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纵横剑意

    之后,青凡心中不断推衍,他要将轩天剑诀第三式,乃至第四式的剑诀练会。

    三天三夜间,青凡的意识不断衍化,终于有了结果。

    他如今已经进入了悟道的最高境界。

    心动,念即动。

    念动,意即起。

    青凡心念一动,他的身后黑雾弥漫下,现出了剑魂飘渺的身影。

    如今,也唯有剑之异魂的形体,接近了实体,虽说也有虚无缥缈之感,但比冰魂而言,好的太多了。

    冰魂离体之后,只有雾气!

    剑魂离体后,停滞在青凡的身后,宛如冰雕,纹丝不动。

    青凡心神在推衍,将轩天剑诀的第一式与第二式完全的连贯起来,随后又将两式的剑意不断的融合。

    终于,青凡逐步掌握了一丝前两式剑意的精华,他将引剑与斩剑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御剑。

    这是青凡能想到的两个字。

    青凡心中有了喜色,随后,他身后的剑之异魂终于有了动静。

    剑魂,缓缓的睁开了眼,它的眼中也如黑雾一般,很飘渺。

    但青凡知道,剑魂的的确确睁开了眼。

    一股冰冷且锋锐的剑意,轰然散出。

    剑意,聚而不散,随后向着云霄,贯穿而去。

    这,就是剑魂,也是青凡如今还不能完全控制的一条异魂。

    剑魂杀意太重,一个不留心,只怕连青凡本身都会受到牵连。

    青凡没想这么多,他将剑魂召离体外,纯粹是为了轩天剑诀。

    就他所知,剑魂比他本身的悟性,要强太多了。

    剑魂凌空而立,在青凡的意念下,开始施展轩天剑诀的第三式。

    第三式剑诀,名为‘纵观天下’

    剑魂手中浮现出一把血色长剑,此剑在青凡的心念下,没有具备一丝威能。

    这可是诛仙剑意,纯粹的杀戮血剑,真要具备威能,只怕这座玉虚峰与其余的一片冰雪山脉,都会顷刻间化作乌有。

    剑魂如墨如烟,每次施展出剑招,挥舞下一招的时候,其原地还会保持墨影,如画一般,经过十数个呼吸后,才会消散。

    青凡见之也是大喜,这样他可以将每一剑的剑招完全的印在脑海中。

    不多一会,整个虚空都被墨影所取代,青凡也是无语了,墨影混合在一起,还怎么铭记新的剑招。

    随后,青凡心神稳定,如寒冰一般保持寂静,全心全意施展纵观天下。

    一番苦思苦练之后,青凡意念仍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已经按照剑招在练了,每一剑都很标准,根本没有丝毫差错。

    “为何会错呢?”

    青凡脑海中将轩天剑诀的第四式寻了出来。

    按照他的理解,这第三式练不出来,是无法练第四式的。

    但,青凡仍旧将它寻了出来,因为第四式剑诀,其名‘横贯古今’

    青凡在想,能否将两式剑诀连在一起,一并练习。

    不知是不是他误打误撞,还是轩天剑诀本就该他掌握。

    曾经的伏岳道人,在第三式剑诀与第四式剑诀之间,徘徊犹豫了近八十年,最终才将它们两式连在一起,一并练习,最终才获得成功。

    “纵观天下,横贯古今,很厉害的名字,就是不知威力如何。”

    青凡的剑魂一遍一遍的练习,最终将它们熟练的掌握。

    “看来我猜的不错,在一棵树上吊死,还不如想着下一棵,这样换下去,永远死不掉,果然有道理!”

    这话若是让伏岳道人听到,他估计都有杀人的冲动了。

    其后,青凡开始推衍两式剑诀的剑意。

    此时,已经过了三个月零十天。

    青凡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依旧沉浸在修炼之内。

    寒龙早已是无聊透顶,在两个半月前,闭目打起了瞌睡。

    “纵观天下,横贯古今,这两式的剑意,会是什么呢?”

    青凡逐步推衍,转眼又过了七天。

    青凡的意念有了混乱,他心里有了焦急。

    他不断的推衍,不断的重复,却仍旧一无所得。

    “这剑意,到底是什么,我为何领悟不出。”

    青凡想起了曾经,在仙华后山祖师祠堂练剑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无忧无虑,心中很想修炼剑诀,奈何缺了天魂,无法修炼灵力。

    之后,南宫羽的嘲弄与嬉笑,师父道尘的安慰与饱含深情的微笑,落在青凡的脑海中,点开了他的心门。

    “我懂了,我知道这两式的剑意了,好一个轩天剑诀,好一个纵横剑意!”

    青凡的剑之异魂瞬间有了波动,它凌空而立,带着一股傲气,与睥睨九天的杀意,再次睁开了眼。

    此时,距离四个月的期限,只有一天不到。

    “不知道大哥到了什么境界,希望他能进入婴变中期,也不枉我一番心意。”

    凌风子踏步虚空,他喝着酒,已经在来此地的路上。

    他口中自语,显然也很关心所结识的大哥,其修炼的情况。

    此刻,青凡终于悟出了轩天剑诀第三层与第四层的剑意。

    “纵观天下犹未尽,横贯古今斩前尘!”

    心念动,剑魂即动。

    剑之异魂挥手,将蕴含着第三层到第四层的剑意,融合在一剑之上。

    一剑出,寒风呼啸,剑之所指,心之所往。

    一往无前的剑芒,声势浩大,向着远处的一片山脉横扫而去。

    随后,只闻得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际,回荡在玉虚峰四周。

    青凡终于将剑意悟出,心情也是很好。

    随后,他将剑魂召回。

    “记得曾经,我在翠玲姑娘的画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道意,山的怒吼,镇子的回应……”

    青凡继续沉浸在悟道之内,丝毫不知,四个月之期已至。

    凌风子早在很远的距离,就感受到了青凡所在之地的剧烈波动,跟地震一样。

    随后,他立刻施展秘术,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此地。

    随后他就看着远处,发起了呆,愣起了神。

    他记得很清楚,四个月前,那里还有一片百丈高的冰雪山脉,竟随着地震之后,完全的消失不见,一点碎屑都没有。

    “怎么回事?”

    凌风子随之看向盘膝在峰顶的青凡,想看青凡是否知道地震的原因。

    这一看之下,凌风子立刻张大了嘴巴,他是问道后期的大能,见识极广,此刻也不得不惊讶、震撼、不解!

    青凡所在的玉虚峰,原本很高,是这片山脉中最高的山峰,此刻不知因何故,竟然降低了数十丈,成了周围群山最低的山峰了。

    “化了?不可能啊!”

    凌风子揉了揉眼,发誓方才真没看清。

    “这……发生什么事了?”

    嗖!凌风子一个闪身,就来到了青凡的身侧。

    “大哥,你该醒了,这都四个月了,你还在修炼啊?”

    凌风子撇嘴,看着四周的景色,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大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那些雪山怎么没了?”

    “还有,玉虚峰是不是化了,怎么低了、了这么多!”

    凌风子轻咳,神色略显尴尬,因为青凡还是毫无所动。

    “大哥,四个月了!”

    这声音没将青凡吵醒,倒是把寒龙给弄醒了。

    “谁在那大呼叫,扰了龙爷的美梦!”

    寒龙醒了,语气很不善,开口询问。

    “这里还有人,是谁,给我出来。”

    凌风子立刻眼观六路,随后看向青凡的手腕。

    他掀开青凡的衣袖,立刻惊呼一声。

    “你奶奶的谁啊,哦,龙爷认出来了,你是凌风子,主子的兄弟!”

    凌风子瞪着眼,他从来不知道青凡手腕上的石镯有灵性,还会说话。

    “你不在家好好睡觉,现在跑来干嘛,离四个月还早呢!”

    寒龙说完,便没了动静。

    “这都已经四个月了,我是来喊大哥的!”

    凌风子皱眉,心道不就一石镯之灵吗,口气竟这么横。

    “啥,已经四个月了?”

    寒龙立刻来了精神,再次问道:“你没坑龙爷?”

    凌风子也是没脾气了,他懒得搭理。

    “主子,你该起来了,四个月了!”

    寒龙大喊,其声音惊天动地,将凌风子的耳朵都给震破了。

    “你爷爷的,一个石灵,有这么强吗?”

    凌风子捂着耳朵,一脸难以置信。

    “子,你可别跟主子说我偷懒了,你也别抢龙爷的功劳,龙爷我可是天天在算日子,就等这一刻了!”

    寒龙挤眉弄眼,传音凌风子。

    “这石灵还能传音?难道是问道境?”

    凌风子是彻底傻了,因为只有问道境以上的修为,才能以灵识传音。

    终于,青凡动了一下手指,他从悟道中醒了过来。

    青凡转头,看向发呆的凌风子,道:“兄弟,四个月了吗?”

    凌风子双眼空洞,毫无反应。

    “主子,他傻掉了,你看我的。”说着寒龙传音一句,“子,你敢抢我的功劳,龙爷干死你。”

    凌风子立刻惊醒,他望着青凡,道:“大哥,四个月了,是你手腕上的石镯之灵提醒你的!”

    青凡皱眉,随即看向周遭所发生的一切。

    “这个,兄弟,大哥悟道时,一个不心,把这里的美景给……劈了!”

    青凡也有些发愣,雪山的消失,玉虚峰的融化,其他雪山的裂痕。

    “大哥,你修炼出差子了?”凌风子问道。

    “没有,好着呢!”

    “大哥,你那石镯之灵,是问道境的?”

    “他不是问道境的,你想多了。”

    “那他是……”

    “一条蠢泥鳅!”

    ……

    一路上,青凡将异魂灵力,与本身结合后,又在悟道之上取得了成就,终于踏入了婴变中期。

    “距离归灵境,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