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剑魂玄玑

    玄玑剑紫光璀璨,耀亮了整个云青山,霸道凶厉。

    而另一边的五头骷髅兽,也是鬼煞之气环绕周身,极为邪异。

    这一幕,注定会被所有人铭记史册,只因对阵的双方,一个是修仙的凡人,一个则是存在于上古,消失在如今的地仙。

    半空,紫光与黑气弥漫,道衡真人握着玄玑剑的手,缓缓的松开了。

    因为他是凡人,虽然道法高深,但仍旧是未及仙道,玄玑剑本身所释放的力量,他的身躯无法承受。

    道衡真人降落在地面,由仙华派年轻弟子搀扶,在服用了大量的丹药后,他苍白的容颜,逐渐的恢复了血色。

    玄玑剑屹立半空,宛如一尊剑中帝皇,它的四周环绕着无数飞剑,有剑鸣之声,响彻云空。

    蓦然,一道虚幻的身影自玄玑剑内走出,她的模样,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剑灵,通常是铸剑师铸剑之时,以珍惜材料辅以生灵命魂六魄,一同铸造,方可让剑产生灵智。

    只是以魂魄铸剑之法,早已在修仙界消失。

    传闻,只有仙界的铸剑师,才可铸造出拥有剑灵的仙剑。

    然而,剑灵也分上中下三种层次,最次的剑灵不过是一些灵兽之魂魄,中品剑灵则是以人之命魂铸造,以人之命魂铸剑,过程中十分凶险,一个不慎,不但剑毁灵亡,就连铸剑师自身都会受到极为惨痛的代价。

    所以,更不用说上品剑灵,乃至于极品剑灵了。

    在仙界,极品剑灵再次进化,则是被称为剑魂。

    此刻从玄玑剑内走出的幼身影,她容貌五官十分端正,像是一个活人,可独自离开封锁自身的仙剑。

    道衡真人心中震撼,他依稀记得,无极洞内所收藏的秘典之内,有关于剑灵的记载。

    这种层次的不是剑灵,而是……剑魂。

    玄玑剑之魂?这个七八岁大的女孩?

    任谁都不会相信这种奇谈,但却真实发生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主人称我为玄玑,为护阵之用,我在,剑阵在,我不在,剑阵初临。”女孩眨巴着眼睛,轻声开口。

    五头骷髅兽仰天一吼,传出白骨仙的声音,“你的主人?就是那个凡人吗?”

    “非也,我主不是此界之人,玄玑也非此界之剑,但受主人命,将玄玑剑解封者,就是玄玑的新任主人。”女孩再次说道。

    白骨仙沉默,他方才就发现了道衡真人手指尖流出精血,如今闻得剑魂此言,他立刻明悟。

    “以生灵生机为你解封,你又能停留多久呢?”白骨仙大笑,知晓了前因后果,他面对这把剑,再没有了忌惮。

    玄玑脑袋摇头,轻声说道:“不用多久,仅一次就可。”

    她手轻划,施展不知名的剑诀,她的脸上,满是哀叹。

    如她所说,她只为护阵之用,但若是她不在了,那么就是剑阵初临之时。

    “此等剑阵虽然举世无双,但终归是借用山势之灵罢了,怎能与我仙力相比。”

    玄玑闻言,不再多说,她身影蓦然虚化成为紫光,重新融入玄玑剑内。

    玄玑剑四周,那些呼啸轻鸣的剑,瞬间合一,化作了四柄实质长剑,出现在玄玑剑身侧。

    空中,莫名的传出一道童真的声音。

    “诛仙起红光,戮仙极变化,陷仙封虚无,绝仙灭苍穹!”

    随着声音,四柄剑蓦然幻化,脱离玄玑剑四周,瞬间就出现在庞大的五头骷髅兽处,将它包围。

    红、黄、蓝、白,四色毫光逐渐亮起,就如那四句话一般,红光起,极变化,封虚无,灭苍穹。

    五头骷髅兽内传出吼声,“区区剑阵,怎能阻得了本仙?”

    “轰。”

    道道鬼气翻滚不休,弥漫在骷髅兽周身,一道青光闪过,青锋大戟幻化,变成了数十丈大,被它握在手中。

    “少了七个头颅,不能聚集十二之数……不然就算是仙灵之境的天仙来此,一样是找死。”

    五个硕大的白骨头颅长啸一声,四种不同属性的光柱自那些凶兽头颅的口中喷出。

    还未等白骨仙的笑声传出,四长剑顿时绽放出四色光芒,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作用在骷髅兽的骨躯之上。

    片刻间,四剑围困的中央处,一道道灰色剑气飞舞,刺向骷髅兽。

    同一时间,四道长剑虚影幻化,闪电般刺向骷髅兽的四个凶兽头颅。

    只闻得一声怒吼,响彻天地。

    “啊,不可能,这不可能……”白骨仙的声音惨烈至极,夹杂着不信与恐惧,显然受了重创。

    玄玑剑内传出自语声,“莫说是一名地仙,就算是千名万名,百万地仙……又有何惧!”

    随着四个凶兽头颅化作飞灰,庞大的骷髅之体,也在剑气之下被穿的千疮百孔,随着一声巨响,整个白骨骷髅所组成的身躯,散了开去。

    地面,红衣遮体的白骨仙跪在那里,他的嘴角流出少许鲜血,却不知,他流出的血都浸染在了他的红衣之上。

    “好可怕的力量,这是……纯粹的……杀戮……”白骨仙捂着胸前,他的胸骨已经破碎。

    极品仙兵青锋戟斜插在他的右手边,为它的主人撑起一道青光护圈。

    四柄剑在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后,缓缓消散。

    道衡真人望着跪在仙华派门前的那道红衣身影,沉默了。

    他知道这个少年,是一名真正的仙。

    云渐封紧皱着双眉,看了一眼道衡真人,抱拳一拜,恭敬的开口道:“还请道衡师兄持剑灭了他,为天下苍生报仇。”

    此言一出,普光方丈闭上了双眼,口中默念着佛号,一副不要问我的样子。

    另一边,四殿掌教与一些门派长老都看向了道衡真人。

    他们赞同云渐封的想法。

    为天下报仇,为那些失去家园,失去亲人的众生,报仇!

    道衡真人沉默,他望着重伤的白骨仙,一时竟是没了主意。

    “道衡师兄,莫非你忘了曾经接任掌教时的誓言吗?”一旁,蓝玄殿的苍澜真人目光如炬,当着正道三派与一些同为正道的大门派中的所有人,向着道衡真人开口。

    道衡真人眼角微跳,他很想说:“你们都忘了吗?他可是名地仙啊,我们修道不就是为了踏入仙道吗?”

    霎时间,道衡真人心如止水,他懂了云渐封此言的含义,暗叹一声,道:“道衡自当为天下苍生除了这个邪仙!”

    道衡真人仰头,口中默念着秘法,用灵识沟通玄玑剑。

    “明白了!”玄玑剑内传出一道只有道衡真人听闻的声音。

    紫光,再次闪耀。

    玄玑剑上,蓦然幻化出一道紫剑虚影,这虚影很大,似是连接了天地,它向着跪在那里的白骨仙,轰然斩去。

    紫芒剑气,带着诛仙灭神的杀念,眨眼间便出现白骨仙的头顶三丈处。

    原本,众人都以为,他将要死在此剑之下。

    一颗闪耀着五彩光芒的奇石,骤然出现在了低头残喘的白骨仙的头顶三尺处。

    五色光芒闪耀,化作流光,进入了白骨仙体内。

    一道人影,站在白骨仙身后的百丈外沉默,他正是青凡。

    “你……快将他带离此地!”青凡吩咐着头顶的蓝蛟。

    一声长吟,蓝蛟口中喷出一道火焰,为其遮挡了视线。

    下一刻,白骨仙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则是青凡的身影。

    紫色剑气消散,玄玑剑魂露出狐疑,她可是看的清晰,青凡手中所持,正是初寒剑。

    而且,更令她疑惑的是,青凡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微弱但却更为凶煞的气息。

    那股气息她熟悉,正是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