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布道封万虚

    随即,青凡坐在峰顶,灵识查看了一下周围的山势,对左林道人说道:“前辈,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你都无需出手,安心看着就是,若是我的灵力不支,还请你将灵力渡给我。”

    左林道人虽然不太明白青凡要做什么,还是应声道:“可以,但不知友要如何做呢?”

    青凡淡然一笑,也不多言,随即闭上了眼睛。

    此时,在万虚谷内,弘然道人端坐上位,眉头微皱,向着一旁的唐华说道:“华儿,你的话我们都明白了,但为师还要再问一句,你确定那个寒青是归灵初期。”

    “是,徒儿确定那个寒青是归灵境的修为。”唐华低头,神色惶恐,逃回万虚谷的也就他与几个归灵初期的修士。

    弘然道人不说话了,就连坐在下位的季松道人也是闭目不言。

    “这个辈,当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从灵变境踏足归灵境,他是怎么做到的?”弘然道人很不理解。

    “道兄,很可能他是从古修洞府得到了提升修为的灵丹妙药,才能进展如此神速。”季松道人开口道。

    “弟子虽然不知道洞府内最后的事情,但能让一个人短短数月进境如此之快,想来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唐华接着说道。

    弘然道人点头,这些天他一直在想这件事,却没有丝毫头绪。

    就在此时,有人前来禀报,“谷主,巡山的兄弟发现了一股灵力波动,在我西北方二十里外传出。”

    弘然道人道:“那就派人过去看看,是谁在我谷外修炼。”

    “已经有人去了,至今都没有回来。”那人再次说道。

    弘然道人眼睛转动,继续说道:“那就再派些人去看,这等事也来禀报!”

    遣走了那人,弘然道人与数位问道境的大能继续商议。

    此时,青凡所在的雪峰,左林道人从天际落下,他依照青凡的要求,一个人去了其他雪峰,随后放出灵识,以吸引万虚谷的人注意。

    此刻他看着依旧闭目的青凡,不解的摇头,自语道:“他找我来,就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吗?”

    储物袋内的李玉儿此刻也是茫然不解,她没有说过一句话,依照她的想法,青凡已经将她遗忘在储物袋内。

    青凡闭目,眉宇间冰之印记闪现,随着冰晶的出现,一股无声的念力,传遍周围的雪山。

    “以我心意,风雪满天。”青凡口中低语。

    刹那间,周围群山的积雪,仿若是听到了同类的呼唤,慕然一颤。

    声音很轻,不可闻,左林道人站在山峰崖边,他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但青凡仍旧闭目不语。

    风,骤然狂暴,吹落山峰崖边的积雪,飘散的雪,如雾,很好看。

    “封念诀,其意如封。”青凡眉宇间的冰晶印记闪着亮光,再次说道。

    一股强横的灵力,从青凡的身上慕然传出,这股灵力渗透周围群山的山体,传遍八方。

    左林道人轻皱眉头,他方才好像感到一股冷意,从其身飘过,但用心查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有李玉儿,心起波澜,惊道:“难道他,要用悟出的意境,将万虚谷……”

    “昔日,我曾在画中感受到山与镇子的怒吼,风的嘲笑,如果将它变成道术,是不是这样?”

    青凡心中沉浸在悟道之内,他见过的第一幅画,就是咆哮,怒吼。

    “山咆,雪怒,风吼,以我心意,化作道术,风雪冰天。”青凡意识海内,冰魂双手不断衍化,终于将之悟出。

    骤然间,青凡睁开了双眼,他望着远方的万虚谷,双手轻轻的向前推出。

    万虚谷的山,在咆哮,其上的积雪,在怒吼,风,卷起无数积雪,甩入万虚谷。

    一时间,万虚谷内大乱,因为满山的雪不知为何,突然滚落,像极了雪崩。

    弘然道人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常,就他感受,万虚谷四周的群山,有了晃动。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季松站在弘然道人的面前,脸上也有惊容。

    “这是道,冰雪之道,山怒之道,何人领悟出此道,在我万虚谷施展,这是要以群山之雪,将我万虚谷数千人埋葬不成。”弘然道人怒哼一声,立刻飞至半空,灵识横扫,要找出布道之人。

    青凡以归灵境施展封念诀,早已将整座山峰,包括左林道人覆盖在内,问道后期的灵识,根本发现不了。

    轰轰,轰轰!

    群山的雪,宛如有了生命,向着万虚谷内滚落。

    不多时,滚落的积雪便将万虚大殿埋葬,随后又向着周围的房屋蔓延开去。

    此时,万虚谷大乱,一部分人不慎,被积雪埋在其内,也有一部分人,或御剑,或施展秘法,离开了地面。

    “怎么回事,我万虚谷有大阵守护,这雪怎么会滚落?”

    很多人茫然不解,包括一些问道初期的大能。

    道,不是每个人都能领悟而出的,要看机缘与悟性。

    “这布道之人,竟能领悟出此道,真是大才!”弘然道人眼看着万虚谷大半都被积雪吞没,脸色虽然难看,口中却在夸奖。

    下一刻,弘然道人与其余御剑而起的人都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震撼了。

    但凡是被雪沾染的修士,身上都出现了冰霜,短短的一会儿,整个人结了一层冰,他们灵力无法运用,身体无法行动。

    “封之道,冰雪之道大成?”弘然道人有些发呆,一时想不明白万虚谷得罪了什么人,会被人以布道之术,这般毁去。

    “不要被雪沾身……”有人大吼。

    不多时,整个万虚谷,其内数千人,有大半都被冰封,化作冰雕。

    “他们没死,布道之人显然没有赶尽杀绝之心。”弘然道人说道。

    “何方道友,不知我弘然有哪里得罪之处,竟对我万虚谷作出此举。”弘然道人灵识传音,问道后期的大能灵识何其强横,片刻后就被青凡与左林道人听在耳中。

    左林道人一脸不解,自语道:“发生什么了,弘然道人为何用灵识传出此话?”

    青凡冷哼,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遭遇,心中不为所动。

    整个万虚谷,不到一刻钟,就成了冰雪世界。

    弘然道人可以强行用秘法将冰破开,但他没有这么做。他看得出来,冰雪已与冰雕紧密的结合,一旦破冰,其内的人必死。

    “到底是何人?”弘然道人大怒,脸上再没了从容,怒吼道。

    声音传出老远,被一脸茫然的左林道人听到,“发生了什么,竟让问道后期的左林道人如此绝望。”

    青凡双手印诀不断变换,脑海中现出第二幅画。

    “冰室如牢,其意自封,人在方内,滴水囚心。”

    随着青凡的意念,万虚谷内,冰雕中的人,赫然出现了茫然,他们不再有挣扎,不再有惊惧,他们闭上了眼,宛如囚牢中的人一般,默默承受着孤寂。

    问道境以下所有人,皆被冰封,包括唐华。

    弘然道人望着手中的基业,仰天狂怒,他发誓要找到布道之人,亲手将之灭杀。

    万虚谷,除了问道境以上的大能,俨然成为一片死谷。

    左林道人茫然,他也没听到青凡需要自己的灵力,但不明白远方的万虚谷内,弘然道人为何一直传出怒吼。

    就在此时,青凡睁开了眼,道:“前辈,我的灵力用完了,还请……”

    左林道人立刻将自己的灵力注入青凡的体内,道:“友,万虚谷好像发生了大乱,你知道为何吗?”

    青凡没说话,当他有了御剑的灵力后,他站起身拜谢了左林道人,道:“前辈助寒青良多,请容我一拜。”

    “别,我啥也没做啊!”左林道人将青凡扶起,茫然的说道。

    青凡洒脱一笑,也不解释,道:“我要离去了,等有朝一日,我问道之后,会再来昆仑中部,寻前辈论道。”

    “一定要来。”左林道人大笑道。

    随后,青凡也不管左林道人看向万虚谷方向的疑惑,一个人御剑离开了雪峰,他辗转数个方位,终于避开了弘然道人的灵识。

    万虚道上,青凡踏足其内,他转过身,遥望着群山。

    “我会再回来的,等有朝一日我可以独对万虚谷主,我会将那些被冰封的修士放了,给他们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