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陈汐的逆袭

    “你觉得呢?”苏娇轻轻笑了,望向陈汐的目光就像盯着一个死人,“潜龙榜****本就是我苏家和其他各家势力联手举办,我苏家想要在这里杀死一个人,谁能逃得掉?”

    “想不到苏家竟然如此卑鄙无耻。”翡冷翠厌憎地皱了皱眉,公平的比赛,却被苏家利用职务之便做一些见不得人的手脚,怎能不令人愤怒?

    “莫要和她多说,对付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字——杀!”陈汐本就跟苏家有着解不开的死仇,此刻又被苏家算计了一把,令自己和弟弟双双失去退路,他已是愤怒到了极致,甚至已出离愤怒!

    他脑海中再没有其他念头,什么也不顾了,今日,他要把在场所有苏家人都杀死,如此,才能宣泄心中之恨!

    “陈汐道友,刚才的一击已经消耗了我九成九的真元,恐怕我帮不上什么忙了。”翡冷翠黯然道。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点头,神色黯然,带着无尽不甘,在陈汐没来之前,他们便在苏家子弟的围攻下苦苦支撑,刚才的一击,更是耗尽了他们全部力量,如今已是处于无力为战的地步。

    他们已经做好了捏爆传送玉符离开宝塔的准备,因为眼前的局势跟绝境已没什么区别,完全无力回天了。

    “哥,我还能一战。”陈昊咬牙说道,脸色却是刷白异常,明显是在硬撑着。

    陈汐神色平静道:“你们躲在后边,让我一个人来!”

    “你一个人?哈哈,还真敢说大话啊!”

    “这家伙莫非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我看倒像是自知无望突围,自寻死路呢。”

    四周的苏家子弟皆发出一阵讥笑,在他们看来,陈汐的实力的确很厉害,但如今他的剑阵已被自己等人死死压制,就凭他一个人战斗,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不只是苏家子弟,连翡冷翠等流云剑宗弟子也都是惊疑不定,那可是苏家最为厉害的三水棋笼阵,力量甚至能够灭杀两仪金丹修士,陈汐他……行吗?难道真如苏家子弟所说,陈汐明知无望突围,打算自寻死路?

    “哥……”陈昊抬起头。

    陈汐笑着打断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哥哥的实力究竟如何,今天,你就好好看着,想超过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说话时,陈汐身子一晃,施展神风化羽遁法,嗖地一下消失原地,化作万千道残影,在四周飘忽不定,宛如一缕被困在牢笼中的风,四处寻觅逃生的空隙。

    几乎同时,六十四柄黄阶上品飞剑重新组合成第二重的湮风流光剑阵,朝苏娇绞杀而去。

    “还是这一招,呵,看来真是黔驴技穷了。”苏娇不屑一笑,手指一弹,“棋笼三千斩”呼啸而出,径直击溃陈汐的攻击,显得随意轻松之极。

    其实,湮风流光剑阵第二重威力极为厉害,不过苏家的“棋笼三千斩”汇聚的乃是一百零八位族人的力量,相当于一百多号紫府修士同时发出的一击,其威力自然远非如今的陈汐能够抗衡。

    看到陈汐的一击再次被击溃,翡冷翠等人和陈昊的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尤其是陈昊,紧紧抿着嘴唇,已经决定在哥哥遇到危险时,拼死也要救下哥哥。

    “力道变弱了,看来这样的剑阵你也施展不了几次啊。”苏娇看着在四周飘走不定的陈汐,悠悠说道:“若我猜测没错,你的真元恐怕已处于枯竭边缘,所以,你也不用白费力气想着逃走了,根本无用。现在,就给我死吧!棋笼为局,锁禁河山!”

    苏娇黑衣飘飘,面容冷酷无比,手掌连连挥舞,万千掌影凝聚成拳,狠狠一虚捏!

    轰隆!虚空之中,顿时出现了千百条粗大的锁链,乌光翻滚,犹如千百条黑色巨龙,直接扎入陈汐的身体四周,团团捆绑,向内狠狠紧勒!

    陈汐顿时就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勒得他全身上下咯吱咯吱作响,呼吸急促,血气翻腾,脸上青筋根根爆绽,神情甚是可怖。

    在其他人眼中,陈汐就像被万千锁链囚禁的罪人,别说逃跑,连挣扎一分都很吃力,完全成了一只待宰羊羔,濒临死亡。

    “不好!这样下去他会死掉的!”翡冷翠骤然色变,失声惊呼。

    “哥!”陈昊悲呼一声,就打算挺身而出,却被其他流云剑宗的弟子死死拦住。

    “你去了也是送死,若你不想让你哥白白死去,先静观其变吧。”翡冷翠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因为,我总觉得陈汐道友不想是自寻短路之辈。”

    四周的苏家子弟见大局已定,皆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就说这小子是自寻死路来了,哼,这一招棋笼为局,锁禁山河,消耗了我等七成的真元,就是两仪金丹修士也得被困死,用在这小子身上,明显是浪费了。”

    “是啊,这小子太弱了,竟想着一个人抗衡我等,脑子不是进水了是什么?”

    “嗯?不对啊,换做其他人,早被这一击的力量挤压而死了,这家伙还活着,还真是顽强的很啊。”

    苏娇也注意到,陈汐竟是抵抗住了那万千锁链囚禁的压力,为防夜长梦多,她当即随手一挥:“他如今已失去一切战斗力,苏童你们三个人,一起去把他给杀了,头颅取回来,我要带回苏家祠堂,告慰我苏家六位黄庭修士和一位两仪金丹境修士的亡灵!”

    “喏!”

    苏童三人踏步而出,来到陈汐身边,看着被万千乌光缭绕的锁链死死缠住的陈汐,三人皆狰狞笑起来。

    “陈汐,听说你身上有着剑仙洞府的宝藏,如今你一死,倒是便宜了我苏家,哈哈。”苏童阴测测笑起来,说话时,他拎着飞剑,就朝陈汐的头颅割去。

    然而就在这时,他猛地看到,陈汐眼眸中非但没有临死前的绝望和愤怒,反而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死!”

    一声冰冷淡漠的声音,在众人眼中原本气息萎靡衰弱的陈汐,蓦地站起了身子,全身涌现出一股苍凉、浩瀚、古老的恐怖气息,咔嚓!咔嚓!伴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囚禁他的万千道锁链瞬间崩碎溃散,竟似是纸糊的一样!

    这一刻,陈汐周身气流鼓荡,一黄一青两股苍凉古老的力量纠缠成两条长龙,呼啸盘旋在他身体四周,龙吟滚滚,虚空震荡,映衬得他宛如荒古神魔一般。

    不好!

    苏童心中一惊,正待离开,蓦地眼前涌现出一尊巨大的拳头,其上逸散的气流,令他嗅到了浓浓的死亡气息。

    砰!砰!砰!

    不止是苏童,连同他一起来的两个苏家弟子,几乎在同一时间,头颅便被陈汐巫力凝聚的拳头轰成肉末血洒当空。

    这个变化实在太快,从陈汐挣脱万千枷锁,再到灭杀苏童三人,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快得令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就看到苏童三人的无头尸体摇摇晃晃着轰然倒地。

    翡冷翠失神喃喃:“神魔炼体流,原来这才是他的杀手锏……”

    “厉害!”

    “陈昊师弟,你哥太厉害了!”

    “是啊,是啊。”

    其他六个流云剑宗弟子也忍不住惊叹出声。

    “我哥本来就很厉害!”陈昊兴奋得小脸通红。

    几乎在同时,苏娇眼眸一凝,脸色的得意、轻松、不屑统统消失无踪,神情变得冰冷之极,该死!上当了!这家伙竟然还是一名神魔炼体流!

    砰砰砰……陈汐甫一斩杀苏童三人,身影毫不停留,在周围众人不及反应之际,如猛虎出枷,狼入羊群,冲入苏家子弟中,一拳击出,便轰掉一个脑袋,转眼工夫,便击杀十几个苏家子弟,气势悍猛,如入无人之境。

    “镇守住四周,结阵!”苏娇怒火如烧,放声暴喝。

    陈汐好不容易逮住这个机会,撕开了三水棋笼阵的口子,岂会令其重新结阵?当即身影晃动,像一条钻入沙丁鱼群的大鳗鱼,身形飘忽不定,游走击杀,搅得天翻地覆,溃不成阵。

    有些苏家子弟早被陈汐砍瓜切菜似的打法吓破了胆子,在陈汐不曾靠近,便即捏爆传送玉符,被宝塔传送出去。

    不过,苏家子弟中大多数人还是训练有素,听到苏娇的暴喝之后,当即朝苏娇靠拢而去。

    渐渐地,一个六十多人组成的三水棋笼阵竟是快要成型了!

    见到此幕,翡冷翠和陈昊等人的心不禁又悬了起来。

    而苏娇,也暗自松了口气,不过当看到地上又惨死的三四十号苏家子弟,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脸色冷酷冰冷到了极致。

    然而,陈汐却决不会给其结成大阵的机会了,心中一动,一个近百丈范围的巨大手掌出现在空中,遮天蔽日,仿似凭空出现的一片乌云。

    手掌上,浓郁的戍土之气和乙木之气翻滚不休,亿万湛然道星辰按着玄妙的轨迹,在掌心纹路中游走流转,犹如来自那亘古以前的神魔之手降临人间,一股神秘、苍凉、古老的恐怖气息冲天而起。

    星斗大手印!

    这一刻,陈汐终于祭出了自己最强的杀手锏,融合了戍土星煞之力和乙木星煞之力之后,星斗大手印的威力已达到第二重的乙木之境,轻轻一碾,就能捏爆任何黄阶法宝,在剑冢寂灭境时,凭借星斗大手印,陈汐更是在瞬间抓死了六位黄庭境修士。

    此刻,这种来自荒古时期的无上神通法门,甫一横空出现,其上涌现出的苍凉古老的气息,瞬间震慑天地,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心悸恐惧不已,仿似看到的不是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而是一尊来自亘古以前的恐怖神魔!

    “杀!”

    百丈范围的星斗大手印一掌拍下,轰!所过之处,苏家子弟释放出的任何法宝都被砸烂成废铁烂渣,一瞬间,十几个苏家子弟被拍成一滩肉泥,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

    轰!轰!轰!

    星斗大手印连连拍下,就像拍死渺小的蝼蚁一般,一个个苏家子弟来不及躲闪,便即惨死倒地,死状之凄惨,简直是触目心惊。

    星斗大手印那恐怖到莫可抵御的杀伤力,一瞬间就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狠狠冲击着他们对神魔炼体流的认知。

    “这家伙太过恐怖,大家快逃!”

    “捏爆传送玉符!”

    “快!快!”

    几个呼吸之间,就有四十多个苏家子弟惨死倒地,连捏爆玉符的机会的没有,剩下的二十多人早已被吓破了胆,亡魂大冒,纷纷捏爆玉符,被浮屠试练塔的力量挪移了出去。

    苏娇也在其中,临走前,她死死地望了陈汐一眼,就像是第一次认识陈汐一般,目光中透露出无尽的仇恨、愤怒、不甘、恐惧、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