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爱扣墙皮的东宇

    前一天司东宇找不到顾旧辞人,整晚担心是不是她晕倒了。

    第二天早上就早早在女生女生大楼前,等着。

    却在迷彩服人群中,迷失了双眼,人名对不上号。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认识的同班同学,陆慈萱,没说两句,不知为何,对方就甩脸子一走了之。

    司东宇作罢,“那没事了,你走吧。”管她心情哪里不好了,说话这么刚。

    自己家小辞在哪里,才是最重要。

    左等右等,实在辨别不清人脸,看得眼前满满的都是迷彩深绿、浅绿。

    看见李婉仪的时候,眼前一亮。

    这小脸,他认识。

    “李婉仪——”

    可是,那人却绕了一点路,加快脚步,准备跑出来的样子。

    没认错呀,顾旧辞身边的人他记得还算清楚的。怎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呢。

    当事人没停下来,原本快迟到踩点奔跑的女生们却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耳朵灵敏地竖起来听着。

    这男生挺大胆的呀,大早上就来堵人。

    李婉仪不是没听见司东宇叫自己,正是因为听见了,才刻意绕几步,心里面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压低自己的帽子,就想逃过去。

    司东宇坚信没认错人,逮着一个是一个。箭步走上去,看个究竟。

    李婉仪只感觉自己斜前方,有个身影气势汹汹朝自己走来。

    自己大早上是造了什么孽呀,一个两个的,一点也不让自己省心。

    预感是逃不过,抬抬帽子,强装镇定笑着,“东宇哥呀,小辞还在楼上呢。我要迟到了,先走了哈……”

    说完就一溜烟跑没了影。

    李婉仪边跑,边感叹自己反应真是快,庆幸到不行。

    司东宇一脸懵,自己是豺狼野兽嘛,每次都看见就跑。话还在喉咙里,但人还在楼上,那就继续等着呗。

    晃荡荡在门口继续等,一大波一大波的人群已经走完了,接下来都是三两狂奔卡点集合的人了。

    向欣也不例外,她一如昨天,又要迟到了。跑到楼下,看见不一样的魁梧身型,一愣。放慢脚步,多瞟了两眼,迟疑地喊出口,“东宇哥?”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基地远处的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不是夏天也胜似夏天,它充满活力、激情。太阳早早起,鸟儿跟着叫。春天虽然万般好,太阳不比夏天娇!早晨,一切生物都被这火红的太阳给叫醒了。

    太阳逐渐“上头”,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渐渐地变得刺眼起来了,它开始变得火辣辣的,晒得那些蝉儿们又开始“大合唱”了。

    司东宇等到没耐心,靠在墙壁上,自闭到扣墙皮。

    “向欣啊,早呀。”司东宇惯常打着招呼。

    向欣讪讪笑着,其实已经不早了,集合训练快迟到了。但又不能戳破,手上全是东西,腾不出手来,双手捧着东西一起晃了两下,“早呀?”

    不等司东宇开口问,自己就抢先回答问题了。

    想到肯定不是来找自己的,那只有顾旧辞了。“小辞水杯忘拿了,刚又回去拿,估计快下来了。”

    “哦,行吧。”司东宇低声嘀咕了一句,臭丫头,居然也有丢三落四的一天。

    向欣就看见他嘴巴嘟嘟讲着,没听清楚讲了些什么。“什么?”

    他摆摆手,当作无事发生。“昨天你们谁下午晕倒了啊?阵仗还挺大。”

    “是我们班的,不过好像已经及时救治,回家修养了,军训肯定是不来了。”向欣对于崇敬的东宇哥的问题,有问必答,乖巧的很。

    气势上,他三言两语打听下来,就能知道顾旧辞没啥事,身体健康,可能忘记拿水杯,忘性有点而已。

    话讲完休眠,司东宇郁闷地继续扣着墙,怎么还不下来。

    向欣则看着眼色,“东宇哥,我先走了啊,快迟到了。”

    就准备撒开腿跑的时候,一声,“小辞——-”拖住了她的步伐。

    犹豫着,要等顾旧辞一起走嘛?可这不是有人在,轮不到自己吧。

    回头说了一句,“我先走啦,你快点来。”说完她视线投向司东宇,嘴巴诺了诺,才小跑起来,还没开始军训,每日一跑。

    顾旧辞不明所以看着她的系列小动作,但自己下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司东宇趴在墙壁上,可怜兮兮地扣着墙皮。

    看了眼墙上,还是无辜的墙可怜,招谁惹谁,白白被扣掉了一块。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天亮起来了。站在空旷的大操场上抬头望去,天空中的云层仿佛离他们很近,阳光从云层后面射过来,给云层镶上了金边。深灰色的浅灰色的云,一堆堆,一团团地排列着,不像那晴空中的丝丝轻云飘浮不定,仿佛是镀上了金边的瓷器,自有一股凝重在透出华丽的风采。这些云层清清楚楚地在那里。

    “等很久了?”顾旧辞小心翼翼往前走着,不看旁边司东宇的臭脸。

    某人出现在一楼楼梯间时,他早就第一时间全身上下扫视,完好无缺,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要问的问题可能就发消息不回,打电话关机的事了。

    “还好,下次早点出门,迟到训练,下蹲惩罚肯定少不了。体能素质这么差,来训练提升自己的,别到时候越训越菜。”

    顾旧辞听着大早上的唠叨,闭眼就想翻白眼。

    “睁着眼睛,少翻白眼,说了多少遍了。”他每次一发现,就会提醒她,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

    “是,我的好哥哥。”完全败给他,服软的语气。“哦,对了。我手机没电了,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顾旧辞丝毫不拖沓,抢先在司东宇前面讲出来。

    这一招叫做,先发制人,看他能把自己怎么办。

    不是不回消息,不是故意打电话关机不接的,不是自己在偷偷发脾气。

    是真真的,手机数据线连带充电宝被没收了,自然的没电关机了。

    语气真挚无比,不像有假。司东宇完全相信,但还是要问一句,“怎么回事”

    她想到自己被没收的东西,委屈巴巴地咬着牙,“没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