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修罗血影对寒山之灵

    山腹的岩壁之下,叶仙倚靠在一块巨石上,面对着青凡,她不知如何开口。

    青凡同样保持着沉默,眼睛再次闭上,修炼了起来。

    自从异魂完整,青凡便迫不及待的要修炼。

    他知道自己的灵魂内有一处特别的空间,而在青天古路上,得到的黑棒与白珠,那两个器灵,便是进入了他身体内的那个空间。

    非但如此,在两位老人的强势蹂躏下,幽冥鬼使终于在无奈之下,向青凡的意识发出了请求,同时也告诉他关于不能修炼心诀,境界非但没有落下,反而突飞猛进的原因。

    也在那时,青凡才知道当初的幽冥鬼使没有离开,而是进入了自己体内的灵魂空间。

    幽冥鬼使当然不敢跟青凡说,他的灵魂空间内还有一轮如明月一般的器灵,若是说了的话,那他的下场……就真的只有更惨了。

    对于幽冥鬼使,青凡心中虽然有恨,但从下仙华后山的那一刻起,幽冥鬼使也给予了他修为的灵力,这些灵力也让他度过了很多次难关。

    青凡现在终于知道,实力,那是一切的根本。

    而在半空之上,叶秋尘与寒山之灵发起了正面的冲击。

    对于叶秋尘而言,现在他的意图主要是验证这修罗血影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而对面的那条石龙,面对着血影,同样是感到了强烈的威胁。

    百丈血影双臂挥舞,如巨锤一般,不断的狂扫,而石龙身躯虽然庞大,但胜在灵活。

    轰鸣声不断的在虚空响起,让地面之上的仙华派众人与风火道人等看的面面相觑。

    寒山脚下,道衡真人腾空而起,注视着远处激烈的战斗,他看到那道血影之后,神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不但是他,就连普光方丈与云渐封等一些正道的人,脸色都是一变再变。

    “叶秋尘借助修罗血阵,竟然如此强势!”

    “看那石龙的修为波动,应该是不弱于之前的白骨仙吧?”

    “如此的话,我正道该如何自处?”

    轰轰声不断响起,其内还夹杂着叶秋尘的狂笑声。

    许是叶秋尘终于掌握了血影的能力,一击之后,他的身躯猛然后退。

    反观石龙,他如精石一般坚硬的鳞甲,有些直接脱落下来,其上还挂着一道道血痕。

    “那条石龙竟然受伤了?”

    “叶秋尘竟能将石龙打出血痕?”

    “嘿嘿,看你这条泥鳅还有什么招数?”叶秋尘脸上挂着邪异的笑容,他的手中,闪现出唤魔鼎。

    注视着那尊三寸大的血鼎,石龙瞳孔猛然一缩,在那上面,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叶秋尘手持血鼎,口中念念有词。

    “以我心血,铸我修罗!”

    随着他的话,一道道凭空闪现的雷霆贯穿苍穹,发出轰鸣之声。而叶秋尘身后的百丈血影,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向着那些雷霆猛然一吸,数道雷霆便被它吞入口中。

    紧接着,叶秋尘的体内传出一道沉闷的轰雷之音,而叶秋尘的嘴角,也在此时溢出了一丝血迹。

    血影就是叶秋尘,吞噬的雷霆,也自然进入了他的腹中。

    “不愧是血修罗之力,果真强大。”叶秋尘仰天长啸,他身后的血影,愈加的凝视,此刻看去,宛如一尊血巨人一般,屹立在天地之间。

    “这……这是人力所能为的吗?”

    “他竟比当初的白骨仙还要可怕!”

    “难道他已是仙人?”

    此刻不但魔教的风火道人神色惊骇,就连道衡真人脸上也有着骇然之色。

    “叶秋尘,到底做了什么,才能如此可怕?”

    唯一没有被惊扰的,便是山腹之地,岩石之下青凡与叶仙。

    叶仙望着头顶的岩石,眼神迷茫,她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曾经的画面。

    那里有疼爱她的娘亲,还有隐日老人,还有一些开心的画面。

    而青凡的耳边虽然传出轰雷之声,但他并不在意,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他所学过的一切法诀与心诀。

    此刻,完成异变的叶秋尘,擦去嘴角的血迹,俯视着身下的一切,他看到了风火道人眼中的惊骇,看到了仙华派众人的恐惧,更借助血阵之力,看到了远处道衡真人脸上的神情。

    他的嘴角,再次出现了更狂更邪异的笑容。

    石龙身躯微微颤抖,它没有去看身上的伤,它的心中此刻有着一股恨意。

    它恨将它吵醒的人,若没有那个人吵醒它,它还在做着美梦呢,它也不会经历如此大的生死危机。

    它恨不得找到那个人,将他煮了,炖了,吃他的肉,将他的尸骨镇压在寒山之下。

    石龙退缩了,它现在很想跑路,但直觉告诉它,如果它跑的话,那血影必然会发出最强的攻势。

    最重要的是,满山的石鬼,就是它的孩子。它的本身便是一块石头,历经亘古的时间,化作石鬼,产生灵智,成为山灵。

    它曾经看到无数的至强者被人葬在这里,有一些即便是此刻的它,都不敢轻易招惹。

    忽然,石龙心中一动,眨巴了下眼睛,它好像想到了什么。

    “对,对啊,我打不过他,但……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老子怕你?”石龙眼神厉芒一闪,向着下方的寒山,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咆哮。

    这咆哮声落在叶秋尘的耳中,只当它是穷途末路,发出的死亡咆哮罢了。

    而落在正道与魔教的耳中,也是将它当成是石龙的拼死一击。

    只有青凡,神色微微一动,散去识海内的异魂之力,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他望着发呆的叶仙,先是一愣,随后口中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叶仙回头,道:“你修炼完了?”

    青凡上前,也不管叶仙什么反应,便将她的手抓在了手心,道:“没有,只不过是听到了一声亘古的呼唤,便醒了过来。”

    被青凡突然抓着手,叶仙便想挣开,却发现青凡的力道很大,她抬起头,忽然一笑,道:“我漂亮吗?”

    青凡脸上含着温柔,道:“你……真的很漂亮,我发现,我有点不想离开你了。”

    叶仙脸色一红,嗔道:“我可不想跟你在一起,你这么笨,又白痴,好多次都是我救你的命……”

    “不会的,以后都不会了,我会好好守护你的,就像古仙!”青凡承诺道。

    “古仙怎么了?你说的是那副画?你走后他便收了起来,我可是一直都在想,那画上是什么呢?”

    “你是不是因为那幅画,才让他去鬼界的呢?”叶仙轻轻的问道。

    “我给他的惩罚,便是让他去鬼界,他受了很重的伤,而鬼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帮他!”青凡悠然说道。

    叶仙低头,思索着青凡的话。

    “好了,这里过会只怕要发生惊天之事,你呆在我旁边就好。”青凡抓着叶仙的手,拉着她离开了岩壁。

    正在此时,地面慕然一震。一道极冷的寒风横扫整座寒山。

    “是谁在呼唤我?”

    “寒山之灵,你这条泥鳅竟敢将我吵醒,找死吗?”

    “没有了成仙路,我的道该如何去走……”

    一道道响彻天地的吼声,在阴风过后,从地下慕然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