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逃避

    晚上上完晚自习后,智明和卫军住在了杨凌家。杨凌有一个妹妹,叫半梦,半梦是一个皮肤黑黑的眼睛大大的姑娘,她和浅浅的弟弟贤治一个班级。

    半梦正蹲在地上喂院子里的狗狗,她的手里拿着半拉的馒头。她见哥哥带着两个同学走进来了,就起身走到智明的身边说:“明哥哥,我哥哥说你唱歌特别的好听,你给我唱首歌好吗?”

    “唱什么歌?”

    “明哥哥会唱什么歌?”

    “我给你首唱星星点灯吧!”

    “嗯!”半梦坐在了智明的身边,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破旧的作业本。

    智明的心情有些低落,便轻轻地给半梦唱起了郑智化的星星点灯。杨凌和卫军一直站在大门外,他们两个觉得无聊,就站在大门外的路上闲扯。

    “这么多年了,明儿是第一次打人吧?”

    “嗯!”

    “那个云燕欠扁!”

    “哈哈!”卫军觉得好笑,便笑出了声,他这一笑喷了杨凌一脸的口水。

    “我呸!”杨凌吐了一口吐沫,恶心地说::“你真够意思,喷了我一脸。”

    “我不是故意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真不是故意的。”

    “真的吗?”杨凌擦了一下脸上的口水直接抹到了卫军的脸上。

    “你……”

    “你什么你,这是你的东西你还嫌脏啊?”杨凌反问他。

    “那要不要我再喷你一下?”

    “你敢?”杨凌走上去掐住了卫军的脖子,卫军笑着推开了杨凌的手。

    “你们还不睡?”杨凌的爸爸在院子里闷闷地说了一句。

    “睡!”

    “睡吧!”

    “好。”

    第二天早上,云燕在经过杨凌家的路口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智明和王鹏飞等人,杨凌冲着她喊:“云燕,你昨天想跟王浅浅说什么来着?”

    “你管我想跟她说什么?”云燕望着他们撂了一句骑着自行车径直而去。云燕是初三后半期转来的学生,她家住在钢厂的家属院,和浅浅的妗婆书兰是邻居,云燕的父母离婚了,她从跟着父亲长大。出于对这个女生的好奇,班里的一些男生便在周末的时间里去了云燕的家,云燕的家里只有一间房子,吃住都在这间房子里。男生们回来后,便在班级里嘲笑云燕:“哎,你们知道吗?那个转来的女生家里就一件房子,一张床,从到大都跟她爸睡在一起……”自此之后,云燕便遭到男生们的排挤。

    浅浅去妗婆家的时候碰见过云燕一次,那时云燕还在其他学校上学,浅浅对云燕的印象还算不错。书兰告诉浅浅:“这是我邻居家的女儿,这个姑娘呀,喜欢你孩舅,每次来都坐你高朗舅的大腿上不下来。”妗婆口中的高朗是他的三儿子,比云燕大七八岁,他在上高中,高朗是一个帅气文静的男孩。

    浅浅听了,觉得云燕的行为不矜持,没了女孩子的样子。云燕转到花田直高的那天,是书兰送她来的。书兰微笑地拉着浅浅的手说:“浅浅,云燕在这个学校谁也不认识,你要多照顾她。”

    “嗯!”

    云燕是一个开放的姑娘,她在学校没几日就跟男生们混的很熟,她跟浅浅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云燕一下课就跟着男生们出去玩,浅浅课间的时间里都是待在教室里,所以整个班级里几乎没有人知道王浅浅和云燕早已经认识这件事。

    杨凌和智明等人推着自行车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便停了下来,连续半个月的时间了,王浅浅再也没有出现在这条她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上,他们一直等到预备铃声响起,王浅浅才从学校后面的一片树林里跑出,她去复习资料了,她不想进学校,就去了学校后面的树林里。

    杨凌等人看见王浅浅从树林里出来便一起推着自行车跟着走进了花田直高。

    中午放学后,浅浅在家门口碰见柯真的二姨,她正站在浅浅的家门口同柯真的大伯母吵架,她是来带柯真和柯柯走的。因为这两个孩子是她姐姐的遗孤,她不放心他们两个,她要亲自照顾他们。

    柯真的大伯没在家,不过她的大伯母在家。柯真的大伯母是个痴傻的女人,她中等个子,很白很漂亮。她站在自家的门口护住柯真和柯柯慢吞吞地哑着嗓子说着对方也听不懂的话。

    柯真的二姨就住在花田街上,她有一个刚出生的儿子,家境殷实。浅浅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在心里期望她能带走柯真和柯柯,因为浅浅觉得柯真的二姨能更好的照顾他们两个。

    但是当天晚上,她并没有如愿地带走他们两个,在以后的几天里,她天天都会在柯珍他们俩放学后带着整个家族里的人来闹,但是最终她都没有如愿以偿。柯真的五叔运城是一个流氓,他为了阻止柯真的二姨再次带着人去大哥的家里闹事,就把柯真和柯柯暂时接到了他们家,他家在石桥旁住,柯真的奶奶一直跟着这个儿子,终日里负责做饭和打扫家务。

    自从柯真和柯柯去了他五叔家住后,浅浅的家里冷清了许多。

    运城家的门外长年的拴着一头牛,门外有一只大狼狗,这只大狼狗每天都趴在自己家的门外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柯真在运城家住了没几天便开始重新担负起抱孩子做饭等一切家务活,浅浅清晨上学的时候在石桥上碰到柯真,柯真正在生火做饭,浅浅叫过她劝她:“柯真,回你家吧!”

    “不,我住在这里我奶奶会给我零花钱花。”柯真摇摇头。

    浅浅很同情柯真,她望着柯真瘦的身影独自走回了运城家只好继续朝学校走去。

    杨凌和智明等人依旧每天准时地守候在十字口那条路上,只是浅浅已经彻底地无视这个让她厌烦的约定。她在快要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转身朝一片树林走去,绕过了树林,穿过村庄,错开了与他们正面相遇的机会。

    而他们就站在原地,望着浅浅出现在花田直高的门口就蹬着自行车跟了上去。

    时光就这么慢慢地过着……。

    浅浅一直很喜欢一首歌,名字叫《样样红》,无聊的时候她就和叶子趴在桌子上唱:“青春少年时样样红,你是主人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浅浅在唱完后不解地问叶子:“为什么青春年少是主人翁呢?为什么年少时期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呢?”

    “不知道!”叶子摇摇头。

    “也许长大后才能想通透想明白吧!”

    “嗯。”

    那段时间里,大街巷到处都流行起了任贤齐的歌曲,杨凌和智明等人经常去逛城里的音像店,杨凌喜欢任贤齐的歌,就拉着哥哥给自己买了一盘。

    回去的路上,智明问杨凌:“你这么的喜欢唱歌,有瘾啊!”

    “就是喜欢唱!”

    “哎对了,晚上八点半我们去天才吧。”

    “下了晚自习?”

    “嗯!”

    “快中考了,人家都忙的复习,我们这几个学渣却忙着玩。”

    “不想学啊!”

    “混天度日吧!”

    “谁要是喜欢你学习成绩准下滑!”

    “哈哈……”

    到了晚上,下了晚自习,他们一行几人骑着自行车一起去了城里的吧。

    大约在吧待了一个多时,杨凌说:“走吧,哥们我不喜欢待在这地方。”

    “嗯!”

    他们几个在吧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骑着自行车各自回家了。

    智明晚上很少回家,他停好自行车,提着书包走进自家的诊所。她的奶奶坐在门口一言不发地看着电视。

    “明,回来了?”她的妈妈正在诊所里靠着柜子配药。

    “嗯!”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在外面住,喜欢以后就不要回来。”智明的妈妈很生气,她放下手中的药看着他说:“你表姐跟我说了,你在学校不好好学习,你爸爸去世了,你就迷上那个女孩子了是不是,你再这样下去,立马转学。”

    “转就转!”

    “好,这可是你说的。”

    智明不想听母亲在说下去,他提着书本走上了二楼。

    他的家里也有台收音机,是父亲在世的时候买给他的。他关上自己房间的门,拿出白天没有做完的复习题默默地写了起来。

    她的母亲跟着走了进来,她望着自己的儿子什么也没有说拉上了窗帘。她看了看儿子的书包,莫名其妙地问:“你那么的课本和书籍还有复习资料都哪里去了,怎么就这么一点?”

    “放学学校里了!”

    “你真不让我省心。”她的母亲找了个凳子坐下说:“你表姐给我说,你经常没事在学校里烧纸是不是,你的作业本恐怕都被你烧了吧?想给你爸烧纸去你爸的坟上烧啊,你在学校烧是什么意思?神经病是不是?”

    “我就神经病怎么了?”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他们两个正在楼上说着,楼下传来了智明表姐的声音。

    “智明回来没有?”

    “回来了!”智明的奶奶看着她,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嫂子!”智明的表姐王天微喊了一声上了二楼。

    “你来了?”智明的妈妈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说。

    “嗯!”王天微看了一眼正在写作业的智明对舅妈说:“智明整天在学校里不好好学习,整天跟一帮子差生混在一起,这样也不是办法,我和几个任课老师商量了,让他就待在家里复习吧。”

    “在家里我能管住他吗?他还不是天天骑着自行车往外跑。”

    “要不你再给她找个学校,离开花田,离开那个还击让他收收心。”

    “好吧,我考虑考虑。”

    “这件事你快点办了吧,不能把他的学业耽误了。”

    “嗯!”

    王天微说完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下复习资料和模拟卷子放到智明的桌子上说:“那么,我就不待了,我还得回学校。”

    “嗯!”

    “哎,你和文景你们两个现在谈的怎么样了?”智明的妈妈问王天微。

    “就那样,他不来找我,我也不去找他。他现在在外地上班,来一次要坐三天的车。”王天微微笑地说。

    “哦!”智明的妈妈听了劝王天微:“天微,你脾气不好,不要每次人家来找你,你给人家使性子耍脾气。”

    “嗯,知道了舅妈。”

    “好。”

    “那我走了。”王天微说罢下了二楼,智明的妈妈跟在后面悄悄地问王天微:“他还是天天跟一帮子男生守在十字楼口等那个女孩子?”

    “是啊!全校的人都知道。”

    “哎!”

    “走嘞,天微。”智明的奶奶抬头望着走下楼梯的两个人。

    “嗯!”

    “没事,过来玩啊!多来辅导辅导智明,智明这孩子是个好孩子,需要开导。”

    “嗯,好。”

    智明的奶奶站起身,望着王天微脸上闪烁着泪水说:“明儿的爸爸不在了,你在学校要多多的开导开导他,他是个听话的孩子,只是有些事情处理方式不对。”

    “嗯,好,我会尽我的努力开导他的。”王天微站在诊所的门口,微笑着跟她们挥了挥手,然后登上自行车回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