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剑诛仙!

    “杀我?”青凡紧紧盯着眼前的炼火老人。他知道,以他玄灵境的实力,是远远不是炼火老人的对手的。

    “你身为前辈,修为远胜于我这个晚辈,为何一定要杀我?”青凡问道。

    炼火老人神色阴沉,口中发出冷笑。在他眼中,青凡此刻就是一个死人。“就因为你手中所持的剑,就因为你与这剑的前主人的关系,你就非死不可。”他恨声说道。

    没有人知道炼火老人闭关这一百年是怎么过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被仙华派的天骄道尘一剑穿胸,受了重伤,几近濒死。

    此刻他目望初寒剑,心中怎是一个恨字了得。“当年如果我没有重伤,火毒谷的谷主之位,想来也不会落到我那师兄的头上。”炼火老人说道。

    青凡沉默。借着微弱的月光,听着那阴冷带有怒火的恨声。他知道,此事再无商量的余地。

    其实青凡的性子单纯无比,虽然他有听说过“正魔不两立”,也听过魔教妖人行事是如何的毒辣。但是他心中却从来没有生过杀念。

    就如数个时辰前,他与萧雪儿双剑合璧,也只是将那些攻杀自己的魔教人士击伤,并没有取他们的性命。

    他不愿见到有人流血,也不愿见到有人为这些人伤心。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若是死了,总会有人为他们去流泪的。

    然而现在,他自己却快要死了。

    “你能不杀我吗?正如我没有杀你们那些低阶弟子一般。放了我。我保证从不会去杀人的。”青凡神色透着惆怅,想到炼火老人受的重伤,他就为这个老人感到悲哀。

    炼火老人神色忽然变得凝重了,他再也没有去笑,紧紧盯着青凡的脸。这一看,便是很久。

    “你同意了吗?那请你走吧,我也要去找我的师兄他们。”青凡说道。

    “哼!”回答他的却是一声重重的冷哼。“放过你?真是个呆子,能得到初寒剑这等仙兵,想来也是仙华派的出色弟子,受到仙华派的重视。”

    “但,如此人物却是呆的可怜。仙华派竟然教出如此人才,实在是正道该衰败之象啊!”炼火老人感叹的说道。

    “呆?那又怎么了,只要心里觉得是对的,我就去做。至于你说的那些话!”他悠然一笑,道:“我,是青凡,平凡的凡!就算是我呆我笨,那是我的事,也与你无关。”青凡辩解道。

    “你到底要不要走啊,你不走我可要走了,冰飞把我送出这么远,害得我还得去找雪儿他们。”青凡说完,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幽谷。细想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再去说什么告别的话。

    幽谷偶遇,于他而言,仅此一面之缘,谈不上多么的熟悉。多的话也没有必要去说太多。

    咻!

    一道火焰凭空而现,转瞬便已来到青凡的眼前,只要稍微碰着他的皮肤,他的皮肤就会溃烂。

    因为这是毒火。

    青凡躲闪已是不及,他慌忙的施展出一道寒霜剑气,对着已到身前的火焰狠狠斩下。

    “哼!你一个堂堂前辈,却要玩偷袭?”青凡质问一声,神色也冷了下来,他怒视着炼火老人,实在没想到修仙界的前辈对一个晚辈竟会做出这等行径。

    青凡心中异常的生气,而随着他的情绪失控,周围的空气仿若都震荡了起来。

    只因他还不知道,夜舞所奏的那曲“琴心道韵”,已在不知不觉间唤醒了他魂中空间的幽冥鬼使。他体内的灵气也在不间断的从魂体内流出,充斥着他的肉身。

    “偷袭?哈哈哈哈……!”炼火老人大笑。“昔年,你们仙华派的那个与道尘并称绝代双骄的玉静,不也是被我火毒谷的人偷袭成功,才受得重伤吗?”

    青凡闻言心神完全沉了下来,目中也好似有一道红芒轻闪,眨眼即逝。

    “你说,雪儿的师父是被你们这些人偷袭之下才受的重伤?”青凡问道。

    炼火老人惊奇的看着青凡的神情,心里开心极了。“不错,正是偷袭。”

    “雪儿孤身一人瞒着诸位师长,跑到后山的禁地,数次命悬一线,只为找到救她师父的药。”青凡喃喃自语。

    “都是你们,若是没有你们,她的师父就不会受伤。”青凡持剑指着炼火老人,怒声喝道。

    而在他的心底,还有一个声音,“若是她的师父不受伤,你又怎会遇到她呢?”

    只是现在,他没有去想那句话。因为他的心中,早已被怒火代替。

    看着青凡的模样,炼火老人更开心了。“怒吧,恨吧。等你享受了恨意,我就送你上路。”

    青凡持剑的手,竟在他不知不觉间颤抖着。他的心,也在悄悄的颤抖着。

    “忘了跟你说,你知道吗?北邙山顶的那些人,一个都跑不了。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此刻,已经全部……死了!”炼火老人盯着青凡,不急不缓的说着这些话,大有火上浇油的味道。

    青凡听着这句话,头脑隐隐有晕眩之感。他的眼睛逐渐的模糊,他的意识也在走向黑暗,他闭上了双目。

    而此刻青凡的模样落在炼火老人的眼中,他更高兴了。

    “你知道他们为何会死吗?那是因为你没有杀死你口中的那些低阶弟子。若是杀了,以他们的实力,或许还会逃走一两个。”

    听到这句话,青凡的意识更加的模糊了,他脑海中唯一还有些印象的,就是萧雪儿那道绝美的容颜。他发现,此刻萧雪儿正在不远处凝望着他,展颜轻笑。

    “但,你没有杀他们,就导致了他们被人所牵制,无法成功逃走。”

    那道绝美的身影也莫名的消失了。青凡的意识,此刻已完全的陷入了黑暗。

    他的身躯不断的颤抖,强大的灵力透过他的三魂之中,那条属于他的异魂内,如黄河决堤一般,汹涌的流了出来。滋润着他的身躯。

    一道泣血般的红光,所凝聚而成的一柄三寸大的剑,在青凡的意识完全陷入黑暗后,为他带来了一道曙光。

    正是属于他自己的那道“诛仙剑意”。

    “所以,是你的心慈手软,间接杀了他们。”炼火老人看着青凡的神情,心情舒畅无比。他最喜欢的,就是让对手后悔,那样就会出现心神的间隙,留下致命的破绽。虽然眼前的人是一个比他境界低很多的辈。

    不过,这种玩弄人心的绝美滋味,是他最享受的。

    忽然的,起伏的风似是消失了。不是平静,而是真正的消失。

    炼火老人仰头长笑,道:“唉!总算说完了,你很后悔吗?可惜啊,你该去死了。”他将化骨灯取出。双目静静的凝视着灯芯上跳动的火苗,那竟是一道血色的火苗。

    “死吧,血火焚。”炼火老人弹指间,将那道蕴含着高温的火苗打向了站在那里且失去意识的青凡处。

    火焰横空,夹着骇人的高温,若是碰到,肯定会烧的连渣都不剩。

    炽热的毒火转瞬即至。那闭着双眸的少年,却睁开了眼。他的眼中,没有丝毫感情,只有冷漠。他颤抖的右手中,青色的初寒剑身被一道噬血之红所取代。

    他双手持剑,举过头顶。一道红光自初寒剑上冲霄而起,这光好似贯穿了苍穹,连接了九天十地一般。让这众生,都似发出了心灵的颤抖,让这大地都惊恐的仰望,让所有的修仙者,都齐齐的看向这道红光。

    炼火老人脸上嬉笑的表情似是凝固,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骇然,他的心神早已被惊恐取代。他发现他此刻好似面对着天威一般,根本动不了。他看到了那双泛着红光的双眸。

    无情,冷漠!

    剑光斩落,带着诛杀一切的威势,震动了九天十地。

    炼火老人死前连呼唤都没有发出,就被剑光直接劈成了血雾。与他陪葬的,还有他身后的一座山岳,也是直接化作了虚无,连残渣废石都不可见。

    这就是一剑诛仙的威势。

    青凡寻着感觉,他御剑而行,直接再次来到了北邙山的山巅处。

    远处,两个魔教弟子守着山巅入口处,在低声私语。

    “那些正道之人都杀了没?”一人说道。

    “杀了,我们少主出马,那些正道的渣渣怎会是对手!”另一人说道。

    “其中有个叫楚朝的人,临死前施展了禁术,虽说帮其他人拖延了逃走的时间,不也是被少主杀了吗?”

    “据说其中有个叫裴玉的,你没看哭的跟啥一样,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也配修仙!”那人满不在乎的讥讽道。

    一阵寒风,吹在两人的身上,令他们打了个冷颤。

    “唉!也不是全杀了,还是逃走了几个。若是炼火长老不去追那个废物,凭三大长老级的修为,他们绝对逃不了一个!”一人轻声叹道。

    “你们说,楚朝死了?此事可真!”青凡缓慢的走在黑暗中,他低着头,闭着眼,似是在为谁哀悼。

    “哼!当然是真的,其余的就算没死,也全部重伤。”那人看向来人,还以为是同门弟子呢。

    “是啊,若非是咱们迅速守住下山通道,他们铁定会逃走的。这次咱们没功劳,也有苦劳啊!”那人笑着说道。

    “如此说来,当真是我错了!”青凡哀叹,他缓缓的抬起了头。

    黑夜中,青凡此刻宛如是噬人的猛兽般,血红的眼睛发出渗人的寒光,照在了两个弟子的身上。

    “你是谁?”

    “你们口中的废物!”

    借着灯火,那两人总算看清了青凡的面貌。

    “是他?不好,敌袭……!”一人高声喊着,通知其他人。

    噗!

    青凡一剑将另一人杀了。出手毫不留情。他缓步走在夜中,任寒风划过他那张冷漠的脸。

    他目中的红光,闪过一丝哀痛。

    他手中的初寒剑上,滴滴血珠滑落,溅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响声。

    “雪儿,楚朝,我为你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