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仙华劫 四

    前山,漫天的虚幻剑影势如雨下,其每一道剑影都蕴含着一名问道后期大能的绝强一击。

    在这般凶猛攻势下,魔教诸宗弟子也是伤亡了不少。

    见此,山门外的风火道人与花妙音在叶秋尘的命令下加入了战场。

    二位问道后期大圆满的大能加入后,形势立刻出现了一边倒的逆转。

    见此,仙华派老一辈的大能立刻就坐不住了。

    短短的盏茶功夫,虚空高悬的虚幻巨剑的虚影也是在山势灵力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出现了消散的趋势。

    “古华师兄,那二人实力太强,门下弟子不可能是他二人敌手,师弟我……先去了。”

    “师兄,我也去了。”

    “乾阳,乾海,心点。”

    古华真人嘱咐一声。

    “放心吧。”

    “嗖。”

    两道流光蓦然冲出,与一些年轻弟子一起浴血奋战。

    一旁,青岩长老望着远处厮杀的双方,神色露出不忍,道:“师兄,还是将玄玑古剑请出来吧,不然我派死去的人会更多啊!”

    古华真人深吸口气,没有说话。

    青岩见此,再次道:“师兄,我也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古华真人点头,道:“那些人最弱的都是归灵境,你修为高,多护着乾海他们。”

    “是。”

    青岩长老闪身冲出,加入混战。

    “杀。”

    三位殿主与三阁阁主彼此相视一眼,蓦然冲出。

    而年轻一辈的南宫羽,吴斌,关阳,齐宏,裴玉等人也是各自取出仙兵道器迎战诸多问道大能。

    不多时,新加入的力量立刻让整个局势白热化。

    南宫羽与吴斌二人双剑合并,共同施展冰火双龙斩,一下子便将气势如虹的风火道人压了下来,彼此间打得不分胜负。

    另一边,吴斌手持赤霄剑,长笑中手起剑落,浴血杀敌。

    齐宏与裴玉修为相对低些,只因他二人没有前往无相幻域,没有得到释迦金身试炼的这份机缘。

    饶是如此,他二人跟随者三殿殿主与三阁阁主仍是将花妙音带领的四名问道初期大能拦阻下来。

    这一战,仙华派诸多建筑尽毁,场面说是血流成河也不为过。

    “杀尽强敌,扬我仙华!”

    “我辈修士,何惜一战!”

    “奶奶的,老子杀了一名问道大能,值了。”一名归灵后期的仙华弟子将一问道初期的受伤男子斩于剑下,高喝一声。

    “杀,战强敌,扬我仙华。”

    一时间,随着不知从哪个角落传出来的话语,使得仙华弟子斗志再被点燃。

    山门外,叶秋尘遥望着青天白云,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身后,黑纱蒙面得到男子低头闭目,看其神色,同样不知在思虑着什么。

    天空中,一群飞鸟翱翔,在感受到下方冰刃传出的寒光后,立刻四散飞逃。

    叶秋尘深吸口气,他扫了一眼前方的浴血战场,终于是踏出了一步的同时,三寸大的唤魔鼎出现其掌心处。

    唤魔鼎一出,在叶秋尘心念间蓦然变大化作一尊三丈巨鼎,他长发无风飘动,身躯也是跟着悬空出现在唤魔鼎上方三尺处。

    一时间,随着叶秋尘体内修为不断攀升,唤魔鼎鼎壁处也是跟着现出了道道神秘的血色铭文。

    铭文一现,唤魔鼎气势陡然剧变,巨鼎鼎口处有血芒喷吐的同时,一股无形的血煞之气也是随着刮起的旋风飘入仙华派。

    在这股血煞之气弥漫下,仙华派众多修士神色立刻剧变,挥出的长剑都有了缓慢。

    反观魔教诸人,在这股血煞之气的作用下,他们已经萎靡的身躯像是在瞬间补足了体力一般,动作比之方才更为迅捷。

    这一幕,立刻让云霄阁前的古华真人倒吸口冷气。

    “好诡谲的魔器……”

    古华真人心中思虑片刻,望了一眼虚空已经将要消散的幻剑虚影,他终是下定决心不再作壁上观。一把古剑出现其手,挥动间,有莫名剑吟声隐隐传出。

    “嗖。”

    古华真人一动,其周身上下立刻有缕缕清气骤起。

    这,便是仙阶修士独有的仙力。

    古华真人长袍无风自动,他轻抚长须,踏步间走到虚空,遥望着山门处气势还在不断攀升的叶秋尘。

    下方,风火道人与花妙音聚集一处,抬头扫了眼古华真人。

    “那就是仙阶修士?”

    “看其模样应是二阶散仙修士。”

    “你见过?

    “我不能在典籍中看过吗?”

    古华真人踏步虚空,手中长剑“龙幽”被其注入仙力轻挥下,立刻有一道三尺龙纹剑影幻化而出,这是一把普通道器随着其主的修为提升进阶而成的二阶伪仙器。

    对面,唤魔鼎随叶秋尘心意徐徐升空,他盯着踏步走来的古华真人,冷声道:“古华,你竟然踏足散仙阶?你为何没有归灵重涅进入涅灵境?你的徒弟呢?那个道尘呢?你让他出来。”

    古华真人身影越来越快,他没有回答叶秋尘的话,而是将周身仙力注入手中长剑,要斩出凌绝一剑。

    短短的刹那,叶秋尘已然明白其用意,可是,他面对着二阶散仙,面色依旧平静。

    “昔日你曾出手救助影儿,此番恩情我叶某没忘,所以我便给你个痛快吧!”

    叶秋尘说完,掌心向着下方鼎口处喷吐的血芒狠狠一握,顿时间,丝丝缕缕的血芒诡异般涌向其手心,化作了三丈之长的血色长矛。

    此长矛一现,随叶秋尘心意,一股血煞气流霸道的冲向古华真人,在他运转仙力化解此煞气的同时,一道血色长矛虚影划过长空,深深刺进了他的胸膛。

    古华真人只觉得胸前传来一阵钻心疼痛,低头看时,面色顿时萎靡。

    “叶秋尘,你此番所为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你忘了当初答应影的誓言了?”

    听着古华真人传音,叶秋尘深吸口气,传音道:“抱歉,在影儿死了之后,什么誓言都是虚幻,我此番所为,只要你们奉为至宝的杀戮之剑。”

    “你要它干什么?”

    “我要用它借我今时之力,斩开前往轮回之地的通道。”

    古华真人不解,“是谁告诉你那把剑可以斩断空间?那是在骗你!”

    “骗我?叶某没什么东西值得他骗,你们仙华派初代祖师得到的那张仙人洞府的地图也是假的吗?”

    “地图?”

    “放心,地图叶某没兴趣,你们仙华派生死存亡我也没兴趣,我只要那把你们得自仙人洞府的杀戮之剑。”

    “呵呵……即便你得到了地图,得到了那把剑,你也进不去那座仙府。”

    “叶某说了,什么地图,法宝,仙剑,我都没兴趣,我只要一尊唤魔鼎就够了,现在废话少说,念在我们当初的情谊,将剑给我。”

    古华真人哀声苦叹一声,随即眼中露出一丝决绝,他在这短短的片刻间将仅剩的生机完全注入到龙幽剑内,在叶秋尘分神之际,狠狠斩出了一道惊天剑芒。

    叶秋尘双眼微眯,凝视着近在眼前的剑芒,也不见其动作,脚下的唤魔鼎陡然现出一层血色光幕,硬生生将那道惊天剑芒拦下。

    古华真人脸上露出凄凉,在叹息中整个身躯逐渐化作点点尘埃。

    “仙华……道尘……青凡……”

    虚空中,飘散着风华绝代的古华真人最后的遗言。

    叶秋尘俯视着下方众修,目中闪过一丝冰冷。

    “师伯!”

    “古华师兄……”

    “师祖……”

    仙华派众修心中的希望,已经成为散仙的古华真人在叶秋尘一击之下身死当场,这样的事实,立刻让一些仙华弟子哭了出来。

    “你等不要哭,随我杀,为死去的人报仇!”

    在这一刻,南宫羽的声音响彻当场,他头发凌乱,全身染血,面色丝毫没有以往的威风自信,此刻在一些人眼中,却是有了一些癫狂。

    “报仇?怎么报仇?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连师祖都死了,再战下去还有什么意义?等死吗?”

    叶秋尘的霸道一击,也是间接摧毁了仙华派一些修士的心念。

    这样的变故,饶是苍澜真人见多识广,眼下竟也是没了主意。

    “苍澜师兄,剑在哪里?玄玑剑在哪里?”

    南宫云的话,立刻让已经丧失斗志的仙华众修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

    青岩长老身上负伤,他来到苍澜真人的面前,苦涩道:“剑在后山,快去后山取剑!”

    “后山?”

    登时,苍澜真人立刻恍然,整个人立刻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后山。

    “圣教弟子们,将仙华派给本宗主踏平。”虚空处,传出叶秋尘的咆哮。

    霎时间,血战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