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战逸峰子

    青凡回头轻点,对那名守门的弟子道:“这里交给我,你封好山门就是。”

    随后,青凡也不待他说话,一个人向之前落在地面的雪龙山的归灵修士冲去。

    “我得赶紧禀报宫主。”那人立刻听从青凡的命令,再次封好山门。

    “你是何人,敢替天寒宫出头?”雪龙山为首的一名归灵中期修士怒道,在此人站出后,立刻有八名归灵初期的修士将他簇拥其中。

    青凡扫视着九人,笑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不是要冰源兽吗,它就在我手里。”

    归灵中期修士阴森一笑,道:“很好,你的相貌的确与曹力描绘的一模一样,既然如此,你就受死吧!”

    “摆阵。”归灵中期修士大袖一甩,对其余八人说道。

    “师兄,他只不过是个初期修士,用得着摆阵吗?”有人开口,对青凡的修为很不屑。

    “别看他是初期修士,此人不可觑,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的一缕魂息,是中期修士独有的,我断定此人之前杀过归灵修士。”

    青凡也不明白他们在讨论什么,他将玄魂幡内的一缕魂息散出,想来那人也能感受的到,对他来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更好。

    青凡不愿杀人。

    八人闻言,立刻分散四周,将青凡围在中央。

    “冰雪大阵,起。”归灵中期修士怒喝一声,双手向天举起,随后在他的双手内,出现冰寒幽光。

    其余八人也是如此,短短的时间,八人气息交融,大阵骤然摆好。

    青凡皱眉,他扫视着闭目的八人,感受着大阵的杀意,叹了口气。

    “我不愿动手,你们偏要动手,既如此,休怪我心狠。”

    青凡将手中长剑插在地面,随后盘膝坐下,周身散出幽光,一股比之大阵散出的冰寒之气还要强烈数倍的寒意,骤然散出。

    “封念诀,一念封魂。”

    刹那间,雪龙山的九人心神动荡,所设的大阵立刻有了崩灭的迹象。

    归灵中期修士立即吼道:“诸位师弟快散开。”

    为时已晚,青凡的封念诀立刻封印八人的心魂,随后将他们封在冰中。

    青凡睁开双眼,扫视一眼八座冰雕,随后看向归灵中期的修士。

    “你别得意。”归灵中期修士手中现出灵识玉简,他狠狠一捏,玉简立刻崩碎。

    御灵宗修士后方三十里外的空地上,有两个人,一名男子脸上有淡雅笑容,身穿白衣,他身材修长,精致的五官与白皙的面庞,看上去很文雅。

    他的身后站着一袭黑衣的男子,诡异的是,这男子的脸上有一道疤痕,形似刀伤。

    “天寒宫的事也算了结,此次回山后,我就要将那名叫翠玲的女子明媒正娶,让她做我逸峰子的双修伴侣。”

    “这女子也真是奇才,所画的一幅画竟蕴有道之真意,可惜此女是一凡女,否则也势必会被瑶池圣境收为入室弟子。”逸峰子欣赏着雪景,神色极为悠闲,对身后的刀疤男子说道。

    “主人将她收为侍妾,是她的福气。”刀疤男子开口。

    “胡闹,我是要她做我的妻子,可不是什么侍妾。”逸峰子轻甩长袖,驻足训斥刀疤男,随后脸上仍含着笑意,再次踏步。

    正在此时,逸峰子的脸上有了变化,道:“我交给付印师叔的灵识玉简,已经被他捏碎了,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如此也好,收拾了天寒宫,就再也没人敢与我雪龙山作对,八脉论道后,我逸峰子的名字定会出现在昆仑榜的前三名,到时就有资格进入昆仑仙境,成为其内的入门弟子,或许还有邂逅昆仑圣女的机会。”

    逸峰子嘴角轻笑,脑海中幻想着成为昆仑仙境弟子后的一切机遇。

    “黑刀,你再随我走一遭天寒宫吧。”

    说完此话,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他们乘坐在飞行法宝之上,向天寒宫飞去。

    飞行法宝没有御剑快,但却格外的悠闲,不用耗费一点灵力,逸峰子取出酒具,沾沾自饮。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天寒宫,逸峰子收起飞行法宝,缓步而行。

    御灵宗的弟子低着头,向两边退开,让开了一条路。

    十几个呼吸后,逸峰子就来到了付印的身边。

    “逸峰,你观此人的修为,能否将他杀了。”付印也不多说,开口就让逸峰子动杀手。

    青凡盘膝坐在地上,他是真没有杀人的念头,此刻看到眼前出现的白衣男子,他舔了下干裂的嘴唇。

    一眼,青凡就认出了白衣男子的身份,只因天寒宫内绘有其他宗派的一些天骄的画像。

    “逸峰子,半年前归灵初期,半年后归灵后期,果然是个天骄。”青凡心中涌现战意。

    “天骄啊,不知我如今的实力与这些宗派的天骄差了多少?”

    逸峰子脸上笑容不减,他迈步走向青凡,随后站在他的三丈之外。

    “你就是寒青?速速将冰源兽送出,然后将我的岳父大人请出来,我或许看在他的面上,饶你不死。”

    青凡闻言,神色微愣,心道此人一见面就要冰源兽,还要请他的什么岳父大人。

    沉思后,青凡立刻恍然大悟,他站起了身子,将插在地上的千真剑拔出,指向逸峰子,冷声道:“是你命人将翠玲姑娘掳走的?”

    逸峰子淡笑道:“掳?呵,我是请她到我雪龙山做客,而且她也答应做我的妻子。你此话,我是真没听明白。”

    “杀。”青凡没有多说,心中涌现杀意,此人行径,触及了青凡的怒火。

    “一言不合就动手,如此正合我意。”逸峰子随手取出法宝,是一把仙剑。

    见两人动手,付印身后,那名刀疤男子探出身子,他的眼中闪着精光,如一头凶兽般,盯着猎物。

    青凡与逸峰子一经交手,立刻察觉出自己与此人的差距。

    青凡的剑势很稳,如黄河之水一般,绵绵不绝,在被动防御。

    而逸峰子也是心中微震,他感觉到所有的攻势,都被眼前其貌不扬的青凡施展的那股以柔克刚的剑意抵挡。

    “好剑诀。”逸峰子开口,随后开始变化剑诀。

    “你也不错,但今日,你必死。”青凡冷笑一声,也随之转变剑诀。

    逸峰子眼中不再有轻视,能领悟出稳如山,柔如水的剑意,这等人物,即便境界比他低,也不得不令他谨慎对待。

    “剑之道,如山,如水,如天地五行,剑道之长,五行长歌。”

    付印脸有笑意,对刀疤男子道:“想不到此人竟能令逸峰施展出五行剑诀。”

    刀疤男子面无表情,道:“能死在主人的五行剑诀下,也是他的荣幸。”

    青凡一剑斩出后,身影立刻后退,他在逸峰子的剑中,有了一丝感悟。

    但眼下,可没有时间让他领悟剑诀。

    剑锋交汇,碰撞出点点火花,青凡再次施展出引之剑意,将剑如山的厚重之力卸去十之六七。

    “寒青,想杀逸某,你有那个资格吗?”逸峰子冷笑。

    此时,天寒宫的山门大开,云水道人一步踏出,来到了青凡的身后。

    “你回来了……你真的到了归灵境?”云水道人第一句话说明青凡遵守约定,回来参加八脉论道,第二句话则是对青凡修为境界的惊诧。

    “是,我回来了,宫主先等下,待我杀了逸峰子,再回宫与你长禀。”

    “你一个归灵初期如何能杀得了逸峰子,速速与我回宫,等八脉论道开始的那一天,瑶池圣境会亲手阻止八脉间的一切争斗。”

    云水道人之意便是暂避其锋,一切等八脉论道后,借瑶池的力量对抗雪龙山。

    “抱歉,今日,他必死!”这是青凡的决心。

    “寒师弟,你听云水伯伯的话,回宫吧!”说话的人是王珊,她不顾云丽老妪的阻碍,来到了云水道人的身后。

    “这两个受伤之人敢出天寒宫的大阵,真是找死。”付印脸上阴森一笑,立刻挥袖,传达命令。

    “我是看在翠玲的面上,才没有对他动杀手,你们敢踏出天寒宫,真是寻死。”逸峰子摇头,他望着云水道人,眼中很平静,没有一丝杀意。

    “不好,云水伯伯,你快走。”王珊运用全部灵力,将云水道人推向天寒宫。

    嗷吼!

    一声惊天的怒吼,在王珊将云水道人推出后,慕然响起。

    “冰天应龙阵,起。”

    变故陡生,在付印的指挥下,御灵宗内仅有的一名归灵后期修士,现出身形。

    “付道友,依照你的吩咐,曹某再次将大阵激活。”那人抱拳说道。

    “曹坤道友,多谢了,不过可惜你的度太慢了,让云水道人逃了。”付印说道。

    青凡望着头顶依靠灵力不断聚合而成的庞然大物,眼中有了震惊。

    “师弟,你为何不听云水伯伯的话,你这样,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王珊上前,拉住青凡的衣袖,轻声开口。

    王珊望着青凡疑惑的目光,解释道:“这是雪龙山的护山大阵,此阵一出,堪比问道后期的大能全力出手。”

    王珊看着青凡凝重的神情,再次道:“这不过是大阵的半成威力,若是全盛的冰天应龙阵的话,可以召唤出冰天应龙现身!”

    青凡沉默,对他来说,这倒是则秘辛,难怪雪龙山有堪比瑶池圣境的实力。

    “你别怕,看我的,我带你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