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兄弟反目

    凝望着满脸杀气的傲雪众人,青凡的眼中虽冷漠,但他的心,却是很悲伤,因为眼前的这些人,是他曾经所要守护的正道精英,甚至其中,还有他所相识的一些人。

    青凡看都不看手持道器的法觉、云婷、吴斌等人,他的灵识,一直都在远处的南宫羽与关阳身上,他的心中在祈祷上天,希望南宫羽不要插手此事。

    然而当他看到南宫羽与关阳拔出了手中的长剑时,他就已知道,一切,是终归不能避免的。

    青凡默默的低下了头,他的脚步,始终没有停留,他的耳边,还传着法觉、吴斌等人怨愤的叫声。

    “杀了他,我正道岂能容这等叛徒存活。”

    在听到这些正义凛然的声音后,青凡手中的千真剑,逐渐亮了,一缕缕剑气缭绕剑刃之上,有冰冷杀意散出。

    蓦然间,青凡抬起了头,他的眼中,闪过厉色,他的脸上,冷漠无情,他的心,就像是一波清水,在逐渐的凝霜成冰。

    顷刻间,吴斌冲天而起,在他手中,赤霄仙兵内有剑鸣骤起,那是剑灵在咆哮,剑刃之上有火龙虚影闪现。

    凝望着吴斌此刻的身影,所有人的脸上都有莫名的震撼,不是因他的人,而是因他的剑,因为谁也不曾想到,赤霄剑的剑灵,竟是一条火龙。

    浴火之龙,只有在传说中出现过,超脱于世间一切灵兽之上,是唯有五行源兽可以相提并论的仙兽。

    青凡的脸上也很震惊,但他知道此剑的来历,无论是七羽剑、紫华剑、昭心剑、赤霄剑、初寒剑,都是出自通天之手的无上仙兵。

    但青凡偶尔也会怀疑,如果这些仙兵真是出自通天之手的话,那仙华派的镇派之宝‘玄玑剑’,又是出自何人之手呢?

    只有一个答案,那便是这些仙兵,并非出自通天之手,或许是他的随行弟子也说不定。

    青凡微眯着双眼,他在吴斌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这股杀意让青凡心惊,他知道,吴斌是真的要将他置于死地,失神之下,在吴斌的怒吼中,那条火龙剑影夹着毁天之力,呼啸斩来。

    强烈的危机感,让青凡顿时醒悟,他来不及细想,脚尖轻点,对着那条火龙虚影蓦然冲去。

    “一剑凌天裂时空。”

    一剑凌天,这是青凡现在所有的剑诀中,最为凌厉的一式,它是道之剑意,可斩裂时空。

    ‘轰!’

    火龙剑影与青凡的剑意相对后,火龙虚影骤然崩溃,随着崩溃,吴斌整个人骤然从虚空跌落。

    “噗!”他受了轻伤。

    青凡落地后,整个人退后三步,随后像个没事人一样,傲视着傲雪众人,他的强势,让法觉等归灵境的人顿时止住了脚步。

    “那是仙灵,就这么败了?”

    “他那是什么剑诀,怎的这般强大?”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争论,他们对于青凡的实力,有了一丝惊惧。

    能一招将吴斌的仙兵之灵击溃,这样的实力,就算是问道初期的大能恐怕都不能做到,但谁又知道,青凡所悟的轩天剑诀,每一式都有一层剑意,而剑意,却是他所悟之道的根本。

    “这不可能……”吴斌擦拭嘴角的血,盯着青凡,震惊道。

    周晨看到青凡如此强势,心中也是一震,随即,他对手持紫华剑的南宫羽命令道:“师弟,你与吴斌联手,施展冰火双龙诀,杀了他。”

    南宫羽闻言,傲然道:“不必了,我一人都可将他打败。”说完,他又对关阳说道:“关师弟,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你不必插手。”

    关阳闻言,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挂着一丝担忧,道:“师兄,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哼!”南宫羽也不答话,随后走向吴斌,将他手中的赤霄剑借了过来。

    吴斌将剑给了他之后,转身看向周晨,在看到周晨冰冷的神色后,他心中也是一叹:“他想要杀这个青凡,只怕也是为了……”

    南宫羽右手紫华剑,左手赤霄剑,他神色凝重,对天音禅寺与红叶谷的人说道:“此人交给我,你等不许插手。”

    法觉等人自是清楚南宫羽与青凡之间的一些秘闻,仙华派的事情,外人不知,但他们同属正道,早已将个中详情调查了清楚。

    “师兄?”青凡望着南宫羽,心中很是复杂。

    “没想到我们之间,还有今日之局。”南宫羽望着青凡,脸上有一丝惆怅,“你成长的好快,竟然已经到了归灵后期,我有仙兵剑灵辅助灵魂,如今也不过是归灵中期。”

    青凡沉默,他白发轻飘,左手背负身后,没有人知道,他的手指已经刺入皮肤,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心现在有多痛。

    兄弟之情,日夜思念。

    仙华后山数年的相伴相随,一切欢声笑语,在今日,在这无相幻域中,终是要有个了断的。

    “你出剑吧,让我南宫羽看看,你现在能有多强?”在南宫羽的心中,一向资质平庸的青凡,是永远都无法与他这个天之骄子相提并论的。

    南宫羽亲眼见证了道尘收他为徒,他虽有嫉妒,但青凡资质平庸,无法修炼心诀,他也就平息了心中的怨念,但之后,青凡在仙武大会之上的表现,却是让他心中的嫉妒再次生出。

    直到黑山之上,寒山之上,南宫羽对青凡的神秘,也不禁有了怀疑,这丝怀疑,让他心中的怨念不断加深,从而,使得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情意,有了裂痕。

    直到现在,青凡一招就将吴斌打败,所展现出的强势,更是震撼了傲雪众人,让所有人在他的面前,止步。

    南宫羽心底的裂痕,在此刻,已然崩溃,他心中的怨念,滔天。

    “师兄……我怎可能对你出剑?”青凡沉默了很久,出声说道。

    闻言,南宫羽深吸了口气,道:“你能打败吴斌,自然也能赢了我,若你将我赢了,在这无相幻域傲雪与飞仙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不会插手,到时,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倘若你赢不了我,死在我的剑下,我也自会为你亲自守灵三年。”

    听着南宫羽的话,青凡的心更痛了。

    远处,萧雪儿与叶仙站在一起,她望着南宫羽阴沉的脸色,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们是兄弟,我早已听师父提起,但此刻他们相对,我的心中怎会如此悲痛?”萧雪儿低语。

    “师兄?”青凡沉默了很久,对其一拜,“无论何时,你都是我青凡的兄长,我希望,在你心中,我也是你的弟弟。”

    “笑话,你在黑山之上,为那魔教妖女差点身死,你在仙华门前,救了祸乱天下的白骨仙,发生的这些种种,无不证明了一点,你,非我正道。”

    南宫羽的话,字字诛心,尤其是他最后的四个字‘非我正道’,青凡听着,嘴唇微颤,他的心,宛如被一颗巨石瞬间砸碎。

    “是啊,我非正道!”青凡默念一声,随即取出了千真剑,“师兄,你且当心了。”

    南宫羽见此,脸上傲然一笑,道:“正当如此。”

    蓦然,南宫羽双手的两柄长剑,同时发出了一声剑鸣,他双剑持天,借着仙兵之力,整个人缓缓升空,他盯着身下的青凡,眼中尽是傲然。

    “冰、火、双龙、斩!”南宫羽周身缭绕着冰与火两重灵力,他怒啸一声,双手同时斩出剑芒。

    “吼!”两声龙吟震天,一白一红,寒气与炎气相互交织,向着青凡,蓦然冲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曾想到,南宫羽手中长剑的剑灵,竟然也是一条龙,而且还是一条冰龙。

    “他们仙华派怎会有如此强大的仙剑?是何人所铸?”法觉与云婷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疑虑。

    “在此剑诀下,他必死无疑。”

    “不错,仙华派大义灭亲,真不愧是我正道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