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化魔岩

    瀚海城后方,就是广袤无边的瀚海沙漠,被称作死亡之地的恐怖存在。

    陈汐曾进入过其中,不过那次是从戎狄草原一侧进入的,当时的瀚海沙漠飓风怒嗥,沙暴肆虐,犹如一个脾气暴怒的神灵,把满腔的怒火、怨气悉数宣泄,肆无忌惮,充满着无尽的毁灭力量,可怖之极。

    然而现在,瀚海沙漠却变得安静许多,虽然风沙依旧漫天飞舞,但力量却像是削弱许多,很显然,瀚海沙漠正如传闻那样,进入了一个蛰伏期。

    瀚海沙漠虽然被誉为死亡之地,但其中却拥有着无数的天材地宝、更不乏一些藏有上古奇珍的遗迹、秘境、甚至是仙府宝库,只不过是因为以前太过危险,而无人敢轻易涉入其中。

    现在却不同了,瀚海沙漠一旦进入蛰伏期,就像收起獠牙、卸掉武装的野兽,危险性大大降低,只要不往深处走,足以在其中大捞一笔,寻觅到无数的奇珍异物,大发横财。

    正因如此,这段时间,也就成了诸多年轻弟子进入其中,寻宝历练,磨练修为的最佳时期。甚至一些商队都组织高手,前往瀚海沙漠中搜集材料,企图大赚一笔。

    陈汐就看到,许多的商会组织着成群成队的护卫,朝那瀚海沙漠中奔去,每个人脸上都写满兴奋,摩拳擦掌,仿似是要进入金山银山中淘金一样。

    在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最为显眼的无疑是那些来自大楚王朝各个地方的金丹境修士,他们都是年轻一代强者,是各大宗门中的核心力量,飞遁在空中,常常会引起一阵阵惊呼尖叫之声,有赞美、有崇敬、当然也有嫉妒。

    甚至,陈汐还见到许多强横之极的年轻强者,气息丝毫不弱于那薛晨和裴钟,甚至犹有过之,想不让人震惊就难。

    “群英汇聚,高手如云啊,可惜这些人中大都是南疆之外的修士,南疆本土的却是寥寥无几,真是讽刺。”

    陈汐暗自叹了口气,这也令他清醒认识到,南疆修行界的确太落魄了,跟北蛮、东海、中原等地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陈恪贤侄,那几位道友,有两个是我澹台家恩人的弟子,实力也是金丹境界中的佼佼者,其他几位也是中原几个大门派的核心金丹弟子,皆是一代天才人物,有能力参加群星大会的年轻一代强者,见了他们,你可要注意一些,万万不能得罪了。”路上,澹台洪突然开口提醒道。

    陈汐点点头,心中却是轻轻一叹,联合别的门派弟子做任务,寻宝藏,一般都十分危险,因为彼此不是一个门派的,没有规矩约束,很容易发生见财起意,暗算同伴的事情。

    “贤侄可是担心他们会见财忘义?”澹台洪笑了笑,沉吟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乾元宝库乃是由一尊绝世天仙留下,其内禁制重重,步步杀机,我必须借助他们的力量,才能保证能安然进入其中,当然,他们和我一起行动,也是为了借助我手中的宝库地图,这点我还是分得清楚的,所以我才会让你小心一些,随机应变,免得出现什么不测。”

    “澹台伯伯智珠在握,我也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陈汐笑道。

    “贤侄放心,这次若进入那乾元宝库,少不了你的好处。”澹台洪哈哈一笑,加速朝那瀚海沙漠的放心飞驰而去。

    瀚海沙漠虽然进入蛰伏期,可却依旧极度危险,因为沙漠中的气候,变幻莫测,不止有恐怖的禁制,和足以吞噬万物的虚空裂缝,还有无数强大的妖兽肆虐其中,有些妖兽甚至堪比涅盘修士,更有极其罕见的超越涅盘境的存在,而且成群结队,悍不畏死。

    当然,这些妖兽在一些高手眼中,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捕猎这些妖兽,夺取它们身上的精血、皮毛炼制法宝,卖出去大发横财。不过这些高手也不敢疏忽大意,否则深入其中就死无葬身之地。

    嗖!

    陈汐和澹台洪破空飞遁,进入瀚海沙漠足足千里之地,来到一处风沙侵蚀形成的岩石沙丘上。

    “这里是化魔岩,再往深处,就是瀚海沙漠真正的凶险之地,五行废墟、沙漠坟场、雷暴之域等等凶恶之地都在其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丧命其中。并且这里灵气稀薄若无,还要准备充足的培养丹药,补充体内,否则迟早会被困死其中。”

    澹台洪立在岩石沙丘上,沉声说道,“我们就在此等待,他们很快就来了。”

    陈汐点点头,看着这处化魔岩,大约十里范围,形似一个山丘,通体漆黑光滑,表面还有着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窟窿,那是风沙侵蚀形成的。

    这样的岩石,在瀚海沙漠中四处可见,星罗棋布,风沙肆虐其中,在那厚厚的沙层深处,陈汐甚至感觉到了一些凶猛的气息蛰伏其中。

    并且这里还密布着一座座高大的沙丘、沙山,高耸入云,天上的大日,极其猛烈,强烈的光线,一道道刺下来,令得人的皮肤有一种即将融化的感觉。

    这里的温度,简直就像置身在炼丹炉中,灼热烫身,寻常人进来恐怕早就被烤成干尸了。

    陈汐却感觉非常舒服,沙漠之中,烁火流金,炽热的气流把空气都烧得扭曲,但这些炽热气流甫一靠近,就全部被他背脊上的丙火巫纹、太阳巫纹双双吸收,然后开始变化,淬炼形体,锤炼肉身力量。

    砰!

    在等待的时候,澹台洪似是发现什么,突然运转真元,朝着千丈之外的一座小沙丘狠狠抓了下去,突然之间,就把一头巨大如象的沙蜥抓了出来,这头沙蜥身上的气息,堪比紫府巅峰修士,差一步就进阶黄庭之境了。

    “这头沙蜥,居然修炼到了紫府圆满,看来是吞噬了不少沙漠下的灵脉矿石,可惜没有人指点它,否则的话修炼到黄庭境界也并不是不可能。”陈汐仔细打量一番,说道。

    “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区域,属于瀚海沙漠的边缘,等进了深处,那里边的妖兽,都变厉害得不像话。特别是那五行废墟上,种种妖兽成群结队,无不都有黄庭圆满境的修为,一出动就是成千上万,恐怖之极,曾有一位像我一样的半步涅盘境高手,就是直接被活活围困杀死的。”澹台洪感慨道,说话时他把那头沙蜥杀死,装进了储物法宝中。

    半步涅盘就是金丹巅峰之上的修为,对上黄庭圆满妖兽,拥有着绝对的优势,但是如果成千上万的黄庭圆满妖兽,蜂拥而上,却照样可以杀死金丹修士,这是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就像大军的洪流,不可阻挡。

    “还有这样的事情,一群一群的妖兽,的确让人不容忽视。”陈汐想象了一下,也是心惊不已。

    嗤啦!

    就在这时,极远处的虚空发出一声撕裂的尖锐声音,旋即一道流光似的剑气降落而下。声势之凌厉,令陈汐的衣服都猎猎作响。

    剑意凌厉,剑势却古朴敦厚,似黄天厚土,沉浑万钧。一降落地面,所有剑势收敛,显现出了一个身穿杏黄道袍的青年。

    这青年高大英俊,气宇沉凝,雄姿英发,整个人就像那广袤无垠的大地,渊渟岳峙,领袖群伦。

    这青年甫一落地,朝澹台洪点点头,然而当看到陈汐时,却是眉头一皱,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悦。

    陈汐敏锐捕捉到了这一点,却是不动声色。

    “贤侄,这位是中原黄天道门的林墨轩,名震天下的金丹圆满境剑修,也是年轻一代强者中的佼佼者。”

    澹台洪笑吟吟介绍道:“林道友,这位是陈恪,我家女儿的至交好友。”

    林墨轩看也没看陈汐一眼,皱眉道:“澹台家主,我们这次是去寻找乾元宝库,危险重重,你怎么带了一个累赘过来,更何况咱们早有约定,不能带其他人加入进来,万一有人心怀叵测,坐享其成那可就不好了。”

    这林墨轩一开口,就直接把陈汐视作累赘,不屑一顾,言谈举止之间,高高在上,更似是连澹台洪也不放进眼里,也不知该说他是狂妄,还是傲骨凌云,拥有俯视一切的力量。

    “放心,我这晚辈绝对不会连累了大家,这一点我可以拿人格担保。”澹台洪有些尴尬,连忙解释道,他也没想到这林墨轩这么不客气,心中不由暗叹,也不知紫萱怎么想的,非得要这小子参与进来,这下可好了,连自己都跟着掉面子。

    林墨轩眉头皱得愈发厉害,冷冷道:“也好,不过他若是阻碍了我的步伐,成了累赘,我第一个先杀了他!”

    闻言,陈汐依旧是一副镇定自若,云淡风轻的模样,也不知他心中是如何想的。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骤然响起一阵剧烈的爆音,一抹如烧火云轰然涌来,快的不可思议,眨眼已来到化魔岩前,火云一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