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惊雷一梦生死劫

    阴沉的天空,在昆仑山很常见。但乌云遮天,只有雪,而没有风的昆仑山,却是数千年难得一见。

    不知为何,昆仑山忽然间就没有了风,也不知为何,天空的飘雪,比任何时候都要急。

    昆仑山的人,无论是谁,脸上都挂着茫然,他们虽然心底疑惑,但却并未放在心上。

    不过是一场异变的天象而已,对这些修仙者而言,又有什么大惊怪的。

    所以,并没有人将它放在心上。

    ……

    昆仑山的最高峰,便是在昆仑仙境之内。

    而在昆仑之巅上的六个人中,此时有一名年轻的妇人悄然睁开了眼,她皱着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研雪道友,你一梦六百年,有什么事能让你在闭关中苏醒?”清玄子在他的法身归来之后,便一直在等待着慕容紫琼与青凡的到来,所以他并没有闭关。

    雪龙山的开派之祖,与清玄子同为散仙的研雪上人,便是这位看上去很年轻的美妇人,她莞尔一笑,对清玄子道:“也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了一丝心悸之感,但思来想去,委实不明其因。”

    “倒是清玄道友你,不知因何事如此高兴,可否讲来,与我一听。”研雪沉吟后,笑着对清玄子开口。

    “我在前些日子用法身出去了一趟,顺便收了个弟子。”清玄子笑着回道。

    “能入得了你的眼,想必定是一位资质超然的奇才,恭喜了。”研雪抱拳笑道。

    清玄子摆手,笑道:“先别急着恭喜,我的徒弟虽佳,也绝比不上天寒宫的那个寒青,以我所看,假以时日,此子的成就,绝非我的徒儿所能攀比!”

    “能得你如此夸赞,想必他定是惊才绝艳之辈,如此,你为何不收他为徒?”研雪打趣道。

    “不瞒你说,我看得出来,他并没有拜师之意,况且他少年英才,想来也是早有师尊,我又何必强求呢。”清玄子望着远方的飘雪,再次道:“也不知是何方高人,能教出如此佳徒,希望日后,我可与之一见。”

    研雪笑道:“想必此届的昆仑榜首,便是你口中的他了,待他来此之后,你再询问他的出身不就是了。”

    清玄子道:“说得也是,再有几天,他便会跟着琼儿一起来了!”

    研雪闻言,嘴角轻笑,正待开口,随即她面色微变,右手轻抚胸口,自语道:“这是怎么了,我的心为何会如此之痛?”

    研雪心绪不宁,沉默片刻,缓缓站起了身。

    “你怎么了?”清玄子疑惑。

    “不知道啊,我修仙两千余年,从未有过这般强烈的心悸之感,想必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在我的身上。”研雪嘴角溢出血迹,让一旁盘膝的清玄子立刻起身。

    “你看大阵之外的雪,为何会垂直落下,难道是没有了风不成。”研雪望着昆仑之巅大阵外的雪景,眉头皱得更深。

    清玄子闻言,回过头看了一眼,立刻惊呼一声,他一步踏出,身影便到了虚空之中,在亲身感受到的确没有了风之后,他倒吸口冷气。

    “发生了什么,昆仑山……怎会没了风?”

    ……

    异常的天象,有人笑之不理,有人惊魂未定,有人沉默不语。

    而所有的一切,都与躺在雪中的青凡没有一点关系。

    他,已经在这里躺了一天,期间,没有一人来过此地,就算有,也不会有人会发觉雪中埋葬的一具尸体。

    因为积雪实在是太深了,就算埋两个人,只怕也会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

    在青凡的意识海内,十条没有任何意识的异魂重新回到了此地,它们漫无目的的飘散下,其中有一条与岚云花的种子撞在了一起。

    紧接着,那条异魂便被岚云花的种子吸摄其上,刹那间,岚云花青翠欲滴的嫩叶摇荡中,散发出点点青光。

    一道蕴含着生命的流光,映照在了那条异魂之上。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剩余的九条异魂,在飘散中,逐一的触碰到了种子。

    刹那间,岚云花种子上的嫩叶摇荡中,便有了一点枯黄之色。

    随之,十条异魂似有所感,立刻将无尽的异魂魂力转入种子内。

    尤其是冰之异魂,它与种子仿若建立起了某种联系,在无尽的冰魂之力滋养下,岚云花青翠欲滴的嫩叶旁,赫然长出了一缕半寸蓝色叶子。

    蓝叶子长出后,它所吸摄的异魂之力,也随之被它以幽蓝之芒重新转入到了一条异魂之内。

    其后,在魂力与青叶、蓝叶的互补之后,十条异魂终于缓缓的脱离了岚云花的种子。

    它们仍旧飘荡,但却再也没有与岚云花的种子相撞,而岚云花的种子上,嫩叶与新长出的半寸蓝叶的表面上,在流失了很多力量后,赫然都有了枯黄之色,只剩下一点青光与蓝芒相辉呼应,散发着微弱的幽光。

    而后,十条异魂化作烟雾,依旧没有意识,在飘飘荡荡。

    终于,其中的两条异魂,碰撞在一起。

    接着,九条异魂继续飘荡,随后,又有异魂相撞,是八条、七条……三条、一条。

    十条异魂完美的融合归一,随即便静止不动。

    它的身上,有青光与蓝芒相互交织,紧接着,一道无形,但却凌厉无匹的剑之寒芒,散发而出。

    完整异魂的身上,有一条异魂飘离其躯,正是剑之异魂。

    随后,冰之异魂与鬼之异魂也逐渐飘离。

    几个呼吸后,九条异魂完全飘离出融合归一的异魂。

    中央处,只剩下了一条异魂。

    它很不显眼,因为它的身上没有一点值得让人注意的地方,但唯一不同的是,它的眉心间,有着一条歪斜的细痕,看上去邪异又玄妙非凡。

    这条细痕闪着幽蓝色的微弱光芒,而后,微弱光芒随着一道血脉之声的流淌,逐渐的明亮,直到将整个意识海完全映照成为了蓝芒后,它才逐渐的消散。

    这条异魂的眼睛,在蓝芒消散后,蓦然睁开。

    “轰隆!”

    一道横贯天幕的闪电,宛如一条天痕,将整个天空分成两半。

    无数载都没有雷鸣之声的昆仑山,此刻竟响起了轰雷之声。

    这一声雷鸣,完全震撼着整个昆仑山修仙者的内心。

    “这是雷?我莫非耳朵聋了,或者眼花了,昆仑山怎会有雷,怎会有闪电?”

    “那道震天之音便是雷声?那条长线就是闪电?记在典籍中的雷与闪电,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此音只应天上有,昆仑哪得几回闻啊!”

    有人震惊,有人恍然,有人调侃,但没有一人知晓,发生此事的原由。

    雷声过后,风声立刻大作。

    寒风太大了,刮起地面的积雪,形成雪雾,遮掩着一切痕迹。

    在雪地之中,一只手,从雪地内探出。

    “经此大难,我的修为,竟到了归灵后期,雪龙山,我青凡……回来了。”

    对青凡而言,生与死,宛如一梦,既是劫,也是造化。

    雪雾中,一道模糊的身影,迈着沉重的步伐,踏着积雪,走向雪龙山。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长剑,他的头顶,有一杆暗红大幡,他的眼中,有着难以掩藏的冰冷杀意。

    寒龙惊喜交加,对于青凡的死而复生,他很兴奋。

    而李玉儿却是震撼至极,她虽有很多疑惑,但感受到青凡身上散发出的杀意后,至始至终,她都没有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