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窄巷子的来历

    看见袁潇被推进去了陈启光紧随其后,周围一切如常。照妖镜没有发生任何的反应。

    没有想到这照妖镜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据说这照妖镜曾经探测过,女扮男装来捉自己相公的,或者是吃药,等等各种。

    从未失误过。

    陈启光不会怀疑这个照妖镜的神奇,只会好奇袁潇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袁潇也没有想到,这照妖镜居然没有反应。

    还准备教训一下刚刚推自己一把的那个人,实在太没礼貌了,可是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身影。

    暗暗发誓不要让她在见到。

    窄巷子又分为牡丹巷,梅花巷,桃花巷,荷花巷,水仙巷,(排名不分先后)每个巷子又有许多的小巷子。

    每个巷子都有几个招牌姑娘,周麻七那天路过的就是荷花巷。

    据周麻七交代,就在荷花巷的尽头左边。

    一走进巷子里,袁潇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闻起来很舒服,不腻人。

    巷子的两旁,每走几步路,两边就会有两个入口,显然是某个巷子的路口。

    “荷花巷在哪里?”都快要走到尽头了,尽头就是西街了,袁潇不由的转头问向身后的陈启光。

    陈启光也一下子懵逼了,他虽然知道窄巷子,可是他从小玉树临风,貌似潘安。

    又是四大家族的人,怎么招也是个超级富二代,从小喜欢他的女孩子,能绕井城100圈,他怎么可能需要来窄巷子这种地方。

    面对袁潇的提问,他当然是老实的回答:“没有。”

    袁潇“”

    早知道就把周麻七带出来了,合着什么都不知道。

    “请问荷花巷是哪条?”这已经是袁潇问的第七个人了。

    前面问的几个不是不知道,就是喝的醉醺醺的,根本听不懂袁潇在讲什么。

    “巧了呢,我要去桃花巷,刚好在荷花巷旁边,跟我走吧。嘿嘿。”一声嘿嘿笑,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显然把袁潇和陈启光想到和他一样的人了。

    长的一表人才嘛,没有想到这两人还需要来到这种地方消遣。

    看在是同道中人的份上,一路子胡子男对两人非常的热情。

    据胡子男介绍,这巷主原本是个没落世家的小公子,本身是个小天才,但是呢,平常修炼也不爱修炼,最爱吃喝嫖赌。

    后来家族落败后,这小公子还不知进取,加之修道之人寿命长,一点点的就把家族的落败光了。

    气死了自己的爹和爷爷,后来和钱家的女儿打了一架,结果被打的当场昏厥。

    醒来之后,整个人性格大变,还放话,要成为人界的首富,叫板钱家。

    接着疯狂修炼,进度神速,结识了什么异国公主,宗门天才少女,异人少女等等。

    然后带领自己的几个红粉佳人创立了窄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窄巷子的名声越来越大,这小公子还开设了赌场,酒厂,等等一堆生意。

    而这巷子的起名,也是小公子因为几位红粉佳人的特点起的。

    “陈巷主,真是我的偶像啊。”胡子男说着一脸向往,可惜陈巷主很少来花巷子,都在做别的生意,不然还真想目睹一下这个传奇人物的风采。

    陈启光虽然很少在井城,但是对窄巷子的巷主,有所耳闻,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袁潇不由抽抽嘴角,怎么感觉,这什么巷主像是,意淫男主文里面的男主角。

    “你们要不要和我去桃花巷啊?荷花巷最近都没有什么新的小姑娘。”胡子男劝袁潇两人和自己去桃花巷,荷花巷听说自从巷主的第七个红粉佳人,异国公主出走之后,就一天不如一体了。

    袁潇等人可不是来消遣的,两人都客气的拒绝了。

    胡子男见此也不强求。一路笑呵呵的带着两人。

    约莫一刻后

    只见一扇古红木制作而成的大门,此时正敞开着,大门正中央有棵三人合抱粗的桃花,此时正盛开着,

    风吹过,花瓣轻轻的落下一些,地上已经铺满了粉色,里面透出的空气格外的清甜。

    旁边坐着两个少女,头上扎着一个丸子头,身穿淡蓝色群儒,头梳双丫髻,长相清纯,此时正抚着琵琶,音乐声不算大,也不算小,听起来刚刚好。

    时不时有几人结伴从里面走出,或进入。

    周围的一切很是素雅,没有夸张的颜色,和袁潇现代电视剧看过的招揽客人。

    看起来倒是像个高端的茶厅,就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了。

    “小兄弟,我先进去了啊,荷花巷就在尽头,你们直走就到了。”胡子男朝着袁潇两人摆手,娴熟的对着门外的两个少女打完招呼,就头也不回的朝里面走去。

    和桃花巷的热闹相比,荷花巷显然冷清多了,一路上的行人并不多,三三两两而已。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荷花巷,门前和桃花巷是一样的,只是门内正中央的桃花树,变成了一个池塘,上面依稀种着几株荷花,此时开放的不过两朵。

    不过袁潇两人对里面一点兴趣都没有,两人没有忘记正是。

    记得周麻七交代的,就在荷花巷前方100米左右的左边巷子内的屋子。

    两人直接跳上了围墙,果然看到了墙面上长满了花草,花草的另一边是一间非常普通的至极的院子。

    跳进了院子里面并没有周麻子所说的散落满地的衣袍,周围杂草横生,显然这个院子已经许久没有住人了。

    由于不确定这个院子是不是周麻七所说的,两个人现在脑海都同时有一个想法,看来要带周麻七过来走一趟了。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陈启光选择排查院子有没有什么线索,而袁潇则打开了院子里的房屋。

    一开门,入目是一张桌子,旁边有个巨大的书柜,书柜的左侧是一个半透明的屏风。屏风的旁边是一张床,床边正对着一个梳妆台。

    很显然这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干净的很,显然有人住在这里,倒是和院子外的荒芜显得有些奇怪。

    桌子上的茶杯还有一杯为喝光的茶水,用手一摸是凉的,袁潇拿起闻了一下,已经没有茶香了,估计是昨晚或者昨天倒的,只是主人匆忙的做什么事情,来不及喝光它。

    还打算在观察一下,在院子外的陈启光就急急的冲了进来,轻轻的把门一关拉着袁潇躲在了床底下。

    袁潇准备问什么,陈启光口型的表示:“有人。”

    “吱嘎”一声,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两人对视一眼,都默默的屏吸,收敛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