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强敌来临

    嗖!嗖!嗖!

    蔚蓝如洗的碧空中,十余道遁光破空飞驰,缤纷夺目,尖锐呼啸,一层层云朵被切割成碎裂不堪的棉絮。

    很快,一座莽莽大山映现在眼帘之内。

    “小侯爷你看,这座大山就是南疆赫赫有名的南蛮山了,据传此山深处与世隔绝,生存着诸多恐怖之极的妖王,也不知是真是假。”柳凤池一指脚下连绵群山,说道。

    皇甫崇明对这些却不感兴趣,眼眸一扫,望着南蛮山脚下的那座城池,说道:“那小子应该躲进了那座城池中,我倒是奇怪,连续逃亡了三天三夜,他怎么就不逃了呢?”

    “进入那城池一问便知。”柳凤池道。

    皇甫崇明摇了摇头,沉吟道:“还是小心点为好,这小子并不像愚蠢之人,躲在此城内应该是有所依仗,咱们可别阴沟里翻船……”

    “嗯?”

    正说话时,皇甫崇明霍然抬眸,目光如电,直射那座城池的上空,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无数道匹练剑气直冲云霄,纵横交错,如矫电,似飞虹,一阵清越激昂的剑吟声更是远远地传来。

    “剑气冲霄?”

    “那是地阶上品剑器,好家伙,足足有数千柄之多!”

    “咦,竟然是陈汐!没有错,一定是他,我修炼的洞玄之眼足以扫视千里之遥,那小子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其他人也注意到远处的异象,当即一个个惊疑出声,并且那蛮洪竟修炼了一种名为洞玄之眼的道术,一眼就看破了陈汐的踪迹。

    “该死!这些地阶上品剑器肯定是这小子从乾元宝库中搜刮得到的,他竟然还敢拿出来炫耀,真是找死!”

    皇甫崇明目光闪过一丝炽热的贪婪之色,旋即沉声暴喝道:“走,抢下这厮的宝物,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地阶上品法宝,就是在他们背后的各大宗门中,也都是珍贵级别的存在,价值惊人,在市面上买卖的话,只要一出现,必然会遭到疯抢,稀罕的很。

    此刻,看到陈汐竟然拥有数千柄的地阶上品法宝,不止皇甫崇明眼红了,其他人也都是贪念大盛,不能自抑。

    数千的地阶上品剑器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小子从乾元宝库中究竟搜刮了多少宝物?除了这些剑器,是不是还有其他一些罕见珍贵的宝贝?

    一想到这,众人再也按捺不下心中冲动,连日来的疲惫也一扫而空,卯足了劲朝远处的城池上空蜂拥而去。

    嗖!嗖!嗖!

    这一刻全力疾驰,皇甫崇明等人毫无顾忌地释放出自己的气息,那属于金丹境强者的威压,扫过松烟城,顿时惊得松烟城内一阵鸡飞狗跳,乱糟糟一片。

    抛开陈汐和弟弟陈昊等人,整个松烟城最高修行水准,也才只有紫府境界,面对比自己高出两个大境界的金丹境强者的气息,简直就像老鼠遇到猫一样,惊慌失措,惶惶不安。

    这些年轻人究竟是谁?

    怎会拥有如此可怕的气息?

    望着那从头顶掠过的十余道遁光,松烟城内所有人都感觉浑身发冷,呼吸粗重,那是境界上的巨大差距所造成的压迫,无法阻挡。

    庆幸的是,这些人只是一掠而过,并没有为难他们,这也让松烟城的修士们暗自松了一口气,旋即一抹好奇出现在所有人心中,这些年轻的强者,来到松烟城又是要做什么?

    有那眼尖之人顿时就发现,那些年轻强者的目标……竟然是陈家!

    很快,松烟城内的修士都知道了这个消息,都是纷纷藏在暗处,朝那陈家所在的地方望去。

    陈家重建虽然才只寥寥一年时间,可在松烟城,却是无人敢小觑,因为其家主陈昊、妻子翡冷翠都是南疆第一势力流云剑宗的真传弟子,修为也是冠盖松烟城,无能出其右者。再加上其兄长陈汐更是与流云剑宗太上长老结拜为兄弟,权柄滔天,这等底蕴,都足可以碾压一切松烟城各大势力无数次了。

    甚至所有人都认为,未来的松烟城,绝对是陈家之天下!

    然而这时候,却有十余个杀气腾腾的年轻强者破空而来,目标直指陈家,这一幕看在松烟城修士眼中,顿时就勾起了无尽好奇。

    胆敢侵犯陈家,那这些年轻强者背后又站着怎样恐怖的势力?

    太炁微尘剑阵不愧是当年太清道宫的护山大阵,阵法之严密肃杀,布阵手法之繁密复杂,绝对是陈汐生平仅见。

    也正因如此,他每完成一个步骤,都感觉心血消耗掉一分,若非他的神魂力量极为强大,绝难坚持到现在。

    尤为严重的是,吞服第二颗太清玉液丹之后,他原本就破损不堪的身躯再次遭到重创,在布阵之时,有好几次都差点压制不住丹田内暴虐冲撞的药力,即便如此,他的气机已濒临走火入魔,自爆而亡的边缘。

    幸好,太炁微尘剑阵只差奠定阵基,就可以完成。

    所谓阵基,就是一座阵法的核心,失去它,整座阵法也如同虚设,毫无威力可言。陈汐需要做的,就是以九柄地阶极品剑器,布置出阵基的符纹阵图,以此来贯通整个剑阵的每一个环节。

    然而就在他准备布置阵基的时候,嗖!嗖!嗖!一阵尖锐的破空声骤然划破苍穹,倏然传来,伴随而来的赫然是皇甫崇明等人。

    陈汐眼眸一凝,手中却是毫不怠慢,拎起一柄地阶极品剑器,开始以自身精血在剑器表面篆刻上繁密玄奥的符纹。

    “怎么不逃了?本侯爷早已说过,任凭你如何挣扎到最后也是无济于事,乖乖跪在地上,交出身上宝物吧,我可以在折磨你十年之后,就痛痛快快杀了你,如何?”

    皇甫崇明双手负背,踏空而至,望着浑身气息紊乱,神色疲惫如枯木的陈汐,唇边不由泛起一丝浓浓的不屑之色。

    陈汐没有理会他,置若罔闻,把篆刻好的地阶极品剑器随手打入阵基之中,再次祭出一柄开始篆刻起来。

    “小侯爷,这小子是在布阵!速速杀了他,迟则生变!”柳凤池一扫四周,尤其当看到陈汐以自身精血篆刻剑器时,不由面色一变,大喝出声。

    布阵!

    一瞬间,皇甫崇明等人就明白了陈汐在做什么,神色都是一沉。

    数千柄地阶上品剑器,又以地阶极品剑器为阵基,此阵若布置成功,其威力只怕足以灭杀他们任何人啊……“动手!千万不能让这小子布阵成功!”

    皇甫崇明反应极快,几乎在瞬间,就大喝出声,旋即他整个人身形一晃,脚踏星罡,双手如龙形巨爪,幻化出万千摄人心魄的金色爪影,漫天飞舞,一片片杀向陈汐,所到之处,空间震荡起来,层层叠叠,景象模糊。

    道品武学,九蟒裂心爪!

    每一道爪影中,都蕴含着锐金道意、幻影道意,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每一道攻击都是虚中有实,防不胜防。

    几乎在同时,柳凤池、蛮洪、林墨轩、萧灵儿等人,也都施展出各自最强大的道品武学,务求在一击中灭杀陈汐,彻底终止其布阵的节奏。

    嗡!

    然而就在皇甫崇明等人出手的同时,一抹刺眼夺目的金光倏然从陈汐身上涌现,下一刻,一袭白衣的灵白当空而立。

    而在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漆黑狭长的镰刀,长有一丈,刃如漆黑幽冷之残月,锋锐无双,整柄镰刀上,布满了无穷无尽的玄奥符文,乌光缭绕,飞洒出一个个“杀”字,震得四周虚空都是崩塌碎裂,惊人之极。

    杀戮之镰!

    蕴含滔天杀戮之意的绝世凶器!

    “陈汐,你安心布阵,这里交给我了,即便死,也要为你赢得生存之机!”灵白声音中透着一股铿锵决然味道。

    而在他说话时,整个人遁空而起,手中杀戮镰刀轻轻一划,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天地像陷入一片黑夜之中。

    “杀!杀!杀!”仿似来自深渊地底处的恶魔呐喊,在这片黑夜中激荡不休,杀戮的气息,遍布每一寸空间。

    杀戮道域!

    这里光明不在,只有杀戮,斩神灭魔,杀气冲霄。

    一瞬间,皇甫崇明等人就被困在其中。

    “哼,一个小小道域,又如何能困得住我等?”皇甫崇明不慌不忙冷哼一声,一拳轰砸而出。

    哞!

    一声如雷龙吟声中,一头虬须飘舞的金色蛟蟒张牙舞爪,从其拳面呼啸而出,只一瞬间,竟然就把那杀戮道域撕裂开一道口子,力量可怖之极。

    “各位,速速破了这道域,灭杀陈汐,如果等他布阵成功,我等就再无希望!”暴喝声中,柳凤池也是冲天而去,朝远处的灵白击杀而去。

    “杀!”

    “杀!”

    “杀!”

    其他人也都明白时间紧迫,一个个施展全部修为,各色法宝横空而去,各种强大的道品武学横扫而出,那等力量,简直令天地都色变。

    这十余人,无不有着金丹圆满境的修为,道意充盈,法宝强横,全力攻打孤身一人的灵白,完全呈现出摧枯拉朽的碾压之势,只在一刹那间,杀戮道域就被撕得千疮百孔,濒临破碎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