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嚣张的叶仙

    安波城群山环绕,是来往各地的枢纽,此刻的安波城中,聚集了大量的修仙人士。

    那是因为数日之前,在城外的群山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场大异动。那被埋葬了百年的坟墓之中,爬出了许多阴森恐怖的白骨骷髅。

    这些白骨骷髅便是与青阳城外的乱葬岗青凡等人所遇到的是一模一样。它们虽然没有意识,但凭着刀剑不能伤的骨架与极其锋利的白骨爪,令往来的客商都遭遇了惨痛的伤亡。

    于是城中的老百姓恳求各大修仙门派,能够前来除去此怪物。

    当听到这则消息时,青凡与叶仙大吃一惊,但是为了捍卫正道的宗旨,为百姓除去那些祸乱的怪物,他们不远千里便来到了安波城。

    他们刚进入安波城,就发现了大量的修仙者往来在人群中。而对于这些修仙者,普通百姓见得多了,自然也就没什么趣味了。

    但叶仙的绝世容颜,却引来了不少人的倾慕之心,其中更是有修仙者前来大献殷勤,但都被她的一句话给解决掉了。

    “这是我的双修伴侣。”她右手挽着青凡胳膊,嬉笑的对别人说道。

    本是一句普通的话,但却引来了那些人的神色各异的目光,其中有嫉妒的,有羡慕的,还有一些人不善的盯着青凡,又看着芳容倾世的叶仙。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有人无比失落,感慨一番后,消失在了人群中。

    对此,青凡感到哭笑不得,也不过多解释,急忙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叶仙凝视着略显慌乱的青凡,嬉笑的追了上去。

    “你跑什么,难道我这样的绝代佳人还配不上你吗?”叶仙在青凡的耳边轻声说道。

    闻听此话,青凡只能默默的加快脚步,身后徒留下叶仙的笑声。

    一处豪华的酒楼之上,青凡两人坐在二楼那处靠着窗户的桌子前,观看着街道上的繁华盛景。

    不一会,店中二便端上来了几碟可口的菜。青凡拿起竹筷品尝了几口后,却发现叶仙神色怪异,也不动筷,静静的看着桌子上的菜肴。

    “你怎么了?”青凡放下竹筷,疑惑的看向叶仙。

    砰!谁知叶仙竟然一掌拍向了桌子,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酒楼的老板一听得楼上的动静,慌忙的跑了上来,不明所以的站在叶仙的面前,道:“这位姑娘,可有什么事吗,为何要拍桌子,难道是店招待不周?”

    闻言,叶仙文雅的看着那位略显肥胖的酒楼老板,轻声说道:“你们上的菜难道是猪吃的吗?”

    酒楼老板听了还没多大反应,但旁边的桌子上正在吃饭的几人闻听此言,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不摆明了是在骂吃了饭的人是猪吗!

    青凡闻言,赶忙低下了头,这些日子与叶仙的相处,他也总算看出了此女的性格。

    那怎是一个嚣张了得,分明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姐!

    酒店老板闻言,眉头紧皱,问道:“那还请问姑娘,这些菜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这菜也没什么问题。”叶仙再次说道。

    这让所有人疑惑了,这菜没什么问题,你又为何生那么大的气呢!

    “那还敢问姑娘,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酒楼老板的神色也沉了下来,他虽然看叶仙长得貌美如花,但也绝不允许有人来砸自己的招牌。

    叶仙娇笑一声,玉手轻指着桌子上的一份菜肴,道:“这菜乃是“红梅醉清歌”对吧?”

    青凡盯着叶仙所指的那份菜肴,刚才他还品尝了几口,觉得味道颇为不错,不想叶仙却觉得这菜有问题。

    酒楼老板说道:“不错,这菜乃是存放了三年红梅酒与细嫩肉质的乳鸽清炖一个时辰后,方才做成的。此菜可算是绝色佳肴,又哪里会有什么问题?”

    叶仙微笑着拿起竹筷夹起一块肉丝,说道:“菜是不错,也可算是原汁原味,但你就不觉得哪里有什么问题吗?”

    酒楼老板说道:“我倒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叶仙美目盯着他,说道:“这菜并非是清炖,而是清蒸。”

    酒店老板疑惑的问道:“怎么说?”

    “若是清炖的话,红梅酒只能算是酒,无法与乳鸽的肉质相融在一起,让人吃了后,定会觉得有些醉意。而若是清蒸的话,以酒之香气来滋润清嫩可口的乳鸽,也定会让酒的香味与乳鸽融合在一起,让人吃了后定会觉得神清气爽,大有意犹未尽之感。”叶仙清朗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二楼中,令周围一阵鸦雀无声。

    酒楼老板看着盆碗内的菜,陷入了沉思。

    “我说怎么每次吃完了这菜,就会觉得有些醉意,原来原因在这啊!”旁边的桌前,一人望着面前的菜,感叹的说道。

    “没错,竟是做法出了问题。这位姑娘当真是位奇才,有名的食客啊!”另一人也说道。

    酒店老板干咳一声,道:“这个……红梅酒少喝确实令人神清气爽,以酒香融味,还真是第一次听闻。”他向叶仙抱拳,再次说道:“多谢姑娘,你们这顿饭算我请客,还请慢用。”

    青凡望着酒店老板的背影,再看向叶仙的目光,说道:“我觉得这菜挺好的啊!”

    叶仙闻言,为之气极,道:“你这家伙,怎么会品尝出这菜的精华,我看你就是吃粗茶淡饭的命!”

    被她这么一说,青凡顿时没了脾气。低着头呼呼的大吃起来。

    旁边,靠着墙角处的一张桌子上,一名白衣男子淡然的喝着美酒,闻听叶仙方才的话,嘴角露出了一抹淡笑。他手中拿着酒壶,离开了座位,走向青凡这边。

    “两位想必是正道的修仙门下吧?”他温文尔雅,面貌清秀,飘逸的一头黑发随意的散落在身后,目中清明,神色和善的看着青凡二人。

    青凡转头,看向来人,顿时被他身上所散发的清秀之气所引。他笑着回道:“兄台慧眼,我乃是……!”

    叶仙干咳一声,打断了青凡的话,她嘴角轻笑,扬着美目,向着那白衣男子问道:“我们是正道的人,还不知这位兄台高姓大名,出自哪里。”

    白衣男子洒脱一笑,在青凡二人的身边坐了下来,道:“我早已无名无姓,至于出处,想来你们也不曾听过。”

    他又说道:“相遇即是有缘,方才听姑娘一席话,当真令人茅塞顿开,姑娘不愧是女中豪杰!”

    青凡闻言,眉毛一掀,实在没明白叶仙的那些话与女中豪杰有什么关系。

    叶仙笑道:“过奖,既无名无姓,又何必问我们的出处。相逢未必有缘,我们来此是为了替此城的百姓除妖而来,那兄台你又是为何而来。

    青凡张了张口,想了又想,实在没明白叶仙为何如此拒人千里之外。

    白衣男子也不生气,为自己倒了杯酒后,也为青凡倒了一杯,道:“兄弟来此岂能不喝杯红花酒,单单热茶,又怎能懂人生其意?”

    青凡闻言大是不解,问道:“喝茶自有其味,但喝酒又有什么意思。”他从来没喝过酒,自是不懂酒之味。

    叶仙也为青凡这句话感到惊诧,她没想到青凡竟没喝过酒。

    白衣男子神色露出黯然,他轻轻摇头,暗自叹息,道:“酒嘛……自有其味,也有其意。”

    他看向叶仙,发觉她还是一脸警惕,笑道:“看来我不说出来历,这位姑娘是不怎么欢迎我了!”

    “我可没这么说,但我也不喜欢跟不认识的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叶仙明目暗绽精芒,淡然的开口道。

    白衣男子摇头,“如果真要问我的姓名,我记得我姓白,名为古仙。我来自寒山。”

    青凡闻言,内心惊诧,他很是忽略了白衣男子的姓名,耳边只回荡着那两个字,寒山。

    “不好了不好了,城外又有人遭遇到了那些怪物的袭击,修仙者也已死伤多人……”

    楼下的街道上,一名男子对着城内的人高声大喊着,希望有人前去救援。

    青凡与叶仙对视一眼,然后向着坐在一旁的男子抱拳,道:“兄台,我们还要去城外除妖,不能陪你了。”

    青凡站起身子,看到叶仙还在盯着白衣男子,道:“大姐,我们该走了。

    叶仙“噗嗤”一笑,目中含着深意,对着白衣男子说道:“古仙兄,与我们一同前去如何?”

    古仙喝了杯酒,淡然笑道:“正有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