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解

    苏鹿鸣用手使劲儿的挠着脑袋:

    妹妹的驴脾气一上来,谁说都听不进去,真是难做啊(||_)

    温鹤唳伸手制止苏鹿鸣的行为:

    “别抓了,再挠就秃顶了,小小年纪,脑袋秃了可就不好看了。”

    温鹤唳虽然嫉妒苏鹿鸣和苏愔嫕的兄妹感情,可是…

    “唉,真是拿你们两个人没办法。”

    苏鹿鸣:???

    苏愔嫕:???

    “小团子,我们都知道你心里其实是很爱你个家的,对不对?

    你只是不甘心,为什么哥哥可以留在那里,而你要被送出来。”

    温鹤唳知道,苏愔嫕在罗校长和上官教授的呵护下成长得很快乐。

    只是原生家庭和寄养家庭的根本不同,难免会让孩子心里产生疑惑。

    现在网上的留言满天飞,那些无聊的记者和八卦,总是会编排一个小孩子。

    苏愔嫕很聪明,她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看到那些新闻之后,心里的感受无从得知,可大致也猜得到。

    “我才没有呢,什么不开心和不甘心的,我离开那里之后…

    生活变得好过很多,我享受着别的小朋友享受不到的东西。”

    苏愔嫕死鸭子嘴硬硬撑着:

    我才没有不甘心呢,我现在的生活可是小康社会的水平线高多了ヽ(*。>Д<)o゜。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你可以告诉哥哥…

    为什么你不愿意回去呢?

    小团子,你只是一个小孩子,有的事情呢,不需要想太多。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习,健康的成长在爷爷奶奶、老爹老爸的关怀下,开心快乐就好了。”

    温鹤唳没有提及爸爸和妈妈,因为苏愔嫕对苏以是和沈花眠,和传闻中的一样,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是血脉上的牵引罢了。

    “可是我一点都不快乐,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话,我现在怎么可能被其他小朋友议论。

    现在好多人都在说,说我的今生父母是贪慕虚荣的人,说我是坏人的孩子。”

    苏愔嫕委屈的掉眼泪:

    我不是坏孩子,我的爸爸和妈妈也不是坏人,他们只是想让我过更好的生活,姥姥跟我说过,他们是爱我的。

    苏鹿鸣急的双手叉着上衣口袋在原地团团转:

    真是急死人了,如果当初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就好了,不管是贫是富,大家生活在一起不就好了吗?现在整这么多事。

    温鹤唳戳了一下苏鹿鸣的背,轻声说道:

    “到底你才是他的亲哥哥,你就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只凭我自己一个人在这说,肯定没有什么说服力呀。”

    温鹤唳也是醉了:

    这两个孩子怎么遇到感情问题,就傻得跟二狗子似的。

    “啊…?…啊…!”

    苏鹿鸣刚刚都没有听清温鹤唳到底在讲些什么,只能似懂非懂得点头。

    温鹤唳垂下头,双手也情不自禁地摸上脑袋使劲儿的搓:

    我tm…劳资怎么会喜欢这样的货色…栽了栽了…掉在这颗歪脖子树上下不来了。

    “妹妹,我们在门口这样说,对罗校长和上官教授的名声也不好…

    万一被路过的邻居看见了,以为我们在吵架,再多出一些绯闻那不就更糟糕了吗?

    还是先让我们进去吧。”

    温鹤唳看着恢复冷静的苏鹿鸣,暖暖的笑了:

    啊…我就说嘛,劳资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喜欢上什么歪瓜裂枣呢,嘻嘻~

    看看,多么优秀的男生啊,他是我的(/w·\*)捂脸。

    苏愔嫕缓缓把门打开,哽咽着撇着嘴:

    “你们进来吧,不要破坏我老爹和老爸的名声ヽ(#`Д′)”

    苏愔嫕奶凶奶凶的对门口的两个少年说道。

    苏鹿鸣和温鹤唳快速的连连点头。

    “哎哟,你说你不想回去,你哭什么呀?

    嘴硬什么呀,跟我们回去看看吧,你不是也想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把你送走吗?”

    苏鹿鸣坐在沙发上,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温鹤唳虽然不赞成这么说,可是眼下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我只是不明白,我明明比别的女孩子聪明,比别的女孩子伶俐。

    虽说我不是世界上最聪明最漂亮的女孩子,可是我是最爱他们的女孩子。”

    苏愔嫕抽嗒着,肉乎乎的小手抠着抱枕。

    “就是因为你比别的孩子都漂亮,都懂事,所以爸爸妈妈想给你更好的环境让你比别的女孩子过得都幸福。

    可是他们忘记了,你想要的是他们的亲情和宠爱,也忘记了血缘关系不是所有的金钱可以比拟的。”

    苏鹿鸣不知道这么说自己妹妹能不能明白,可是就如同温鹤唳劝解自己对爸妈摊牌所说的一样。

    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了,这才能够更加了解彼此的心意。

    温鹤唳嫌弃的看着苏鹿鸣:

    好不容易进了门儿,净挑这些不是重点的东西说…

    这小孩子再聪明,她也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东西啊,直接说姥姥不就完了吗。

    温鹤唳笑眯眯的开口,仿佛看着小姑子一般的慈祥。

    “小团子啊,哥哥说的话可能太复杂了,其实就是姥姥想你了。

    如果你今天中午回去吃饭的话,姥姥也会去的,姥姥给你做好多小点心,你不想姥姥吗?

    姥姥平时给你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今天姥姥听说你要去,也很开心呢。”

    苏愔嫕听到温鹤唳说“姥姥”这两个字,眼睛“噌”一下亮了起来。

    “姥姥?小鹤哥哥,你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不信你问你哥哥呀,我们都知道。”

    苏鹿鸣刚要随身附和,就被苏愔嫕扔过来的抱枕堵住了嘴。

    “我当然相信你啦,早就知道你和我哥哥住在一起了,而且你们还是同一个卧室,同一间房间。”

    苏愔嫕八卦的看着温鹤唳和苏鹿鸣:

    就跟电视剧里那样,如果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住在一起,要么是好朋友,要么他们就是恋人。

    温鹤唳本来觉得没什么,被苏愔嫕当着苏鹿鸣的面儿这么一说,脸像被火烧一样的烫:

    这熊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

    苏鹿鸣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

    “行了行了,别这么多废话了,看样子你也算是同意了,我们赶紧走吧。”

    苏愔嫕点点头,给罗马和韩豆豆,上官荣和罗傲文各自打了电话。

    苏愔嫕打电话的时候,苏鹿鸣暗戳戳给温鹤唳竖起大拇指。

    温鹤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