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我愿与你共生死 一

    叶仙离去后,青凡躺在床上安心修炼,直至两个时辰过后,他方才睁开双眼。

    在这次修炼中,青凡将体内堆积的灵力借由异魂之能完全炼化,更是听从叶仙的建议,将残留且未被化劫心经净化的一缕邪念与自身心神融合归一。

    在青凡惊诧之下,他的修为境界竟是真如叶仙之前所言,顺利踏入了问道后期。

    青凡很清楚,问道后期极难踏入,因为但凡到了这一步的修士无一不是惊才绝艳之辈,他青凡自认自身资质并不能与其他人相提并论,但眼下,他确实踏足问道后期。

    在这世间,问道后期修士可以在世间招收门徒,开宗立派,将之发扬光大后自身名垂千古都有可能,也可以进入某一宗派成为其内长老客卿,享受数之不尽的修仙资源的同时,在所属的门派内,后期修士也享有比肩其内掌教的无上权势。

    只因问道后期太难修炼,因一旦有人踏足后期,一生中只要潜心修炼,便有了极大的希望问道成为散仙,而散仙阶修仙者,可是享有数千年的长久寿元。

    同时,问道后期修士若是不愿成为散仙,即可追溯天地本源之法踏足涅灵境,涅灵成仙。

    可惜,现如今这世间还未有问道境修士真正踏足涅灵境,因为没有绝对的前人道路引导,问道修士追溯天地本源很容易迷失其内,进而身死道消。

    不管怎样,青凡踏足问道后期,心情自然是极为高兴,他缓缓起身,运转体内灵力后将周身隐隐作痛的伤势根治痊愈,下了床后来到大厅。

    青凡走出木门来到院子内,立刻就看到了守在院子门前的隐月老人。

    “他是谁?怎会在此?”青凡疑惑。

    隐月老人站在木门前闭目沉思,直到现在他都弄不清楚叶仙的实力为何与自身修为差距如此之大,瞬息间,他蓦然转身,看到了院子内与其相视的青凡。

    在看到青凡的那一刻,隐月老人顿时懵了,他心中暗自思虑,“那丫头让老夫守在这里难道是为了他?真是可恶!”

    “你是何人?”青凡询问,待看清那人容貌后,他发现此人竟是与那隐日老人的相貌有些相似。

    “老夫隐月,圣魔宗太上长老之一,你又是谁?”

    “青凡。”青凡回道:“你为何在此?”

    “青凡?”隐月老人对这名字并不陌生,他压下心中怒气,“你敢出来吗?”

    “出去?”青凡眉目一挑,而后打开院子大门走了出去,道:“我问你,仙儿哪里去了?你既是她的爷爷,为何没有随她一起,还有,你这断臂是怎么回事?”

    隐月老人怒极,他先是被叶仙斩断手臂,而后又因其气势所迫为她看守此门,不曾想,他所守护的竟是正道的一名少年!

    “你该死。”隐月老人怒气极盛,还未等青凡开口,便暗中祭出了他的极品灵器“血玉锥”。

    血玉锥身长七寸,通体血光暗烁,此刻随其主人秘法指引,立刻化作一道血光直冲青凡面门而去。

    “砰。”

    一声微响过后,青凡面无表情,他的双指间夹着血玉锥,运转灵力后立刻将这件极品灵器毁去。

    “你要杀我?”青凡冰冷开口,他双眼微眯,面对着问道中期的隐月老人,心中有了杀意。

    青凡不知道,他的心神与残留的一缕邪念融合归一后,其性格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只是他还未有察觉。

    “我……仙儿去了圣域,应该很快就回来……你想做什么?”隐月老人惊呼一声后退数步,这一刻,他方才发现青凡的修为已经是问道后期。

    “真该死,他竟然是问道后期!”

    青凡嘴角掀起一抹阴森,瞬息间身随风动,取出千真剑将隐月老人的另一条手臂斩断。

    “啊……”隐月老人断臂处血流不止,倒在地上后将怀中的那一张地图掉了出来。

    隐月老人的惨叫声青凡听之无趣,他扫了一眼地图,而后隔空摄取到掌心。

    “圣魔宗总坛到雨仙山的地图?”青凡皱眉,而后面上露出喜色,转身对隐月老人道:“多谢你的地图。”

    “嗖。”

    青凡踏空离去,他握着地图速度极快,他很想马上见到叶仙,将踏足问道后期的消息告诉她。

    ……

    圣域,圣魔宗总坛。

    叶仙踏足此地后,也是被眼前炽热的景象惊呆。

    “这里怎么变成了这样?”叶仙疑惑。

    当她寻到花妙音后,方才了解了正魔之间所发生的种种。

    “没想到这些天竟发生了这么多事,他的恩师也逝去了吗?!”叶仙自语,这件事若是被青凡知晓,她很难想到那时的青凡会是何等心绪。

    “仙儿,去吧,去看看你爹,他只是重伤昏迷,说不定还有救!”

    花妙音带着叶仙来到了禁地之前,道:“进去吧,我在这里守着!”

    叶仙回身,深深看了一眼花妙音,道:“谢谢花姑姑!”

    花妙音听闻这一句称呼,神色颇为诧异,随即笑道:“好孩子,快进去吧!”

    随着机关开启的声音,叶仙踏足禁地。

    禁地内,扑面而来的热流令走在其内的叶仙颇感不适,但她也没有用灵力秘术阻拦,直到她来到禁地深处时,她方才清楚此地为何会这般炽热。

    “大姐,你来了?”黑纱蒙面的男子上前开口。

    叶仙扫了一眼此人,便飞身来到了冰晶石台处,见到了沉眠不醒的父亲。

    “爹……你怎么了?你醒过来啊!”叶仙握着其父右手,蓦然哭了。

    “仙儿,宗主他为了化身修罗,三魂与唤魔鼎鼎魂融合,眼下他三魂受创,唤魔鼎魔魂反噬,性命堪忧!”一旁,隐日老人黯然开口。

    “修罗?”叶仙皱眉,“他为何要化身修罗,又为何一定要得到仙华派的那把剑?”

    黑纱蒙面的男子闻言,立刻上前道:“这件事情本尊来说吧!”

    叶仙转身目露奇芒。

    “本尊魅影,若是说起此事,还得从你与那个子潜入黑山禁地说起……”

    叶仙专心听着魅影的话,眼泪直流。

    待她明白了所有的经过后,她跪了下去。

    “爹,女儿不孝……!”

    隐日老人上前拍了拍叶仙的肩膀,安慰道:“仙儿不哭,宗主这些年为了能够让你与娘亲再次相见,已经做出了很多非问道长生之举,老夫也劝过他,只是他的性子你也清楚!”

    “隐日长老,你可不要怀疑本尊,本尊这斩断界壁跨界之说也并非妄论,再说,这件事情已经开始了这么久,出了差错你可不能全都怪在本尊的头上。”魅影在此时争论。

    “斩断界壁?跨界?”叶仙止住眼泪,轻声问道:“若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青界残墟内众多死尸死之极尽所诞生而出的一尊魔吧!”

    魅影闻言,立刻后退三步,惊疑道:“你是谁?怎会知晓本尊出身?”

    “我是谁不重要,你对我爹说的方法我也听过,这件事情不怪你!”

    隐日老人听闻二人的对话,一时有些懵了,不禁问道:“仙儿,你……”

    “隐日爷爷,没事的!”叶仙开口,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温柔,她凝视着叶秋尘的面容,轻声道:“这一世有你做我的父亲,我很开心,女儿舍不得你,舍不得青凡,舍不得这份欢乐……”

    “爹,你想见娘,想有一个家,你的心愿,女儿为你完成,可是,那个时候,你还认我是你的女儿吗?”

    叶仙闭目,悄然泪下。

    风火道人站在远处一直默不作声,眼下发生的事情他有些看不明白,什么三魂,跨界,界壁,魔魂,还有冒出来的魔,他都难以理解。

    魅影沉默良久,对叶仙开口道:“你知晓救活他的方法?若是你知晓,那么……你到底是谁?”

    叶仙面色露出一抹笑容,正要开口,脚下却是蓦然传来一丝震动。

    这震动很轻,但绝对瞒不过在场众人。

    “有人在攻打圣域?”

    风火道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正道中人。

    “你与我速去看看。”隐日老人对风火道人开口。

    叶仙秀眉暗皱,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其父面容,她在纠结,要做一个决定,她的心中在痛,她很想回到雨仙山问问青凡,她现下要如何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