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魔宗隐现

    听陈汐以晚辈之礼向自己等人问好,闻玄真人和三位家主皆暗自松了口气,心中暗赞陈汐善解人意。

    刚才见那些内门弟子称呼陈汐太上师叔祖,令他们震惊之余,也不免有些尴尬,毕竟陈汐如今已跟北衡是同辈之人,若称呼起来,他们每个人顿时都成了晚辈,陈汐的话,恰化解了他们的尴尬。

    不过,陈汐虽如此说,他们却不敢如此应承,毕竟再怎么说,陈汐也是流云剑宗太上长老北衡的结义兄弟,辈分摆在那里,任谁都无法改变。

    所以,思来想去,他们却又不知该如何陈汐了。

    想想也是,在场众人虽说都见惯了大风大浪,可还是头一遭碰上像陈汐这样奇葩的存在,脑子一时转不过来弯也是正常的。

    “诸位前辈,咱们各交各的,你们叫我陈汐就可以了,若不然,我弟弟恐怕也得叫我一声师叔祖了,那可就全乱套了。”陈汐笑道。

    “好,我就托一声大,叫你陈汐,不过你也莫叫我前辈,唤我闻玄就是。”闻玄真人温和笑道,看着陈汐,眼中泛起一抹欣赏之色。

    “正是,咱们各交各的,如此最好。”杜武渊等三位家主也纷纷笑道,言辞之间,对陈汐的态度也明显亲热了许多。

    “喂,这小子很会来事啊,跟我老子平辈论交,我岂不是得叫他一声叔叔?”端木泽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宋霖,低声传音道。

    “说好的各交各的,你还计较什么?陈汐若真想占你便宜,你得称他一声师叔祖,毕竟你老子可是比闻玄真人还低上一个辈分呢!”宋霖瞪了他一眼,回答道。

    辈分问题一解决,大殿内的气氛很快热烈起来。

    闻玄等人这次是为了在浮屠塔试炼时,出现的神秘陌生修士而来,那三十二名神秘的陌生修士一个个狠辣无情,漠视生死,就像被某个大势力培养出的死士一样,偏偏却查不到他们的任何线索,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顿时引起了龙渊城各大势力的警惕。

    由于这三十二个神秘的外来修士皆惨死在陈汐手中,所以闻玄等人才会找上门来,希望能从陈汐这里得到一些线索。

    提起这些神秘的陌生修士,陈汐顿时想起一件东西来,心中一动,手中已多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黝黑令牌。

    这块令牌表面漆黑冰冷,似铁非铁,上面刻画着一个弯钩血月图案,又像一把带血的镰刀,显得阴森诡秘无比。

    “这块令牌是我灭杀掉那三十二名神秘修士,从其首领展空的储物法宝中得到的,我看不出来历,但或许对你们有用。”陈汐把令牌递给闻玄真人。

    “血色弯月……这块令牌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闻玄真人仔细打量片刻,皱眉沉吟道。

    “是血月魔宗!”一旁的杜武渊似是想起什么,面色骤然一变,失声叫出声来。

    “怎么可能?在三千年前,血月魔宗不是被灭掉了吗?”

    “是啊,当年楚皇召集大楚王朝所有修行门派的高手,在荒外血狱历经三个月苦战,最终全歼血月魔宗上下,又历经数年清洗,彻底把其门下弟子灭杀一空,三千年来再不曾有谁见过血月魔宗的踪迹,怎可能再次出现?难道是死灰又复燃了?”

    宋文冲和端木云空也是齐齐色变,张口说道。

    见这三个位高权重的家主齐齐失态色变,整个大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无比,令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得压抑起来。

    陈汐暗自惊讶不已,这血月魔宗到底犯下了怎样的滔天罪孽,竟惹得整个大楚王朝修行界的高手齐齐出动,剿灭了它?

    “应该没有错,这块血月令做不得假,只有血月魔宗内的长老才能炼制出此物。”便在这沉闷中,闻玄真人沉声开口,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那些神秘的外来修士必是血月魔宗的余孽无疑!”

    “该死!当年血月魔宗就在修行界掀起腥风血雨,处处屠杀我等修士,欲要令整个大楚王朝彻底臣服于其淫威之下,如今死灰复燃,恐怕修行界又将陷入一场大危难中了。”杜武渊猛地站起身子,沉声道:“不行,此事干系重大,我得先回族内一趟,各位,杜某先行告辞了。”

    说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形色匆匆,竟是连自己女儿都顾不得带上,可见其心情沉重到了何种地步。

    随即,宋文冲和端木云空也再也呆坐不住,相继离开,见到这一幕,陈汐的心情也没来由感到一丝沉重,血月魔宗难道就如此恐怖?

    若真如此的话,自己灭杀了其三十二位弟子,又夺去了其手中的九字真言镇灵符,收服了仙器浮屠塔,可以说已经彻底把这血月魔宗得罪惨了,以后若是这血月魔宗的修士重出修行界,自己恐怕也成了其眼中的一号敌人了,“看来,修行界又要打乱了啊!”闻玄真人叹息道。

    “师尊,有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每逢乱世,必是英雄辈出之时,于我等修士而言,这反而是磨砺自己的一个绝佳契机,斩妖除魔,岂不快哉?”陈昊神色坚定道,脸上无惧无畏,甚至还隐隐流露出一丝兴奋。

    “混账!”闻言,温文尔雅的闻玄真人也不由眉头一皱,呵斥道:“你小小年经,怎知道血月魔宗的恐怖之处?三千年前,其宗主以及三十六位长老,个个都有着地仙境界的修为,门下弟子上百万,若非楚皇在危难关头,召集天下修士一起出手,恐怕现如今整个大楚王朝都成了血月魔宗的天下了!”

    “如此厉害?”陈汐不由暗自咂舌,一个宗门拥有三十多位地仙境的强大修士,这样的力量想一想都让人心颤不已。

    “岂止是厉害可以形容的?”闻玄真人再次叹了口气,“当年虽剿灭了血月魔宗,但整个大楚王朝内的绝世强者也陨落了七七八八,元气大伤,即便历经这三千年的恢复,也远远没达到当年的巅峰水平。像我流云剑宗,当年可是拥有着六位地仙境前辈,可是在那一场战役之后,也只有我师尊活了下来,其他五位前辈齐齐身死道消。”

    陈汐顿时说不出话来。

    “好了,我先去见掌教凌空子,你们聊吧。对了,此事万万不可与其他人提起,引起慌乱可就不好办了。”闻玄嘱咐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起身离开。

    如此一来,大殿内只剩下陈汐、杜清溪、宋霖、端木泽、陈昊五人,他们都还年轻,虽从长辈言辞间能感受到血月魔宗的恐怖,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也不至于忧虑重重,寝食不安。

    在一起又聊了一阵,陈汐猛地想起一件事来,问弟弟陈昊:“你离开松烟城的时候,不是跟着蒙空教习和白姨一起么?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得抽空拜访他们一下。”

    白姨就是白婉晴,是陈汐在松烟城时的邻居,陈汐和陈昊兄弟二人自幼受到她诸多照顾,宛如亲人一般,陈昊进入松烟学府修习,以及进入龙渊城拜在流云剑宗门内,都是来自白婉晴的帮忙。

    “我也很奇怪呢,在我拜入宗门之前,白姨和蒙教习曾跟我说过,他们会在龙渊城住上几年,等兮兮长大一些,就启程去大楚王朝都城锦绣城,但是这两年来,我每次去龙渊城,都遍寻不到他们的身影。”陈昊惘然道:“连他们住的地方也都换了人家,走得无声无息,一点音讯都没留下来。”

    陈汐皱眉不已,他如今也算略有成就,身上也有了一定积蓄,本打算找到白姨和蒙空教习之后,好生感谢他们一番,谁知听弟弟所说,他们竟似是早早地离开了龙渊城,心中不免生出深深的遗憾。

    “他们住在哪里?或许我们能帮上忙?”杜清溪突然开口问道。

    “对啊,杜清溪他们背后的势力,遍布整个龙渊城,若有他们的帮忙,说不定还真被寻找到一些线索呢。”陈汐略一思索,便即扭头望向弟弟陈昊。

    “他们曾住在龙渊城西南区域的一个巷子里,好像叫……叫……”陈昊站起身子说道:“我说不清楚,我带你们一起去看看吧。”

    “也好,反正闲来无事,去看看也行。”杜清溪点头答应,扭头问端木泽和宋霖,“你们呢?”

    端木泽无奈摊手道:“杜大小姐吩咐,我等岂敢不从?”

    这家伙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出杜清溪之所以如此尽心,大都是因为陈汐的关系,这也令他又是艳羡,又是苦涩,心中那一缕跟陈汐竞争杜清溪的心思,彻底熄灭了。

    没办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情之一物,勉强不来的。

    当即陈汐等人齐齐出动,离开流云剑宗,在陈昊的指引下,朝龙渊城西南区域行去,由于龙渊城太大,足足有数万里之遥,并且空中禁止飞行,为了抓紧时间,众人再次坐上了端木公子从他老子那里央求来的六麟宝辇,载着众人风驰电掣地飞掠而去。

    然而就在路途行至一半,陈汐猛地察觉出一丝不妥,强大神念席卷而出,瞬间横扫四周千里之地,顿时就发现一个行踪可疑的身影。

    此人一袭黑袍,遮盖住了全身,行踪飘忽,速度却是极快,紧紧吊在六麟宝辇的后边,明显是在追踪自己等人。

    看来自己从流云剑宗出来,就被这家伙盯上了……陈汐略一思索,便即明白,此人肯定是在流云剑宗外潜伏了许久,为的就是等待自己的出现!

    这家伙究竟是谁?

    跟着自己又要图谋什么?

    陈汐思索片刻,隐约猜出,这人要么就是苏家派出的探子,要么就是贪图自己的仙器宝塔,但不管如何,其来意肯定不会对自己好了。他当即决定,先给这位一个教训再说。

    嗡!

    浑厚的神念之力化作一尊无形的巍峨山岳,轰然朝那黑袍人的识海碾压而去,正是陈汐所修炼的神魂攻击之法——撼神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