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叛逆的学生

    离开了花田直高,王浅浅一路委屈地回到了家里。在以后的几天里,浅浅一直闷闷不乐,班主任自此事之后似乎忘记了王浅浅,没在故意找过王浅浅的茬。但高三一班的男生们却在暗地里着手着一项秘密行动,这个行动就是继续收拾班主任。班主任虽然略有耳闻,但她没有料到学生们的行动会动手那么快,他们在周末的夜里再次用石子砸碎了她住处的窗户,仓皇无措的她只好半夜又去了她的同事那里暂时居住。全班的学生们听说了她的狼狈状况十分开心!

    星期一的早晨,柔和的阳光普照在花田镇的每一个角落,浅浅走到三一班后,欣欣对浅浅说:“知道吗?前天班主任的窗户又被人砸了,听说是几个男生砸的,他们砸完就跑了。”

    “是谁砸的?”浅浅问。

    “不知道!”欣欣说:“我感觉是杨凌那帮子人!”

    “嗯!”浅浅默默地听着,心里除了震惊就是不解。她不明白杨凌他们和班主任之间到底有什么难解的疙瘩,管他那,浅浅不愿再多想。

    男生们的行动一波接着一波,在快要上课的时候,一些男生一直都在忙忙碌碌的,他们有的提水,有的拿扫把。班主任的办公室就在隔壁,也不知道她听见没有。男生们提了半桶水,想把水桶放到虚掩的门上,但是他们放了半天也没放好。眼看快要上课了,一个男生情急之下把水桶绊翻在地,他们只好把水桶扔到了一边。由于临时找不来捉弄班主任的道具,他们只好把一把扫帚立在了虚掩的门上。在一番乱七八糟的准备后,他们匆忙就坐。

    “当当当……”上课铃声想起不久后,班主任出现在门口,她见教室里的门一反常态地虚掩着就边嘟囔边推开了门,们虽然是虚掩着,但关的很紧,班主任情急之下用手推脚踹就是打不开教室里的门。

    “怎么了?”一些学生问。

    “好像是被扫把卡住了!”

    “哈哈……”学生们听了暗暗发笑又稍微的有些担心,接下来班主任会怎么发飙。所幸的是班主任猛推了一会竟砰的把门给推开了。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们见老师推开了门都希望立在门上的扫把能准确无误地掉落在班主任的头上,可是扫帚却意外地飞出去掉在了讲台上。班主任走进教室看见扫帚飞落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她是装作不知道吧,因为她的脸上明显地挂着一丝被戏弄后的担忧。学生很失望,他们觉得班主任可真是幸运,扫帚竟然没有砸到她的身上。

    这一节课,班主任比往常少了些爱找茬的霸气。

    但男生们依旧不罢休,依旧在下课后围在教室的前门忙碌地不亦乐乎,他们满怀希望地折腾了两天,呆在门顶上的水桶和扫帚没有一次击中班主任,它们总是天不遂人愿地在班主任推开门之前就砰地掉在门后,发出沉闷的一声响。班主任扭头看了一下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神情恍惚地走上讲台。男生们对这着整人的方法感到很失望,下课后他们集体商量后决定:继续砸她的玻璃,让她晚上过的惶惶不可终日。

    浅浅一直不明白的事他们之间究竟结下了什么恩怨。这帮男孩子他们每次整治班主任的原因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事外的人一概不知。很多人私下里都说砸班主任玻璃的是杨凌,杨凌为什么总是要砸她玻璃恐怕只有他的几个好哥们知道。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班主任又开始了心惊胆战的日子。她去校长那里,校长让她反思己过。她又去总务室事那里,总务室的老师是个不苟言笑的女人,她不喜欢管闲事,懒得理她。在长期的孤立无援下,一想到自己天天要面对一群这样与自己为敌的学生,她开始慢慢地收敛自己的性子决定妥协。

    晴天的花田镇阳光明媚,微风在花田镇的村庄上田野里树林里还有河的上空轻轻地飘荡。天气有些微微地热,在花田直高的那片杨树林里,偶尔传来一阵风吹树叶的哗哗声,三一班的窗外红白相间的星星花开满了教室的后山墙。浅浅每次看到星星花就会想起自己家里的那个装满了纸叠星星的玻璃瓶,那个玻璃是她从深山里带出来的,一直放在她的床头柜里,她的床是蓝色的,那个玻璃瓶也是蓝色的,她喜欢蓝色的物件,蓝色的一切。

    班主任在郑重地考虑后,决定和学生们缓和缓和关系。于是她在一天下午的放学时间通知大家:明天去桃花谷春游!学生们高兴极了,都期待着第二天的桃花谷之行。现在正是春季,桃花谷里满上遍野都是桃花和梨花,这些桃树和梨树都是当地村民们种的,叶子就住在桃花谷的山脚下,他们周边的村庄上的农民除了在山坡上种满了桃树和梨树,甚至在他们的田地里桃花也种的一眼望不到边。

    第二天,三一班的学生们一走进春光四射的校园就焦急地在教室里等待班主任快点带他们去春游。不过有一部分人把春游不当一回事,那就是住在桃花谷山脚下的学生们,山上的桃花他们都看过了,不觉得有什么好玩的。但是更多的学生们只是担心,班主任只是随口说说,或许她一转念大家还要待在教室里学习。

    杨凌和卫军他们一直站在教室门口,他们跟着班主任一直催问:“去不去春游了?”

    “去!”班主任微笑着回答。

    他们听了,就跑回教室高兴地说:“班主任说去春游!”同学们听了,忐忑的心才放了下来。在他们心中班主任的性子阴晴不定做事容易变卦,她的话只可信三分。

    过了一会儿,上课了。班主任却迟迟不肯来,林老师突然走进了教室,她微笑地走上了讲台。

    “去不去春游了?”男生们担心地问。

    “不去了!”林老师手里拿着英语课本说。

    “为什么不去了?不是说今天上午去春游吗?去吧,林老师,让我们去吧!”杨凌不甘心,他软磨硬缠地央求林老师。

    “那你们去排队吧,不准吵吵听见没有,别的班级还在上着课呢!”林老师吊了大家半天胃口几乎把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才又得逞地给全部按了回去。

    “嗯,好!春游去了……”大家欢叫着离开了座位,跑出教室派对去了。林老师跟在后面责怪:“不准吵,别的班都在上课呢。”她说罢,微笑地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班主任不知道在办公室里做些什么,她和林老师在里面墨迹了半天才一前一后地从办公室里走出。林老师对学生春游的事不感兴趣,她的卖部最近总是丢东西,让她着实头疼。她看着一脸稚嫩的学生们微笑着说:“你们和你们的班主任一块去吧,我就不去了。”

    班主任站在排列好的队伍面前眯着眼严肃地说:“今天呢,带大家去春游,路上呢好好走路,不要乱跑,不要踩人家的麦地。好好走路听见没有?”

    “听见了!”学生们齐声回答。

    “嗯!”班主任点点头继续说:“向右转,齐步走!”学生们听了便转动脚步有说有笑地排着队走出了花田直高。

    一出花田直高,学生们便不顾班主任的强烈要求自行散了本就是七扭八拐的队伍。一部分男生借了几辆自行车跟着至高远远而去,至高家就在桃花谷的山脚下,他打算带他们去桃花谷里玩一会然后直接回家。女生们则奔跑着撇开了班主任,班主任的身边只剩下几个不点左右地粘着,她们都是一些听话的学生,也许只有这些学生班主任才喜欢,和她们在一起她才自在。因为她们臣服于她的威严与霸气,哪怕她再无理取闹,她们都不敢吭一声。

    浅浅和叶子还有晓琳等几个女生走在最后面,她们的前面一群男生正站在原地,他们看见王浅浅走过来了就立马高呼,声音洪亮穿破云层。杨凌也在人堆里,他们压着嗓子大声冲王浅浅喊:“浅浅……王浅浅!”浅浅脸一红拉着叶子一股气地从男生们的身边跑过。经过男生身边的时候杨凌在人群里笑着惊呼:“呦……王浅浅……”

    王浅浅看见这些男生就头痛,怎么每天每次都躲不过他们。王浅浅拉着叶子一路飞奔,跑了很久后她回过头看了看,那些男生们都已经散去,竟然有的骑着自行车吹着口哨从自己的身边飞驰而过。

    智明不知道什么时候骑着自行车跟在她和叶子的身后,浅浅看了他一眼,然后拉着叶子的手继续朝前走去。

    去桃花谷的地方很远,在他们班里有十多个是住在桃花谷的山脚下的,他们对去桃花谷不感兴趣,有的直接骑自行车回家去了。在走到天腾村的时候,杨凌他们带走了大部分的男生顺着天藤村的干渠扬长而去,跟在浅浅身后的智明也跟着杨凌一道去了,还有一部分女生也跟了上去,叶子说这条路骑自行车好走,徒步的话要走田埂上。浅浅对去桃花谷的路况不熟悉,就暂时坐在干渠的树林里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