的道人。

    此时那道人募然间惊醒,茫然的感受着方才心神的恐惧,内心惊疑不定之余,自语道:“怎么回事,我怎会如此恐慌?”

    而当他再次放出灵识查看整个空间之时,却是一无所获。

    “或许是我太高兴了,又怕失望吧。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是个人才,那一笔一画再配合他意识中的诛仙剑意绝对可以破开主人的记忆平台,来到这里。”灰衣人眼露奇光,含着期待的神情再次闭目以灵识查看青凡的动静。

    那道青影似是听到了这道人的自语声,旋即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青凡的身上。

    青影含笑之余,便将右手轻轻的向青凡后脑一指而出。

    道道青光进入青凡的心神,他入神的练习过程便被无声打破。

    “一个人,一座城,一轮明月,一片青天。脚下是千万众生,翻手云雨覆手寂。”

    这是何等的场面,但就是此景此刻映入了青凡的心神。

    傲气凌天之意?杀伐果断之心?哪有此意更为高远。

    青凡眼中红光闪现,手指尖一道泣血之红浮现而出,竟是一道剑影。

    望着这道剑影,青凡没有一丝犹豫,一剑横扫而出。

    顿时,一道数丈大的通道在青凡身前出现。

    望着此通道内的大殿,青凡嘴角隐隐含笑,起步而出,踏了进去。

    那道青影神色含笑也随之消散,留下了四道剑柱,静静矗立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