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主仆重逢

    城墙前,大地龟裂,千里焦土,死尸遍野,一片凄惨绝伦的画面,一缕缕狂暴的雷暴气息在空气中氤氲,平添一股肃杀之气。

    在这万物俱静的气氛中,只有陈汐一个人立在城墙之上,身姿峻拔,显得醒目之极,几乎在瞬间,那头双翅银狼就看到了陈汐。

    嗯?这个人类修士是……一瞬间,就像内心深处尘封的记忆被打开一个口子,一股久违的熟悉感觉涌上心头,这头金丹境大妖一怔,在半空中停下身体,碧绿的眼眸直勾勾望向陈汐。

    “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求前辈饶命,饶命啊!”

    “现在,你可还要吃我的肉?”

    “哦,我听说双翅银狼拥有一丝远古神兽奎木狼的血脉,是不是真的?”

    “呃……的确是,不过小的血脉很驳杂,父亲是一头青翅风狼,母亲是一头双翅银狼,所以也不确定是否拥有奎木狼的血脉传承。”

    “唔,原来是杂交的啊,不过你给自己起名木奎,想必也是极为渴望像神兽奎木狼那样拥有强大的实力吧?”

    “前辈果然慧眼如炬,小的佩服万分,心中的敬仰之情就像那滔滔江河……”

    “你没想过自己逃吗?”

    “我哪能这么做,我可是说过,要跟随前辈身边一辈子的!”

    “我让你逃就逃,只要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这里有我一部炼气功法,你且收下。”

    “前辈放心,我不但要好好活下去,而且要变得更强!”

    “主人,你这次不带我走,我不恨你,待我实力强大起来,你再不留我在身边,那我可要在您面前抹脖子自杀了!”

    各种熟悉的回忆,翻江倒海一样涌入脑海,那一道道熟悉的声音,那一幕幕烙印心头的画面,就像发生在昨天,如此鲜活,又如此逼真地呈现在眼前,那城墙上立着的那道峻拔身影,那熟悉的面容,难道是真的?

    “嗥!”

    双翅银狼仰天长啸,沉浑的嘶吼就像在宣泄心头激动,充盈着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划破苍穹,震荡天地间。

    城墙上,陈汐同样愣住了,认出了这头双翅银狼的身份,心头也是罕见地升起一股难得的激动。

    木奎!

    这家伙可不正是自己进入南蛮深山时,遇到的第一头妖兽?

    那时,自己可是还霸占了人家的洞府啊!

    半空中,那头双翅银狼已是化作一个身材粗壮,双目炯炯的青年,可不正是木奎?他那一对碧绿的眼眸里,此刻已噙着一丝泪水。

    久别重逢,陈汐和木奎都是由一肚子话要说,于是一人一妖就坐在城墙上,一边饮酒,一边畅聊起来。

    从木奎口中,陈汐终于明白了发生在南蛮深山中的一切,原来自从他收走镇压在南蛮深山中的河图碎片之后,近些年来,南蛮深山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无数个岁月里,因为有河图碎片的存在,南蛮深山中的妖兽,无论天赋如何惊人,无论修炼多长时间,都无法突破紫府境界,像玄睛老鼋王、青丘狐王、黑猿王、雷鹰王这一类称王称霸的存在,那时候也只是紫府圆满而已。

    但随着河图碎片被自己收走,整个南蛮深山中的妖兽,修为都在短短几年内,连续进阶,像一些拥有一丝上古神兽血脉的妖兽,甚至在一年内就从先天境界,跨入了金丹之境,一连跨出了三个大境界!

    不过陈汐还是很奇怪,河图碎片为何会镇压在南蛮深山这等地方?这其中莫非又有什么隐秘不成?

    “如今的南蛮深山今非昔比,金丹境妖修大概有十余个,黄庭境的有上千之数,紫府境的就更多了,差不多也有上万之多,竞争和战斗也比以前变得更为惨烈,幸好当年主人曾传授我一部冰鹤诀的炼气功法,再加上我日夜苦修,只想早日与主人相见,也进阶了金丹境界,倒是不曾受其他妖修欺辱。”木奎灌了一口烈酒,慨然说道。

    木奎说的虽轻淡,但陈汐却知道,想要在众多妖类中生存下来,有多么的不容易,感慨之余,不由问道:“金丹境之上呢?难道没有妖修达到?”

    “有,不过都已离开南蛮深山,主人您也认识,是青丘狐王和玄睛老鼋王,若非您当年诛杀了黑猿王、雷鹰王、青蟒王、墨蛟王和鲲鹏王,如今只怕都已达到涅槃境的高度了。”木奎答道。

    陈汐恍然,这七位妖王,原本就是南蛮深山中的一方霸主,拥有上古神兽血脉,存活的年月少的数千年,多的上万年,自身的积蓄惊人之极,在数年内达到涅槃境界,倒也合情合理。

    “那你们为何要冲出南蛮深山,侵犯人类城池?”沉默许久,陈汐最终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如今他和木奎之间,名义上是主仆关系,但现实是他们已经立在了敌对的阵营,所以他一直避而不谈这个话题,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否则这样下去,对彼此都不好。

    木奎却似早就知道陈汐会这么问,眼眸中闪过一丝无奈,还有一丝掩藏极深的恐惧,叹息道:“与人类修士开战,也是逼不得已。”

    “为何?”陈汐皱眉道。

    木奎咕噜噜又连续灌了几口烈酒,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因为一头远古神魔,在南蛮深山中苏醒了。”

    远古神魔!

    陈汐一怔,心中震惊不已,远古神魔生存于荒古时期,其种族甚至可以追溯到太初天地未开的时候。这些神魔天生就力大无穷,身高比肩山岳,一身力量足以焚江煮海,摘星夺月,叱咤八方,在三界未分的时候,他们才是诸天世界的主宰,无上王者,人类那时候仅仅只是附庸,地位连妖类都不如。

    但随着人族昌盛,诸多惊天动地的大能者横空出世,这些神魔至高无上的地位才被打破,并且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不过即便如此,神魔的赫赫威名却是永久流传下来,至今提及神魔二字,依旧令人心生敬惧,忌惮不已。

    并且像神魔炼体流这等修炼方式,就是人类强者从远古神魔的身上学习而来,由此就能知道神魔一族对诸天万界的影响力了。

    而之所以称呼其为神魔,就是因为这一种族,天生就是众神之子,众魔之身,掌控着不可思议的神通之术,神魔这个名字这才渊源流传了下来。

    不过在如今的修行界,一般称这一种族为远古神魔,为的就是与一些魔门修士,以及仙道之人区分开来。

    如今竟然有一头远古神魔,在南蛮深山中苏醒,陈汐心中之震撼也就可想而知了,但他随即便意识到一个问题,河图碎片出现在南蛮深山中,该不会就是镇压这头远古神魔的吧?

    “这头远古神魔的实力如今又多强?”陈汐问道。

    “应该……差不多相当于地仙境强者吧?”木奎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曾见识过他的真正实力,不过我曾听其他妖修同道说,这头远古神魔在无尽岁月中,实力遭到了极为严重的削弱,如今他的实力,仅仅只是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而已。”

    “厉害,万分之一的实力就能媲美地仙境强者,也只有远古神魔这等恐怖存在,才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啊!”陈汐简直有点不敢想象,一尊远古神魔全盛时期,其实力该达到何种高度。

    旋即他心中咯噔一声,这下麻烦大了,有这头远古神魔坐镇,别说松烟城,妖兽大军横扫整个南疆都不是问题!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陈汐深吸一口气,缓缓问道。

    “我自然是跟在主人身边了。”木奎想都没想到,毫不犹豫答道:“主人,如今我的实力还要在你之上,留在您身边,再不会是废物一个,您可再别拒绝我了。”

    看着木奎眼眸中的希冀之色,陈汐也是动容不已,妖类的确比人类更凶狠、谲诈、危险,对力量有着极为盲目的崇拜,但毋庸置疑,它们一旦选择臣服,其忠心却比人类要强上百倍,决不用担心其会背叛自己。

    眼前的木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按他如今的修为,其实已经足以与陈汐平起平坐了,之所以还誓死追随陈汐身边,就在于其忠心了。

    “好!自今日后你就跟随我身边吧。”陈汐也不再矫情,认真说道。

    “这是真的?”木奎一呆,他原本还想着陈汐再拒绝自己,他就拿自己性命迫使陈汐答应自己呢。

    “自然是真的,走吧,先去我家。”陈汐笑了笑,拍拍木奎的肩膀,转身朝城内掠去。

    “去主人的家……”木奎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疼痛的感觉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木奎的内心顿时被满满的喜悦充盈,容光焕发,笑得嘴巴都咧到了耳边,若非怕惊扰到陈汐,他恨不得仰天长啸,来宣泄心中的亢奋和激动。