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修仙者这一生能见到多少妖?

    “大概……不会比此时更多了吧。”

    唐歌与孟七一跃到弟子们后方,杀招毫不犹豫的放出。

    “噗呲噗呲。”

    剑气入体、皮肉撕裂和妖兽的的惨叫声响起,也仅仅是停了一停,后方的妖兽转眼便露了头。

    潮水一般的妖从山上冲下,将谷中弟子所在之地越围越小。

    “快走,从后面杀出一条路出去,我二人殿后。”

    “唐歌”面容凝重,对看清了周围情况,拔剑而起的修仙弟子们说道。

    在场的都是年轻弟子,哪里见过这种状况?也不顾什么孟七是魔了,听了唐歌的话,云丘在最前,一齐从后方杀出一条血路去。

    唐歌见那妖潮不住涌来,心里着急万分。

    “不能再往山下引了,下面还有受伤的弟子。一旦这些妖再往下,所有的人都会死的。”

    “唐歌。”凤凰在心中叫她,“我撑不了太久了。”

    唐歌沉默了一下,心中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与孟七是有机会逃出去的,不逃他们就得死。可逃了,下面那些人,一定会死。

    唐歌轻声道:“仙上,往里飞吧。”

    她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

    从一开始狰引他们进山谷,到遇到狞,再到狞不管不顾,任凭她轻松的将弟子救走。

    她心中笃定狞想阻拦她带走秦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然而它却没有。

    “它刚开始确实说了‘你二人留下’这样的话吧。这是不是它的目的,一试便知。”

    “唐歌”御剑而起,折向山谷内,孟七一见便明白了她想做什么,一招断掉弟子们身后的妖潮,跟随唐歌而去。

    那妖潮果然如翻腾的碧浪一般,翻了一翻,大势追向二人,不再理会逃走的弟子。

    有昆山弟子忍不住回头大喊:“孟七师兄,唐歌师妹!”

    云丘一拉他:“快走,还孟七师兄呢!那是魔!”

    “可唐歌师妹……”

    “山下还有受伤弟子,不能再将妖潮往下引了。我们快回去给门派报信,告知长老们前来救人。”

    唐歌见妖潮掉了个头儿,心里已经明白了。

    “果然如此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大费周章的留下我们俩?”

    妖王没有再做攻击,任凭唐歌与孟七二人斩杀着小妖。绕是他二人再厉害,这一波一波的妖袭来也将二人体力耗的七七八八了。孟七的魔剑已接近透明,看起来随时就要消失。

    “唐歌,只能到这里了,抱歉。我的元神已撑不住,马上又要沉睡了。”

    凤凰刚说完,就支持不住,将身体的掌控权还给了唐歌。

    “多谢你了,凤凰仙上。若我死了,会对你的元神有影响吗?”

    “不会。”

    唐歌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凤凰帮了她太多了。

    她所有的名气、以及几次生死关头都是他救了她。若还连累他,她死也不会安心的。

    “你不会死。”

    “嗯?”唐歌又斩了一只妖,一下没反应过来。

    “将玉牌捏碎吧。”

    玉牌是重要之物啊……

    唐歌犹豫的一刹那,妖王猛然出了手,妖掌凭空一拍,妖气凝形成一只虎掌,如一块巨石一样直拍向孟七。

    孟七避无可避,在唐歌撕心裂肺的叫喊中喷出一股鲜血,倒在地上,淹没在妖潮中。

    唐歌……

    孟七……它杀了孟七?

    孟七……死了?

    这满地的都是什么啊?

    这扑过来的都是什么啊?

    皆是……可杀之物。

    可杀,该杀。

    “断天诀。”

    唐歌运气灵力,将所学的剑诀挥到了极致。这幅身体早就伤痕累累体力不支,哪能允许她如此?

    血先从她的鼻中流了出来,而后她的经脉开始扭曲,口中也咳出一道血迹。

    她得到孟七身边去。

    这些妖魔鬼怪怎么能碰他?

    “妖魔……”

    “给我滚!!!”

    凤凰沉默着,他无法叫住她。他仿佛从唐歌身上看到了另一个女子。

    也是为了保护所珍视之物,如此倔强。

    唐歌将群妖一斩两段,冲向那满身尘土不省人事的男子,一把扯出脖子上的玉牌,捏碎。

    “感受到绝望了吧?”鬼女目睹着谷中所发生的一切,观察着唐歌的撕心裂肺、悲痛与愤怒。看着唐歌杀尽周围的妖魔,将孟七抱在怀里。

    “感受到了就要早点接受现实啊。”

    她突然觉得有些无趣,脑中窜过一丝来自千百年前的记忆,心冷了下来。

    可以了吧?

    狞往鬼女所站的方向望了一眼。

    这么下去人就要死了。

    唐歌知道自己已是强弩之末,她手中攥着碎掉的玉牌碎片,用最后的力气将孟七抱在怀中。

    即便这些妖将自己撕碎了,就算多一息的时间,也能为孟七争得活着的机会。

    那位仙上……又能抵挡得住吗?

    她摸出灵器化为盾将自己与孟七罩在其中,眼见着盾一下子被扑的碎开,她闭上眼睛低头伏了下来。

    竟命绝于此。

    “咦?”

    一声女声从唐歌头顶的半空中传来,下一瞬,唐歌周围十丈之内的小妖凭空消失不见了。

    预料中的疼痛没落在身上,唐歌睁了眼,觉得上方有人,睁眼抬头一望。

    依然是一身白衣,不过衣服换了个样式。那绝色女子望着漫山遍野的妖,有些惊奇,落在唐歌身边。

    “小唐歌,你没事吧?”

    得救了。

    唐歌摇摇头:“无性命之忧。仙上,我实在不得已了……”

    女子了然的笑笑:“放心,我这就带你出去。”

    “好久都没活动了……”

    女子飞上天去,望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妖兽,手中现出一把剑来。

    那剑体剔透,青光缭绕其身,又隐于剑锋之内,十分好看,一眼望过去便知绝非凡品。

    她轻轻凭空一跳,旋了个身,剑花一挽,一剑在空中斩下。那剑气寂静无声却又以雷霆万钧之势如水中一点涟漪般从满山的小妖身上掠过。

    没有什么意料之中的巨响,谷中的妖毫无声息的消失了。整个终山山谷变得空荡荡的,除了那被毁坏的树木土石宣告着刚才的的确确发生了一场恶战之外,妖潮就像一场幻觉。

    噢,还有那妖王狞,在提醒着唐歌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以及身体的疼痛与怀中的孟七。

    妖王就早呆住,待女子剑尖指到它面前之时,方才回过神来。

    “这是……青弋……青弋剑……”

    它心中颤抖震撼,想说些什么,到了嘴边又说不出,那高昂着的头颅低了下来,如温顺的猫一般匍匐在剑尖之下,不敢再有一丝放肆之意,千言万语只化作两个字。

    “……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