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血泪倾心雨中杀!

    站在旷野之上,青凡望着那逐渐消失的茅草屋,他的心底,有了悲伤。

    青凡心中很想知道,那个所谓的狼神,究竟是谁。

    他猜测,很有可能与狼有关,甚至于,与他的身世有关。

    周晨一行人原本正在为青凡的死而争论不休,却不想他们眼中的镇子,忽然消失了。

    仿若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青凡师兄?”关阳望着远边的人影,高兴的喊道。

    “什么?青凡……他没死?”周晨与吴斌闻言,眼中有着震惊与疑惑。

    忽然,正在他们望着青凡的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阴森的笑声。

    “嘿嘿,这些正道的人果然会为我们开路,真是愚蠢至极啊!”远处走来一群人,正是魔教的几大势力。

    圣魔宗的金卫望着与萧雪儿并肩而站的叶仙,眉头略微一皱,随后他又看向仙华派的大师兄周晨,却发现他的脸色也是异常的难看。

    金卫在圣魔宗是一个极其谨慎心,看眼色行事的人,此刻他虽觉得事有蹊跷,却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仙华派一行人看到魔教的众人后,脸色顿时异常难看。

    “嘿嘿,你们想不到吧,我们可是早早便到了此地,为的就是让你们帮我等探查那神秘镇子的消息。”

    “果不其然,那是个由幻术组成的阵法。”

    “想不到你们这些正道,却让一个修为甚微的人去送死,真不愧是名满天下的仙华派,会做的事啊!”

    周晨与南宫羽脸色顿时异常难看。

    “少废话,青凡师兄早就知道那是个幻阵,也早有了破阵之法,你们这些魔教妖人知道个屁啊!”关阳在一旁大声喊道。

    “不错,我青凡师弟早知道那是个幻阵,所以亲自去破,你们这些人,少在那里胡言乱语。”吴斌在一旁低声吼道。

    魔教几大势力在听到青凡这个名字的时候,均都是一愣。

    “青凡?那个修为只有凝气一层的弟子就是我火毒谷要找的青凡?”火毒谷的领头人先是一愣,随后脸上更是表现出一副惊喜的模样。

    “那边站的就是仙华派的青凡?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厉罗堂的人也笑着说道。

    “哼,看来你们的宗主也都暗中下了命令,但凡谁能将青凡的人头带回去,可都是有不的赏赐啊!”黑血堂的人也开口说道。

    魔音宗的人在听到青凡两字的时候,都是下意识的向后一退,口中道:“既然你们对他有兴趣,那我魔音宗便让给你们了。”

    金卫闻言,内心冷笑一声,随即笑道:“如此,我圣魔宗便帮诸位牵制住眼前的这些人,那个青凡,便留给你们了。”

    南宫羽闻言,顿时怒从心头起,喝道:“想动我师弟,先问过我的紫华剑。”

    萧雪儿神色清冷,一语不发。

    只闻得一声凤鸣之音,昭心剑便已出了剑鞘。

    随后,更多的人拔出了剑。

    周晨冷笑一声,傲然道:“既如此,我们手下见真章吧!”说着也拔出了他的仙兵。

    “杀!”不知谁喊了一声。

    顷刻间,刀光剑影,暗器频发,圣魔宗与魔音宗的人便与之交手。

    唯有厉罗堂,火毒谷,黑血堂的人,冲向了远处的青凡。

    “师弟,心……”南宫羽大吼一声,便被三人缠住,脱不了身。

    萧雪儿莲步轻舞,施展出玄天剑诀。

    唯有叶仙,悄悄的离开了战场,飞身冲向青凡的位置。

    “这个笨蛋,这边都打起来了,他还在那边发呆。”叶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仅仅两个呼吸间,三派的一百多人无声无息间,便将青凡包围了起来。

    “嘿嘿,一个只有凝气一层的废物,也能杀了我们少主,肯定是虚言!”厉罗堂的一人喊道。

    青凡睁开了眼,看向周围的人,眉头一皱。

    “上!”黑血堂的人开口。

    青凡拔出初寒剑,冷目相对。

    “怕吗?”青凡独对一百多人,心中忽然这么想着。

    “为什么我就是不能修炼心诀,为什么已经到了返灵境,却又重新的掉到了凝气境。”

    “异魂,是诅咒吗?”

    青凡挥剑,脑海中却不断的闪现着这些年的画面。

    或许是一个人将要死了的时候,脑海中闪现的,却是这一生中不断奋斗的──执着吧!

    血,染红了谁的衣衫,随着轻风,飘洒。

    泪,打湿了谁的衣襟,随着心怒,燃烧。

    萧雪儿望着深陷包围的青凡,心神大震,她手中剑芒飞舞,挥剑斩下三颗头颅。

    “你要坚持住啊,等着我……”萧雪儿心中呼喊。

    “郎呢,它在哪里?它不是有很强大的力量吗?它在哪里?”萧雪儿脑海中忽然想到了白狼。

    青凡的身上,已经有了很多伤口,他的剑上,也沾染了别人的血。

    初寒剑不愧是仙兵,青凡虽然体内没有了灵气,却还有着初寒剑本身的灵力,得以支撑了片刻。

    萧雪儿不知,青凡肩头的白狼,也随着黑狼石像的消散,而消失了。

    “你们都给我让开。”叶仙手中挥舞着影月环,射出一道光芒,打向围攻青凡的人。

    两个人,面对着一百多人。

    血在舞,泪在飘。

    青凡的眼角,忽然流下了眼泪。

    他望着正在竭尽全力杀开一条血路的叶仙,他的嘴角,有了微笑。

    轰隆!天际炸响了一声惊雷,远处的那座神秘的寒山,不知何时弥漫了一层白雾,将整座山体笼罩在了雾中。

    雨,不经意间落下,伴随着剑上的血,落向了大地。

    “啊──!”叶仙口中大叫一声,她的手臂,有了伤口。流出的血,顺着她的手腕,流向了她的法宝之内。

    “嗡!”不经意的响声,传进了叶仙的心底。

    从到大,她只有流过一次血,因她的血,汇聚而成了影月环。

    这是一个秘密,她的娘亲告诉她,这是对谁也不能说的秘密。

    包括他的父亲。

    此次,是她一生中第二次流了血。

    影月环内,传来了一声叹息。

    一道耀亮整个旷野的白芒,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在青凡的周围形成一圈圈的气场。

    在青凡望着叶仙受伤的手臂,心中痛苦的时候,他便被这道突然出现的白芒,遮挡了视线。

    噗!

    青凡的嘴角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胸前,有着一把穿胸而过的血剑。

    轰!

    伴随着响声,青凡周围的人,竟已全部身亡。

    那些死亡的尸体,没有伤口,更没有血。

    雨,似是有了狂怒,随着狂风,从天际洒落了下来。

    那声巨响,将另一方交战的人,震慑在了当场。

    他们停下手中的法宝,都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烟尘之中。

    那里,一道白衣染血的倩影,静静的望着怀中的人。

    叶仙的口中,挂着一丝红色的血。

    “少主……”圣魔宗的金卫突然向着叶仙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