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步步心机

    深渊下,极冷的阴河深处,伏岳邪念灵识横扫下,没有发现一个人。他心有不甘,随着阴河的流向不断前行。

    青凡沉入阴河内已经一个时辰了,冰冷的寒意逐渐侵入他的全身经脉。

    在这一个时辰内,青凡几次想要离开阴河。因为实在是太冷了,他体内的御寒灵力已经消耗殆尽。

    这是问道境修习的秘法,而青凡本身的修为只有灵变中期。体内没了灵力,这就相当于拿命在玩了。

    青凡自然心知肚明。他逐渐下沉,直至阴河之水覆盖他的胸部,而后到达他的颈部。此时的青凡只剩下一个头,还露在水面。

    时间,缓缓的流逝,青凡已经沉入阴河内十二个时辰了。此地早已没了他的任何气息。

    青凡完全的沉入在阴河之内,他闭了七窍,连呼吸都已是不能。

    青凡浑然不知,在他身后的十丈之外,就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他正是伏岳邪念。

    “奇怪,此地方才明明有灵力波动,现在怎么没了?”伏岳邪念脸上露出疑惑,他也是以灵识探寻到此地的波动,才来到了此地。

    片刻后,伏岳邪念转身离开了,“你们都跑不了,好饿啊……”

    第二天,青凡所在的阴河没有一丝动静,如果真要说有的话,那就是阴河之水在经过青凡的身躯时,没有了阻碍。

    青凡已经与阴河融为一体。这正是封念诀的第一层,身如水。

    第四天,青凡的身体早已化作冰雕,他的五脏六腑已被冻结,唯一还存在的就是那些流淌的血脉。

    青凡的意识海内。一条异魂,逐渐的发生着变化,他眉宇间的冰雪印记,愈加清晰。岚云花绿叶摇曳,散发着神秘的幽光。

    第六天,青凡体内的血脉也凝结成冰,他全身上下,再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他仿若已经死了。唯有他的灵念,还保留着一点意识波动。

    第七天,青凡的眉心,现出一道印记。看那印记的模样,与意识海内那条异魂的一模一样,闪着幽光。

    第八天,青凡的生命再没有了波动,他原本盘膝而坐的身体,也随着阴河流水,飘离了原地。

    这一天,青凡眉宇间的幽光消散,那道印记宛如一颗冰晶,镶嵌其上。

    第九天,青凡飘浮的身体散发出幽光,他的全身布满了寒霜。他的身体也如一块寒冰一样,沉在了阴河内,没有继续随水流飘离。

    一点点冰冷的寒气从阴河内散出。不大一会,青凡周遭的阴河之水凝结成了寒冰,寒冰在逐渐的扩大范围。

    伏岳邪念已经离开了深渊,如果他还在阴河内的话,他就会感觉到阴河之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冷了不下百倍。

    水面结冰,在不断的蔓延下,半条阴河之水都化作了寒冰。

    第十天,青凡被冰封的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他如冰塑成的身体,有了知觉。

    青凡的眼睛缓慢的睁开,他的眼神内,没有半点生机,宛如寒冰。

    “身如水,体凝冰,形化霜,意封魂,念封神。这五大层次,我也就炼成了第四层!”

    “不过按照伏岳古修的想法,这封念诀并没有完善,他也是按照目前的修为境界才到了第五层次!”

    “我也是借助异魂之力,勉强到了第四层!这岚云花,好像对异魂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青凡眼中闪着精芒,他有了疑问,异魂是先天而生,还是后天出现。

    青凡睁开双眼,一念间,覆盖全身的寒冰,化作丝丝寒气顺着他的经脉流入体内。

    随后,青凡破冰而出。踏步走在阴河凝结的冰面。

    青凡知道,他的修为不能将伏岳邪念重新封印无尽岁月,但却可以引动洞府内的其他阵法,与封念诀相辅,相信封印一段时间还是有希望的。

    青凡脑中想着办法,随手取出飞行法宝,离开了深渊。

    踏足平台,青凡望着破碎的封灵阵,细想了一下后,他飘入其内。

    青凡没有逗留,身影如飞,冲向洞府内的最深处。

    不大一会,一座石屋出现在青凡的面前。

    青凡踏入其内,所看之处尽是一片狼藉。

    “看来他们已经离去了?”

    正在这时,石屋的门外走进一名少年。青凡转身一看,顿时一愣。

    “唐华?”

    “寒青?”

    唐华也是微愣,见到是青凡后,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抱拳道:“恭喜寒兄,在乌刚手中逃得性命。”

    青凡心中冷笑,他岂能不知唐华的含义。“唐华兄可知此地发生了何事?”

    唐华淡笑,解释道:“曲行道人和另外两人为寻涅灵经,进了洞府的最深处。而伏岳邪念也追了进去。”

    青凡暗自思量下,步法微动,向石屋的入门走去,“既然如此,我们后会有期。”

    唐华让路,脸上神情不断变化后,也随着青凡的身影离去。“眼下我已传书给师尊,他定会在曲行等人离开前,赶到此地。”

    洞府深处,青凡也不担心发生意外。他一路所见,一些威力强大的禁制早已毁掉。随后他的灵识发现了身后不远的唐华,“他也追来了?”

    “眼下我灵变中期,断然无法在三大问道境手中取得任何便宜,如此的话……”青凡前行间,脑海中想着应对之法。他没有选择离去,无论是涅灵经,还是洞府深处的其他珍藏,对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都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

    忽然,青凡前方不远处传来打斗声。他身躯紧贴墙壁,心的前进,终于看到了曲行道人与左林道人。他们二人身受重伤。他们身后的不远处,有着峦岱道人的尸体,苍凉的躺在地上,一片血肉模糊,显然早已死去。

    “咳,曲兄,想不到伏岳古修的一个邪念实力都这般强大,那他的本尊应到了什么境界?”左林道人吐出一口血,眼中有着难以置信。

    曲行道人用剑勉强支撑着身体,开口道:“伏岳是修道者,他问道之后想来另辟捷径,走了一条前无古人的路!”

    伏岳邪念口中狂笑,他也没急着吞二人的肉身,道:“我的吞魂诀想要大成,还要靠你们的道种,你们快到我的肚子里来。”

    曲行道人闻言,眼中有着震惊,道:“吞魂诀?伏岳古修竟然修炼吞魂诀这等邪术,这不可能!”

    左林道人也有惊诧之色,道:“据传吞魂诀乃是上古时代最恶毒的邪术,一向被各大古修士排斥,所以也被一些大能联手下尽数毁去,伏岳古修怎会有此诀的?”

    伏岳邪念神色有着不屑,大笑道:“什么邪念,什么恶毒,在上古时代可没这般说法,我告诉你们,在上古像你们这样的娃娃,早就被人杀了不知多少遍,拿去炼丹炼器了。”

    曲行道人与左林道人闻言倒吸口气,他们从流传下的典籍上了解上古时代的兴盛,但从来不知道上古时代的邪恶。

    暗中的青凡也是咋舌,心道上古时代能出现那么多的强者,肯定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既然你们知道吞魂诀,想必也知道它的秘密,那么就快点过来,让我吃了你们!”

    曲行道人站起身,道:“你想吞我二人,还得再拿出些实力。寒青友,你在暗中窥视良久,也该出来了吧?”

    闻言,青凡也是无奈,问道境的灵识何其强大,就算受伤也能轻而易举的发现暗中的他。

    左林道人看了一眼青凡,他也早已发现青凡,却没有作声。此刻形势危急,在伏岳邪念的面前,就算多来十个问道境,也是无用。更别说一个灵变境的辈了!

    伏岳邪念盯着走来的青凡,眼中含着贪婪,他大笑一声,挥手间化作光掌,向三人镇压而去。

    左林道人取出法宝阻拦,对曲行道人与青凡喝道:“我拦住他片刻,你二人快走。”说着,他大吼一声,施展了禁忌秘法,从问道中期的境界升到了问道后期的巅峰。

    “左兄!”曲行道人眼中震惊。身为问道境大能,每一个都是十分怜惜性命,为人圆滑,没有利益从不轻易出手。

    此刻曲行道人看到左林道人欲要拼命,皱眉之下,心底也暗自庆幸遇到一个愚蠢之人,道:“左兄何必如此!”说着,他闪身来到青凡的身前,伸出手轻易的暂时封闭了青凡的灵力,随后手掌狠狠的印在了青凡的身后。

    “有此人阻拦,左兄快与我一起逃命。”曲行道人大叫。他宁愿放弃一个辈,也不想一名问道境的道友出事。

    青凡一直戒备着伏岳邪念,却不想竟被一名问道境的大能出手暗算。他眼中有着震怒,体内异魂之力运转,轻易的解除了体内灵力的封闭。

    但为时已晚,因为他的身体距离伏岳邪念,仅仅只有一丈范围。

    “曲兄,不可如此!”左林也是震惊,他已经施展了禁忌秘法,短时间提升修为,却没想到曲行道人竟如此行事,他可是清楚曲行道人与青凡之间的渊源。

    “左兄,此子身上有一头冰源兽,眼下顾不了这么多,你与我快离开这里。”曲行道人解释。

    “什么?冰源兽?难道你是贪图他的冰源兽,才让他与你一起,之前你说的与他师徒之缘,难道是假的?”左林道人微愣,他虽然也从心底看不上只有灵变中期的青凡,但一路上所见,曲行道人对青凡的庇护,也并非虚假。除了在应对封灵阵时所出现的意外。

    对于这个意外,左林道人也知没有其他办法。那时候他也看到曲行道人神色的哀伤。

    青凡也是震惊,联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他忽然明白了。

    伏岳邪念大笑,伸出手欲要抓向飞来的身体。然而就在这时,意外陡生。

    “该死,你敢从我手上抢人?”伏岳邪念怒吼。

    青凡看着救下自己的左林道人,保持了沉默。

    “原来这些都是算计!”青凡淡漠的望了一眼远处的曲行道人。

    吼!左林道人与伏岳邪念战到了一起。

    曲行道人口中冷哼,看着交战的双方,他想尽快离去,担心迟则生变。

    正在这时,异变再起。

    一道流光在暗中闪现,那是一把寸许的匕首,对曲行道人发出了致命的一击。等曲行道人发觉,早已为时已晚。

    “穿心匕?唐华?”曲行道人被一击重伤,强大的冲力带动他的身躯,飞向伏岳邪念。

    “不……”曲行道人大叫一声。

    青凡回头,发现暗中的唐华早已失去踪迹。他猜想唐华肯定有隐藏行踪的秘法,才能在两大问道境的灵识横扫下,不被其发觉。

    曲行道人心中震怒,他面对着伏岳邪念无情的攻势,与左林道人一同抵挡。

    一切发生的太快,不足三个呼吸。青凡也是目瞪口呆。他心中对于灵变后期的唐华,有了新的认识。

    以灵变境后期用问道境秘宝对问道境后期出手,这需要一种胆识,需要绝对的计算,需要稍纵即逝的机会。这些唐华都做到了。

    从踏足洞府到现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不同的想法。

    曲行道人的假仁假义,乌刚隐藏修为,步步紧逼之势,唐华最后的致命一击,这些堪称是步步心机。

    青凡望着交战的三人,再看到三人身处的地方,那无疑就是一处残破的禁制。

    一点幽光,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冰寒之气,在青凡的手中散发而出。他的眉心处,现出了冰之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