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好消息与坏消息

    随着冰寒之气的浓郁,交战中的三人没有任何察觉,他们都沉浸在了生死战斗之中。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伏岳邪念占据着上风,完全碾压二人。

    青凡右手背负在身后,目中闪着奇芒,他在等一丝稍纵即逝的时机。

    刹那间,青凡的右手猛然挥出,对着那一处残缺的禁制,打出一道幽光。

    嗡!原本已经废弃的禁制,立刻生出感应,发出一道极其细微的响声。

    的确,问道境的两人都没有察觉,唯有伏岳邪念,当先察觉到危险。

    霎时间,伏岳邪念挥动右臂,将左林道人击退。同时左手施展秘法,化作光掌,一把将重伤之下的曲行道人抓在手中。

    他双眼看向一旁的禁制,一看之下,立刻惊吼一声。

    “该死的,这不可能,这里的禁制没了镇压之物,根本不具备任何威力,为何现在重新有了复苏的迹象?”

    左林道人退后丈许,在他的前方,伏岳邪念好像疯了一般,左臂狠狠的抓着曲行道人,来回摆动下,宛如在挥舞着一根稻草。

    “放手,啊……”曲行道人大叫,面色痛苦,极其可悲。

    “快退后,左林前辈!”青凡身影飘动,瞬间来到左林的身后,他的右手挥出,施展封念诀。

    嗡!原本已经废弃的禁制,在青凡的封念诀下,好似活了一般。

    伏岳邪念望着愈加明亮的禁制,哪里还不明白其因。他面色大变,双目宛如充血,狠狠的瞪着施展秘法的青凡。

    “该死的辈,你怎会封念诀的。老夫要灭了你身躯,然后将你魂魄镇压在昆仑弱水三千年。”伏岳邪念怒吼。

    一切发生的太快,在左林道人退后的时候,青凡就已经施展了封念诀。

    一念间,禁制之力复苏,化作流光环绕整个空间,将伏岳邪念与曲行道人禁在其内。

    洞府内所有的禁制都为此邪念所设,也只有封念诀才能完整的激发禁制之力。

    一念间,将伏岳邪念封灵,身不能动,封魂,魂出现恍惚,镇魄,七魄出现迷茫。

    饶是伏岳邪念的修为强的没边,也在一瞬间心神动荡。

    就这一瞬间,给了青凡机会。

    封禁大阵内,流光纵横下,伏岳邪念面容惊怒,抓着曲行道人,他们的身躯,皆以被寒冰覆盖,封在其内。

    “我一定会出来,我要吃了你们!”伏岳邪念灵识传出,对青凡两人威胁。

    青凡长出了口气,身体内灵力涣散下,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左林道人此刻在禁忌秘法的作用下,全身灵力也是十去其九,仅存一成灵力。他盘膝坐在地上,目光在青凡的身上扫动。

    “此子……不凡!”左林道人望着被冰封在内的伏岳邪念手中的曲行道人,心中不由一叹。

    两个时辰后,青凡从昏睡中醒来,他看了一眼左林道人,发现其早已恢复半成修为。

    “前辈无事了?”青凡询问。他明白最后关头,也是眼前之人救了自己一命。

    左林道人也是叹息一声,道:“唉!施展禁忌秘法,强行提升修为,我已经跌落了问道境,现在勉强维持在归灵中期!”

    “……”青凡也是无话可说。

    “前辈来此,定是为了洞府内的珍藏,眼下此地应是没有了威胁。”青凡也想找到其内的珍藏,说不定也能找到让问道修士为之疯狂的涅灵经。

    左林道人闻言,面色微愣,心道若非是青凡出手复苏了禁制,封印伏岳邪念,他恐怕早已成了其吞魂诀的果腹之物了!

    洞府深处,青凡与左林道人来到了一间石屋。

    青凡推开门,他带左林道人来此,是为了还其救命之恩。

    左林道人跟在其后,心中早已没了轻视之意。他明白,眼前的少年定是获得了洞府内的机缘。一想到伏岳邪念提起的封念诀,他也是怦然心动。

    理智让左林道人保持了沉默。

    石屋内,除了墙角处的石床与靠在墙壁的桌子外,很普通。还没有第五关之后的石屋藏品多。

    青凡灵识横扫下,没有任何发现。

    “怎会什么都没有?”青凡脸露疑惑,转身看向左林道人。

    左林道人灵识查看后,神色也是带着疑惑,道:“这里就是洞府最深处,也是最平凡的地方,莫非其内还有密室?”

    青凡闻言,第一时间想起了伏岳古修传下的秘法。他施展封念诀,冰寒之气弥漫下,将整个石屋冻结了一层寒霜。

    寒霜覆盖下,一道石门瞬间打开。青凡猜想,极有可能是伏岳古修设计的机关,也只有修炼了封念诀,才能打开石屋的密室。

    左林道人大是惊喜,他心中将青凡放在了与自己同等的位置。

    “寒友,请受老夫一拜!”

    “前辈怎可如此!”

    “若不是你,就算老夫进了这里,只怕也找不到其内的密室,若非是你,老夫的性命也早已不在!”

    青凡摇头,也不多说,带着左林道人进入其内。

    密室中,其内的摆设也比较普通。青凡与左林道人在内找寻了一遍,终于找到了左林道人做梦都想要得到的涅灵经。

    青凡则是找到了三件法宝,两张古丹方,外加一个型的炼丹炉。顺手还将墙上挂的伏岳古修年轻时的画像取了下来。

    看着摆放在面前的数件物品,青凡已经很满足了。

    左林道人眼中只有涅灵经。对于桌子上的物品完全没有兴趣。

    “咳,左前辈,这里有些法宝丹方,你都不看一眼吗?”青凡询问,他也不能全部收下,毕竟见者有份。

    “这个,寒友,那些法宝什么的,你随便选,给左某留一件就行了。至于涅灵经,我将它拓印一份后,便将原物给你。”左林满脸喜色,心神完全被涅灵经吸引。

    青凡暗暗咋舌,他也不娇情,除了一件法宝外,其他的全收入储物袋。

    他也看了,丹方与法宝都是问道境以下所使用的,对左林道人,也没太大的用处,毕竟人家可是问道中期的大能。

    左林道人随意瞥了眼那件法宝,微愣下说道:“这法宝是一阶道器?我要它干嘛!”

    青凡无语,心道你不是让留一件吗,一看不入流,立马回绝!

    “道器?那是什么?”青凡微愣,他不明白法宝的等级。

    左林道人取出一块暖玉,将涅灵经拓印其上,随后又将涅灵经的原本给了青凡。

    “寒友不知道道器?”左林道人眼露疑惑。

    青凡摇头,他以为除了仙兵之外,就是低阶灵器,中品灵器,上品灵器,最好的就是极品灵器。

    当然就算是一个宗派,炼制一件极品灵器,也很为难。要知道极品灵器需要很多的奇珍异宝混合,才能铸造出一件。

    左林道人解释,“极品灵器之后,就是一阶道器,只有归灵境以上的修为才能炼制出来,而我所使用的法宝则是自己炼制的五阶道器。”

    青凡恍然,这么说三件都是一阶道器,难怪人家看不上!

    “能得到涅灵经就是天大的恩德了,其他的我也不要了。”左林道人笑着说道。

    青凡当然收了起来,他如今也没必要去推辞了,毕竟人家也看不上不是。

    不多时,两人就离开了密室。他们最后看了一眼冰封在禁制内的伏岳邪念,随后便离开了洞府。

    洞府大门前,左林道人郑重的向青凡问道:“友,那处禁制能封他到什么时候?”

    “少则半载,多则也就一年左右!”这是青凡给出的解释。

    青凡也不怕伏岳邪念出来,毕竟到时候也不是他一个人面对伏岳邪念,至少还有无数的修仙者。

    “寒友是想天下同道一起对付他的话,就想错了!”左林道人看出青凡的想法,提醒道。

    “此邪念很强,比问道境的人强的太多了,只怕就算是散仙一流的大能出手,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青凡心惊,要知道现在的修仙界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人成仙。

    “典籍中记载伏岳古修曾是上古排名前十的大能,他斩道留下的邪念,就我猜测,其实力也是堪比散仙之中最强的!”

    青凡听的也是暗暗心惊,他不是没想过伏岳邪念的强大,但一般最强的敌手还有谁愿意帮你呢。

    只有靠自己!

    左林也是看出青凡的震惊,安慰道:“友也别太过忧心,昆仑山内强者如云,到时候或许会有人自告奋勇斩此邪念的。”

    青凡谢过左林道人的好意提醒。

    两人出了大门后,那扇石门又重新闭合。

    “友,老夫再提醒你一句。你活着离开伏岳古修的洞府,拥有冰源兽,知道此事的也就你我,但还有一人,那就是唐华。”

    “唐华此人,就算是曲行道人都要礼让三分,不是因为他个人,而是他的师尊。”

    左林道人好心提醒,而青凡的心情也更加的沉重。

    “他的师尊是万虚谷的第一修士,追随他的修仙者更是不少,有三千之众。”

    “三千人有一千灵变,一千婴变,八百问道一层,两百问道四层。”

    “最主要的是你若想去昆仑山外围,就必须通过万虚谷。”

    青凡整个人宛若雷震,呆在当场。

    “我特么的,有没有搞错!”青凡是真无语了。

    左林道人取出一份地图和一块玉简,道:“这是昆仑中部十八万里的地图,你有了它就不会迷失方向。这是我的灵识玉简,你若是有为难之处,可以捏碎此物,只要还在昆仑山内,我便会出手帮你一次。”

    “但仅此一次!”

    青凡拜谢左林道人。

    左林道人离去了,原地留下头脑有些发懵的青凡。

    “这就难办了,眼下我才灵变中期,该怎么做呢?”

    青凡心头有些黯然失落,乘坐着曲行道人送给他的飞行法宝,离开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