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主仆二人相见不相识

    翌日,药幻被外面的嘈杂声所吵醒。药幻缓缓睁开眼睛,光线已经透过屏风照射进来。

    楠篱推开门,端了一盆清水进来:“裴君姑娘,你醒啦?来,洗漱一下,我等等就把吃的端来,今日客栈里的客人有点多,你等等哦。”

    楠篱把水放到桌子上就急匆匆跑了出去。

    药幻慢慢地起身,挪步到桌子边洗漱。

    药幻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凡间和仙界有所不同,这里的房子虽没有麒麟国的繁华,但是看上去让人格外舒适。忽然发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画,走近,画上画的是人和房屋还有山水,有的房屋上空还有屡屡烟气升腾着,还有的人在溪水边扛着武器,还有的在房屋前坐着手上拿着篮子的、有的站着手里拿着刀的、有的弯着腰手上握着斧头的;有的拉着马在方圆百里都没有树木花草生长的地方走着的······各具不一。

    药幻看得正入神,这时候的楠篱端着食物进来了。

    “裴君姑娘!”

    闻声,药幻的魂被拉了回来,转身看见楠篱正走进来,点点头。

    “裴君姑娘,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楠篱笑着问。

    药幻转身看向那幅画,指着上面一个双手握着武器扬在半空的男人,问:“楠篱姑娘,这画上的男人,为什么要拿起武器向面前的这堆木头砸下去啊?”

    楠篱走近,看清了画上的人物动作,笑着对药幻解道:“这不是武器,这是斧头,用来砍柴的。”

    药幻再指着房屋上空的那一缕缕烟气,继续问道:“那这房顶上的烟气,这分明是房子着火了,为何没人进去扑火,反而如此冷静地在劈柴?”药幻再次指向那劈柴的男人。

    楠篱噗嗤一笑,答道:“这不是房子着火了的,是有人在炊烟。”楠篱指着那个劈柴的男人身后厨房的一个女人,“这个是劈柴的这男人的贱内,她在做饭”楠篱指向这女人膝盖边的灶火口,“这是放柴烧火的入口,把柴塞进去,生火,就会产生烟气,烟气飘散之后就会往上升,所以就升到了屋子的上空去啦!”

    药幻指着没有树木花草的地方拉着马的人们,再指向溪水边扛着武器的人们,继续问道:“那这里呢?为什么拉着马在无水无树木灌丛的地方走?还有这儿,人们为何扛着武器在溪水边?看样子像是要打架,可是个个脸上都带着笑容,这又不像是在打架了。”

    楠篱再次噗嗤一笑,“裴君姑娘,你这应该是个从小就不迈大门半步的人吧?我来一一告诉你吧!这是一副民间图!这个不是马,是骆驼,他们在做生意走的一条丝绸之路,那里很难见到树木灌丛,也很难见到水源,那里叫沙漠。人们在溪水边,扛的都是农具,不叫武器,他们在耕作,而不是打架,看到这些被分开成一块一块的地了吗?这些是田地,他们一年到头都得靠耕种这些田地来维持生活······”

    听楠篱讲着讲着,药幻渐渐地对人间产生了好感,没想到,各种武器在凡间,凡人可以干不同的活儿,这让药幻开了眼界,也好想亲身去体验一番。

    “楠篱姑娘,我把你要的东西给带来了。”药幻等人闻声,齐转身,只见一位男子托案站在门外。

    楠篱见状,走上前,接过案板,“不错,按时来了。裴君姑娘!”

    毒抬头看见了药幻,药幻这时候也正抬头,两人四目对视了一眼,药幻马上低下头,向楠篱走了过来。

    楠篱拿起衣服,在药幻身上量了量,“裴君姑娘,我昨日见你衣服都沾染了血迹,又没有合适你这小身板子的衣服,所以出去给你定做了这件衣服,喜欢吗?”这是一套浅紫色的及腰广袖裙,看起来很仙的一套衣服。

    药幻接了过来,走到镜子面前,看了看,点了点头:“喜欢。”

    “喜欢就好,这套衣服你拿去换上吧!”

    此时,两人早就忘记了还站在门前的毒,毒早已看药幻入神,一动不动的了。

    楠篱转身,看见毒还站在门口:“守约,你怎么还站在那儿干什么?厨房的活儿干完了吗?”

    被楠篱这一呵斥,毒的三魂七魄都归位了,“啊?”了一声,后知后觉地回了一声,“没···没呢。”

    “没呢那你还不赶紧去把活给干完?想今日不开饭票了吗?”楠篱插着腰故作生气。

    看到楠篱说到不开饭票,心就一紧,转头就溜了。

    “噗哈哈哈~”楠篱大笑。

    “你笑什么?”药幻不解。

    “笑他那傻样啊!裴君,我和你说哦,他叫守约,上个月我爹在沙漠发现的他,当时他已经饿晕在沙漠上了,我爹就将他带了回来,三天三夜才醒过来,我趁着我爹不在,现在客栈生意越做越好了,人手却不够用了,所以就把他狠狠坑了一笔,我知道他没钱,所以就让他留在客栈厨房里帮忙干杂活以做抵钱,想不到这人也挺能干的呢!”

    药幻看着门外,心想,这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就是想不起来了。

    毒回到厨房,思想着,那位叫裴君的女子的眼睛,怎么长得和主人的眼睛这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他忘不了主人的那双眼睛,主人虽然每日脸上都戴着遮眼睑的半遮脸面具,可主人的眼睛他依然能看得见,主人左眼近鼻梁这一边的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红痣,刚好那位女子也有,可是让毒不能确信的是那位女子和主人长得根本就不像,这让毒很是失望。

    也是,这里是凡间,主人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看着地上摆放的一大盆一大盆地脏碟子脏碗,“只能给凡人干活,早点干完就回到仙界去找主人,一刻也不能耽搁了。”说完,毒爬到了房顶上,躺下,翘起二郎腿,施法将盆子洗干净叠放整齐,而后嘴里叼着一根稻草,双手放脑袋下,闭眼睡觉了。

    傍晚时分,楠篱还在忙活着走不开,药幻主动请示去了厨房里帮忙端菜。药幻来到厨房里,将一锅汤端出去,可是一锅汤端起来还挺沉的,由于手上的那道疤还没有好,手也使不上劲,药幻努力地想把锅端起来,可是刚移动一点点的距离,就听到了“嘭”地一声,整锅汤都应声砸在了地。

    在屋顶上睡得正香的毒被这声音震醒了,揉了揉眼睛,跳了下来,往厨房里一看,就看到了一位穿着浅紫色衣服,背对着毒蹲在地上收拾碎片的女子,从背后看这身形,真的和主人很像,不过,她似乎比主人还高了些。

    “姑娘。”

    药幻转头,看见了今日送衣服来的那位男子,“不小心把汤给砸了,在收拾碎片呢。”药幻尴尬地说。

    这时,楠篱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碎片就知道她的一锅汤是要没了的,当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了,走过去就是拧住毒的耳朵单手叉腰大骂道:“好你个守约,把我的汤给砸了,知道不知道我外面这么多的客人正等着喝这锅汤呢?”

    毒吃痛道,“不是我!不是我砸的,冤枉啊,楠篱姑娘你快放开我。”

    “不是你还有谁?干活毛手毛脚的,拿个东西还能把东西给砸了,你除了会洗碗以外别的都干不成了是吧?”楠篱越拧越用力。

    “疼,疼疼疼······”

    “楠篱姑娘,快松开他吧,真的不关他的事,是我不小心砸了的。”药幻不想毒为她背锅,上前劝阻。

    “裴君,你别来为他开脱罪名,我知道是他干的,这锅汤的账就记在你守约的账上了,没钱就多给我干一个月的活!”说完楠篱松开手。

    “不是吧?为什么记我账上?”

    “多干一个半月的活!”

    “你······”

    “多干两个月的活!”

    “你行,你厉害,我认输行了吧!”毒知道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就要一辈子呆在凡间了。

    楠篱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话,心情瞬间大好,将一盆菜拿了出去。

    毒真的是憋了一肚子的气,却是有气不能发。

    药幻双手在衣服上揉搓着,上前对毒道:“公子对不起,让你承担了我的错。”

    “算了,这也不能怪你,都是那疯女人······啊不,她是这里最大的,说什么都是对的”毒没有怪药幻的意思,就是被楠篱整得肚子窝火得很。

    “公子,要不我······”

    “都说了不怪你,你怎么还要说下去啊?”处于心里窝火,毒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上已经显得不耐烦了。

    随后毒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姑娘,我······”

    药幻摇摇头,失落地低着头走出了厨房。

    “姑娘”药幻没有理会毒,只是走了,毒悔恨地拍了自己的嘴,“毒啊毒,你的嘴怎么和毒药一样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