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诛魔剑

    游船之上,一群年轻的男女身着天青色长衫,各自腰间佩剑。

    其中站在船头的那人身姿颀长,容貌俊逸,尤为出众,一头墨发束冠,面色冷峻。

    “大师兄,诛魔剑怎么可能会在小小的东启国,我们还是回天行宗吧。”

    “云落的占卜绝对不会有错,他既然说诛魔剑在东启国便一定是在东启国。”

    “可是全东启的武器我们都找遍了,不也没得到半点和诛魔剑有关的消息吗?”

    “铸阁还不曾来过。”

    荆楚没再反驳,心里却觉得铸阁也不会有诛魔剑,大师兄一定会失望而归的。

    如此,今日寻访完铸阁,他们也就可以启程回天行宗了。

    ……

    铸阁二楼,林千帆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一把称心的匕首。

    匕鞘暗灰朴素,可一取下匕鞘,刀刃锋利无比必能见血封喉。

    “这把匕首多少钱?”林千帆拿着匕首问小厮。

    小厮伸出三根手指。

    “三块下品灵石?”

    “是上品啊客官。”

    林千帆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突然很想扔了匕首就跑。

    “武器这东西真的贵啊,和我爹炼的丹药一样,贵得像是在抢钱。”林慎在一旁感慨。

    今日在地下比武场赚回两麻袋灵石的萧玉选择保持沉默。三块上品灵石,挺便宜的啊……

    “我买这把匕首,能送把一楼的武器给我吗?”林千帆问。

    “客官,一楼的武器也都要一块上品灵石,送不得。您要是买三楼的武器,倒是可以同掌柜的商量商量。”小厮答。

    林千帆只能忍痛将刚赚到的三块上品灵石交了出去,买到了心仪的匕首。

    三人刚要从铸阁离开时,铸阁门口忽然卷进来一阵黑风,一片乌压压的黑袍瞬间填满了铸阁的大堂。

    “是魔道中人!”

    “快逃啊——”

    铸阁之中顿时乱了套,客人们或涌向窗户,或意图上楼逃窜。

    但凡欲逃走的却都被穿黑袍的魔道之人杀了,鲜血溅满了大堂,吓得众人不敢再出声。

    林千帆三人混在人群之中,人群的最前方站了一位老者,是在场众人里修为最高的,是名八星玄灵。

    “秦老,劳烦您暂护众人片刻,我们铸阁立即联系玄王强者过来。”铸阁的掌柜出面向老者道了谢。

    “无妨,只是这群魔道修为深不可测,我恐抵挡不了多久。”秦老道。

    听得铸阁掌柜和秦老的对话,黑袍人中站在最前头的那头发出了尖锐的笑声,“嘁嘁嘁……还想搬救兵,今日谁都别想从铸阁出去!”

    铸阁的一名小厮隐于人群中偷偷拿出了传音玉。

    “砰——”只一瞬间,传音玉便被一只陡然出现的黑色大手给捏碎了。

    小厮吓得面色苍白,抬头时眼前空无一人,竟不知方才那只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就算你将我们困在这里,外面的人看到铸阁异样,也定会寻来强者除魔。你们若想保命,就早点离开!”铸阁掌柜与黑袍人对峙,并未退缩。

    “嘁嘁嘁……外面的人可什么都看不到,他们眼中的铸阁可还是老样子。”黑袍领头嘲笑道。

    听到这话,铸阁掌柜和秦老二人脸色齐齐一变,这样一来,他们这些被困在里面的人可就毫无出路了。

    “你们想要做什么!”秦老开口质问。

    魔道之人贸然闯入铸阁,定有所图谋,不然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出现在这里。

    “诛魔剑,就在铸阁吧。将诛魔剑交出来,我们就走。否则——”黑袍领头抓住一个小男孩,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脑袋上。

    小男孩七八岁的模样,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硬忍着没哭,但是面色已经吓得惨白了。

    “母亲,你别过来,我没事。”眼见着自己的母亲要扑过来,小男孩赶紧开口阻止。

    他知道自己的处境,母亲过来无济于事,恐怕只是送死。

    “放了孩子!”秦老怒道。

    谁知黑袍领头手下一用力,直接拧断了小男孩的脖子,小男孩当即咽了气。

    四下里一片死寂。

    方才还活生生的孩子,就这样死于魔道之手,这一幕令众人愤怒到了极致。

    “少废话,将诛魔剑交出来,不然我们可没有耐心。”黑袍领头抬手扫出一片玄力,瞬间又要了前排几人的命。

    秦老修为虽高,却根本不足以护住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魔道杀了一个又一个,不禁怒得浑身颤抖。

    “你住手!我们铸阁根本就没有什么诛魔剑!”铸阁掌柜喊道。

    “不交是吗?”黑袍领头手一抬,当即从人群中拉走了一个十岁上下的小姑娘,“看来今日你们是一个都不想活着出去了!”

    “慢!”有人高喊了一声。

    林千帆和萧玉齐齐转头看向身旁人。

    “阿慎,刚刚是你喊的吧?”萧玉扶额,真是疯了。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横竖我们今日都没法活着出去,那我也不忍了!”林慎道。

    刚刚小男孩被杀的一幕给他的刺激太大了,他没有办法看着这个小女孩也一样被杀。

    “别啊,小不忍则乱大谋,还是忍忍吧。”林千帆拉着林慎,不然林慎冒头。

    “刚刚是哪个小子喊的?”黑袍领头环视着人群,分明是要将刚刚那个挑衅自己的家伙找出来。

    没有人回应黑袍领头的话,但是他的目光很快就锁定到了林慎的身上。

    “是你吧。”黑袍领头朝着林慎的方向伸出了手,下一瞬间,林慎就凭空被抓到了黑袍领头的手里。

    “既然这样,你替她死吧。”黑袍领头又发出了怪异的声音,便要拧断林慎的脖子。

    “等等!诛魔剑在七层!”人群中又响起了一道女声。

    众人都顺着声音看向了说话之人,便看到那里站了一个貌美的少女,边上还有个俊美的少年。

    这二人站在一起倒是亮眼,只是方才众人都惊慌于魔道的出现,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

    “七层?小丫头,你说这话是在骗我吧,为了救下我手里这个小子。”黑袍领头并不相信林千帆所说。

    “就是在七层,除了诛魔剑外,七层还有几把绝世武器,你若不信,我随你一起去七层看看。我要是骗了你,你直接将我杀了便是!”林千帆说得极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