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岳齐扬名

    甄流晴仿似没有注意到周围众人的震惊,自顾自站起身子,裙裳摇曳,经过皇甫崇明身前时,点头道:“小侯爷,不知这样的结果让你失望没有?”

    “甄姑娘悟性超绝,果然名不虚传。”皇甫崇明笑道,只不过笑容有些勉强,很显然,被甄流晴强压一头,他的心情也极为不是滋味。

    “不简单啊,这女人和卿秀衣比起来,似乎也不逞多让……”陈汐看得心中暗自感慨不已,他很好奇,若是卿秀衣在此,又能被测试出怎样的结果?

    接下来测试的是安千羽和王道虚,这两人早已忍耐多时,为的就是在这最后一刻一鸣惊人呢。

    结果很快出来,两人都是十四种道意,依旧差了皇甫崇明一筹,这个结果也让两人略有不满,细细算来,他们也只和柳凤池、蛮洪二人旗鼓相当,就更别说与排在第一的甄流晴相比了。

    不过这个结果却依旧引起了四周一阵惊叹,倒也稍稍缓解了两人心中的郁闷。

    直至此时,在众人心中,此次考核的名次已经大致可以排列出,甄流晴排在第一、皇甫崇明第二、柳凤池、蛮洪、安千羽、王道虚不相上下,暂时可以排列为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名。

    剩下的就是林墨轩、萧灵儿、裴钟三人同样都有十三种道意,可以排列为第七、第八、第九名。

    如此一来,那拥有十二种道意的薛晨,则已经是被挤出了前九名之外,无缘获得一颗道意元丹的奖励了。

    这让薛晨的神色变得极为难看,在他看来,若非安千羽和王道虚在最后一刻出现,前九名的位置绝对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正因为有这个心结在,他心中之郁闷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如今掌握了十三种道意,按理应该与林墨轩等人差不多,可惜前九的名额已经满了,也不知能不能杀进去……”陈汐也是在心中暗自推算着。

    沓沓沓……一阵脚步声响起,声音虽细微,但在这沉寂的气氛中,却顿时惊醒了正在沉思的众人,抬眼一看,却见那相貌普通,默默无闻的岳齐正在朝器皇测道石走去。

    众人这才突然意识到,还有两个人还没有进行测试呢!

    也不怪他们会遗漏了陈汐和岳齐,毕竟这两人一个修为只有黄庭圆满境,一个却是名声不显,太过普通。相较于其他光芒万丈、名声斐然的年轻一代俊杰而言,两人的确极容易被忽略掉。

    看到岳齐走上前,陈汐心中不由一阵无奈,原本他想着自己先上的,却没想到被这家伙抢先了一步。

    “唉,这家伙还不死心,前九名已经铁板钉钉了,再去进行测试又有什么用?”

    “你可别小觑此人,这家伙可是在第一重考验中杀进了第十二名,获得了一部道品武学,说不定是一批黑马呢。”

    “黑马?哼,若他悟道境界惊人,恐怕早已名震天下了,你没看连云鹤派的核心金丹弟子薛晨都被挤下来了,他再厉害,又能比得过薛晨?”

    “别吵了,还是看他测试吧,不等他和那个黄庭境小子测试完,咱们也进不去第三重考验之地。”

    面对众人的议论纷纷,岳齐依旧是一副木讷的表情,沉默盘膝坐在器皇悟道石之下,闭目不语。

    嗡!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就在岳齐甫一坐下,一道道神霞像发疯似的从其头顶喷涌而出,呈现在器皇悟道石表面。

    只一眨眼的时间,竟然出现了足足有十五种道意,完全超越林墨轩等人,以及柳凤池等人,与皇甫崇明并驾齐驱,只比甄流晴差了一种道意!

    看到这样一个结果,全场顿时哗然,众人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黑马!这小子绝对是一匹黑马!

    皇甫崇明一怔,却是开始第一次打量起这个名次和自己并驾齐驱的岳齐来。

    柳凤池、蛮洪、安千羽、王道虚四人的神色则有些惊疑不定,如同皇甫崇明一样,四人也飞快地思索起岳齐的来历,北蛮古月宗?这样一个门派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如此了得的天才?

    而林墨轩、萧灵儿、裴钟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岳齐的出现,令他们的排名也变得岌岌可危起来,不出意外,在他们三人中,必然会被淘汰掉一个。这样的结果是他们任何一个都不愿意看到的。

    “哈哈哈……我岳齐修炼十九载,百般隐藏,千般忍耐,为的就是这一刻扬名立万,名传天下,如今我终于做到的,不仅获得了一部道品武学,更拥有了获得一颗道意元丹的资格,五年后参加群星大会,注定将大放异彩,令全天下修士震惊!”

    岳齐猛地从器皇测道石下站起身子,仰天大笑起来,那张木讷普通的脸颊上,竟涌现出一股疯狂扭曲之色,显得极为癫狂嚣张,与之前那个默默无闻的少年简直判若两人。

    见到这一幕,没有人说话,或许他们心中看不惯这个表里不一的家伙,但却无法反驳他的话,因为经此一事,出了这乾元宝库之后,岳齐之名注定会被大楚王朝各大势力注意到,成为赤手可热的年轻一代风云人物之一。

    “苦苦隐忍,只是为了一个虚名,何苦呢?”陈汐心中没来由叹了口气,对这岳齐的一丝好感荡然无存。

    “陈汐小子,你还愣着干什么,凭白浪费大家的时间,这个罪责你担当得起吗?赶紧进行测试!”就在这时,柳凤池突然扭过头,不悦地看着陈汐,冷哼道。

    见柳凤池开口,皇甫崇明、林墨轩、萧灵儿、蛮洪等人,也都是纷纷冷笑不已,望向陈汐的目光中,无不透着毫不掩饰的刻骨仇恨。

    若非在这考验中无法动手,只怕他们早已杀死陈汐了。

    这小子好像得罪了不少人啊?

    周围众人的眼睛一个比一个毒辣,敏锐发现陈汐好像和皇甫崇明等人之间,有着一段化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他们不由感到一阵好奇,这小子才只黄庭境界,怎可能得罪这么多年轻一代强者,而活到现在呢?

    就连甄流晴也不由一阵惊讶,原本她以为陈汐只是得罪了皇甫崇明和柳凤池两人,哪里会想到,他竟然连其他数个年轻一代强者也都得罪了?

    “这家伙还真是有趣啊……”甄流晴对陈汐愈发好奇了,她很想知道,一个黄庭境修为的家伙,是如何从这么多年轻一代强者手中活到现在的,并且看样子还获得很滋润。

    面对众人各种各样的目光,陈汐神色不动,淡淡扫了皇甫崇明等人一眼,默然走上前,来到器皇测道石前,跏趺坐地,自始至终都没流露出一丝胆怯,或者愤怒的情绪,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不管那么多了,不论能否冲进前九名,能够体验一下器皇测道石的神妙也不错……”陈汐放空心神,缓缓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