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怒起

    青凡的声音很轻,也很凝重,他的身后,有数丈高的冰墙从地面刺出,封了两人的退路。

    短短的时间,冰天应龙的虚影显化。

    青凡心有震撼,就他所见,这大阵之灵,的确有应龙的形体。观其背,生有双翼,头大而长,有如冰晶一般的鳞片包裹周身,尾部极长,摇晃下,荡起一股扑面的寒流。

    嗷吼!应龙音震九霄,双翼轻展下,刮起一股寒风,其力道之强,令人生畏。

    “就是它,杀了两位长老,也是它,将云水伯伯三人打成了重伤。”王珊轻声开口,有青凡在她的身旁,她的心中,反而没有那么怕了。

    青凡闻言,心中顿时大震,他转过头,目中有一抹厉芒,沉声问道:“你是说,为了我的事,已经战死了两位长老?”

    王珊望着青凡的目光,心中也是大惊,她还是头一次看到青凡眼中浮现出这般浓浓的杀意,下意识的说道:“是啊,他们要我们交出什么灵兽,两位长老出宫寻他们理论,却死在了雪龙山的伏击下。”

    青凡沉默,他闭上了双眼,深深的呼吸,抬着头,望着云空,也不在乎冰天应龙的怒吼,他的心中,有了茫然。

    “灵兽,灵药,但凡能够提高实力的一切,都会让人觊觎,青凡啊青凡,你为什么总是看不透呢?”

    “还是实力不够强,若是强的话,他们又怎敢杀天寒宫的人!”

    “若你是问道后期的大能,谁敢出手索要属于你的一切。”

    “若你的实力够强,万虚谷的人又怎敢一直派人追杀,抢夺涅灵经,冰源兽!”

    青凡睁开双眼,轻声道:“是啊,我现在的实力不够强,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等付出代价。”

    “我青凡发誓,在今日,要让你等,死在天寒宫的山门前,要用你等的血与骨,祭那些战死的人。”

    听说青凡的低语,看着他脸上浮现的冰冷,王珊整个人愣了一下,心中疑惑,“谁是青凡?哪个青凡?是你吗?”

    “我带你去杀人!”

    青凡再一次向王珊说道,这次的语气,王珊听得出,比上一次,更冷。

    天际,冰天应龙的虚影怒吼,在付印的命令下,冰天应龙开始进攻。

    这些,发生的很快,只有短短的十几个呼吸,青凡的眼中,没了茫然,有的,只有让人畏惧的杀意。

    “杀到你们心寒,杀到你们后悔。”

    “何为正,何为邪,我愿以心对人,对事,却总是被强加一些痛苦。”

    “修仙者凭机缘得一切,看来,是错的,修仙者应该凭心智,实力,才能问鼎仙道之巅。”

    “以往,我不能修仙,只愿安心修炼,做个剑侠,仗剑除魔,行侠于天地之间。”

    “我能修仙了,异魂完整了,身边发生的一切,却总是事与愿违,得到的,是一件件令人心痛的消息。”

    “我为什么总是看不透,我早该想到得,早该的,若是早早想到,就不会有人因我而伤,因我而死。”

    青凡的手被王珊抓在手中,王珊清晰的察觉到青凡的手,在不停的颤抖。

    “天寒宫,因我而伤,其内之人,因我而死,我不该因心痛而杀,应该为杀而杀。”

    青凡搂着王珊的细腰,身影动了,他心里有股怒意,将千真剑抛向天空,以心念御剑。随后,他翻手间取出了玄魂幡,将之抛向云空。最后,青凡看向了手腕之上,那里有一石镯。

    “喂,这么久了,你不是一直想展露身手吗,去将天上那头虚幻的畜牲灭了,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石镯之上,立刻有幽光闪过,寒龙眨巴着眼睛,问道:“主子,你总算让龙爷我出马了,别说是它是虚幻的阵灵,就算是实质的应龙,龙爷也能把它干死。”

    青凡手腕的石镯消失了,在他的头顶,有一道幽光闪过,那是一条三寸大的石龙。

    王珊的眼中望着悬浮的千真剑,沉浮的暗红色魂幡,一条由石镯变化而成的三寸石龙,不由得发了呆。

    “寒青,青凡,师弟……这些……”王珊口中低喃,很难以置信。

    眼下,不但王珊发了呆,就连天寒宫山门前的云水道人,脸上都有了惊诧,原本他一直在关注青凡,可冰墙的出现,阻碍了视线。

    于是,云水道人立刻散出灵识,很快就看到了青凡所展露的实力。

    “那剑是什么剑,那幡又是什么幡,那条三寸长的石龙,又是什么灵兽。”

    云水道人低声开口,立刻被云丽与赵苍追问,到底发现了什么。

    “你们自己看啊,说不定眼下真会出现什么转机。”云水道人不满。

    “我们现在要是能施展灵识,还用问你吗?”赵苍长老开口,他们受了重伤,没有几个时辰的修养,是无法散出灵识的。

    另一边,逸峰子原本镇定的脸上,在看到青凡的两件道器后,立刻有了变化。

    “那是道器,观其表面流光,应是六阶以上的道器,这么强的道器,非问道大能不能拥有,他是如何得到的?”

    付印也是难以置信,两件道器的出现,立刻让他有了慌乱,他强自镇定,立刻开口道:“用大阵将他轰杀。”

    这些瞬间发生,冰天应龙仰天长啸,双翼轻展,极长的龙尾向着青凡横扫而去。

    “兄弟,你大哥在这等你很久了。”寒龙周身光芒闪烁,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摇身一变,化作本尊,一条百丈长的惊天石龙。

    寒龙龙尾横扫,一招神龙摆尾,重重的拍在了应龙虚影的身躯之上。

    响声惊天,应龙虚影立刻出现了涣散,而御灵宗的群修,有大半都吐出鲜血,神色顿时萎靡。

    应龙大阵所需要的灵力,完全是御灵宗群修的本命灵力提供,应龙虚影伤,群修则伤。

    “一头傻大个,也敢跟龙爷相提并论!”寒龙大笑,根本没将一头问道境的阵灵放在心上。

    青凡身影在群修间闪现,仅仅的数个呼吸,他已斩杀了百名御灵宗之修。

    青凡一直关注着天空的大战,见寒龙一击得胜,心下点头。

    王珊望着半空石镯变化而成的龙,仅仅一击便将问道后期的应龙虚影打的涣散,令她意外极了。

    “天哪,师弟的随身石镯,都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

    青凡身影穿梭在群修之间,他以指代剑,施展御之剑意,一指凌空,千真剑如有了意识一般,一路疯狂横扫,死在其下的修士,更多。

    这些身死的修士血肉,立刻被玄魂幡射出的暗红之芒扫中,将之收取其内。

    “付印道兄,你快阻拦此人,我御灵宗的人死的过多,应龙大阵会有毁灭的危险。”御灵宗的归灵后期修士神色焦急,提醒道。

    “逸峰,速速将他杀了。”付印立刻开口。

    逸峰子也被青凡的道器与天空的百丈石龙震撼了心神,闻言立刻将青凡拦了下来。

    “你的对手在这里,你杀御灵宗的人我不管,但你不该杀我雪龙山的人,现在,你就受死吧!”逸峰子寒声开口,随手招呼脸有刀疤的男子,道:“黑刀,与我一起将他灭杀。”

    “是,主人。”黑刀应声后,周身内敛的气息立刻爆发,竟也是归灵后期的境界。

    “一名仆从,也是归灵后期?”青凡皱眉,但也不将之放在心上。

    青凡随手一招,玄魂幡立刻变,化作流光,飞入他的手中,随即将之交给王珊,开口道:“你心些,玄魂幡阴诡莫测,内有我炼化的一道幡魂,乃是十条归灵后期修士的灵魂融合后所化,你可将它唤出,可保你无恙。”

    王珊接过玄魂幡,担忧道:“那你呢,你怎么办?”

    青凡淡然一笑,道:“我去取他人头,祭两位长老与死去的人。”

    王珊道:“你要心。”随后她召唤出玄魂幡内的幡魂。

    望着浮现而出的幡魂,王珊面容立刻失色,只因其幡魂的形貌煞是难看,宛如幽冥厉鬼一般。

    幡魂在王珊的操控下,立刻爆发出一股问道初期的实力。

    “问道境的幡魂?”王珊震撼,她却不知,这只是青凡所杀之修的魂魄炼化融合后产生的厉魂,并非青凡炼化的本命幡灵。

    十条归灵后期的魂魄与青凡所斩杀的所有修士的魂魄炼化融合后,终于诞生了一条问道境的厉魂。

    “问道境的幡魂?”付印惊吼一声,再也不管此地群修,立刻施展秘法开始逃窜。

    “逸峰速退,眼下我们不是其对手,来日方长,我们再行商议。”

    逸峰子听着付印临走前的话,眉头皱的很深。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青凡执剑于手,立身挡住逸峰子的去路。

    “寒青,凭你也能拦住我的去路?”逸峰子冷哼,立刻将拦在他身前的黑刀推开。

    “杀。”青凡身影冲出。

    “杀!”逸峰子不听劝阻,持剑于手,也随之杀来。

    两道剑鸣之声,传遍四方,青凡施展出纵横剑意,一剑将逸峰子的长剑斩断,一剑将他的性命了结。

    剑太快,以至于数个呼吸后,逸峰子的身躯还保持着施展剑诀的身姿。

    黑刀见此,身影立刻逃遁,“寒青,你敢杀我主人,我主人的兄长日后定会取你性命。”

    青凡望着逃遁的黑影,冷哼一声,随后他转身,看向之前被他道术所封的八名雪龙山的归灵修士。

    “既然已是不死不休,你们也随着去吧!”青凡叹了口气,挥袖间,八座冰雕连带着其内的人,立即破碎,化作冰块。

    青凡望着大局已定的战场,他再次闭目,抬头望向了云空。

    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心绪终于平静,但与以往终是有了不同。

    王珊将玄魂幡交给青凡,笑着问道:“你是寒青,还是青凡?”

    “我是你师弟。”青凡接过玄魂幡,笑笑不语,随后将逸峰子的肉身收入其内,转身走向天寒宫。

    寒龙归来,再次化作石镯,向着青凡传音,“主子,下次再有这好事,记得叫我,龙爷出马,一个顶一千个。”

    青凡点头,就他估计,寒龙的实力,保守也在问道境之上,说不定是散仙,也说不定是涅灵境。

    随着几道剑芒,青凡斩碎了封闭的冰墙,他的身影,出现在了云水道人的面前。

    “好,你很好。”云水道人大笑,将青凡请入天寒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