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相舍利

    风音谷内密林葱郁,遮挡所有人视线,虽有灵识探查,但距离仍是有限。

    谷内有风,而且很冷,吹在密林之间,在这里,却是很动人心弦。

    风,它就像一首歌谣,优雅起伏,耐心寻味。

    没有人去注意这些风,因为进入这里的所有人,都在向风音谷深处的金光所在地冲去。

    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青凡。

    在进入这里三十丈之后,青凡就停下了脚步,因为在这里,他感受着风之旋律,心中顿时有了一丝感悟。

    借助着这股旋律,青凡封闭六识,内敛气息,他寻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开始感悟轩天剑诀。

    片刻后,青凡睁眼,随即又向前二十丈,继续盘膝闭目,感悟剑意。

    此后,每过一段时间,青凡就会移动距离,因为这里的风,每一段距离,所闻所感,尽不相同。

    青凡站在百丈处,他紧闭双目,将双臂伸展,似是在拥抱无形的风。

    “这里的风是因何而起?为何会对悟道大有助益?”青凡低声自语。

    忽然,密林深处冲霄的金光不知为何骤然大盛,金光四散下将整个风音谷完全笼罩在内。

    望着突然的异变,青凡来不及将轩天剑诀第六式完全领悟,就闪身进入到了最深处。

    在耀眼的金光中,一头身高三丈,全身犹如穿了一身金甲的大雕站在一座孤坟前,傲然展翅,在它展翅后,原本带着旋律起伏的风蓦然狂乱。

    “诸位心,这头妖兽实力极强,我们先退。”

    来到此地的周晨等人在见到了金翅大雕身前三丈外命丧此地的飞仙中人,神色蓦然大变。

    “那人是归灵后期,没想到他也死了!”红叶谷的云婷待看清了那些尸体其中一人后,失声惊呼。

    萧雪儿仔细打量着金翅大雕,发现它虽然气焰嚣张,威势极盛,但它并没有离开那座孤坟,略一思索,她开口道:“只要不靠近它三丈之内,就无危险。”

    “阿弥陀佛,我自在寺中长大,却还是头一遭亲眼见到这头金翅雕的。”法觉默念一句佛号,随即对众人说道:“诸位,金翅雕身后的那座孤坟,便是我天音禅寺的祖师释迦尊者的陵寝之地。”

    周晨等人闻言,神色顿时肃然起敬,向着金翅雕身后的孤坟行晚辈之礼。

    “一派之祖,生前何等荣耀,圆寂后竟会孤身葬在此地,着实可叹!”吴斌叹息一声。

    法觉闻言,解释道:“祖师晚年之时,曾领悟出天音禅寺镇派绝学‘天音古经’,将他葬在此地,也是他的遗愿。”

    正在此时,叶仙来到了此地,她望着丧命在金翅大雕手中的数名飞仙部众,眼中有一缕悲意。

    “杀我飞仙者,无论是谁,都得死!”

    叶仙的身后,有人声传来,她转身看向来人,脸上蓦然一变。

    “两位爷爷,你们怎么来了?”

    隐辰,隐星,圣魔宗日月星辰四大太上长老其中两位,他们修仙数百年,早已是问道大能。

    在看到圣魔宗一下子来了两位问道大能后,周晨等人的脸色顿时难看。

    而正在此时,在周晨等人的身后,一声佛号蓦然响起。

    “阿弥陀佛,我无妄山有何等荣幸,竟能让避世不出的圣魔宗日月星辰四位太上长老的两位亲身至此。”此话说完,天音禅寺中也有两名老僧在此出现。

    两人中一人手握一串碧玉佛珠,相貌庄严,脸上不怒自威,另一位手持九环禅杖,怒目相视,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气势。

    “慧明,慧空两位师祖,你们怎么来了?”法觉心知这两位师祖的秉性,没有大事,他们绝不会离开天音禅寺。

    “两名问道大能?”叶仙皱眉,异宝现世,她早已猜测天音禅寺必会出手阻拦,但却没想到出来的竟是两名问道大能。

    “两个老和尚,你们也到问道中期了?”隐辰怒哼,质问道。

    “你们能到问道五层,我等又怎会荒废修为,停滞不前?”慧空回道。

    “如此,还废什么话,开打吧。”隐辰怒极而笑,他取出一件道器,随即出手。

    “仙儿,你出手以影月环将那头扁毛畜生杀了。”隐辰暗中传音,“肖月、梅烟你们阻拦正道那些人。”

    “是!”

    蓦然间,这里发生了一场混战。

    金翅雕双眼望着厮杀在一起的傲雪与飞仙众人,浑然不理,它守在孤坟之前,寸步不离,只要无人靠近,它便不会出手。

    然而,在金翅雕凌厉的双目中,骤然有了一丝惊惧。

    风音谷内,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忽然冷了下来。

    叶仙在肖月等人守护下,身躯逐渐飘离地面,她的面前,影月环寒光流转,一丝丝寒气逐渐四散。

    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影月环的中心,一滴血,从她的指尖滑落,被影月环吸收。

    “怜月,帮我一次。”

    一声只有叶仙听得到的叹息在她的心间回荡。

    “何苦呢?主人!”

    在吸收了叶仙的血之后,影月环白光耀目,寒气顿时大盛,它蓦然升空,悬在风音谷的十丈之上,宛如一轮寒月,熠熠生辉。

    “影月环,寒月旋,明月诉心,谁人怜。”

    叶仙的口中,默念着这句影月环的口诀,她的脸上,在默念完这句话后,再无一丝血色。

    望着悬在半空的影月环逐渐散发的寒气,萧雪儿的脸上终是有了惊容。

    “又是这招?她真不要命了?”场中,关阳在看到叶仙飘在虚空的身影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萧师妹,还请你出手帮忙阻拦她。”南宫羽一剑将一名修士斩杀后,求助萧雪儿。

    “放心,有我在,她这招,无用!”

    萧雪儿持剑冲天,她的眉心间,蓝莲花印记闪着幽光笼罩她的全身,随后,这道幽光将南宫羽等混战到一起的人全部笼罩。

    叶仙望着萧雪儿,而萧雪儿也在望着她。

    白光与蓝芒交织,一个主杀,一个主防。

    没有人知道,萧雪儿与叶仙施展此等秘术,会对自身有多大的伤害。

    如果有人知道,定不会轻易让她们施展。

    金翅大雕眼中惧意更浓,在影月环散发的寒光中,它的三丈身躯,完全冰封。

    待察觉到这一现象,慧空立刻大喊道:“快救它,它不能出事!”

    “她们二人这般,实在是……何苦呢?”关阳没有去在意慧空的话,而是望着半空的两道人影,无奈叹息。

    萧雪儿闻言,顿时会意,待她将蓝芒笼罩向金翅雕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

    “死!”叶仙轻声开口,影月环上蓦然射出一道蕴含毁灭气息的实质光柱。

    在所有人震撼的双目中,这道光柱将金翅雕洞穿,随即去势不减,冲向了金翅雕身后的那座孤坟。

    “轰!”

    一声响,那座孤坟顿时炸开。

    在孤坟炸开,泥土崩散后,孤坟的位置,立刻有一道金光冲霄而起,那头金翅大雕在金光的洗礼后,身躯蓦然化作了点点金光,逐渐虚淡,在泥土中飘散。

    “无相舍利?”

    慧空、慧明看到孤坟中一块闪着金光的舍利,激动的开口。

    隐星、隐辰,两人看到无相舍利后,立刻激动的喊道:“快抢舍利。”

    叶仙与萧雪儿也看到了那块闪着金光的舍利。

    待所有人欲要动手争抢舍利之时,整个风音谷大地蓦然一震,震动后,在孤坟的位置,金光舍利骤然失去了踪迹。

    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一道金色屏障,在孤坟的表面凝聚而生。

    “欲求舍利,入无相幻域。”这道声音刹那间传遍风音谷的每个角落,让所有人知道,想要得到无相舍利,需要进入屏障之中。

    “那里应该是座地下墓宫吧?”有人望着那道屏障,声开口。

    慧空与慧明在听到此话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进入到了屏障之中。

    隐星、隐辰见此,彼此对视一眼后,也进入了屏障之中。

    随即,天音禅寺的一些人也踏步进入。

    “法觉大师?”周晨喊了一声。

    “这是本门圣物,即便是地狱,贫僧都要将它找回。”

    周晨见此,道:“大家同为傲雪联盟,我们都会帮你。”

    说着,南宫羽与吴斌也同时点头。

    “多谢!”

    随即,周晨等人也逐一进入。

    在叶仙的命令下,飞仙的人也走了进去。

    场中,仅剩下了叶仙与萧雪儿。

    “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得逞。”萧雪儿神情冷漠,她将昭心剑还鞘,踏入了屏障中。

    叶仙低着头,目露伤感,随即,她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猛然抬起头,转身。

    “你……是你吗?”

    “是我,我回来了!”

    转眼半年中,萧雪儿与叶仙之间的一场场厮杀,青凡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多少也能猜想得到。

    “我累了……这些日子,我真的累了!”

    叶仙的话,还有她眼中的泪,让现身的青凡心中更疼了。

    青凡上前,将她静静的拥在怀中。

    “别怕,我来了!”

    “对不起,这些日子没有在你的身边!”

    叶仙感受着青凡的柔情,道:“雪姐她……”

    “我看到了,有些事情,不怪你,不怪她。”

    青凡抬头望天,“怪谁呢?命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