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空掉了馅饼

    青凡所见,冰蛟与对面的那道倩影隔空而立。

    纵观那突然出现的女子,一身空灵之气,皮肤白皙,长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浓浓的眉宇间,有着一道红纱印记,宛如画中之女。

    此女身材窈窕,身穿蓝衣白衫,一头飘逸的长发随风起舞。她玉足轻点下,踏着雪花扶摇直上。那双如玉般的手中,握着一杆碧箫。

    她的修为,赫然已是问道后期,比之当初的曲行道人,只强不弱。

    如此娇女,任何人看一眼,都会春心荡漾。

    若被此女看一眼,必是三生有幸。

    青凡也是一呆,不明白这人是从哪里飘出来的。

    “哼,比我家雪儿,还有仙儿差远了!”青凡瞥眉。

    嗷!冰蛟怒吼,随身一记蛟龙摆尾,扫向此女。

    那女子也是不凡,玉手轻点虚空,顿时金光绽放,耀亮了襄宇。同时她左手握萧,闭着双目,轻轻吹奏。

    箫声起,漫天的雪花也是慕然一震,好似随着箫声的起伏跟着起舞一般。

    “乖乖,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这么漂亮?”寒龙也是双眼放光。

    “闭嘴!”青凡呵斥。

    此女子的箫声仿若是天下间最动听的声音,令青凡听得心神荡漾,带着些许温暖,很是舒适。

    就连受了重伤的冰鸾鸟与妖虎,都有了精神,它们身上的伤也有了好转。

    冰蛟庞大的身躯盘旋,见不是此女的对手,它心生恼怒。

    随后,冰蛟的口中吐出了一颗珠子,正是它的本命龙珠。

    “那是内丹啊,问道后期的妖兽内丹,主子,你一定要夺过来啊!”寒龙瞪着双眼,怂恿青凡。

    “闭嘴,主子我知道。”青凡怒道。

    那女子见此,顿时惊呼一声,仓促间,运转灵力,吹奏一首美妙的曲子。

    “这是什么曲子?”青凡疑惑,他感觉有些熟悉。

    冰蛟怒吼,吐出一口精血,喷在龙珠之上。

    刹那间,龙珠光芒大盛,带着一道冻结万物的寒芒,扫向那名女子。

    那女子显然没想到冰蛟竟有如此气魄,宁愿舍弃百年修为,也要将她击败。

    此刻,她躲闪已是不及。

    “啊!”只闻得一声惊呼,天际的那名动人的身影,便被寒芒射中。

    顷刻间,寒冰之力封了那女子的灵力,冻结了她的身躯。

    此时,她宛如一颗耀眼的流星一般,落了下来。

    所落之地,竟是青凡所在的雪谷外围。

    “落了个宝贝,主子快抢啊!”寒龙心中惊喜,也不看那是何物,立刻怂恿青凡。

    嗷!龙吟声怒吼,冰蛟的那颗龙珠在发出强劲的一击后,光亮瞬间暗淡。

    也许是冰蛟灵力不足,也或许它被那女子重伤,无力操控,青凡可没想那么多。

    总之,那颗冰蛟的内丹,也随着被冰封的女子,一起落了下来。

    “主子,天空掉了馅饼,你再不抢就没天理了?”寒龙大吼。

    青凡也是心神微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灵识也发现了掉落的两件奇宝。

    “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青凡的身影飘忽,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

    他以冰之异魂的魂念,竭力包裹自身的气息,使外人看来就跟冰雪没两样。

    他随手取出玄魂幡,向着落下的两物轻轻的呼啸而去。

    “到手了,太好了,主子别逃,速速隐入雪中!”寒龙也顾不得什么命令,再次传音青凡。

    此时,风雪正急,缭乱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

    就连那条冰蛟,神色也是大感诧异。它盘旋了几圈后,愣是没发现内丹丝毫踪迹。

    “玉儿姐姐,你哪里去了,别丢下紫儿一个人啊!”远处,一个只有七八岁的丫头,口中哭着喊道。

    青凡闭了六觉,也不敢探出灵识,他将封念诀施展开,冰封自身,又以冰之异魂融入肉身。

    饶是如此,他心里也一丝惧意,但更多的则是激动。

    只听得外界怒吼阵阵,大约持续了半个时辰,才有了安静。

    整整过了六个时辰,天色大亮后,青凡仍然不敢动一分。

    如此,又过了一天一夜,青凡仍然没有动。

    要说忍耐,青凡现在已经做到了极致。

    “不动,死都不能动!”

    一天,又一天,直到七天过去,青凡没动一分,他此刻就宛如成了雪的一部分,再也不分彼此。

    十天,青凡依旧没动。当初他在阴河内炼封念诀的时候,也是没有动一分,身躯化霜,宛如死去。

    直到第二十天,二十五天,一个月!

    “一个月了,应该没事了吧?”

    青凡谨慎的解开了自身的封印,随后又将一丝灵识探出,他如果发现意外,将会立即斩断这道灵识的联系。

    所幸,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青凡长出了口气,在察觉到身边没有人后,他悄悄的从雪中探出了头。

    嗖,一道残影,宛如鬼魅一般,眨眼消失在风音雪谷外围。

    不多一会,青凡回到了冰洞,他也不管那株仙草有没有成熟,没有任何犹豫,将冰池内的仙草连根拔出。

    “这池子内的水也不错啊,一起带走吧。”

    青凡嘀咕一声,随即想起自己好像没有装水的法宝啊!

    情急之下,青凡盘膝,将冰之异魂放出体外。

    紧接着,冰之异魂张口一吸,便将池内的水吞了个干净。

    “天空飘来一个字,那就是……跑!”

    青凡不知,这池子内的水乃是寒髓玉液,若是他知道其妙用的话,定然不会如此吞个干净。

    俗话说,意外往往就会衍生个奇迹。

    青凡的意识海内,那条冰之异魂在进入此地后,便盘膝开始了修炼封念诀。

    ……

    短短的一个时辰,青凡也没敢使用飞行法宝,生怕被人察觉。

    他徒步极速狂奔,身后带动一片雪雾,此刻已经离原地有数千里了。

    青凡停靠在一处隐蔽的山壁下,深深踹息。

    “累死我了,不过也值了!”

    他此刻随手从储物袋中取出地图,查找现在身处的地域。

    “应该是这里。”青凡指着地图上的一处,自语道。

    看到此地,青凡的面上有了淡笑,“离此地三千里有一镇子,这下好了,再也不用挨冻了!”

    想到此处,青凡略一皱眉,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做。

    毕竟都过去一个月之久了,他也没时间去看玄魂幡内获得的两件物品。

    青凡找了一处隐秘的冰壁,自己动手开辟了一处不大的冰洞。

    昆仑山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冰壁比较多,到处都可以藏人。

    青凡熟练的将洞口封死,随后将冰源兽放出来,然后又将寒龙给放了出来。

    “主子是不是病了,这还是头一遭放我出来!”寒龙化身男子,摸着头想不明白。

    “冰冰,上次多谢你了……”寒龙上前抱住冰源兽。

    青凡已经将灵识融入了玄魂幡内,灵识化作的人,穿过一片魂魄凝聚的黑雾,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两件宝物。

    “龙珠啊,问道境的妖兽内丹,,我青凡的运气真是逆天了!”青凡灵识打量着这颗发亮的珠子,笑的合不拢嘴。

    “额……这里面怎么是那个女人?不是个奇宝吗?”青凡又看向另一边。

    那是一座人形冰雕,其内冰封着一位漂亮的女子。

    只见其内的那名女子不知何时已然苏醒,此刻她神色冷漠,瞪着凤目,怒视着青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