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楚歌的反击

    深夜十一点,虽然夜色已经笼罩了云海市,但是作为国家数一数二的一线城市,整座城市依旧被各种各样的霓虹灯所照亮。

    云海市公安局门口,两个班的蓝军旅战士正负责大门的站岗任务。停在大门口的两辆步兵战车大开着近光灯,两名蓝军旅的战士站在上面,操控着步战车上面的机枪,任何进入公安局的车辆都需要进行严格的检查。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当地的出租车突然停在了公安局的门口,随着出租车车门的缓缓打开,一道年轻的身影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年轻的男孩左手还拎着一个银色的保温瓶。

    “站住!”

    拎着保温瓶的男孩在走到公安局门口的时候,双手挎着步枪的一名班长伸出手,示意男孩停了下来。

    “干什么?”

    对于对方的动作,男孩似乎有些疑惑。

    “干什么的?”

    右手拇指护在扳机护圈上的班长满脸警惕的问道,一旦发现不对劲,这名班长会在第一时间举起手中的自动步枪,然后对准面前的男孩。

    “送夜宵的!”  一边提起自己手中的保温瓶,男孩一边开口说道。

    正当这名班长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岗亭中跑出来一名中年警察。

    “刘叔!”

    看到对方的男孩亲切的朝着中年警察喊道。

    “解放军同志,他是我们局长的儿子,是来给局长送夜宵的!” 名叫刘叔的警察在看了一眼楚洋以后,便对着这名班长说道。是的,这名深夜来送夜宵的男孩正是楚洋。

    果然,这名班长在听到楚洋的身份以后,原本警惕的神色顿时消失了不少。作为直辖市的公安局局长,可不是自己这一个班长能够得罪得起的。

    “进去吧!” 在得知了楚洋的身份以后,让开道路的班长开口说道,语气与之前相比,也客气了不少。

    “谢谢刘叔!” 对于刘叔能够出来解释自己的身份,楚洋的脸上满是感激的神色,从口袋中掏出一枚苹果的楚洋直接将苹果塞到了刘叔的手中。

    “刘叔,我先去看我爸爸,等会在来看你!” 也不等对方反应过来,摆摆手的楚洋就直接走进了公安局内。

    楚洋给刘叔苹果,完全是因为对方从小就看着自己长大,时不时也塞点好东西给自己。至于那名班长,直接被楚洋给忽略了。

    “真是个好孩子!” 揣着苹果的刘叔看着楚洋的背影,脸上满是慈祥的味道

    云海市公安局大楼,局长办公室内,身穿着一身警服的楚天歌坐在办公桌前。虽然已经是半夜,但是因为演习的原因,楚天歌到现在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

    整整工作了十几个小时的楚天歌放下手中的笔,活动活动了自己老腰的楚天歌拿起桌子上的浓茶,在大口喝了几口以后,便看到楚洋直接走进了办公室当中。

    “臭小子,你怎么来了?” 看着楚洋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办公室的接待沙发上,神色有些纳闷的楚天歌开口问道。

    “我要是不来,你的夜宵怎么办?为了帮你做夜宵,我妈都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了!” 虽然楚洋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怨气,但是他依旧打开了保温瓶,将里面精心熬制的一大碗鸡汤给端了出来。

    几乎是瞬间,整个办公室中就弥漫了一股浓厚的鸡汤味,纯白色的鸡汤表面漂浮着一层淡淡的油层。这一大碗的鸡汤当中,除了一大块一大块的鸡肉以外,还有不少珍贵的中草药材。可见,为了这一碗滋补的鸡汤,楚天歌的妻子费了不少力。

    “快点喝了它吧!看我妈太累,我就让她休息了!” 看着呆坐在位置上的楚天歌,楚洋开口说道。

    神色有些愧疚的楚天歌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鸡汤,最终还是走到了许俊的身边,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儿子的身边。

    但是在坐下的时候,楚天歌不小心碰到了楚洋的右手手臂,似乎是对方感受到了疼痛,眉头一皱的楚洋缩了缩手,神色显得有些痛苦。

    “你的手怎么了?” 虽然楚洋的动作很小,但是眼神很尖的楚天歌依旧发现了异常。

    “没什么,下午打篮球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 听到这话的楚洋回答道。

    “要紧么?” 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关心的楚天歌开口问道。

    “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回去涂点药就行了!” 楚洋回答道,在说完这话以后,将鸡汤捧到楚天歌面前的楚洋开口说道,“赶紧喝掉了,喝完我还等着回去睡觉呢!”

    在听到着以后,反应过来的楚天歌接过儿子手中的汤碗,温度正好的鸡汤一口喝进肚子里,楚天歌顿时感觉浑身上下暖洋洋的,楚天歌的妻子十分贤惠,也有一手不亚于酒店大厨的厨艺,每天晚上送到自己丈夫手中的夜宵也是她每天精心制作的。

    “爸,知不知道演习什么时候结束啊?” 坐在楚天歌身边的楚洋眼珠子一转,然后开口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转过头,神色凝重的楚天歌开口问道。

    “嘿,这种事情谁不知道,那些部队进城的时候,这么大的阵仗!政府那边为此还专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对于自己父亲的眼神,似乎并没有看到的楚洋开口说道。

    在听到这话以后,想想也有道理的楚天歌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正打算低下头继续喝汤的楚天歌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声。随后,如同炒豆子一般的枪声瞬间响彻了整个公安局。

    “怎么回事?”

    听到枪声的楚天歌放下手中的汤碗,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楚天歌走到办公桌面前,拿起桌子上电话的他直接拨通了驻守在公安局那名蓝军旅营长的电话。

    一边打着电话的楚天歌一边走到窗户边,在拉开窗帘的那一刻,朝着公安局大门看去的楚天歌便看到,无数的蓝军士兵正紧急朝着公安局大门跑去。

    而在公安局大门口,停着五六辆各式各样的轿车,但是在轿车后面,十几二十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正依靠着汽车,和大门口的蓝军士兵对射着

    在灯光的照耀下,已经有不少蓝军士兵头上的催烟装置已经冒起了红色的烟雾,代表着这些人已经退出了演习。

    在那些汽车的背后,也有几名不明身份的人身上也冒起了红烟,这些冒起红烟的家伙似乎知道演习的规定,放下武器的他们直接退出了一边,算是退出了演习。

    “郭营长,怎么回事?”

    在电话拨通的那一刻,楚天歌就从电话那头听到了一阵阵激烈的枪声,神色有些严肃的楚天歌对着电话喊道。

    “应该是红军特种部队!” 电话那头的装甲步兵营的营长语气同样无比凝重,“我刚刚得到消息,市政府那边同样遭到了红军特种部队的攻击,攻击强度甚至在我们之上!”

    “满旅长的情况怎么样?” 蓝军旅方面为了保密,连楚天歌都不知道满志和的真实位置,使得楚天歌以为满志和现在就在云海市市政府大楼内。

    “我们旅长的安全请你放心!”语气无比自信的这名营长在说完这话以后,语气顿时冷了不少,“按照旅长的命令,其他的部队正在紧急赶往这里,用不了多久,这些红军特种部队的人,就会陷入到我们的包围圈当中!”

    虽然不管是公安局还是市政府,他们都遭到了红军特种部队的突然袭击,但是直接从大门口就开始发起进攻的红军特种部队虽然刚开始的时候,给了蓝军部队一定的伤亡。但是反应迅速的蓝军部队迅速发起了反击,并且很快就稳定住了防线。

    不管是公安局还是市政府,虽然驻守在这两处的蓝军兵力都只有两个连,但是指挥这两个连的人却是两个装甲营的营长,在及时联系上旅长并且成功稳住防线以后。这两个营长马上就判断出,攻击他们的红军部队数量只有十几二十人的规模。

    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红军特种部队会直接选择强攻的方式,但是并不想放弃机会的两个营长果断让附近的部队集结,并且以最快的速度集结,然后将袭击这两处地方的红军部队歼灭,这个行动同样得到了满志和旅长的同意。

    此时的云海市公安局内,在得知了情况以后,脱下警装的楚天歌直接换上了战斗服,穿上战术背心的楚天歌俨然变成了一名即将投入战场的战士。

    “爸,是要打仗了吗?” 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这样,并且第一次从自己父亲身上有这种震撼感觉的楚洋站起来,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你待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先把外面的事情解决完!” 跨上自动步枪的楚天歌满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在说完这话以后,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