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绝世剑阵

    整个云青山除了仙华派之外,其余之地尽被白骨大军侵占。

    这般场景,仙华派内的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层阴影。

    危急关头,道衡真人见得众修士气低落,立刻吩咐一声,:“不必慌乱,吩咐下去,开启护山剑阵!”

    云渐封与普光方丈闻言,彼此相视一眼,他们很早就听闻仙华派闻名天下的护山剑阵,只是仙华派势力太大,根本就不需要开启传闻中的绝世剑阵。

    眼下,这白骨妖物来势汹汹,其数量更是难以估量,仙华派终于要开启绝世剑阵。

    以剑阵之威,对抗这些数量庞大的白骨妖物,也可算是上上之策。

    随着道衡真人的号令,五道惊天光柱从仙华各峰间冲天而上,形成一道五彩交织的庞大护圈。

    这圈子内,红、黄、蓝、白、灰,五色无形气剑来回纵横下,一股霸道绝伦的剑势,骤然传遍八方。

    在场众人遥望着天际盘旋的无数气剑,脸上都挂着骇然。

    同时,他们彼此相视,也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喜,此刻他们心中更是燃起希望之火。

    有此剑阵在,又何惧什么白骨妖物。

    “轰轰!”

    无数白骨妖物无情的撞击着剑阵护圈,但都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见此,众修心中稍安。

    他们都看到了那些白骨妖物的疯狂,若当真被它们破了护圈冲进来,那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五彩光柱大盛,随着无穷无尽的山势灵力不断传出,那些盘旋的气剑,有些已化为实质。

    云渐封眉头紧皱,他凝神望着天际的剑阵,衣袖内紧握的拳头,有了颤抖。

    普光方丈口中轻念佛号,他也看出了此剑阵的无匹威力,面上露出慈悲。

    这剑阵存于人世间,实在有违天和,他们心中也想过,如此剑阵,究竟是仙华派的哪位祖师创出。

    此剑阵虽然是护山大阵,但在阵中感受着那股杀戮之意,实在太过骇人。

    随着灵力不断增强,那些气剑终是完全化作实质,一股杀念,无声传出。

    那股杀戮之意,眼下更是影响了一些修为偏低的弟子。

    这些弟子的心中,此刻突然产生了一种心念,那就是杀念。

    这股杀戮之意,竟能令人产生杀念?

    道衡真人紧皱眉头,此剑阵实在是自创派以来第一次全力开启,就算是百年前正魔大战,都没有资格令仙华派开启此剑阵。

    但眼下此剑阵所发挥的杀意,已是引动一些修士的心神。

    一念及此,道衡真人内心轰然一震,他悄悄后退一步,观察着身旁两人的举动。

    白骨妖物无边无际,撞击之声更是比之前猛烈了数倍。

    天际之上,红衣男子缓步走下,双目有神,凝视着那座护山剑阵。

    片刻后,他的脸上,有了一丝嘲笑。

    “如此剑阵,当真精绝,以群山之雄浑灵气为基,凝杀伐之气,化杀戮之剑。”

    “杀戮之意引人心神,滋生杀念,对这些正道之人来说,真是可笑。”

    红衣男子缓缓摇头,他紧握着青锋大戟,嘴角挂着神秘的笑容,来到了仙华派的山门前。

    道衡真人凝神望去,一眼便看清了那红衣男子的容颜。

    “你等凡人,究竟是谁有此能力创出这等绝世剑阵,不妨出来与我一见。”声音轻微,透过剑阵之后,却化作滔天声浪,传入每个人的心底。

    道衡真人冷哼,一步踏出,瞬息间来到了红衣男子的对面,隔着剑阵,他冷声道:“阁下何人,竟能支配这些白骨为兵?”

    “人?我可不是什么人,我是仙,白骨仙!”

    “哼,既是仙,又有何理由造出如此大的杀孽?既是仙,又怎会施展此妖法,控制逝去凡人的尸骨,达到这些目的?”道衡真人正气凛然,质问着眼前的白骨仙。

    白骨仙脸上露出讥讽,轻笑一声,道:“谁说仙不能杀人,谁说仙就不会施展妖法,本仙就杀了,你又能怎样?”

    “冥顽不灵,如此,休怪老夫亲手灭了你这等妖物。”道衡真人手握剑诀,原本维持剑阵的灵力,蓦然一转,于半空中化作一柄虚化灵剑。

    此灵气之剑被道衡真人握在手中,立刻释放出一道惊天剑气,随即化作清风,拂动白骨仙的长发。

    “凝灵化剑?借山势之灵脉化成此剑?面对此剑就如同面对这群山之灵势?”

    白骨仙终是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笑声显出桀骜之意,白骨仙再次道:“如此剑诀剑势,实在诡异莫测,更别说还有此等杀戮剑阵……”

    笑声一顿,白骨仙郑重的问道:“这所有的种种,当真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够领悟创出的吗?”

    道衡真人闻言,面色一变,哼道:“自是我派祖师所创,为的就是灭尽你这等害人妖邪。”

    “妖邪?仙也成了你口中的妖邪,那你们修的又是什么?妖邪吗?”白骨仙针锋相对,周身散发出仙力,试图融入护山剑阵。

    仙力,超脱灵力之上,更为精纯,更为磅礴,始一融入剑阵,顿时令整个剑阵震荡不休。

    变故突生,令众人心神大震。

    “妖孽,你敢破我护山之阵?”道衡真人面色大变,手中灵剑横扫而出,灵气之剑宛如一根离弦之箭,刹那间射出。

    白骨仙嘴角浅笑,手中青锋大戟微震,轻易的击散了势如破竹的灵剑,同时他体内仙力运转,丝丝仙力融入剑阵之内,一点一点吞噬着剑阵内的灵气。

    道衡真人紧握着拳头,他感受的到,护山剑阵内的灵气正在被一股力量侵吞,再过不久,剑阵护圈想必也不能维持太久。

    一念及此,他的心中闪过一丝悲凉!

    白骨仙凝神观察着身前的剑阵,他眼中厉芒骤闪,体内仙力疯狂涌入仙兵青锋戟内,霎时间青光大盛,一道光华化作大戟虚影,蓦然向前方斩去。

    “轰隆。”

    巨响传出,剑阵护圈一阵摇荡,阵毁的迹象隐隐可见。

    一击之力,便可破了绝世剑阵?

    众人的心头陡然升起一股阴霾。

    普光方丈与云渐封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骇然。

    萧雪儿站在远处,并没有与众人站在一起。

    此刻她遥望着上方的白骨仙,再侧身看向周围惊慌的同门,她冷若冰霜的脸上,显露出决绝。

    “轰。”

    随着巨响,护圈终是被破开了一道长达十丈的缺口,刹那间,不少白骨妖物经过这道缺口涌入了仙华派。

    混战,一触即发。

    虽然惊骇于白骨仙的强绝实力,但正道众人此刻也是临危不乱。

    三五人组成阵,数十人组成大阵。

    这便是玄天剑诀的奇异之处,何时何地,都可结成剑阵,以少胜多。

    天音禅寺与红叶谷诸人也都展现了强绝的实力。

    不动明王大阵,炽焰绝灭大阵,众人都是以门内所传授的阵法对敌。

    十丈大的缺口,随着白骨妖物不断涌入,众人的脸上,都有了一丝疲倦。

    死在仙此地的白骨妖物,已经不下数万,但数万之后,还有更多。

    一念及此,众人心中的阴霾更盛,有很多弟子灵力不支,立刻受了重伤。

    道衡真人注视着下方的战场,他的容颜,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他的目光望向了无极洞的方向,又在后山停留了一眼。

    “无论你是妖邪还是仙,你为何要这样屠戮人间?以你之力,为何不飞升仙界?”道衡真人对着不远处的白骨仙开口,希望他可以罢手。

    “为何?不为何,因为……我愿意。”白骨仙冷目相对,傲然开口。

    道衡真人微叹,自语道:“既如此,也怪不得我了!”随即,他手中演绎着莫名的秘术,口中默念着不知名的秘诀。

    白骨仙眉头稍皱,在他感觉,前方的护山剑阵隐隐间有了溃散,好似全部的灵气在一瞬间消失了不少。

    一丝不安,在他的心头稍纵即逝。

    “哼,还有什么秘法都露出来,让本仙看看,你这等凡人,究竟有何本事吧。”白骨仙冷笑,他也见识到了绝世剑阵的玄妙。

    这剑阵早在之前,他就听很多人提起过。

    然而,他身为仙,心底虽奇,但绝不惧。

    下一刻,在道衡真人秘诀下,一股沧桑的力量正在觉醒。

    随即,平地起风,此风很是霸道,刹那席卷四方,作用在白骨妖物的身上。

    “轰轰轰。”

    响声不断。

    白骨妖物成片的化作飞灰,更有四头庞大的白骨凶兽,被风波及后,挣扎了片刻后,同样化作了尘埃。

    场中,众人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然而在他们的错愕中,于他们身后无极洞的方向,那神秘的地下祭坛上,一柄紫灰长剑,蓦然有了一丝晃动。

    像是一尊神明觉醒,又似是一头凶兽苏醒。

    云青山,原本被乌云笼罩的天际,瞬间消散了不少,只是一股无形的戾气,悄然间席卷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