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空谷幽梦

    夜风轻拂,抬头,月光柔和,隐约可见得前路。

    远处,流水潺潺之声清晰可闻。周围有很多不知名的花,散发出一股股芳香。

    青凡站立在花海之中,他的手中还持着初寒剑,他的手上,还残留有一道血迹。

    他的神色茫然,他不知道现在萧雪儿他们的情况如何了,希望他们能够安然脱险。

    那妖狼冰飞救了他,但却仅仅救了他一人。别人呢?他不敢去想,只能去祈祷。

    许久,他轻轻的迈起脚步,寻着远处的的流水声走去。他将残留的血迹清洗掉,又打坐运功恢复了些灵力。他才好似重新焕发了精神一般。

    忽然,一首动听悦耳的琴音。透着一股祥和的气息,伴随着风声,飘入了青凡的心间。

    那是怎样的一首曲子。优雅不能代其味,柔动不能入其道。此曲凝神,此音静心。

    正是这样的一首曲子,让盘膝而坐的青凡神色祥和。他闭着双目,尽情的享受着倾弦之音。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的魂中,那化作明月般的器灵,那个被称作心儿的女子,她的魂躯,慕然间动了一下。

    而明月的下方,一直闭幕打坐的老者自始至终,都没有哪怕动一下。

    他的不远处,幽冥鬼使那如冰块般的躯体,不知觉间突然动了一下。

    青凡恍如睡着了一般,进入了一个极其美妙的世界。

    “心儿,你看他又在笑了。”这是一道极为模糊的身影,她望着摇篮里的婴儿,笑着说道。

    “是啊,主人肯定是知道尊上快要回来了,才这么开心的吧!”

    那身影淡然轻笑,脸上含着幸福的表情。

    “琴妹又去教那个孩子弹琴了吧?”

    “是的,主人。她本身就是琴之魂,教一个孩子自然轻松的很。”

    “那个孩子与主人一样大,但她都已经会弹奏琴曲了呢!”心儿夸奖道。

    “你主人还没有名字呢,等你尊上回来,给他起个好听的名字。该叫什么好呢?”那身影思忖,其声音带着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

    “对了,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啊?”

    “哦。听琴妹说,她叫夜舞。”心儿道。

    “夜舞?那老魔还真是会给自己女儿起名字!等她长大了,给他做个伴。等她长大了,我亲自教她“古道曲”。那声音轻语。

    “呐呐。啦啦……!”她轻声呢喃,哼着曲调。只为哄婴儿入睡。

    “你是我娘吗?”青凡喃喃。

    “这是哪里?娘,你在跟我说话吗?”

    “凡儿好想你!”

    恍惚中,当真是如做了一场梦。

    那个梦中的世界,真的好美。

    青凡睁开了双眼,脸颊之上留着一道泪痕。

    映入眼帘的早已不是什么水边了。这里绿竹成荫,美幻绝伦。

    这是一座亭,中央处放着一张古琴,袅袅清烟从烟炉中飘起,散发出一股清香。

    弹琴的人早已不在,此刻只有青凡一人静立在古琴边。

    他坐下身子,将手放在了琴弦之上。

    嗡!

    这声音透出一丝复杂的情感,既是欢愉,又有惆怅。

    还记得梦中的曲调吗?记得那叫古道曲?

    青凡闭目,轻动指尖,依着记忆,弹奏出了一曲特殊的琴曲。

    琴音四散。百花盛开,绿竹苍翠欲滴,就连这夜色都仿佛不在寂静,而是欢乐了。

    一位绝代佳人,秀发紧束,挂在身后。她身穿紧身黑衣,展现出一副窈窕的身姿,她望着青凡,不为所动。心神似也被这琴声所引。

    忽然的,青凡察觉到了身后的人。睁开眼,慌忙的起身。

    “这位……姑娘,我……!”青凡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女子淡然的看着她,欠身坐下,轻抚着心爱的古琴。

    她不明白,此琴一向只有她才可弹奏,旁人哪怕是触碰,都会遭到反噬,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你方才谈的曲子叫什么?”女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叫古道什么的。”

    “请问姑娘,这里距离北邙山有多远啊?”他心系萧雪儿,担心师兄门的安危。

    “这是一片幽谷,就属于北邙山的范围。”女子轻声答道。

    “没出北邙山?还以为被送出很远呢!”

    “你怎会晕倒在溪水边?”

    “我是听到了琴声,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自此后,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青凡答道。

    那女子不说话了。两人都保持着沉默。

    “琴心道韵。向来凊心凝神,若能听的一曲,自然能够进入悟道之境,你怎会睡着晕倒呢?”女子不解。

    青凡又怎会知道呢!

    “你可曾见过一只白狼,他也在北邙山。”

    “你是说冰飞吗?我前不久见过,至于怎么到的此地。也是他将我救下后,送到了此地。”

    “他为何会救你,以他的性子,他可不会救任何人的,莫非是?”

    “你知道阿如的下落?”那女子语气微转,含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阿如我不认识什么阿如啊!”青凡细细回想,愣是没找到半点头绪。

    “对了,我叫青凡,你叫?”青凡细细一想,“你还是别说了。我知道,你师父肯定跟你说过,不许跟外人说自己的名字!”

    女子转头,深深地望了青凡一眼,浑然不明白他为何这样说。

    “我叫夜舞,住在昆仑山脉的玉羽峰。我来此是为了找我的一个故人,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阿如。”夜舞神色淡然,简单的介绍着自己的出身与来此的目的。

    “今天真是热闹,原本寻得一处雅静的幽谷,不曾想两次被人惊扰。”夜舞说道。

    “姑娘,你这话是何意?”青凡问道。

    “我不叫姑娘,我叫夜舞。谷外又来了一人,似是为寻你而来,你去吧!”夜舞静心轻抚古琴,对外事一概不闻。

    “那多谢夜舞你了!”青凡摸了摸头,不解的又摇了摇头,暗叹一声,走了出去。

    “子,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受死!”炼火老人追赶而来。他本身有着归灵境的修为,怎能追不上一个被动送走的人呢!

    青凡出谷,凝望着炼火老人,道:“你为何一定要追我呢?”

    “自然是为了杀你!”炼火老人闻言,怒极而笑。他觉得这少年实在有趣了,被人追杀到绝路,还去问别人为何要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