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寒族!

    踏足寒山镇,青凡走在街道之上,看着街道两旁那些陌生的人向他投来的疑惑目光。

    “此人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他竟能穿过大阵,毫发无伤的进来?”一名白发长者向着身旁的瘦青年问道。

    “寒家老爹,我也没见过啊,但是看他的样子,很像祖祠内供奉的寒族老祖啊。”瘦青年皱着眉头,答道。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像,尤其是他肩头那只白狼,也像祖祠内的那头狼神石像的模样。”白发老者神色露出疑惑,郑重的说道。

    “老爹你是眼花了吧,祖祠内的狼神石像是黑色的,这分明就是一只白狼啊!”瘦青年再次说道。

    青凡看着原本热闹的街道,因他的出现,忽然变得有些安静下来。

    他轻轻的闭眼,心神内回荡着他的娘亲在梦中给他留的那一句话:“将来有机会去一趟寒山,看看那里的风景,我们村人思念的故乡,是什么样子!”

    “娘……我回来了,回家了!”青凡低声喃喃。

    青凡没有去询问这里的人,所发生的事情。

    他只是沉默,漫不经心的走向了镇子内,那距离祖祠很近的一座草屋。

    “为什么心不在焉,会来到这里?”青凡神色疑惑,抬头看向了那座茅草屋。

    “外来人,未经族长许可,不许踏入这草屋方圆三丈内。”见得青凡欲要踏入草屋,原本心存疑虑的人再也顾不得他未知的身份,开口阻拦。

    青凡驻足,转身看向身后的那十几个壮硕的青年,问道:“为何不能进入,它不是……已经很旧了吗?”

    青凡的声音有了意思沙哑,他的心情沉痛,只因这座草屋给他的印象,有些非凡的意义。

    这座草屋,很像他的家。

    他以前生活过的家。

    甚至草屋院子内的摆设,也都一模一样。

    “这里是寒族第一代族长的故居,也是我们寒族的圣地。”一名青年答道。

    “虽然不知你是何人,凭什么能够穿过血脉杀阵进入这里,但还是请你规矩些,莫要让我等动手。”

    “第一代族长的故居……那这里的一切为何看着有些旧了,却没有腐烂?”

    “既然无人未曾踏入这里,为何这些摆设,没有一丝烂掉的迹象?”青凡询问道。

    青年人皱眉,开口道:“这件事情,族人众所周知。因为其内的一切,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祖祠内的人换成新的,自然没有烂掉的迹象。”

    “换成新的……按照之前的摆设,换成新的?”青凡沉默,转身看向那座与记忆中重叠的草屋。

    “外来人在哪里,我们家那兔崽子说镇子内来了个生人,他在哪?”一名身穿襦袍的中年人走近,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

    “爹,就是他,他肩头的狗还会说人话。”男孩指着青凡,说道。

    “寒东大人,他就是浩子说的那人。”一名青年向前一步,抱拳说道。

    被称作寒东的中年人,上下打量着青凡的容貌,开口道:“这位哥来自何方,为何踏足我寒族之地。”

    “寒族?”青凡微愣。

    “禀寒东大人,族长请这位外来人前往祖祠。”一名青年跑步过来,向寒东禀报。

    “族长为何请他去祖祠?”寒东沉思。

    “难道是,千年前族中祭祀的预言将会成真?”寒东有些不确定,低声道:“难道是他,先祖寒落阳的嫡系传人,他回来了?”

    寒东抱拳,说道:“兄弟,请随我来,见过族长之后,你便能进入这座草屋了。”

    青凡心中疑惑,但还是随着他们一起走了。

    寒族祖祠,一座庞大的祠堂,比之仙华派的祖师祠堂还要大了一倍,可见寒族之人,对于祖辈的敬仰。

    青凡走进祖祠的外围,看到了一头巨大的巨狼石像,只见此石像通体呈黑色,锋锐的四爪,似利剑般的牙齿,凶厉的眼瞳,似活了一般,仰天长啸。

    白狼看着这座黑狼石像,眼睛内有了疑惑,它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黑狼。

    青凡仰头,看了一会儿后,便又随之走向祖祠。

    “进来吧,孩子。”祖祠内,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青凡沉默,因为其内的人只传他自己进去,而寒东等一群人,皆被阻拦其外。

    “从古至今,我们都没有任何人踏足过这里半步!”寒东说道。

    青凡沉默,踏入祖祠内,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侵入了他的躯体。

    等他转身看向门外的时候,却发现之前的那扇门,已然消失。

    “来……孩子。”苍老又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青凡一步步走向内部,只见一位苍老的背影,坐在前方。

    他的身前还有着一个火盆,但那盆中的火,非但没有散发出热气,更是散发出一股股冰冷的寒意。

    “来,孩子,坐在我的对面。”老者说道。

    青凡依言而坐,抬头看向那位老者。

    这一看,顿时一惊。

    只见那老者赫然与自己有些相像,确切的说,是与他之前遇到过的先祖韩落阳有些相像。

    “老人家,你……”青凡开口。

    “我是不是很像寒落阳啊,只因我是他的同胞弟弟。”

    “我叫寒落久,昔年凭地源之术,创出这祖祠绝阵,封闭生灵气息,才这般活了无尽岁月。”

    “孩子,你无需多问,我自会与你诉说有关于你的一切。”

    青凡沉默,只因在老者说话的时候,他身前的火盆上的寒意,却悠然的消散了一丝。

    这些,青凡并没有在意,他虽然很惊奇这盆中的冷火,但还是听从老者的话,没有开口询问。

    “昔年,族中祭祀预言,让我寒族放弃这地源之术,不要再封穴凝位,不要再盗掘古墓。”

    “呵呵……凭祖上传下的地源诀,大哥可是寻到了一座仙人的洞府,但是大哥并没有进去,而是绘出了那里的阵势地图。”

    “之后,大哥便带我寒族之人来到了这里,背靠那一座神秘的大山。”

    “因此山与我族有缘,于是大哥便将它命名为寒山。”

    “而我族的所在地,同样命名为寒山。”

    青凡从没想过,寒山的来历,竟是这样。

    “大哥地源术举世无双,带领族人进入寒山。之后,仅仅是他一人走出,他似是着了魔一般,带领着他的嫡系家人和之前与他一起进去的那几个族人的家眷,一并离开了此地。”

    “之后,他们便杳无音讯。同时立下祖训,无论何时,寒族之人皆不可离开寒山镇。”

    “终于,族中祭祀的预言成真,寒族在很久以前,遭遇了一次巨大的灾劫。”老人陷入了回忆,想到此处,他的身体微微颤动。

    “那是一片漆黑的雷云,它无声无息的降临此地。与此同时,一声巨大的狼啸之声从寒山之内传出。”

    “那是一头庞大的黑狼虚影,他出现在我寒山镇之上,用他那无匹的力量与庞大的身躯,硬生生的替我们寒山镇挡去了此劫。”

    “此后,黑狼虚影消散,我族便造了那尊“黑狼啸天”石像,年年供奉,希望他保佑我族世代平安”

    “地源诀也被我亲手封存,族中人再也无人可以以此术去封穴盗墓。”

    老人抬头,沧桑又浑浊的眼睛望着青凡的面容,又看了眼那只安静趴伏在一旁的白狼。

    “好孩子,你不姓韩,而是寒,是我寒族,大哥唯一的嫡系。”

    “我不知道他们如今如何了,但是你能来,这便够了。”

    青凡沉默,他一字一字的听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寒族倾一族之人,为我转世重生,为了什么啊!”青凡心中叹息。

    “预言曾说,你能来,我寒山族就解放了。我们可以离开此地,去过不同的生活了。”

    “您……为何这么说……我该怎么做?”青凡问道。

    寒落久静静的凝视着青凡的面容,片刻后,他望着身前的火盆,对着那散发寒意的火焰说道:“狼神大人,他来了,我们寒族为你带来了他。”

    “我们可以离开了吗?你答应我寒族的约定,我们做到了。”

    “我们只想过安宁的生活,再也无需去做违背天道的事情了。”

    “您……放我们离开吧!”

    寒落久眼中,留下了两行血泪,他望着燃烧的火焰,恳求道。

    似是回应了寒落久的话,原本燃烧的冷火,终于是降低了寒意,逐渐的散发出了热度。

    “好……好啊!孩子,这是我族的无上秘诀,地源诀。”

    “我将它给你,若是对你有用最好,若是无用,你可将它抛弃。”寒落久伸出手指,一指点在了青凡的眉心。

    盆中的火焰燃烧着正常的温度,而那位老人,也随着寒意消失,跟着一起消失了。

    不但是他,还有整个寒山镇,镇子中的人,也尽已消失。

    青凡望着盆中的火,打量着身前的一切。

    所有的一切都已消散。

    那座黑狼石像,也随着风变成了碎屑。

    唯一没有消散的,就是那座茅草屋。

    青凡起身,走向那座草屋,他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屋内,一副画卷之上,描绘着一个人。

    他,正是寒落阳。

    画的一旁,赫然有五个字。

    “谢谢你,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