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县丞来访

    在离县衙不远的一处院子里,一个中年人围着院子已经来来回回的转了很多圈了,像是有什么心事,又好像有什么决定拿不准一样的,不时的摇头叹息。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县的县丞陈元良,本来在这灵溪县应该也是个头面人物,奈何他不懂得钻营,跟这知县大人的关系也不好,可以说是处处受到知县大人的打压,倒是跟知县大人走的比较近的何大年都比自己的权利要大。

    平时在县衙里他现在基本上就是一个摆设,没几个人会听他的,而对于知县大人和何大年所做的事情,他也基本上都一清二楚。

    只是没能力来改变罢了,而前几天出的书店一案,就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平时对于郭承德收受那些富商钱财的事情,他也知道个大概,那也就不说了。

    可是前段时间那学海书店的前掌柜周方被人在牢狱之中活活勒死,然后又假装是畏罪自杀的事情,他可以是一清二楚的,中间就有郭承德的授意。

    之前郭承德为了排挤他,所以就把他安排去管理县衙大牢了。

    这是他在县衙唯一的职能,县牢里面自然也有几个是他的心腹,这件事情就是其中一个心腹牢头偷偷告诉他的。

    他之所以纠结的原因在于他就算知道此事,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去揭露郭承德,可是要是不抓住这个机会,自己难道后半辈子就要每天都与这暗无天日的大牢为伴吗?

    想想心里都很是不甘,他也曾经是正儿经的举人出身,对于名利这些说不看重那是假的,可是面前的机会该怎么利用才好,一时让他拿不定主意。

    在底层混了那么久的时间,他深知自己没什么人际关系,就算是自己贸然把事情的真相向州府说明,恐怕到时候不是郭承德倒霉,而是自己可能会扣上一个污蔑上官的罪名。

    思虑了良久,目前唯一能抓住的一丝机会就是那个小侯爷李季了,只是自己跟人家非亲非故的,那小侯爷能不能帮助自己还是两说,不管怎样还是先去探探口风再说。

    打定了主意,陈元良把自己多年以来的积蓄拿出来一大部分,很是心痛的用一个包裹包好,然后就出门去了。

    李季和谢鸣正你来我往杀得不亦乐乎,只见棋盘上谢鸣所执的黑色棋子还有不少,而李季所执的红色棋子已经不多了,李季每走一步都会仔细思索下一步,然后才落子,谢鸣只是在棋盘上略微一看,稍微思索一下,就立马落子。

    看来这李季的棋艺虽然有所进步,但是想要赢谢鸣,目前还有一段路要走。

    正在这时李文过来求见说是外面有个自称灵溪县县丞的人过来求见,问侯爷见是不见。

    “不见,不见没看到我正忙的呢。”

    李季手里拿着一颗棋子,不耐烦的挥挥手,正为眼前的困局苦苦思索的时候,哪有心情见什么县丞啊!

    对于他来说,他跟这灵溪县的官员又没什么交集,也不想跟他们有什么交集,这些人接触自己的目的,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还不都是为了想通过自己认识自己的二叔,想要谋划一番自己的前程。

    那灵溪县的知县郭承德自从那日之后,又几次叫人来请自己,他都推脱过去了。

    这样的人,李季以前见多了,二叔也知道这些事情,所以还专门叮嘱过他,让他不要在外面给自己惹麻烦。

    谢鸣听到李文的话,不由得在心里想了一下,这灵溪县的知县好像对自己有某种很深的敌意,上次在公堂上,谢鸣就感觉出来了,而这个县丞自己倒是听说过,好像不怎么显眼。

    那日在公堂上,好像也没看到,按理说,知县大人开堂审案,作为县丞是应该在场的,可那日却只见到知县大人郭承德和一个主簿在场,之前他也没在意,不过现在想想,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缘故。

    于是谢鸣叫住了转身打算离去的李文,转而看向李季道:“不知道这县丞来找你何事?不如见见也好。”

    “哼,还能有什么事?还不都是希望我在我二叔面前为他们多说说话,好让他们能再进一步,不过一个县丞而已,我二叔哪来的时间去关注一个小小的县丞。”

    确实是,李季的二叔作为吏部的二把手吏部侍郎,肯定不会把心思放在一个小小的县丞身上,这话没毛病,不过谢鸣也没打算让李季为他说话呀!

    只是想要看看这县丞的来意为何,在谢鸣的劝说下,李季勉为其难的答应跟这县丞见上一面。

    过了不一会,李文就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模样的男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包袱,神情有些忐忑,看起来模样有些好笑。

    李季也没打算在什么客厅接待他,所以就直接让李文把人带到这亭子里来了,等人到了,李季也没让人上茶,就大大咧咧的问道:“你找本候何事?”

    对于李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谢鸣也只能苦笑,他在一边看着,也不打算插嘴,想看看这县丞到底想要干嘛。

    陈元良一看对方连让他落座的礼仪都没有,顿时心里就凉了一截,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只能豁出去了,于是把怀里的包袱往亭子里的桌面上一放,然后才向李季拱手笑道:“下官冒昧打扰,还请侯爷见谅,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侯爷笑纳。”

    谢鸣看着面前的包袱,猜测应该是银钱之类的东西,看来这县丞还是挺会做人的嘛!李季对于桌上的包袱看都不看,只是皱了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专门给我送礼?”

    “不不侯爷误会了,下官只是初见侯爷,一些见面礼自然是不可少的,侯爷不用多想”

    陈元良看着桌子上的包袱,很是心疼,李季的态度一看就知道估计就算自己开口了,对方也不一定会答应帮忙,而且礼已经送出去了,这年头登门拜见别人,哪有空着手的,看来今天估计是要白跑一趟了。

    他可不知道谢鸣每次来就是空着手的,不但空着手来,蹭吃蹭喝之后,有时候可能还要往家里带些东西。

    不知道这县丞知道以后会不会气的吐血,当然谢鸣和李季的关系跟他又没有可比性了。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拐弯抹角的了,最讨厌你们这些人把话说得云里雾里的。”

    见多了这些不说人话的官员,李季也不废话,直接开口,明明就是想求人办事,你偏偏罗里吧嗦说一堆乱七糟的东西,难道这就显示你高洁了吗?

    对于直爽的李季来说很是不能忍受,谢鸣也是很喜欢他的这一性格,有什么说什么,大家都不用耗费心神去想,所以这才是真朋友。

    见李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陈元良也只能在内心苦笑,不过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不能说转头回去。不过他要说的话还是保密的好,免得透漏出去,那郭承德又会找自己麻烦。

    所以陈元良看着谢鸣开口道:“还没请问这位公子?”

    不等谢鸣回答,李季就先一步开口道:“你想说什么,尽管说,这位是我的好兄弟,不用担心会有人泄露你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