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夜雨孤蝶碎人心!

    青凡是一夜无眠,但到了五更天的时候,不知不觉的犯了迷糊,竟是睡着了。

    直到天色大亮,才醒了过来。

    他走过房门,抬头看了天。那天际乌云密布,竟是要下雨的节奏。

    青凡转身,看向一旁。原来那母女二人早已做好了早饭。

    青凡凝视着那一桌清茶淡饭,又将目光移向仙儿的脸上。

    那一副忧愁带着期盼的神色,默默的遥望着云空。

    “仙儿,你爹爹一会就来了,到时你可以乖一点哦!”那少妇面带微笑,嘱咐着她。

    仙儿离开桌子旁,跑到了青凡的身前,抓着他的衣袖,道:“韩哥哥,你说我爹他一定会来的吧?”

    青凡低头,心中忧虑。“你这么乖,你爹他一定会来的!”

    “哦!”仙儿低头,不知在想什么。

    少妇盯着自己的女儿,心中无奈的摇头。

    天边,刮起了风,很凉,透人心。

    雨点,不知为何,却一定要落下来。在这一天,悄悄地落了下来。

    “下雨了。那爹爹还会来吗?”仙儿低声呢喃,大眼睛遥遥的望着远方,期盼着有一道高大的身影,能够映入眼帘。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爹了吧!”青凡心道。

    一等,便是一天。这一天,仙儿没有说过一句话,少妇一样沉默。

    房外,雨下的不大,但却滴在了她们的心里。

    青凡沉默,他也希望,她的爹爹能够出现。但青凡也知道,这是叶仙的记忆,是她的一场童年梦。

    这个梦,或许发生过,但已经过去了。因为他知道长大后的叶仙,如今的她,是多么的调皮可爱,任性洒脱!

    青凡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地方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都在过去真实的发生过。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青天路的真正意义。他只知道,这是过去,这是回忆。

    已经过去了很久,此时或许应该是傍晚了吧。没有夕阳,没有云霞,只有感觉。

    在雨中,那一条寂静的道上,静静的出现了一道身影。他撑着一把油纸伞,那伞遮盖了他的面容。

    他一步一步,踏实的走了过来。来到了大门外。

    少妇盯着那道身影,她的身体竟是在微微的颤抖,是激动的吗!

    仙儿喜笑颜开,快速的冲进了雨中,冲到了那身影的面前。

    “爹爹,您来了。”

    油纸伞无声的掉落在地上,露出了那身影的面容。那张脸英俊的脸,刻着岁月的伤痕。但仍显现的出,一股傲视群雄的威严。

    那男子抱起仙儿,来到了房内,看到了青凡后,不禁轻“咦”

    “此地难得来一次外人,不知兄弟是从何处而来,竟会光临舍下。”那男子面含笑容,淡然的说出这一句话。

    青凡心下皱眉,抱拳回礼,道:“前辈,我姓韩名青凡。师承云青山脉的仙华派……!”

    “仙华派?这倒奇了,漫说是你,就算是天下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人知道雨仙山,更别说能来到此地了。”男子不怒自威,静等青凡的回话。

    “爹爹,韩哥哥他是迷路了,不心来到这里的!”仙儿声的在男子的耳边说道。

    “既是无意来此,但你又怎说你是仙华派的。”男子问道。

    青凡疑惑,又道:“我却是仙华派的弟子,如何能让你相信呢?”

    “仙华弟子以仙剑镇名,你有何法宝。让我见识一番。”

    青凡皱眉,心中暗道叶仙是正道的人,她的父亲也是正道的人。如此,倒也没啥差错。

    青凡自储物袋取出初寒剑,道:“这便是我的法宝,请你过目。”

    男子将女儿放在地上,伸手接过初寒剑。他的眼神微眯,细细打量着此剑。

    “剑是没错,但它不是毁了吗,为何又会……难到世间有两把初寒剑,或者说此子这把是假的,真的应该已经毁去了。”男子将剑还给青凡,他很肯定,初寒剑已经毁了。

    男子转身,看向少妇,他的妻子。沉默了很久,他对少妇说道:“芙,今天是仙儿的生辰,但今日我有要事,必须要回去。”

    少妇含笑,道:“你事务繁忙,等吃完了晚饭,再走也不迟啊!”

    “爹爹,你怎么刚来就要走啊!”仙儿着急,她恳求自己的父亲能够留下,因为她从出生起,仅见过她的父亲一次。

    “不行,眼下宗内有很多事需要我去打理。仙儿乖,你是女孩。好好的待在你娘的身边,等将来有一天爹爹说服了那些老顽固,就带你们回去。”男子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竟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兄弟,此地并非是你能够待的地方,早些离去吧。”雨中,男子的声音响起。

    望着男子的离去,少妇沉默的低头,身子缓缓地蹲了下去。

    “娘,你怎么了?”仙儿跑过来,不明白自己的娘亲是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

    青凡走近前,还没说话,就听到了少妇的一句话。

    “少年郎,你也离去吧,这雨虽大,想来你是修仙之人,也不惧这些风雨。你也离去吧!”

    青凡摇头,嘱咐了仙儿照顾好她,便也动身离开了。

    没错,这点风雨也的确进不了青凡的身,单单是初寒剑撑起的剑气便将雨水挡在了外面。

    轰!

    一阵雷鸣,响彻云霄。震动了天地。

    青凡御剑而行,站在天边,遥望着那一处房屋。

    忽然的,房内冲出了一道娇的身影,她冲进了雨中,冲出了大门,冲到了那条道上。她的衣服被雨水淋透,秀发散乱的贴在了脸上。

    有呐喊声,却没有人听得到。

    “爹……!”

    青凡皱眉,她怎么了?

    他御剑向下飞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景象变换,没有了雨声,没有了呐喊。这竟是一处草地。

    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翩翩的飞舞在他的眼前,蝴蝶翅上有水珠。那水珠蝴蝶扇了翅膀,竟没有将它扇落。

    一座孤坟,立在花海的中央。一道如蝶般的脆弱身影,默默的跪在孤坟的面前,低声哭泣。

    原来,那少妇竟早已得了疾病。她竟瞒过了所有人,但是一个人的病,能瞒得了人吗?

    青凡一想到叶仙掩饰了自己的病情……!

    原来,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