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我为君悲

    仙华后山,祖师祠堂,青凡躺在房间那张属于自己的木床之上,睁着眼睛,对着房顶发呆。

    他已经回来半个月了,他也见到了他的师父,而道尘真人对此事也只是摇头不言。

    玉静看着当时的青凡,也能体会到青凡的心境。事情她也听说了,但青凡用法诀杀了同门弟子,却是不争的事实。

    青凡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南宫羽了,更别说萧雪儿了,他能想到现在的那两人,也应该会为他的事,绞尽脑汁,想着办法吧。

    已经没有人去在乎青凡的身份是不是与魔教有什么关系了,即便是有,现在也不重要了,因为青凡将面临着仙华派众位长老的裁决。

    青凡的心,有些累了,就如他在寒山秘境内对那头黑狼所说的一样,往事如针,刺着他的心。

    青凡的手腕之上,石镯散发着点点幽光,石龙也知道了他身上的往事,当他得知青凡要面临处罚后,心情大是高兴,心想着总算有人收拾他了。

    但过了这么多天,石龙却犯了嘀咕,心想着自己的第一任主人就为了这点破事,整天这般无精打采,一句话也不说,他心里就有些不耐了。

    此刻,幽光轻闪,石龙的话在青凡的心底响起:“主子,你不就干掉几个人吗,被石头我干掉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主子,这可是修仙界,修仙界哪有不死人的。

    “主子,你知道寒山的古墓有多少人是被人干掉的吗,我告诉你,那……老多了。”

    石龙的话不断的在青凡的心中响起,然而青凡却总是对他置之不理,继续他的发呆。

    “你妹啊,老子认得第一个主子就这点出息,干掉几个人有啥大不了的。”

    “想当初有些辈在寒山乱叫,被龙爷干掉,有些盗墓贼,被龙爷干掉,随意砸坏寒山石头的,同样被龙爷干掉。”

    “老子去了他个妹啊,一个是干,两个还是干,就算是一百个一千个,同样还是干……哪像他,一人敢独对上古圣皇呢,却为干掉几个人,这么忧伤!”

    石龙暗骂不止,一会一个老子,一会一个龙爷,竟是没完没了的骂个不停。

    青凡皱眉,石龙的声音再,但青凡的魂力如今何其强大,被他完全的纳入了耳中。

    青凡嘴角微翘,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一条这么可爱的石灵,虽说这石灵是条龙。

    初到仙华山时,青凡也说过让寒山之灵离去,寻自己的归宿,但他却很着急,那模样青凡到现在想起来,还想笑呢。“石头很乖的,石头不会舍弃主子的,主子怎么忍心赶石头走呢!”

    石头,山灵,石龙,青凡便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寒龙。

    青凡本家姓寒,而寒山之灵同样占了个寒字,另一方面他是石龙,所以就叫寒龙了。

    “韩落阳,寒落阳……”青凡心中沉浸在往事之中,一时难以自拔。

    青凡听灵魂内的幽冥鬼使说当日发生的一切了,那暗黑云空,天降黑火,也确实是他亲手所为,但青凡怎么都想不明白,那到底是如何做的呢。

    幽冥鬼使亲口承认,他绝对没有侵占青凡的意识,再说他现在是真心不敢这么做了。

    自从灵魂空间内的黑白两老人醒了后,就一直争吵个没完没了,甚至有时候两人为争执一件事,就询问幽冥鬼使的意见,但幽冥鬼使无论怎么回答,都是两边不讨好,自然在两老人手中受了更大的苦!

    而器灵心儿在之前化作人形之后,便盘膝在虚空中,再次闭目修炼了起来,她也很好奇其内的残玉究竟是怎么来的,又是如何能够控制大阵内的所有灵气运转的,但一时之间她也没有找到原因。

    旭日东升,之后落下,明月高悬,晨阳再起。

    一天一天,不知不觉又过了很多天,青凡仍然是闭口不言,也没有人来打扰他,无时无刻都在吵闹的寒龙,这么多天终于是觉得无聊了,所幸陷入了沉睡。

    对寒龙来说,不流血的修仙界,那不是修仙界,没有生死危机的修仙,那也不是修仙。

    寒龙的话,青凡虽然没有回应,但都一一听在了耳中,记在了心中。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一天,青凡的房外,出现了脚步声,青凡闭着眼睛,耳朵轻轻一动,那脚步声很轻盈,绝对不是自己的师父与师娘。

    房门被人推开,之后再也没了动静。

    青凡心中疑惑,随即睁开了眼睛,一眼望去,瞬间一呆。

    来人是萧雪儿,她神色透着忧郁,原本绝美的脸上,挂着惆怅,她没想要惊醒青凡,只是想要来看他一眼。

    “雪儿?”青凡赶忙起身,整理着凌乱的衣衫,他从没想过萧雪儿会这般跑到自己的房里。

    萧雪儿闭口不言,只是望着青凡。这让青凡疑惑,道:“雪儿,你怎么……”

    萧雪儿瞬间扑向青凡的胸前,紧紧的将他抱住。

    青凡愣住了,他的心中早已想过,与仙华派的缘分已尽,除了他的师父,最让他不舍得就是萧雪儿与南宫羽,还有他熟悉的数人。

    “雪儿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雪儿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萧雪儿说完这句话,松开了手臂,对着青凡展颜轻笑,随后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门。

    青凡发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郁闷的自语道:“这算什么?”

    缓缓的摇头,青凡重新躺了下去,刚才那一丝来自萧雪儿身上的温暖,让青凡的心里充斥着一股喜悦。

    “这世间除了师父,就是雪儿对我最好了……还有仙儿,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忽然,脚步声再起,这次的脚步声更轻,青凡的灵识虽然没有恢复,但其魂力之强,仍远胜他人。

    异魂之力,岂是等闲。

    能来到这后山的,除了萧雪儿与南宫羽之外,再无其他人有这等修为,可以做到步履如空。

    “我说师兄,你现在才来看我,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青凡闭着眼睛,口中有些不满。

    “我哪里是你的师兄,难道你是在想你的师兄吗?”

    青凡猛然睁开眼睛,随即大叫一声,“是你?你怎敢来这里?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不怕被人发现?你可是魔教的少主,你你你……”

    叶仙望着语无伦次的青凡,听着他关心的话语,脸上含着笑容,背负着双手,道:“这里就算是龙潭虎穴,不也有你在这里吗?难道你会任那些龙啊虎的伤害我吗?”

    “我当然不会,我答应过你,要好好守护你的。”青凡拉着叶仙的手,再次说道:“你知道,雪儿她……”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雪姐喜欢你,你也喜欢她,对吗?”叶仙注视着青凡,问道。

    青凡点头,他心中的确喜欢萧雪儿。

    “但她喜欢你,跟我喜欢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两个人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问题吗?”叶仙望着房顶,眨着眼睛,漫不经心的说道。

    青凡沉默了,她没想到现在这个时候,叶仙还能来到这里看他。

    “你放心啦,你的师父修为何其高,他既然没有说话,自然是默许了。”

    “但你要知道,按照你师父的性格来讲的话,你的修为虽然不会被废掉,但极有可能被他逐出仙华派,你要有心理准备!”

    青凡沉默了,他很想知道叶仙为何会说出这番话,但他没有追问。

    他从仙华派的众人口中,也早已知道,道尘真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叶仙走了,她的伤痊愈了,临行前,她与青凡彼此相拥,望着叶仙那抹惊艳的笑容,青凡的心中更有一丝悲凉。

    所有的一切,都差不多该告一段落了。

    这一天,青凡下了后山祖师祠堂,前往了无极洞,见到了古华真人,他将初寒剑留在了无极洞。

    那把剑,不属于他,这是青凡自愿放下的,没有人去向他索取这把无上仙兵。

    云霄阁内,道衡真人独自一人坐在上位,面见了青凡。

    谁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当有人见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道衡真人亲自送青凡离开了云霄阁。

    这一天,道衡真人开始闭关,甚至有人传出他下山游历去了。总之,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无人见过这位仙华派的掌教真人。

    承天阁,青凡见到了关阳,两个人说说笑笑一整天,青凡喝茶,关阳喝酒,最后关阳醉的不省人事。

    紫极殿门前,青凡见到了南宫羽。“师弟长大了,该自己去闯了,有空记得回来看看师兄!”

    目送着青凡的离去,南宫羽哭了,这个曾经他眼中不起眼的师弟,真的太可怜了!

    最后,青凡来到了静月殿,他很想见萧雪儿,但却被沈琳阻拦在门外,“你如今已非仙华派之人,有什么资格去见我的师妹!”

    带着苦笑,青凡离开了,对于青凡而言,那个拥抱,却是萧雪儿最后所能给他的,最重要的礼物。

    仙华派山门前,青凡向着这座古老的正道领袖之地,跪了下来,默默的磕了三个头。

    他跪的,是待他如子一般的师父。

    青凡将一块碧青色令牌留在了自己的房间,那是古仙当初送给他的,按照青凡所想,那上面或许有长生的秘密。

    道尘是仙,可以无用,但仙华派很多人都是凡人。

    青凡不知,他究竟留下了一块什么样的令牌!

    后山之上,道尘望着远方,他的身旁,玉静站在他的身后,默然无声。

    静月殿内,萧雪儿手中握着一块黑白两色的玉佩,玉佩之上,黑白两色不断闪耀,化作灵力进入萧雪儿的体内,她的眉宇间,忽隐忽现的莲花印记,终于停留在了那里,只是她毫无所觉,她的眼中,默默的流下了泪。

    一切,宛如一场梦。

    青凡站在仙华山下的云川河边,他的身后,是一片广阔的空地,那里曾是他的家乡。

    望着天边的夕阳悄悄的落下,青凡低下了头。

    这一卷提前结束了,虽然还有很多没有去写,但我想,这些就够了。所有的一切留个念想,将来再回头。

    经过了好久的时间,终于可以好好写下故事了。

    时间就这么多,雪寒想写的更精彩。

    时间追得我很急,我现在只有尽力与努力。

    这两卷,虽说有些差强人意,但那也是个梦啊。

    一个复杂的书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