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冰源精魄,岚云花开

    有人说,昆仑山的美就是她的冷。也有人说,昆仑山的美就是她独有的静。

    白雪纷飞,翩翩起舞,舞动着属于她的步伐,如诗。山峦起伏,悬挂着晶莹的冰棱,如剑。

    青凡离开了那处山谷,拖着重伤的身体,他将王珊送的丹药服下,随后不辨方位,茫然的前行,只管逃命。

    青凡不知道,那颗丹药乃是极品血灵丹。整个天寒宫,也不过六颗。

    这一路奔波,留下了一条染血的脚印。没多久后,便再次被白雪覆盖。脚印再长,终会被覆盖。这段期间,他已是吐了七次血,将他的衣衫染的血红,看起来更像一个血人。

    昆仑内山,寒夜刺骨,偶尔会有几株耐寒的草木,发出被风吹动的响声。

    青凡已经逃亡了三天,这是他人生以来第一次面对生死危机逃亡。

    终于,青凡因伤势极重,欲要昏迷,才停下了脚步。他背靠着一座冰山,随后用灵器云峰枪在其上开辟了一方只能融得下一人的冰洞,他隐去气息后,躲了进去,随后又将洞口封死。

    青凡的伤,极重。他将那头冰源兽放出玄魂幡,即刻盘坐闭目调息。

    冰洞内散发着极重的寒气,不断吞噬着青凡的生命。寒气入体,冻结着青凡的血液。

    青凡额头冒出的冷汗,也被寒气冻结,宛如冰块,挂在其上。他的白发,此刻真是寒霜染就。

    青凡不知道御灵宗的人没有继续追杀,也不知道他已经不在昆仑八脉的地域了。若非是因为服下那颗丹药,他哪有力气逃亡这么远,只怕早就昏迷在风雪之中。

    寒风呼啸,青凡的生命逐渐流逝。他手腕上的石镯,寒龙不断发出叹息,“我要帮忙他还不让,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施展那种要命的秘术,就算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冰源兽从沉眠中醒来。它最后的记忆保留在青凡的现身。此刻它在冰洞内寒气的滋养下,已经恢复了气力。它游走在青凡的周围,眼睛眨了又眨,它还记得这是撞它的那个人。

    青凡神色露出痛苦,他微微颤抖,身体已经被座下的寒冰冻结,连在了一起。他的意识海内,本命天魂沉浮其内,没有一丝生机。其余的九条异魂安静的悬浮在虚空,同样没有一丝生命力波动。

    青凡此次,凶多吉少!

    洞口之外,此刻一名老者踏虚空而来,他灵识横扫下,皱起了眉,暗自沉吟后,才疑惑的自语:“怪了,老夫一路跟随他跑到了这条万虚道,灵识内怎么就没了他的气息?难道是死了?”

    “冰源兽可是通灵的超级灵兽,被它撞上,此子运气真不错,可惜……就这么死了?”

    老者灵识范围不断扩大,就连雪地下三尺,都被他寻了个遍。随后他暗叹一声,转身融入风雪中,消失不见。

    呼呜!深夜中,风声更冷,一些奇异的凶兽游走在青凡身处的冰洞外围,随后离去。

    只有死亡的气息,才不会被这些强大的凶兽所感知。

    青凡的体内,已经没了半点生机!

    “主子,你就这么死了?龙爷我是万古第一石灵,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龙命真不好,刚认没多久的主子,就死了!龙爷我多可怜啊!”

    寒龙的眼中流下两滴眼泪后。他似乎心情颇为激动,扯着嗓子吼叫:“龙爷我大智大慧,万古第一聪明龙,怎么会摊上这么个傻主子。你要是让我出手就行了,何必着急去死!”

    寒龙怒骂,随后他似乎还不解气,对着冰源兽再次骂了起来:“都怪你,你跑路不长眼啊,没事干去撞他干嘛,你要撞也撞个修为高的,境界深的,你看不出来他只能拿命去拼,才能把你抢回来吗!”

    “他都没命了,还要你有啥用,赶快滚吧!”寒龙大骂,要将到手的冰源兽赶走。

    对于寒龙来说,他是石灵。而冰源兽乃是冰之灵,属于同源。冰源兽听着青凡手腕上传出的咆哮,眼睛好奇之下,伸出爪子掀开青凡的衣袖。

    “子,你瞅什么呢,没见过帅龙吗?”石镯的龙眼上,散着寒光。

    冰源兽眼微瞪,不但没怕,还挺兴奋,甚至还伸出舌头在石镯上舔了一下。

    “该死的,你妹的,这么就学的这么色。你妹啊,都怪这子,老子恢复不了龙身啊!”寒龙怒叫,他是很乖的龙,从来都很乖。青凡命令他不许恢复龙躯。

    寒龙不知道,在青凡的心里,他不想依靠外力,他要凭自己的实力,提升修为。

    “瞅够了吗?瞅够了帮龙爷想想法子救救他。”寒龙不断叫囔,他发现冰源兽的心性就像个刚出生的孩子,什么都不懂。

    “嗯嗯!”冰源兽闻言,口中发出叫声后,放下了青凡的衣袖。随后走到一米外,蹲坐在冰上,闭上了眼睛。

    在寒龙灵识的探查下,他发现冰源兽的身体闪耀着幽光,释放着体内的灵力。随后冰源兽的嘴巴猛然张开,从其内飘出一颗寒气极重的珠子。

    “你奶奶的,那是冰源精魄,它要干嘛?”寒龙嘀咕。

    珠子在离开冰源兽的身体后,悬在半空,随后化作一头只有三寸大的型冰源兽。这型冰源兽睁开双眼,猛然冲向了青凡的眉心。

    在青凡的意识海内,十条异魂宛如失去了生命一般,静止不动。此刻,一道流光打破了寂静,冲入了这个地方。

    冰源精魄眼打量着悬浮在它面前的十条异魂,瞬间呆了。它眼露出茫然,不明白一个人的灵识内,怎会有十道灵识。

    冰源精魄并不知道这是异魂,它没有看出来。青凡异魂完整后,就算是当初的通天血灵再现,凭借灵识也发现不了这些异魂。

    在迷茫片刻,冰源精魄向着其中的十条异魂中的任意一条,飞了过去。瞬间,冰源精魄与那条异魂融合。

    刹那后,一股冰冷的极寒之气,从那条融合冰源精魄的异魂体内弥漫而出。随后,弥漫的寒气又被一股突现的束缚之力聚集一处,化作一股极寒雾团。

    这团雾气仿若受到接引,向着中央处沉浮的岚云花种子飘去。

    啪!一道微弱的细响,仿若是破裂的声音,轻轻的传荡。枯燥到已经烂掉的种子其貌丑陋,一直沉寂。在融合了这团寒雾后,爆发出无尽光华,一缕嫩芽,展示着优雅的舞姿,长了出来。

    意识海逐渐沉寂,再过了有盏茶的时间后,一条异魂的眼睛,猛然睁开。

    异魂之眼睁开后,略显茫然,随后他忆起了一切。

    他正是青凡!

    青凡打量着意识海内的其他异魂,意念一动,那些原本没有生机的异魂瞬间有了生命,再次随之而动。

    青凡沉默了很久。他记得他在寒冷中失去了意识,那种感觉,就像是死了。如今醒来,就好像是被人从沉眠中唤醒一般。

    望着远处异变的岚云花种子,青凡的灵识逐渐靠了过去。他发现,这颗种子,其上蕴含着一股新生的神秘力量。正是这股力量,让它打破了桎梏,长出了嫩芽。

    收回灵识,青凡略作沉吟,随后将十条异魂融合归一。他的三魂七魄皆属异魂,归一后,他发现其内多了一股极寒之气。

    青凡又将异魂分散,随后他的主魂与其内的一条异魂取得了关联。这异魂,正是被冰源精魄融合后的异魂。

    沉思了半天,青凡离开了意识海,缓缓的睁开了双目。身上覆盖的寒冰,在他一念间,化作寒气融入了体内。

    随后,青凡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冰源兽,此刻的冰源兽身躯了很多,它朦胧着眼睛望着青凡,充满了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青凡自语。

    “主子,你活了?你真活了?”

    “主子,你死了你知不知道,是冰源兽救了你,它将冰源精魄吐出来,进入你的灵魂为你疗伤。”

    “但不知发生了什么,冰源兽的身体逐渐虚弱,已经出现要挂掉的迹象了!”寒龙见青凡醒过来,开心的为他解释之前发生的一切。

    “谢谢你了,家伙!”青凡将冰源兽抱了起来,细想了一下,他将手放在了冰源兽的额头。

    一股极为纯净的冰寒之力从青凡的手中传入冰源兽的体内,这股冰寒之力不但将冰源兽额头处的红斑治愈,还补充了它失去的能力。

    冰源兽感受着这股极寒之力,舒服的昂着头,猛然跳了下来。

    寒龙看的大为吃惊,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青凡所使用的乃是异魂的力量,他将异魂内的所有冰寒之力,通过魂念重新传入了冰源兽的体内。

    冰源兽虽然眼下没了精魄,但毕竟是天地诞生的灵兽,在岁月中会再次凝聚一颗冰源精魄。

    青凡不同,他虽然将寒冰之力全部还给了冰源兽,但毕竟岚云花的种子,已经发了芽。

    “子,不赖啊!”寒龙赞赏道。

    青凡离开了冰洞,他将冰源兽放入了储物袋,毕竟储物袋的空间适合容纳一些灵兽。

    望着眼前陌生的地域,青凡咋舌,“这是哪里啊?”

    天际,一群雪鹰在上空盘旋,唯独不见青凡的雪云雕!

    青凡取出御灵符,传入一些灵力后,没有一丝动静。

    青凡郁闷,又传入更多的灵力……

    “那可是王珊师姐借给我的极品灵兽,就这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