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儿子今天吃饭。

    2019年7月5日,星期五晴。

    担心儿子今天吃饭。

    今天上零点,在东12巷运料,跟矿车,连续上班两天,本月出勤四天。

    下班后陈姨赶紧给我做饭干,炒了一盘油条,下午起床后陈姨又给我做了肉面条,他一天能做几顿饭,还把大门外的空地收拾好种了菜,现在她栽的辣椒已经开花了,今年说不定还能吃上陈姨栽的辣椒呢。

    下午听的陈姨和他的朋友们微信通话,说最近要去上班呢。

    儿子今天上学的时候没有带生活费,我给他发去微信他也不接,让我很担心,下午儿子放学回来了,我问他中午怎么吃饭,他说他最近身上还有钱呢,儿子告诉我下星期教育局检查的很厉害,培训班要求他们只在班内吃饭,一周交37元钱,到下星期就不用了,我劝他在培训期间都在班内吃饭,但是儿子不愿意,我也没有别的办法。

    下午给儿子洗了衣服,今天上班连卯了,回来的晚,睡醒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钟了,就不想架洗衣机,只是用洗脸盆临时给儿子洗了衣服。

    晚上我向父亲要了他以前带的手表,因为儿子给我的手表找不到了,发现陈姨似乎很不高兴,这让我感到有点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