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夜空美,美人心!

    冷月高悬,寒星点点。

    抬头,遥望着天边寒星冷月,心中最初想起的是什么呢?

    这一刻,青凡与叶仙二人躺在草坪上,彼此望夜无言,他们的手,却是紧紧握在一起。

    此刻,在叶仙的手腕处,影月环上突兀散出一缕柔和寒光,可是,对此现象,沉浸在回忆中的二人并没有任何察觉。

    ……

    夜空下的云青山脉一片宁静,而在山巅处,仙华派那一片琼楼玉宇中,也是有很多人彻夜未眠。

    云霄阁外的广场之上,伴着寒星冷月,缓步走来一名绝美女子,她,是萧雪儿。

    “萧师姐,您又来了?”守卫云霄阁的两名新入门的年轻弟子见到这位名动整个仙华派的绝美佳人来此后,立刻上前施礼。

    萧雪儿美目在二人身上擦过,凝视着云霄阁的大门,驻足许久后,方才说了一句,“那里面的人……还没回来吗?”

    “师姐,您说的可是掌教师伯?”一人见到萧雪儿投过来的目光后心中一惊,慌忙低下了头。

    “……是!”萧雪儿见此人神色,心下了然的同时,默默叹了口气。

    “萧师妹,你又来云霄阁看望师尊他老人家有无归来?”萧雪儿身后,周晨的声音徐徐传来。

    “参加周师兄。”

    “二位师弟无须多礼,你们先下去吧。”周晨含笑摆手。

    “是。”

    待得二人走远,周晨转身,含笑面对着萧雪儿。

    “听说了吗?我们仙华派的这位周大师兄倾慕咱们这位萧师姐很久了。”

    “早听说了。”

    “那你可知现在的周师兄已经是问道境大能了,想必假以时日,这掌教之位定是非他莫属啊。”

    “这倒是,不过咱们这位萧师姐也是归灵后期了,踏入问道境也是迟早的事。”

    “像他们这样的青年才俊在正道中都找不到几个,周师兄温文尔雅,待我等如同兄弟,萧师姐容颜出众,他们若是结成眷侣,在正道中定会被传为一段佳话。”

    二人虽是走得远了,但对身为大修士的周晨与萧雪儿而言,他们的话仍是被其听入耳中。

    饶是如此,萧雪儿面色依旧未变,她凝视着周晨,始终保持着沉默。

    “呵呵。”周晨眉宇轻皱复又平缓,笑道:“师妹……”

    “既然掌教师伯未归,雪儿来日再来拜访。”萧雪儿转身,欲要离去。

    “师妹,你这些日子一直在后山祖师祠堂,殊不知两堂的长老师叔们已经为此事找了我很久了,而我代为管理仙华,这件事情你可想说些什么?”周晨含笑道。

    萧雪儿闻言止步,她沉思片刻后,未曾转身,道:“雪儿不想说什么。”

    正在这时,夜色中走近数道人影,这些人中有萧雪儿的师姐沈琳,有南宫羽,有吴斌与关阳。

    “南宫师兄,你们拉我来究竟是为了何事啊?”关阳跟在几人身后,低声向南宫羽询问。

    “咦?雪儿师妹?周师兄?他们怎么在这里?”关阳待看清二人后,下意识摸了摸头。

    “师姐?南宫师兄?你们这是?”萧雪儿见到几人后,秀眉轻皱。

    沈琳上前握着萧雪儿的手,笑道:“自然是等你回来了。”

    “你们……”萧雪儿一时无语。

    “这几个月以来,你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下后山来此寻掌教师伯有无归来,师姐为了见到你,可是等了好久啊!”沈琳说道。

    “见我?”萧雪儿感受着沈琳手上传来的温暖,道:“抱歉!”

    萧雪儿脑海中浮现这些日子以来与飞仙之间的所有,平日间她也是居住在后山祖师祠堂,对于眼前的这位大师姐,她确实已经有很久不曾见到了。

    南宫羽上前,含笑看着二女,道:“萧师妹,这次你可不能再去后山了。”

    “为什么?”萧雪儿皱眉,饶是她已经清楚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但是第一个开口说此事的却是南宫羽,这一点让她颇为诧异。

    “自然是我们仙华派的门规了。”沈琳开口,接着说道:“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你居住在祖师祠堂的事情为咱们这位大师兄惹了多大的麻烦。”

    周晨笑道:“这倒是没什么,只是静心与宁神两堂的那些师叔们为此事可是找了我很久了!”

    “不管怎么说,若是没有周师兄,萧师妹肯定要受两堂的那些老家伙们的处罚了。”吴斌在此时开口。

    关阳站在一旁,他现在多少明白了南宫羽与吴斌强拉着他来云霄阁的目的了。

    萧雪儿扫了一眼吴斌,斟酌后转身对周晨抱拳,道:“雪儿多谢周师兄了。”

    “没什么,萧师妹了解师兄的这份情意就够了。”周晨颇为满意现在的这个结果。

    “可是,无论如何,雪儿还是要去后山的。”萧雪儿轻咬着银牙,神色中带着坚定,面对着周晨。

    “师妹,你这是为难周师兄啊!”沈琳上前,想要劝阻萧雪儿。

    “不行,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萧师妹你如果再这么下去,不但是你,周师兄也定会受你牵连,被古华师祖责罚。”吴斌立刻出口说道。

    “关师弟,你也劝一下啊!”南宫羽在一旁暗中对关阳说道。

    “我?劝她?”关阳摸了摸头,脸上很难为情。

    “开玩笑,眼下局势一边倒,如果我现在出口劝阻的话,那么日后我该怎么面对他?”

    关阳眨了眨眼,蓦然抬头看向夜空,望着夜空,他轻声笑道:“今晚的夜空怎么这么美?”

    这一幕,立刻让南宫羽的脸色黑了下来。

    周晨看了一眼关阳,而后抬头看向星空。

    萧雪儿同样抬头,望着无垠的夜空,她低声喃喃:“孤星冷月寒我心,你世所离别,心中苦楚,我知,可你,在何方?”

    “师妹的话,做师兄的怎么听不懂呢?”周晨神色蓦然转冷。

    萧雪儿的声音很轻,只有她一人听闻,可是周晨身为问道大能,还是轻而易举的听闻此言。

    萧雪儿转身看了一眼沈琳与南宫羽,尤其是在南宫羽的身上多停留片刻,道:“没什么,雪儿很累了,先回去了。”

    “你还要去后山?”周晨皱眉说道。

    “是,两堂师伯如有责罚,请周师兄到祖师祠堂寻我。”

    萧雪儿走了,背影萧萧,有些孤独,同时,心里也很苦涩。

    “师妹……”沈琳大喊一声。

    南宫羽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在其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方才让她冷静了下来。

    “周师兄,你看这……”吴斌望着萧雪儿的背影,侧脸看向周晨。

    周晨目光深邃,透着一丝寒冷,摆了摆手,道:“此事暂且作罢,你们都回去吧!”说完,他便当先离去。

    关阳始终抬头望着夜空,他一听周晨的话,神色立刻露出恍然,道:“周师兄怎么走了,你们看,夜空下有流星划过啊,我要赶紧许个愿。”

    对于关阳的话,南宫羽与沈琳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去。

    吴斌对其冷哼一声,独自离开。

    夜空美,一颗流星划过后,关阳便闭目默默在心中许下了心愿,对于几人的离去,他没看到,也不在乎。

    ……

    后山山道上,萧雪儿神色黯然,她紧握着双手,直到走到祖师祠堂前见到了恩师玉静,她无声张口,随后低下了头,默默走过,来到了溪旁。

    抬头,望着天边寒星冷月,萧雪儿拔出了昭心剑。

    站在远处,玉静望着萧雪儿舞剑的萧瑟身影,她默默叹了口气。

    “如果没有青凡那孩子的祖上给出的地图,今日这云青山脉能不能有仙华派都是未知……”

    玉静自语一声,目光遥遥望向了隐在冷月寒光中的星森。

    星森深处,幽谷之中,道尘踏空而来。

    十字岔路处,道尘驻足片刻,他的身后是寒冰洞所在,另一边,一处是寒潭,一处则是韩落阳的埋骨地。

    这最后一处,便是道尘的目的地。

    说起这最后一处,曾经的青凡与萧雪儿初来此地时,青凡脖子上挂着的半截青玉佩便对此处作出反应,可是当时的青凡并没有踏足此地。

    直到道尘成为地仙之后,方才将整个幽谷探寻了一遍,他也为此找到了寒冰洞,可因器灵心儿的离去,寒冰洞内早已变成了一座普通的山洞,洞内虽仍是有不化寒冰,可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灵力。

    几个呼吸后,道尘驻足,他凝视着眼前,目中隐现精芒。

    此地,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了,当他发现此地后,每隔一段时日便会亲身至此。

    他的面前,是一片约有百丈方圆的空地,而在空地中心处,则有一座人形巨石像。

    此石像身高九丈九,雕刻的是一名男子,这男子栩栩如生,也不知是何人所雕将之放在此地后,至如今仍无一人过问。

    而让道尘触目惊心的是,这石像男子闭目抬头望天,脸颊上似有泪痕划过,他如伟岸般的身姿似是曾经肩负了所有,他的左手中,却是垂着一把巨斧。

    “盘古大神……”

    道尘低声喃喃,他不知此石像所雕为谁,但也是在他第一次看到此石像后,口中便不由自主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盘古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