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默默离去!

    青凡为了弥补对凌风子的歉意,立刻开始着手炼制升灵丹。

    炼丹房内,青凡将预备的灵药投入万龙炉,随后点燃了炉中火。

    按照丹方的要求,他开始用魂念灵力炼化幽灵液。

    过程很痛苦,因为幽灵液是极为阴寒且带有腐蚀性的灵液,青凡要将全部灵力融入其内,改变其性质。

    随着时间的流逝,青凡额头冒汗,身躯微微颤抖,就他感觉,幽灵液很邪异,竟在不知不觉间侵蚀他的魂念灵识。

    青凡没有放弃,他猜想,升灵丹或许对凌风子很重要。

    为了弥补心中的这份歉意,他毅然没有收回魂念灵识。

    没有人知道,此刻青凡的魂念灵识已经被幽灵液侵蚀了一半,他的灵魂,已经受了点轻伤。

    一道灵识无关紧要,过些时间就会恢复如初,但是灵魂受伤,没有个一年半载,是无法复原的。

    对于修仙者来说,灵魂受伤必须立刻闭关修炼,短则三个月就会恢复。

    对于修道者来说,灵魂更为重要,其所修炼的秘法,都要使用魂念之力,才能将力量发挥到极致。

    青凡因其异魂的存在,如今是半步修仙,半步修道。

    虽然受了伤,所以他还能勉强维持魂念,不间断炼化的过程。

    终于,耗时六个时辰,青凡终于将一整瓶的幽灵液完全炼化。

    他睁开了眼,神色略显疲惫,他看着眼前炼化完毕的幽灵液,脸上露出了微笑。

    如今,幽灵液炼完,就需要配合已经温热的万龙炉,开始炼丹。

    魂念炼丹术,在青凡的手中,又一次展现了它的光芒。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青凡体内的灵力,却是一点一点的消耗殆尽。

    这期间,青凡一直在用魂念灵识,维持着万龙炉内的灵药成份比例。

    终于在关键的时刻,他将幽灵液倒入其内。

    青凡不眠不休,守在万龙炉旁,他的眼中都有了血丝。

    两天两夜后,万龙炉内终于散发出道道紫色光芒,这些紫芒带着丹药的香气,从炉内散出。

    依照丹方记载,紫芒现,灵气聚,随之丹药乃成。

    青凡盯着炉上隐现的紫芒,品味着丹药的清香,他的脸上,终于有了微笑。

    随后,他全身灵力透支,如同一个醉鬼,踉跄两步后,再也坚持不了,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青凡从昏迷中醒来,他艰难的站起身,用手揉了揉双眼,清醒了一下脑子。

    他发现他仍在炼丹房内,而万龙炉内的升灵丹,依旧在内。

    “这都两三天了,凌风子老弟还不来取丹药?”

    青凡将炼制好的升灵丹放入准备好的玉盒之内,随后在房内来回踱步。

    “看来他已经对我失望了,这也怪我,推迟了这么久,才将丹炼出来!”

    青凡自责,丝毫没去在意自身的情况。

    他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此刻就算有灵丹妙药辅助,他短时间内也很难恢复如初。

    “唉……看来我是该离开了!”

    青凡将玉盒放在客厅显眼的地方,他也不担心会有外人来此,因为这里有凌风子亲自布下的阵法。

    而且,此地一般也没有外人随意进入。

    将所有的一切安排妥当,青凡站在院子内,有些不舍。

    “好不容易有个安身的住所,又有大量的丹药,还有各种炼器的资源。”

    “凌风子此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个骗子,但我也没对他说实话啊!”

    “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这么多婴变之魂。”

    “他还给我当弟……希望这丹药能帮他吧!”

    青凡推开大门,随后离开了此地,带着他最初的想法,踏出了灵台镇。

    单薄的身影,迎着扑面的风雪,踏步在积雪之上,他要找个地方,炼制兽魂丹。

    如今青凡也是婴变初期的修士了,但他还是很喜欢现在这般,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迎着风雪而行。

    “全身已经没了灵力,这么发展下去,可就危险了!”

    青凡倚靠在一处冰壁之上,仰天发出感叹,他已经没有灵力去开辟洞府了。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他找到了一个天然的冰窟。

    他缩在其内,躲避着风雪,随后开始盘膝修炼,恢复灵力。

    “我这主子是不是傻,丹药炼成了,也不要别人的报酬,就这么悄悄的离开了?”

    “换了龙爷我,一定要在那里再吃个十天半月,顺便多要点丹药,再要点炼器材料。”

    “谁闲丹药多,谁闲法宝多,修仙没这两样,还怎么混!”

    “唉!我这可爱的傻主子!”

    寒龙口中嘀咕,他实在不明白,青凡已经炼成了升灵丹,为此还受了灵魂之伤,放着凌风子的酬劳不要,要选在这个时间离开灵台镇。

    没有去在意寒龙的嘲弄,青凡恢复了一点灵力之后,就施展开封念诀,封闭了全身气息,以免被人探查到。

    他现在还被人追杀,如果一个不心,就会万劫不复。

    更何况他现在没了灵力。

    意识海内,青凡主魂游走在其余的异魂之中,很快他就觉察出异魂之间的不同。

    一条异魂悬空,静立不动,眉宇间有一块冰晶印记,它正是冰之异魂。

    另一边,一条异魂也是静立悬空,眉心间有一把很的剑之印记,散发着锋锐的剑意。

    还有一条异魂,全身散发着滔天的鬼气,显得格外阴森。

    青凡的这道主魂皱眉,他沉思片刻,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闭上了双眼,意念转换后,再次睁开眼,随后下意识的摸了摸眉心间,那里有一道剑之印记。

    他再次闭目,一直循环后,他发现他的意识,可以在三条异魂之间随意转换。

    随后,他想将三条异魂融合归一,却发现就算是融合在一起,三条异魂所拥有的力量也不能完全发挥。

    青凡沉默,就他猜测,三条异魂合在一起,还没有单独的一条发挥的力量多。

    冰魂、剑魂、鬼魂,一番观察探索之后,青凡初步的掌握了它们的力量。

    冰之异魂有封念诀,可以发挥封念诀的极致力量。

    剑之异魂乃是诛仙剑意所化,如今修炼了轩天剑诀,悟出了剑意。

    至于异鬼之魂,青凡则是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就青凡猜测,很可能是之前幽冥鬼使占据了他的身体后,散出的一些鬼气,被其中的一条异魂所得,在机缘下诞生而出的。

    随后,青凡主魂接近沉浮在意识海中央处的岚云花的种子,其上的那缕嫩芽,随着十条异魂的魂力波动摇曳,散发出生命之光。

    “看来它是以异魂的魂念之力,作为养料成长的,就是不知它什么时候,才能开花!”

    摇了摇头,青凡的灵识退出了意识海,继续闭目恢复灵力。

    他在意识海内,已经呆了三天。

    这三天内,有一股强大的灵识,在这里不断的循环扫视,奈何都没有任何发现。

    ……

    在一片古老的雪松林内,此刻有数十位修仙者聚集在此,一番探查后,终于发现了死在青凡手中那些万虚谷修士的尸体。

    有两具婴变境的尸身,被青凡用封念诀冰封后,扔在了储物袋内,以作他用。

    “万虚谷的各位兄弟,想来你们都收到了子木的传讯令牌内的信息,谷主要找的那个叫寒青的人,几天前就在这里出现过。”

    “以我的猜测,他很可能会去找有人烟的地方,而这方圆数千里内,也仅有灵台镇这一个地方。”

    “眼下我们这里修为最高的,是正在赶来的归灵中期的端木子大哥,相信再过片刻,他就会赶到。”

    一名身穿蓝色道袍的中年,望着地上被妖兽撕碎的尸骨,面色沉重。

    “我已在令牌内传入了新的消息,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谷内归灵境的兄弟们,甚至连问道境的大能也会出来一两个,赶到这里来的。

    正在这时,一股极为强大的灵力威压降临此地,正是赶到的端木子。

    端木子望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尸骨,以他的修为,一眼就看出是万虚谷的人。

    “为这些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敢杀我万虚谷的人,那兔崽子是不想活了!”

    端木子开口,随手挥出一道灵力,化作烈火,将尸骨焚烧,而后取出一个瓶,口中默念几句,那些骨灰便被吸入瓶之内。

    “不用等其他人,我们现在就去找他,找到他,我要亲手杀了他。”

    端木子面上闪过一丝狠毒,在他的心里,万虚谷的人都是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特别喜欢培养年轻一代的精英。

    子木就是他亲手培养起来的一名精英弟子,他现在心中对那个叫寒青的恨,已然滔天。

    “走,去灵台镇,有此道器在,就算是他遁地千尺,飞天万丈,也能找出并定住他的位置。”端木子脸上挂着冷笑,取出储物袋,随手一翻,现出了一方玉盘。

    “方天罗盘?那是方天罗盘?想不到谷主将此物给了端木大哥!”一名婴变后期的男子眼中露出渴望,盯着端木子手持之物。

    “端木大哥修为上等,对谷主很忠心,又对修为低的兄弟极为护短,所以谷主给他这件道器以作奖励,不足为奇。”另一人笑着解释。

    这里的人一听方天罗盘,脸色都是不同,有的羡慕,有的渴望,但没有一人嫉妒端木子得到此物的。

    因为在万虚谷,端木子的确是个好大哥,很多人敬慕他。

    提起方天罗盘,乃是一名阵道大师亲手炼制,它虽然是九阶道器,但其能力却是远远的过了九阶道器。

    因为但凡被它锁定的修士,就算境界再高,秘法再强,都不可能逃脱它的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